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八十九章 旁观的战斗
    “第三局,五广道人胜!”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楼成并没有觉得不对,将心思更多地放在了审视自身情绪之上。

    每一次的失败都会让他黯然,这场也不例外。

    虽然击伤了敌人,并使得对方消耗不小,初步完成了战略目的,但楼成总觉得自己应该能做得更好一点,还能撑得更久一点,不该这样就败下阵来!

    老实说,他还是第一次遇见类似的敌人,以前经常开玩笑说谁谁谁存在感太低,就跟有异能一样,结果世间竟真有这种事情,而五光道人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有关他的所有资料,都无意间疏忽掉了这至关重要的一点,让人以为他真地只是存在感不强,一旦遭遇,立刻便会因此吃个大亏:

    稍有分心,甚至连对手都会遗忘,弄错关注的目标!

    要不是楼成有预知危险的能力,今天这场战斗恐怕会输得相当脆相当惨烈!

    “还好五……五光道人修炼的不是暗部、死部的绝学,否则怕是更加恐怖更加诡异莫测……”楼成暗自庆幸,收敛了心绪,打算在小本本上清清楚楚记下此事,时常翻看,免得又有遗忘。

    “呼,谢前辈指点。”他吐出口浊气,向辈分和自家师父平齐的上清宗掌教行礼,转身往龙虎俱乐部所在的山崖边缘返回。

    “哎呀,怎么就输了!”“长夜将至”闫小玲见状,猛地拍了下大腿,在论坛发了条消息。

    感觉还没弄清楚敌人是谁就结束了……

    没有太强烈的遗憾感……

    就跟没打过这场比赛一样……

    类似的想法也在严喆珂、蔡宗明等人心头闪过,他们似乎看了场假比赛,至于上清宗众人,则将目光投向了下一位对手。

    这时,“鬼王”宁梓潼已经站了起来,皮肤白皙细腻,乌发典雅盘绕,配上稍有混血风情的大气美艳,分外夺人眼球,完全看不出已四十好几。

    她穿着宽松的藏青色武道服,遮掩了自身姣好的形体,迎着楼成走了过来,微微颔首,招呼致意。

    楼成点头回应,本能握了下拳头,算是鼓舞。

    和宁梓潼擦身而过后,他回到了客队席位处,“龙王”陈其焘平静地看了他一眼,既没有失望,也缺乏欣喜,迅速就将注意力投到了马上开始的第三局战斗上,郭洁则一边苦苦回忆,一边皱眉思索,似乎有太多的疑问还未想通。

    吕严咳嗽了一声,板着张脸孔道:“还好。”

    这是表扬呢,还是表扬呢?楼成坐到旁边的蒲团上,接过了自己的戒指和手机。

    他原本想先给小仙女发条消息,分享五光道人的特殊能力,谁知现场电磁紊乱,竟扭曲了地面附近的信号,只得暂时放弃,收起装备,像其他人那样等待宁梓潼和五光道人之战的爆发。

    好像有什么事情忘记做了……楼成微皱眉头,旋即便听见了裁判的“开始”声,于是舒展表情,专心致志地观看起比赛。

    此时此刻,因之前“天雷犁地”的关系,上清宗的主场布置损坏殆尽,仅残余偶尔的跨步触电区和略显狂乱的磁场气息。

    宁梓潼主修“暗部”,战斗风格与龙虎俱乐部其他外罡都迥然不同,刚一开场,她便施展开“浮光掠影”身法,似幻似真地避开电磁飞剑,欺向五光道人。

    其姿态之妙曼,速度之飘忽,不似恶鬼,倒如同西方传说里的血族!

    很快,场地内就形成了宁梓潼追逐五光道人,电磁长剑追逐她的奇怪场景,但她仗着身法的优势,丝毫没理会后者的攻击,咬定青山不放松,死死锁定着一不小心就会被遗忘的对手。

    剑光起舞,身影纵横,当真美人如玉剑如虹!

    两位前头衔强者,一个招式奇异,变化多端,摇曳凶狠,一个刚猛霸道,以捶和抽为主,斗得旗鼓相当。

    但不过多时,受到创伤消耗不小的五光道人就落于了下风,宁梓潼步伐缥缈地展开缠斗,总是能在电光石火之间及时闪过外围“飞剑”的夹攻,让对方好几次差点击中操纵者本身。

    “不愧是鬼王啊……”楼成津津有味地看着,心里暗叹出声。

    “浮光掠影”这身法确实要主修“暗部”才能发挥到极致。

    “五光道人近身肉搏的实力也不差啊,雷部绝学都相当精纯,不比御剑术和存在感缺失的异能差……”

    “得好好记下来,免得遗忘……对了,之前说好的记小本本呢……”

    “嘶,宁姐这一爪真有范……”

    “阴狠毒辣的‘暗部’绝学在她手里就跟艺术品一样……”

    “哎,就是五……光道人不肯配合,总关键时刻打断,让最出彩的地方没能呈现。”

    “这老头子怎么回事,好碍眼,影响宁姐的发挥……”

    “如果没有他就好了……”

    类似的想法在诸多观众心里闪过,或许是千夫所指无疾而终的缘故,五光道人逐渐不支,又是一番大战后,终于输给了对手。

    而“鬼王”宁梓潼并非完好无损,藏青色武道服有好几道裂缝和破洞,能看见里面焦黑的皮肤和血肉。

    另外,一道剑痕自她右侧背心起,蔓延至脖子,留下了狰狞的伤口和鲜艳的血液。

    这没破坏她的形象,反倒为她增添了几分狂野妖艳的美丽,让楼成脑海内油然浮现出了类似“血腥玛丽”的词汇。

    “第四局,宁梓潼胜!”

    裁判声音入耳,楼成的视线移向了上清宗席位处,看见一身白袍的彭乐云不动手,不动脚,纯靠腰部力量直挺挺站了起来。

    他依旧留着清爽的短发,眸中精光汇聚,全神贯注,仿佛有无数闪电从九重天上陆续击落。

    一步步迈出,他仅存的思绪翩飞感迅速收敛,四周的气息变得凌厉,似乎暗藏着极具破坏力的雷霆。

    有阳便有阴,有生便有死,阴阳相激产生的雷霆既有刚正,生发,唤醒万物的意味,也具备毁灭,摧残,代天行罚之感,这一刻,彭乐云完全体现着后者。

    他的身周愈发幽暗,让楼成想起了自家象征宇宙无边黑暗的“冰魄”,但对方更接近于死,接近于灭,像是一切的最终。

    “咦……”楼成眉头一皱,低语出声。

    这感觉不太正常啊……和以前的道士不太一样……

    突然,他旁边的吕严感慨了一句:

    “禁部,上清篇……”

    “……”楼成侧头望去,诧异脱口,“他这么快就能学了啊?”

    “参悟……”吕严纠正了一遍,旋即微微摇头,“门派的传承和我们还是有点不一样,你想参悟,先积累够功勋吧。”

    “嗯……”楼成若有所思问道,“那为什么五……光道人没体现?他是掌教啊……”

    “你以为那‘万雷齐发,洗涤大地’的招数是自己蹦出来的啊?只不过他和自身功法结合得很好,看不太出来而已。”吕严哼了一声。

    楼成愣了几秒后道:

    “你还记得这招啊?”

    不是对方提及,我都差点想不起来了!

    听闻此言,吕严脸庞的肌肉顿时抽动了一下。

    他望着前方,细不可闻地说道:

    “我输得最惨的一战,就是第一次碰上五光……”

    “怎么可能不记得。”

    “我记得很牢固。”

    “我都记着的。”

    ……

    不用强调这么多遍吧……楼成好奇地看了吕严一眼,暗自嘀咕了一句,然后收束念头,抛却杂思,将目光投向了最后一局战斗,即将决出真正胜者的战斗。

    裁判退后一步,在彭乐云和宁梓潼各就各位后,举起右臂,吐气发声道:

    “开始!”

    PS:友情推荐朋友的一本书,《摆渡天师》,灵异文,度尸者。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