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零四章 瑞雪
    吴越省,陌上市。

    施月见正悠闲地尝试新的料理手法,忽然敏锐地听见客厅有一阵又一阵的手机振动声。

    “爸,你怎么不接电话?”她放开音量,朗声问道。

    “骚扰电话。”施老头言简意赅地回答。

    振动刚一停止,他立刻解锁屏幕,点入设置,切换出勿扰模式。

    “还好老头子我最近学会了这一招,要不然那臭小子还不知道怎么得意!”施老头无声自语了一句。

    他的消息那是相当地灵通!

    就在这时,施月见从厨房出来,拿着她的手机,半是疑惑半是好笑道:

    “小师弟把电话打我这里了……”

    说自家老爹联络不上,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他还是很关心师长嘛!

    施老头脸色一黑,怏怏伸掌,接过了手机。

    …………

    心满意足地挂断电话,楼成离开军事基地,来到花城黑水机场,直飞兴省省会高汾。

    及至落地,严喆珂刚好起床,看见了之前的消息,颇为兴奋地与他交流起“巫王”一脉的诡异本事。

    楼成一边闲聊,一边戴上遮住半张脸孔的黑框眼镜,打了辆出租车,前往高汾市区。

    在辉原时,他就和蒋飞秦锐约好了节前吃顿饭——等他们放假,自己已经飞往了米国,半年一次的机会要懂得珍惜,而随着名声越来越大,将来能不能入境还得两说,幸好珂珂只剩一年半的课程了,也就是三次入境。

    赶在堵车高峰来临前,楼成抵达了蒋飞口中的那家餐馆——“老冷串串”,也看见了似乎又胖了几分油光满面的死党。

    “不容易啊,现在和你吃顿饭真不容易!”蒋飞笑眯眯起身,拉开了一张椅子,供楼成放置背包。

    “蒋胖,你这话就不实在了,你要到花城来,饭点我随时有空。”楼成调侃了一句,随口问道,“秦锐还没来?”

    “他堵路上了,西边过来超级堵,估计还得有个五六分钟。”蒋飞指着摆放食物的冷藏柜道,“想吃什么自己拿,我给你讲啊,在高汾吃东西,别去什么大的餐厅,别去什么豪华的地方,就得吃这种路边小馆子,只要找到好的,味道那简直不用说了,这家新开没多久,我认证过的,比连锁店到处都是的那种强多了,尤其芹菜牛肉,啧啧,你可以重点试一下。”

    楼成瞄了眼比较油腻但还算干净的店面环境,微笑问道:

    “他们家是数还是称啊?”

    这种一串串的生意,要么点签子数目,要称签子的整体重量,然后除以单根标准,得到大概的数据,这不会非常精确,但胜在方便。

    “数啊。”蒋飞有点不明所以地回答。

    楼成嘿了一声,开了句玩笑:

    “那服务员等下还不得数哭?”

    蒋飞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感叹道:

    “你说你吃东西的分量是我那么多倍,怎么就不见胖呢?”

    “你要是有我的锤炼强度,你也不会胖。”楼成打趣道。

    蒋飞脸皮抽动了一下,自黑道:

    “但会死……”

    说完,两人同时发笑,分别起身,找到大型铁盘,将冷藏柜内的芹菜牛肉、香菜牛肉、五香牛肉、麻辣牛肉、折耳根牛肉等一扫而空。

    “你们吃得了这么多吗?”服务小妹在旁边愣愣看着。

    这起码有六七百串了吧?

    厨房串牛肉的速度跟不上这种节奏啊!

    “我们有很多人,只是还没到。”楼成一本正经地解释。

    “哦……”服务小妹恍然大悟。

    “老冷串串”属于热锅类,需要自己煮,楼成和蒋飞刚调好了蘸料,弄好一批,就看见身高超过一米九的秦锐低头进入店铺。

    “迟到了罚三杯!”蒋胖嚷嚷道。

    因为同在高汾,最近几个月他和秦锐两条单身狗经常约饭,混得比以前又熟悉了不少。

    “呃,我以茶代酒?”秦锐拉过椅子,斟酌着问道。

    “茶?我们都是喝饮料的!”蒋飞笑了一声。

    “那我自罚三罐凉茶。”秦锐顿时放松。

    楼成见他气血旺盛到了一定程度,饶有兴致地问道:

    “最近在冲击丹境?”

    “哎,别提了,完全找不到方向,我都增加了擂台战的次数,还是没有感觉。”秦锐半是苦涩半是期待地回应。

    他自来到高汾,便投靠了师父相熟的武馆,和一帮志同道合的同辈组队参加选拔赛,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一点点蜕变为真正的九品武者,到了今年,更是报名了不少小规模的个人擂台赛,生平第一次拿到了奖金。

    楼成思忖片刻道:

    “你换做方式看看,别太忙碌于比赛,抽个时间,做个单独旅游,最好是空旷、辽阔、壮丽的地方,平时可以学学钓鱼,钻研下茶艺,总之,找点别的事情做,体会下不同的生活,以此来挖掘你内心深处的力量,支撑你往前走下去的力量,如果有了感觉,再把握住它,设计一定方式来打磨意志。”

    “在这个阶段,我师父曾经送过我十个字,我也送给你,人体大丹,明灿灿,圆坨坨。”

    “嗯,我之后试一下……”秦锐不是太明白地点头,但他已决定照做。

    聊了一阵武道的事情,楼成提起签子,弄下牛肉,让它们在蘸料里滚了几圈,然后夹入口中,只觉肉嫩而滑,芹菜的味道降服了本身的些许不美,再加上辣椒、香油等的辅佐,口感极佳。

    “不错!蒋胖你在吃上面,还是很有水平的!”楼成赞了一句,转而问道,“怎么样?最近在厂子里过得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我们学机械的,还能怎么样?”蒋飞忽然愤愤不平道,“我原本想着进工厂,能遇见打工的妹子,结果我们这企业,绝大部分是男的……感觉我会一直单身下去……”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孤单一辈子……”秦锐帮他配了乐。

    “不怕,再过几年,你爸你妈就要张罗着给你相亲了。”楼成不知是在安慰,还是刺激,“而且,就算有那种打工的妹子,你估计也看不上。”

    “也是,感觉没什么共同话题,以后结婚了都不知道聊什么……”单身狗蒋飞很有远虑地考虑起结婚后生活,接着叹了口气,“哎,工厂挺无聊,一时半会又看不到上升的通道,和我一批的都走好几个了,带我那师父就一直夸我,说我沉稳,不浮躁,能静下心来做事,其实,我也经常神烦,想着要不要考研,要不要创业,但转头就忘了。”

    “从我们认识,我就一直佩服你这点,心态好,不记烦恼。”楼成由衷地说道,“等你想好了奋斗的方向,如果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找我。”

    这也是自己和蒋胖友谊能够长存,而不是慢慢淡去的主要原因。

    有的人是能做一辈子朋友的,有的人则只是一个阶段。

    蒋飞眼睛一亮道:

    “那好!我可记住你这句话了!”

    楼成笑了两声,调侃道:“蒋胖,我就客套两句,你怎么就不客气了?”

    “嘿嘿,厚脸皮的人活得比较好!”蒋飞得意笑道。

    吃着吃着,秦锐记起一事,微笑出声:

    “成子,你家小区外面,每逢节假日,都快成杂技表演场了。”

    “为什么啊?”楼成一头雾水。

    “每次节假日,很多家长就带着他们刚练武的孩子,在你家小区外面锤炼,表演‘特技’,想着某位外罡强者会不会刚好回家,刚好看中自家小孩的潜质,收他为徒。”秦锐没什么文采地解释道。

    楼成哑然失笑:“他们想太多了吧?”

    自家小区所在,街坊邻居都知道,瞒不了人,但有政府和军方一明一暗的关照,倒不至于出现骚扰老爸老妈日常生活的事情。

    “这事我也有听说,上次专门路过,成子,我给你讲,还看见个耍猴的,也不知道是见那里人多,来表演赚钱,还是想让你收他家猴子为徒。”蒋飞哈哈笑道。

    楼成一下被逗乐:“我可以试试教它修真的东西。”

    自从晋升外罡后,他都是空闲回家,没在节假日。

    就着这个话题聊了一阵,秦锐满是好奇地问道:

    “成子,最近几次头衔战你都没有参加,在养精蓄锐,准备一鸣惊人?”

    “一鸣惊人倒谈不上,只是有重点地参与,过完年,我的目标就是打好顶级职业赛,冲击五月份的‘武圣战’和十二月的‘王者战’,看能到什么地步,至于其他头衔战,可能放弃,也可能只是熟悉对手,演练招式。”楼成边思考边回答,隐有点踌躇满志。

    五月份的时候,我到外罡境界就接近一年了,十二月时,差不多一年半!

    “那祝你有更好的名次!”蒋飞和秦锐各自拿起了饮料。

    翌日,楼成告别他们,坐上了回秀山的高铁,窗外阴云密布,天气非常不好。

    等到他抵达家乡,走出高铁站,正好看见纷纷扬扬的雪花飘落。

    自楼成出生以来,秀山只下过三场雪,这是第四场!

    “瑞雪兆丰年啊。”楼成笑容浮现,感慨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