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零七章 春雨
    两天之后,寒冷依旧的帝都。

    当楼成又一次踏入那座四合院的时候,梅老正在侍弄花草,悠闲自得。

    他换了身黑色短袍,不古不今,银发稀疏了许多,眸中苍莽寂寥更甚。

    “晚辈拜见梅老前辈。”楼成恭声行了一礼。

    梅老抬起脑袋,快要蹿出脸庞的眉毛抖动了两下,和善笑道:

    “左手第二间屋。”

    “谢谢前辈。”楼成没有啰嗦,没有闲扯,迈开步伐,向四合院左面行去,梅老则低下头,重又专注于花草,似乎万事皆不关已。

    踏上台阶,停于目的地前方,楼成凝望了几秒这没有窗户的房间,伸手推开了铜锁斑驳的大门。

    吱呀之声拖得老长,内里的景象缓缓呈现于他的眼中。

    地面铺着青砖,没有摆放任何事物,空旷清冷之感溢于言表,仿佛即使来到夏天,这里也会如同深秋。

    楼成没有四下打量,目光直接被悬挂于对面墙上的一副画卷所吸引,它四周幽幽暗暗,不被外来光线动摇,仅能隐约看见正中央所描绘的一尊道人,与道观里元始天尊雕像颇有几分神似的道人。

    以楼成如今的境界和实力,竟也看不太分明,本能往前走了几步,进入房间,靠得更近。

    他眸内精光汇聚,宛若一轮大日成形,照耀了前方,试图洞穿黑暗。

    就在这时,他眼前突然一花,周围黑暗覆盖,无边无际,远处璀璨点点,纯白刺眼,循着玄奥的轨迹缓慢移动。

    “我平衡成丹的‘宇宙星空’……它怎么自然浮现了?”楼成念头刚有闪过,忽地看见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按落而来。

    它五指虚握,掌心幽暗深邃,让那片星空那片宇宙越来越小,越来越凝固。

    喀嚓!

    “恒星”一轮轮破灭,黑暗急速收缩,归于一点,旋即喷薄,四分五裂!

    蹬蹬蹬!楼成连退几步,退到了房门之外,眼耳口鼻皆有鲜血溢出,精神明显萎靡,脑袋疼痛异常。

    不过几息的工夫,他就有苦战了“龙王”和“武圣”的感觉!

    “这就是禁部.玉清篇?当初创下这门神功的前辈究竟达到了怎样的境界?是否可遇而不可求?”思绪纷呈间,楼成盘膝坐下,调匀了呼吸,接着前后有序地观想了“皆”和“临”字,进入深层次睡眠。

    一个小时后,他睁开眼睛,精神已然恢复。

    腰背用力,楼成站了起来,又一次踏入了那间房屋,观看幽暗笼罩的画卷,所见景象类同,比之前多支撑了几秒。

    两次,三次……当他忍着深度睡眠也没恢复的疼痛想继续感悟时,却看见一袭黑色短袍的梅老立在了门口。

    “回去吧,多琢磨,多体悟,在踏入禁忌领域前,每位武者因各自根基和本身所学,‘见’到的景象都不尽相同,而同一位武者隔段时间后的感悟也会有细微差别。”梅老语气平和地说道,“只要你之后每年保持完成一个任务,都能来参悟一次,呵呵,贪多嚼不烂,先消化了之前收获再说吧。”

    “是,梅老前辈。”楼成克制住了内心泛起的惆怅。

    他转过身体,走向四合院大门,快要出去时,突地回首问道:

    “梅老前辈,我能和别人交流禁部神功的体悟吗?”

    “如果别的武者不介意的话。”梅老微微一笑。

    …………

    又过几天,“超品战”决赛打响,在卫冕者“武圣”钱东楼,挑战者“龙王”陈其焘,“小丑”顾见熙和“明王”智海之间展开,单循环赛制,如果出现三人战绩相同,彼此胜负形成闭环,则有加赛。

    楼成和“洛后”宁梓潼的担心在第一场就发生了,因为抽签的缘故,“龙王”硬撼“武圣”,这一次,他拿到了胜利,却拼成了重伤。

    之后,两败俱伤的绝代双骄便宜了“明王”智海,他三战三胜,成为本届“超品强者”,拿到了个人第二个头衔,遥遥领先于楼成、彭乐云和任莉等同代武者。

    “超品战”结束没多久,顶级职业赛重燃战火,新一届的帷幕即将拉开。

    而负责此事的便是上届“天下第一”龙虎俱乐部,他们将坐镇花城赤霞山,迎接关外盟的挑战。

    周五下午,天色阴暗,水气深重。

    一辆豪华中巴驶出机场,开往“古粤大酒店”,车上坐着关外盟诸位外罡和他们的助理等人员。

    唐泽薰没再身穿和服,而是换上了白色为底红色点缀的关外盟客场武道服,那口“河豚丸”藏在鞘内,横于她的膝头。

    她用眼角余光观察着坐于对面窗边的路永远,看见对方头发整齐向后梳着,神情很是淡然地欣赏外面街景,那口名震天下的“斩神刀”正平静地立在旁边,靠着座位,墨绿色的刀鞘闪烁着微光。

    “嗯……”唐泽薰没有收回目光,而是调整着自身的坐姿,似乎在模仿对方,一如当初刚拜入“心斋流”,被师父收为弟子时的样子。

    那几年,个头还很矮小的自己,总是模仿师父的一举一动,不管是武功,还是日常习惯,以此培养气度,调节心灵,直至剑道有成,才慢慢形成属于本身的风格。

    师父曾经说过,每一位强者都是从模仿前辈开始的!

    我现在就当自己重新开始,从模仿路前辈开始!

    他是刀法宗师,和东瀛剑术有一定的相通之处,师父盛年时曾经拜访过他,切磋过“剑道”,对他心服口服,并认为当前的他犹胜以往,正因为这层关系在,自己才能绕过阻碍,进入关外盟。

    能让师父每一次提起都充满敬畏之情的“刀术”强者,确实是值得模仿的对象!

    唐泽薰觉得自己又一次找到了最初修炼“剑道”时的热忱。

    嗯……现在最大的障碍是语言……

    就在这时,天色又暗了几分,哗啦啦的雨水陡然降临,将车窗变得模糊。

    开春之雨……唐泽薰怔怔想道。

    突然,她听见路永远声音很低语气飘忽地自言自语道:

    “下雨了。”

    窗外雨势更甚,路永远身边墨绿色的刀鞘内发出连绵而悠长的轻吟声,有种沉闷尽去,欢畅弥漫的感觉,就像一条真龙终于脱去了束缚,翻腾于半空,行云布雨。

    “铮!”

    刀吟之声回荡,唐泽薰似乎被触动了什么,却难有清晰的想法。

    …………

    “下雨了……”龙虎俱乐部大会议室内,宁梓潼望着窗外,感慨了一声。

    “又不是没见过下雨。”教练吕严不耐烦地回应,然后看向楼成和郭洁道,“我们继续说关外盟的事情。”

    “嗯。”在花城住了这么久,楼成对下雨早见怪不怪,哪怕这是开春后的第一场雨。

    郭洁更是目不斜视,始终盯着投影画面,即使她上场的可能并不大,至于“龙王”,正在医院接受“综合治疗”,还得有十来天才能重新出战。

    吕严点了下头,毫不客气地说道:

    “关外盟并不强。”

    “除了路永远,剩下外罡虽然不少,却没有一个能拿到一品。”

    “路永远最后再讲,他自创刀法以来,实力与日俱增,又有了真正争夺头衔的资格,必须重视。”

    “除了他,关外盟还有两位二品,一位三品,以及新近加入,尚没有报备协会定品的唐泽薰。”

    “两位二品分明是‘金毛犼’李平凹,‘蜃龙’朱小韵。”

    提到“金毛犼”三个字时,宁梓潼望了楼成一眼,失笑出声,将吕严刻意营造的肃穆气氛破坏一空。

    “其实吧,我觉得瘟神、厄运之类的绰号比犼来犼去强多了。”她如此说道。

    “我也想改外号,可没人听……”楼成非常无奈。

    那位“蜃龙”朱小韵以幻术闻名,应该就是现在教导晶晶姐的外罡强者……

    咚咚咚,吕严敲了几下桌子,自顾自继续说道:

    “李平凹当初被关外盟寄予厚望,认为他能很快一品,积累几年后,甚至有希望争夺头衔,然而,他的成长轨迹不如预期,有说晋升没多久,遭遇龙王,被打得失去了信心,有说他相依为命的父亲刚好在他外罡那年过世,让他悲痛欲绝,从此迷茫,找不到方向,提升缓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