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零三章 “瘟神”楼成
    “把情况汇报给联合指挥部。”楼成侧过头,望向“阴影猎人”程安。

    他身上被腐蚀的地方开始结疤,疼痛的感觉依旧缭绕,紫炎逐渐熄灭,露出蕴藏着恐怖力量的上半身。

    暗自吸了口气,他强忍住龇牙咧嘴的表情,心里对事情的发展充满了疑惑。

    刚才那位外罡级强者应该属于“巫王”一脉,在被自身克制的情况下,做出逃跑的决断没有任何问题,可到了最后,他先是损伤肉体拼命,继而使用了同归于尽的咒术,简直不符合常理!

    正常来说,到了难以逃脱的绝境,双方又没有不死不休的深仇大恨,投降不该是理所当然的选择吗?

    保存有用之身,等待希望的出现,不是更好吗?

    对一位外罡级强者来说,进入哪个势力,都可能得到重视,当然,少不了会有一定的控制手段加身,如同之前遇到的十六和十七号。

    这已经属于非常坏的结局,他所在“巫王”的一脉付出足够的代价,甚至有希望将他换回去,毕竟培养一位外罡级强者非常困难,看人也看天。

    有这样的后路,对方为什么要牺牲自己?

    难道他涉及的秘密比他的生命还重要?

    正是由于对敌人态度的判断失误,楼成才险些被蛊虫入体,才受了不轻伤势,才硬抗了同归于尽的诅咒,但凡他境界和实力差一点,现在还能不能完整站着,都得打个问号。

    “是。”听见楼成的吩咐,程安慌忙做出回答,不知不觉间,语气里多了几分下意识的恭敬与畏惧。

    他收回视线,拿出卫星电话,开始联络指挥部。

    而不远处的史密斯先是愣愣地看着那摊血肉之泥,接着上移目光,望向楼成,只觉他和最初所见时的样子没太大改变,仅仅气质更成熟更内敛了一点,但他身前的“恐怖级”尸体无声反驳着自己的感官。

    每次遇见,他的实力都有极大的提高,似乎看不见极限,看不见迟缓期,即使每个月来往康城一次的时候,也是这样,仅仅幅度没那么夸张……

    而现在,他已经成长为一名让自己仰视的强者,能独自搏杀“恐怖级”的可怕人物!

    这就是最顶尖的格斗天才所展现的变强轨迹?就像华国的“龙王”和“武圣”,大苹果城的“圣者”和“秩序之手”?

    身在信息时代,史密斯不是没见过顶尖的强者,可那都隔着屏幕,没法亲自体会到对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质变的恐怖。

    如今,他明白了。

    这简直是让人绝望让人失去信心的成长速度!

    与此同时,他更深刻地认识到了一点:

    对方真的是麻烦制造机,意外产生的源头。

    远离楼,保平安!

    这时,程安的卫星电话内传出了联合指挥部高层的声音:

    “有辨认出那位外罡的身份吗?”

    “已经拍照,马上就能发送回来进行对比,疑似‘巫王’一脉的他林。”程安经常前来战乱地区执行任务,对这片区域有名的强者并不陌生。

    “很好。”那位来自华国的高层语含几分欣喜地说道,“塔骨和他的心腹属下呢?有没有解决?有没有活口?”

    “全部死了,除了塔骨,其他都是疑似他林的外罡杀掉的,应该是为了灭口。”程安如实回答。

    “灭口……这事有点蹊跷啊……”高层沉吟片刻问道,“那位外罡还留有什么线索吗?”

    “没有。”程安瞄了眼那滩血肉烂泥,声音不自觉变沉地补充道,“他已经死了。”

    对面一下沉默,连呼吸声都仿佛失去,过了半天,程安才听见了略显急促的新问题:

    “他怎么死的?”

    “被……”程安吞了口唾沫道,“被楼先生击杀的。”

    联合指挥部内,聚集起来的几位高层又一次失去了语言能力。

    “噢,我的上帝……”几十秒后,一位棕发男子感叹出声。

    “如果是他林,确实被楼克制。”穿着墨绿军装的碧眼女子思忖着说道。

    “就算这样,能杀掉一位‘恐怖级’,也很难很难。”棕发男子耸肩摊手。

    华国派出的几位高层你看我我看你,不知该加入讨论,还是矜持一点。

    我们表现强忍的惊叹,抒发内心的夸赞,会不会不够谦虚?

    就在他们犹豫之际,碧眼女子忽地倒吸了凉气:

    “楼上一次来战乱地区,也有十六和十八号两位恐怖级死亡。”

    这件事情,她参与了后续的谈判,了解得相当清楚。

    棕发男子眼珠一转,脱口而出道:

    “再上次,他到尼罗,有更多的恐怖级强者消逝,其中‘黑夜蝙蝠’和‘木乃伊’之死更疑似有他参与。”

    “当时的尼罗也算战乱地区……”一位华国高层忍不住补充了一句。

    “三次进入战乱地区,三次都涉及恐怖级强者的死亡……没有例外……”碧眼女子声音渐低,竟有了几分畏惧之意。

    “难道他真是针对恐怖级强者的人形天灾……”棕发男子喃喃自语,“以后得限制他进入这里……”

    当着我们的面讨论这个真的好吗?而且你们都只是非人,甚至不到非人,不需要担心!华国高层们面面相觑,没有插嘴。

    他们收敛了情绪,赶紧对程安下达了命令,让他搜集疑似他林者的尸骸和其他有用有价值的东西,尽快返回指挥部,并注意保密,如有泄露,将上军事法庭。

    程安挂断电话,将吩咐转达给了其他人。

    德怀恩皱了下眉头,没掩饰自身的疑惑,开口问道:

    “他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不投降?”

    在他看来,牺牲生命诅咒楼成等同自杀。

    “也许他是有理想有坚持永不妥协的外罡级强者吧……”简丹半是吐槽半是认真地回答。

    类似的外罡确实有,皆是意志强横之辈。

    “可能他非常排斥被控制,也可能涉及了诅咒方面的东西,他应该属于‘巫王’一脉,如果背后牵扯到什么大秘密,或许会交出本身特别重要的事物,一旦投降,会被人远程咒杀。”程安根据这些年的所见所闻,做出了推断。

    “有可能。”楼成缓缓点头,“我们尽快返回吧。”

    后续的调查就不在自己的任务范畴内了,军方有的是专业人士。

    至于给予新的任务,那也得秘密有眉目之后,看样子一时半会难有方向!

    所以,我得回家度假,以及去康城过年了!

    …………

    丛林之外,一辆伪装得很好的迷彩色装甲车内。

    一位眼眸灰白,仿佛失明的中年男子正靠着椅背,遥望着外面。

    他身穿黑色的短衣,很有战乱地区东南一带的特色,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脸庞隐有青绿之色,俨然便是本代“巫王”若信。

    本次任务只是救走塔骨,手段更诡异更多变的“巫王”一脉是最好的选择,他们也没有推辞,不过若信未亲自出面,仅是接应,因为若事情暴露,他林的个人行动和“巫王”一脉整体卷入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对方的重视程度也不会相同。

    就在这时,一声“喀嚓”乍响,若信身前平台摆放的一个木偶崩散开来,四分五裂!

    它原本有着暗红色的诸多花纹,面容接近他林,尤其眼眸,活灵活现,似乎有着自己的生命。

    “巫术秘偶”!

    “巫王”一脉修炼诅咒的根基,等到大成,则是本身最重要也最致命的东西,若被同样擅长咒术的强者掌握,那就只能任人宰割。

    “他林死了……”“巫王”若信眼眸光芒一下收缩,难以克制地脱口而出。

    疑惑震惊的念头闪烁间,他手势变化,灰白凝聚,眸中射出尺长辉芒,口中念念有词。

    他要借助他林的“巫术秘偶”,远程勾连对方刚刚逝去尚未消散的“灵魂”,查探临死前的遭遇。

    四分五裂的木偶飞了起来,熊熊燃烧,焰流灰白。

    火光之中,一幕场景迅速成形,那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和璀璨密布的星辰。

    紧接着,一个复杂到极点的篆文凸显,猛地荡开波纹,熄灭了火焰!

    “咳……”若信脑袋往后一仰,咳了出声,鼻端有两股暗红色的液体缓缓流出。

    他伸手捂住鼻子,眸光变得闪烁,接着吩咐手下道:

    “离开这里!”

    …………

    军用机场内,楼成接到了“洛后”宁梓潼的电话。

    “你还真弄出意外了啊……”这位见多识广的资深美女很有几分无奈。

    交接了差事,被恭送离“境”的楼成干笑两声道:

    “这是他们自己的问题。”

    宁梓潼默然几秒,转而说道:“单杀一名外罡,这样的成就值得你骄傲一阵了,你师父也是在外罡沉浸多年才有办到……至于功勋嘛,等待后续调查,如果涉及较大问题,那你不需要再做其他了,可以直接去参悟禁部.玉清篇。”

    “谢谢宁姐。”楼成欣喜回答。

    挂断电话后,他想着要不要向自家师父炫耀两句,可打了半天,都没有打通,不是没信号或者关机那种,而是没人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