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九十五章 曾经的对手
    中午十二点,楼成离开“火山实验室”,边用白色毛巾擦着额头和脸庞,边乘坐电梯返回了专属休息室——作为一个较为注意形象的人,他不会随意蒸发汗水,免得影响附近生灵的呼吸质量。

    “我……”楼成拧开大门,迈步入内,本待出口的话语却被安静的氛围一下堵回了嗓子里。

    类办公室布置的房间内,金色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入,将一切染上了辉煌而灿烂的颜色,就连严喆珂的乌发也笼罩了一圈又一圈的光晕,有种油画般的感觉。

    女孩一手托腮,一手按着鼠标,正专注地看着电脑屏幕,旁边还摆了一叠打印有内容的纸张。

    她时而皱眉,时而拿起根钢笔,轻咬着尾端,时而噼里啪啦敲动键盘,时而在纸上书写着什么,完完全全地心无旁骛,即使察觉到自家老公的进来,也仅是用漆黑如墨的漂亮眸子迷迷蒙蒙扫了一眼。

    楼成哑然失笑,干脆坐到沙发上,什么也没说,就这样安静地凝望着小仙女忙碌,凝望着她不自觉咬笔。

    不知过了多久,严喆珂突然“哎呀”了一声,抬起脑袋,看向楼成,半是懵逼半是呆愣地问道:

    “几点了?”

    “快一点了。”楼成按亮手机屏幕,余光扫过了数字。

    严喆珂抿了下嘴唇,扭头望向旁边,又恍然又有点不好意思地自语道:

    “我就说怎么老想吃点什么……”

    “哈哈,现在也不迟,还没过午市。”楼成站起身,走向了小仙女。

    “嗯,我想吃蟹黄包,想吃白糖糕,想吃虾皇饺,想吃……”严喆珂念念叨叨着回答,甚至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然后她将纸张钢笔等收好,将手一扬道:

    “剩下的明天再弄!”

    楼成牵住了她的手,微笑附和道:

    “我明天也要继续。”

    …………

    下午时分,吃饱喝足的楼成和严喆珂肩并肩走出餐厅,乘自动扶梯前往底层。

    “那里好多人……”沉降之际,女孩目光所及,透过窗户,发现一堆人围于左侧临街的某个门口,不知在看什么热闹。

    楼成循着她的视线望去,只看见了黑压压一片身影,于是饶有兴致提议道:“我们过去瞧瞧。”

    哪怕外罡强者,也有好奇之心,也有围观基因。

    “好呀!”严喆珂同样的兴致勃勃。

    下至底层,小两口先出了商城大门,绕了百米,才抵达人群聚集处,发现这里上下两层皆装修为了一致的风格,清淡典雅,深沉内蕴,极有东瀛特色。

    “神鸦道场。”楼成念出了招牌名称。

    “听起来像是东瀛的武道馆……”严喆珂若有所思地猜测道,“我好像听过它们诶,是某个古老的流派。”

    楼成极目眺望,看见了不少穿和服的女子,她们并排立于门口,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分外吸引着来往行人的眼球,而摆放在两侧的桌上,各有几口长短不一的武士刀。

    “确实是练武的道场。”楼成做出肯定的判断。

    严喆珂眼眸上转,忽然失笑道:“这算不算抢咱们的饭碗?”

    上,二哈,踢他们的馆,砸他们的牌!

    女孩上演着丰富内心戏的时候,楼成只是微微一笑道:“这没什么啊,米国不也有那么多武道馆?我不是还带出了一批道士?”

    “嗯,现在这时代,大家都喜欢新奇的东西。异国特色的武道,不同寻常的氛围,如果还有源远流长的历史,那就很难不受欢迎了。”严喆珂轻咬了下嘴唇,梨涡浅笑道。

    就着这个话题闲扯了几句,她指着门口道:“进去瞧瞧?”

    “算了吧,我这样上去,不是踢馆也是踢馆了,而且还是欺负弱小。”楼成犹豫了两秒道。

    严喆珂鼓了鼓腮帮子,微不可见地点头道:“也是……而且这种面对大众的道场也没什么好看的。”

    “神鸦道场”二楼,一位穿着红白色和服的女孩踱步来到窗边,眺望起附近繁华的商业区。

    她一米六出头,脸上残留着婴儿肥,眼眸澄清而幽深,俨然便是东瀛这代号称三千年一出的美少女天才,“心斋流”的传人唐泽薰。

    “薰酱,在看什么?”一位斜刘海的女孩缓步靠近了唐泽薰。

    她五官只能说干净自然,但笑起来眉眼弯弯,有种阳光灿烂的味道。

    唐泽薰手里握着柄带鞘的太刀,神情舒展地回答:

    “仅看这样的闹市,华国和米国,和我们,似乎没什么区别,除了文字……”

    “但行走的人,那独特的感觉,却截然不同……”

    “你们心斋流说话都这么奇怪吗?感觉就跟真正的僧人一样。”问话的女孩笑容浮面道,“我们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怎么突然申请签证到华国来?不是才进入神明的领域没多久吗?”

    唐泽薰的目光扫过街道,确认了几个监控点,突然有些感叹地说道:

    “我来完成一个心愿。”

    “上次四国赛的时候,我明明比华国的彭君更早晋升他们所谓的‘非人’,却输给了他,这有我没用真正兵器的关系,也有他确实很厉害的缘故。”

    “那次我就告诉自己,要真正地全力以赴地再挑战他一次……”

    “我前两个月从战乱地区突破返回,发现彭君这次连晋升的速度都超过了我……”

    “我不想再等待了,我怕再这样下去,会失去勇气……”

    “所以,我掌握了心斋流的全部剑术后,立刻申请到这边来。”

    “彭乐云……那怎么不直接去湖东?”斜刘海女孩略微皱眉道。

    “我想先走一走,看一看,蓄积气势。”唐泽薰目光下移,忽然愣住,因为她看见了一道熟悉的人影,戴着黑框眼镜和深色线帽的楼成!

    气机牵引,楼成立有察觉,当即抬头,望向二楼窗户,触及了一双如古井似幽潭的眼睛。

    唐泽薰自然而然凝聚出气势,心神内藏暗守,右手下意识伸向了刀柄。

    她就像一口封于匣中的神兵,忍耐了很久,等待了很久,时时擦拭锋芒,磨砺自身,即将光耀万丈,斩断苍穹。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只觉楼成似乎消失了,眼前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和磅礴浩荡的星辰,离得太近会融化,隔得太远则冰封。

    这是如此的浩瀚,如此的恢弘,又是如此的危险,如此的恐怖,让唐泽薰有种自身若是出刀,仅能荡起些许涟漪的感觉。

    这就像她以往顶着繁星练剑,目标可以是瀑布,可以是竹林,可以是巨石,却绝无可能是夜空,因为那将白白浪费力气,不会有任何作用。

    她的右手放在了刀柄上,久久没有握住。

    宇宙消退,星空淡去,楼成收回视线,拉着严喆珂往街道另外一头行去。

    “刚怎么了?”女孩难掩疑惑地问道。

    楼成嘴角略有勾勒,语气平和地回答道:

    “一位曾经的对手……”

    “她也晋升外罡了……”

    二楼,唐泽薰吸了口气,目送楼成两人的背影远去。

    他晋升“外罡”的事情,自己早有听闻,也看过他最近几战,明白他如今的水准……

    可是,与之前遭遇相比,他似乎有了什么本质的改变,变得非常奇怪,奇怪得没有先例!

    也奇怪得自己竟然拔不出刀……

    见唐泽薰沉默许久,斜刘海女孩挥了下手掌道:

    “薰酱?”

    “啊?”唐泽薰茫然侧头,神思回归。

    “你在,思考什么?”斜刘海女孩斟酌着问道。

    唐泽薰沉吟了足足十几秒才回答:

    “华国的‘外罡级’强者太多了。”

    “嗯?”斜刘海女孩等待着下文。

    唐泽薰脸色略有暗淡,继续说道:

    “而我们的太少了。”

    不等斜刘海女孩再问,她自顾自说了下去:

    “所以我们没法组织起这么大规模的顶级职业赛和头衔战,没法像他们的‘外罡’强者一样每周都经受考验,必须时刻不断地提升‘道’和技艺。”

    “确实是这样……”斜刘海女孩无法欺骗自己地点头赞同。

    这时,唐泽薰突地嫣然一笑,语气颇为缥缈地开口:

    “你说我能不能留在华国,参加类似的比赛?”

    “他们现在不仅仅有门派,还有联合会和俱乐部,应该可以请外国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