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零一章 “巫王”一脉
    瞬息之间,他林仿佛变了一个人,从附近地域的“巫王”化身为了死亡深处爬出的怪物,腐朽但不灭,诡异却强横。

    在诅咒手段难有作用的情况下,他选择了施展“半生半死之术”,以提高近身战斗的能力。

    而一经转化为“半生半死者”,体魄将变得坚固,生机晦涩暗藏,不再惧怕一般的攻击,并且力大无穷,行走如飞,身怀“剧毒”,有鬼神相从!

    这门邪术唯一的问题在于,哪怕及时解除,也会残留“痕迹”,身躯将更接近尸体,状态也更靠拢死亡,无法逆转,如果使用太多次,超过临界点,生机则会逐渐消散,肉身跟着缓慢腐烂,在痛苦哀嚎二三十天后凄惨逝去。

    若非遭遇特殊状况,他林绝不会考虑这“半生半死之术”,至于现在,他已是顾不得那么多!

    蹬!他脚跟一踩,不再后滑,疯狂地反扑向楼成,眼眸碧绿闪烁,恐惧暗袭,双手似张非张,似抓非抓,很有几分扭曲狰狞的意味。

    与此同时,从塔骨妻儿心腹体内钻出的虫豸潮水般涌向了史密斯、德怀恩、程安和简丹等人,浩浩荡荡,异色纷呈。

    它们皆饱食了血肉,膨胀了身躯,覆盖上了一层暴虐疯狂的光芒,像是非自然的产物。

    看着密密麻麻、千奇百怪、五彩斑斓的蛇虫蜘蛛,史密斯忍不住打了个寒潮,汗毛根根竖起。

    他一手射出蛛丝,借助残余的树木荡来荡去,一手织就罗网,往下覆盖,粘住了一团又一团的虫豸,配合队友灭杀。

    来回了两趟,他脖子突然一凉,感觉到毛绒绒事物的贴近。

    这个瞬间,史密斯心胆俱裂,浑身发冷,似乎已能看见自身可怖的、夸张的死状。

    希望我的蜘蛛体质能对抗这些怪物的“毒素”……

    就在他念头一闪间,嗖的破空声乍响,毛绒绒的触感一下消失。

    史密斯本能侧头,望了过去,看见一只长着细密绒毛的怪异蜘蛛腹部裂开,流出绿忽忽的液体,带着断开的丝线,飞快坠落往下,看见“无想之刃”简丹收回右手,往前推出,向“虫潮”射出了一把接一把的“无形真空刀”。

    那蜘蛛学我的战斗风格,隐蔽地飞荡偷袭……幸好简及时发现……史密斯的心落回了原位,一时竟忘记了到底是谁在模仿对方。

    他打叠精神,提高注意,重又飞来荡去,辅助战斗。

    简丹的“无形真空刀”没法一次发出几十上百把,面对数不清的虫豸,杯水车薪,难有作用,干脆拉开战术背包,拿出手雷,丢往前方。

    这样的场景下,她无需瞄准,只要方向没错,都能一片又一片地杀死蛇虫。

    另外一边,德怀恩膨胀了肌肉,变成了两米多的巨人,漆黑的皮肤上有云彩般的纹路,其间跳跃着银白的弧光。

    他拿玩具般一手端着一架喷火器,对准涌来的虫潮发射着赤焰,时而夹杂电光,连环跳跃,麻痹虫豸。

    作为一名以力量见长的军人,他的战术背包足有一人高,装着各种武器,应对不同局面。

    “阴影猎人”程安的异能不适合群攻,只好游走于边缘,肩扛单兵火箭筒,时不时往蜘蛛蛇虫最密集的地方来上一发,轰隆的爆炸声此起彼伏。

    可就算他们通力配合,火力全开,短时间内“虫潮”也不见退去,不见明显稀薄,甚至有异虫钻入地下,从他们脚底来袭,逼得他们且战且退。

    他林的目的就是通过袭击楼成的“属下”,扰乱对方的心神,让他分散注意,照应弱小,从而创造出逃跑的机会!

    没有资料显示对方是冷酷无情的人!

    啪!他林扑到了楼成近前,双手猛地探出,一副要硬碰硬近身肉搏的架势。

    他相信战斗风格简单粗暴、直接强硬的敌人不会拒绝这样的发展!

    到时候,就能给他一个“惊喜”!

    “惊喜”如若生效,再加上对方得分心属下,那自己就能从容退去,甚至收获一定的战果!

    眼见双方即将交手,楼成突地转折腰背,向侧方闪去,并荡起一阵罡风,让四周的热流陡然下降了十几度。

    砰!砰!砰!

    楼成的步法一经展开,立刻让方圆几十米弥漫白雾,凝聚寒霜,很快,罡风四滚,鹅毛飘零,偏热带的丛林内刮起了一场小范围的暴风雪。

    暴风雪掩盖之下,楼成“三火”缭绕,时隐时现,绕着对手不断游走,让他林难以判断出准确的位置,更别提拳脚连续碰撞了。

    “冰部”第二式,“风雪迷踪”!

    呜呜呜!

    风声呼啸,吹拂开来,被“炮火”犁过的空地散去了灼热和滚烫,变得冰冷酷寒。

    虫豸等物属于变温动物,没法依靠自身调节体温,在这样的环境下,它们的血液在冷去,在“凝霜”,而作为恒温动物的代表,史密斯等人一时半会顶多受凉,没有太大影响。

    呜呜呜!

    寒风侵体,冰雪累积,较小的虫豸们一片又一片的冻死,剩下则退潮般远去,离开了空地,让史密斯和程安等人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无论“冰”还是“火”,楼成皆能有效克制“虫潮”,之所以选择前者,而非制造“高温地狱”,是因为后者会敌我不分地伤害到小组成员。

    看见这样的情况,他林明白自己有些弄巧成拙,两件事情不该同时进行,一件的效果抵消了另外一件!

    念头一闪,他趁机转身,狂奔向了暴风雪的边缘,似乎要深入丛林,远走高飞。

    砰!

    罡风仿佛拍在了气墙之上,一片白茫裂开,楼成的身影蹿了出去,如附骨之疽般贴近了他林的背心,一记崩拳覆盖着紫炎,沉重轰向了对手的腰椎。

    就在这时,他林像是早有准备,霍然停住。

    他的身体仿佛失去了骨头,或变成了巨型蟒蛇,强行又诡异地扭转过来,手掌张开,按向了楼成的拳头。

    在他的掌心位置,则凸起了一个又一个的疙瘩,或绿,或蓝,或红,或黑,或异彩层叠,或如同毒牙。

    他这一次的逃遁,是为了反击!

    而反击是为了更好的逃遁!

    楼成瞳孔微缩,猛地回流气血,并往下弯曲了膝盖。

    藉此“还劲抱力”之举,他硬扯回了右拳,没和他林的“掌牙”接触。

    他林不见失望,眼中幽绿反倒更盛,嘴巴一下张开,吐出了一团灰白雾气。

    雾气瞬间凝缩成形,化作一个人类的头颅,面容较为模糊,眼神充满怨毒,它张开嘴巴,以电闪雷鸣的姿态,扑咬向了楼成!

    这就是他林准备的“惊喜”,“巫王”一脉秘传之法,“飞头蛮”!

    它以情绪剧烈波动的活人炼制,最后将对方的头颅化入雾气,“收”进体内,一经喷吐,能于很远的距离遥控杀敌,且来去似风,聚散如意,不怕拳脚攻击,免疫多种伤害。

    当然,火焰、冰冻和高强度的光芒等都是它的克星,所以,他林才没有一开始就使用,而是等到了现在,等到了双方相距不足一米。

    这样的距离下,谁也躲不开“飞头蛮”的扑咬,即使不死,也会遭遇重创!

    “飞天蛮”刚现,楼成正好喷薄了丹劲,于是往后弹射,急速退走,然而,那颗雾气凝聚的“头颅”比他还快,呼吸间就已临近。

    这时,一轮炽白浮现,楼成还未轰出的剩余“三火”之一绕到了他的身前。

    他的退后就是为了争取这一点时间!

    轰隆!

    “飞天蛮”扑中了炽白,原地似有太阳闪现,耀眼的光亮照得周围目不见物。

    灰白的雾气扭曲挣扎,迅速消融,而借助爆炸“风浪”,他林往后一跃,扳正了身体,向着暴风雪边缘高速奔去。

    这就是他苦苦等待的逃跑机会!

    这个过程里,他林又放出了三个“飞天蛮”,让它们各据一条“道路”,阻塞“追兵”!

    暴风雪飞快稀薄,树木林立的场景映入了他的眼眸。

    他刚有迈入,还未来得及浮现欣喜,耳畔突地响起一声低沉威严的咒文:

    “阵!”

    楼成衣物破烂,体表流火,双手结印,赶在最后时刻,收缩和凝固了气流,将他林层层束缚。

    若非对方光顾着逃跑,他很难找到这么好的“姿势”!

    当然,如果他林选择死斗,那又是另外的打法了。

    嗖嗖两声!赤红和浅蓝飞出,轰向了试图以“半生半死之躯”挣脱牢笼的他林。

    嗖嗖嗖!楼成手指连动,斩出了一道又一道晶莹剑气,斩向了拦截于半途的“飞头蛮”。

    这样的“剑芒”哪怕没有刺中它们,也能让周围浮现冰层,将它们冻结于内,摔落在地,短暂难以动弹,而一旦斩正,雾气凝固,粉身碎骨,消散一空。

    轰隆!轰隆!

    赤红和浅蓝砸中了他林,爆发出剧烈的响声,翻腾起膨胀的乌云。

    火光刚有黯淡,楼成已是欺了上前,面对灰白坚固身躯有所裂开的对手,展开了侵略性十足的疯狂进攻,如火燃烧!

    PS:五点多的时候,我就写了三千字出头,然后要查一个东西,免得前后不对应,于是打开了大纲和设定文档,谁知道一不小心点了什么,开始分析文档什么的,我不想浪费时间,赶紧强行关闭,重新打开,这个时候,出现了恢复文档的选择,我想着大纲和设定今天又没添加记录,没必要恢复,因此选择了否,等我查好之后,看向码字的文档,才发现它不知什么时候被关闭了,点开一看,码好的三千字没了,只剩开头的不到一百字,不到一百字。。我设定可是十分钟自动保存啊。。

    这个时候,码过字的人都能理解我的心情,简直万念俱灰,痛不欲生,差点就直接请假,等收拾了心情,明天再写,上一次我丢失文稿,还是写灭运的时候,那时候是写存稿,为此,我不想码字,浪费了一下午的时间,去做数据恢复,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尝试半个小时未果后,我还是强迫着自己重新写,因为这是写过的三千,比正常快,总算及时赶出来了,但剩下的一章,今天没法写了,医生让我最近都十点多睡觉。。算我欠一章,算上上个月承诺欠的,一共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