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九十六章 节前
    唐泽薰的想法变化,楼成自然无从知晓,也没兴趣了解,和严喆珂欢度几日后,送女孩踏上了返回秀山的旅途。

    又经过两轮的比赛,这一届顶级职业赛终于落下帷幕,龙虎俱乐部不负众望地拿下了“天下第一”的名头,楼成则因为只打了三场主力,隐有点缺乏认同感,暗自下定决心,要在春节后的新一届赛事里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为此,他放弃了一月份的其他擂台赛,打算好好放松一下,打磨刀刃,积累锋芒。

    除了这个目标,他还想在新一轮的五大头衔战里挑选重点,全力冲击,争取获得突破性的名次,甚至角逐挑战权!

    这是“明王”智海在成就外罡一年半后也没能完成的目标,当世只得“武圣”钱东楼等寥寥几位办到过。

    不过,用楼成对严喆珂说的话语来解释就是:

    人如果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一月初,严喆珂再返花城,楼成带着她,在广南做了为期六天的自驾游,小两口皆是洗去了前一年堆积的心理疲惫,又焕发出新的光彩。

    约好在康城一起过年后,楼成又一次送别了小仙女,开始挨个去见龙王和洛后等人,给他们拜个早年,打算提前归家,多陪父母亲长。

    而在此之前,他飞了趟北方城市辉原,趁有闲暇,去见死党。

    这是“嘴王”蔡宗明的家乡,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地方,航班不能直接抵达,得转一次高铁。

    穿着打扮总是简约而不简单的小明同学一脸嫌弃地等待于出口,看着做了伪装的楼成,没好气地说道:

    “你丫就不能早几天或者迟几天吗?”

    “啧。”楼成用语气表达了自己的鄙视和深长意味。

    他知道情圣的女友方圆应该就是这几天放假。

    然而,这种效果不是挺好吗?楼成暗笑几声,半点也不见外地跟着蔡宗明来到他的深黑色SUV旁,自顾自打开后备箱,把行李放了进去。

    “先尝尝我们这边的特色烧烤吧?”蔡宗明提议道。

    “行,你不是常说你们辉原的烤羊尾巴是一绝吗?”楼成想起了嘴王以前吹嘘的内容。

    蔡宗明熟稔地打着方向盘道:

    “你丫试试就知道了!肉很活,很嫩,很香,一咬,哎呀,那感觉……我读中学那会,因为有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练武,晚自习以后常常饿得不行,每次先不回家,在学校外面点个十串羊尾巴,十串……啧,那滋味,真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擦,你以前零花钱真多啊……我高中那会,不攒个几天,哪吃得起烤串,初中就更不用说了,早饭都还会有赊账。”楼成感叹的内容压根儿不是重点。

    “请你尊重一位富二代。”小明同学言简意赅地给予了回答。

    闲扯了十几分钟,他将车开至一条颇为繁华的商业街,在背面找到了家烧烤店。

    “二十,四十串羊尾巴,呃,大腰子要吗?”蔡宗明拿起菜单,笑容暧昧地望向楼成。

    “你这什么表情?”楼成做了个鄙视的动作。

    “今晚你丫睡我隔壁,我怕你丫吃太多大腰子,夜袭我。”蔡宗明开了句荤玩笑。

    接着,他噼里啪啦报了一串菜名给服务员。

    等待烤制的时候,楼成以客人和晚辈的身份关心了一句:

    “诶,嘴王,你爸身体最近调理得还好吧?”

    “气色好了点,就是,哎,说不听,医生让他戒酒,他死活不愿意,每天中午和晚上必须得喝那么一杯,一劝他,就吹胡子瞪眼,说那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宁愿死掉。”蔡宗明摊了下手道,“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

    “适当喝一点应该没什么问题,只要不过量。”楼成对类似方面一窍不通,只能随口安慰道。

    顺着这个话题,蔡宗明讲起了最近几个月的生活:

    “……我发现做生意真累,每天都得强颜欢笑,应酬不想应酬的人,说不想说的话……”

    “你都学会多愁善感了啊?”楼成以开玩笑的方式宽慰了一句。

    蔡宗明一下气乐了:

    “你丫是来找我说相声的吗?不过嘛,我家里的生意最近两年一直在走下坡路,哎,整个行业进入黄昏期,规模小点的一家接一家倒闭,我想趁这个机会,慢慢清盘,让那帮亲戚朋友看明白风向,自己退出,想接手也行,我可以直接转给他们。”

    “那之后呢?你不就成无业游民了吗?”楼成调侃了一句。

    蔡宗明嗤之以鼻,豪迈地挥了下手:

    “我家底子还是有的,看见刚才那条商业街没?三分之一的铺面是我们的!”

    “我擦……”楼成好笑道,“那我是不是该尊称你蔡半城了?”

    “你丫不会数数啊,明明只有三分之一!”小明同学反损道。

    接着,他感慨了一句:

    “到时候我就轻松自由了,一边做网络直播,一边继续练武,可以半年住家里,半年待帝都。”

    “网络直播?”楼成抓住关键字,疑惑问道。

    蔡宗明嘿嘿一笑道:

    “我最近老在网上看武道比赛直播,发现很多解说不仅招式功底差,还沉闷无趣,没点意思,所以就随便弄了个直播间,打算给他们示范什么叫专业和有范!”

    “哈哈,那我回头帮你打个小广告。”楼成颇感有趣地说道。

    蔡宗明忙摆了摆手:“不用,暂时不用。”

    “为什么?”楼成一阵诧异。

    蔡宗明一脸严肃地回答:

    “我想靠我自己试试。”

    不等楼成开口,他指了指自己:“看见我英俊的脸了吗?这一次我想纯粹地靠自己的才华!这种痛苦是你丫这种平平无奇的家伙没法理解的。”

    “滚!”楼成和蔡宗明互相看了一眼,齐齐失笑。

    笑了一阵,小明同学抹了下眼角道:“说真的,现在只是玩票,将来有需要再说吧。”

    这时,第一部分烤串送了过来,两人开始大快朵颐。

    吃饱喝足后,楼成一边夸赞着羊尾巴,一边跟着蔡宗明遛达于那条商业街,散步消食。

    “喏,我开始练武的地方。”走着走着,小明同学指向一家临街的武道馆说。

    那家武道馆的名字毫无意外的普通,叫做“辉原群星”。

    “当初发生绑架案的时候?”楼成回忆着以往的对话。

    “嗯。”蔡宗明嘴角上翘,半是感慨半是憧憬地说道,“每次路过这里,我都在想,真要解脱了,我还是会尝试练武,不一定走这条路,但至少得体会体会丹境的滋味,要不然我真不甘心啊,妈的,什么圆坨坨明灿灿,弄得就跟男人也能怀孕一样。”

    楼成嘴角抽搐了一下道:

    “嘴王,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做解说的直播了,直播相声吧,嗯,肯定大红大紫!”

    蔡宗明刚要答话,武馆门口忽然走出来一位穿黑色呢制大衣的老者,他大概六十来岁,头发依旧乌黑,精神很是矍铄,要不是脸上的皱纹明显,说中年人也不为过。

    “蔡,宗明。”这老者一眼扫过,怔了半秒。

    “俞教练好。”小明同学笑呵呵打了声招呼。

    接着,他压低声音对楼成道:“我武道启蒙教练。”

    俞老头背负双手,踱步过来,上下打量了前学员一阵,半笑半叹地开口:

    “气血旺盛,没停止锤炼嘛……我常和别人讲,最惋惜的就是你,你那时候如果能认真点,专注点,努力点,现在绝对不止这样……”

    唏嘘之后,他没再多说,只寒暄了几句,拍了拍蔡宗明的肩膀,便慢悠悠转身离开。

    “你启蒙教练人挺好的嘛……”楼成安静旁听,目望背影,感慨了一句。

    都过去好些年了,他竟然还记得嘴王。

    蔡宗明轻笑了一声道:“俞教练人确实不错,是值得尊敬的长辈,唯一的问题就是太好面子,太喜欢占便宜。”

    “啊?怎么说?”楼成好笑反问。

    蔡宗明指着武馆大门道:“之前我们松大武道社在全国也算有点名气,有次我路过这里,就看见了我的宣传画,写的什么优秀学员,什么楼成和林缺的队友……太TM羞耻了!”

    “哈哈。”楼成笑出了声。

    …………

    俞老头踱步走完街道,下意识回身望了一眼,恰好看见楼成和蔡宗明离去的背影,只觉都是同样的熟悉。

    不认识啊……他微笑摇头,继续拐向附近小区,突然,他愣在了原地,将另外一道身影和某位强者重叠在了一起。

    虽然做了伪装,但肯定是他没错!

    俞老头连忙回首,可人影已逝,再无踪迹。

    他一时怅然若失,心痛如绞,就像地上有一叠钱,却没有注意,没能捡到。

    这样的状态保持了很久,直至回到家里,俞老头还在唉声叹气,就连老伴做的夜宵也食不知味。

    “怎么了?”他老伴疑惑问道。

    “我没……”俞老头自责出声,“哎,浪费啊!心痛啊!多好的机会啊……”

    “我心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