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零九章 心之眼
    “火焰地狱”另外一端,远离了炎热的主队更衣室内,只留寸发的“武痴”郭洁盘膝而坐,五心向天,呼吸保持着一个节奏,绵长而悠远,对身外之事浑不在意。

    “她有点紧张了……”宁梓潼暗叹一声,传音对吕严道。

    吕严始终板着那张脸庞,微不可见地点头道:

    “这才是正常反应。”

    说话的同时,他忍不住望了眼旁边正低头按动手机键盘的楼成。

    果然是手底下有几条外罡性命的家伙,泰然自若,淡定得像我们这些老油条……

    楼成无视着教练的目光,嘴角上翘地发消息给自家媳妇:

    “怎么办?顶级职业赛小萌新瑟瑟发抖中!”

    时逢周末,丹境修为,皆字诀大成的严喆珂打算放纵下自己,熬夜看开幕战。

    “上次挑战武圣可不是这么说的!”严喆珂“仰头望天”,无情戳穿了他的伪装。

    楼成“捂脸叹息”道:

    “当时光激动去了……”

    “现在呢?”严喆珂“眼珠转动”道。

    “现在在考虑很多问题,比如开场要是遇见路永远,这一次我能做到什么程度,比如‘火焰地狱’削弱了我的‘冰部’绝学,一增一减,谈不上主场优势。”楼成一本正经地回答,末了道,“比如怎么和小仙女打情骂俏。”

    “噗……你挺有闲情逸致嘛!都学会逗我玩了呀!”严喆珂失笑出声,“怒发冲冠”道。

    楼成嘿嘿笑道:“这是控制紧张的有效法门之一。”

    而且经历了那么多次生死之战,自信还是有点的!

    就这个话题闲扯了几句,严喆珂转而提道:

    “你的粉丝论坛这几天超级热闹~”

    “为什么啊?”楼成满是疑惑。

    因为自己将作为主力,开始龙虎俱乐部新一年的征程?

    ——这段时日,他除了和自家媳妇聊天,偶尔给家里打个电话,算是半闭关状态,争分夺秒地消化着初次感悟“禁部.玉清篇”的收获,已是一周多没刷微博刷论坛了。

    严喆珂发了只“暗中观察”的猫道:

    “小馄饨不是在花城读大学吗?她买了今天比赛的门票,要现场给你助威,小玲、幻梵、聂柒柒和盖世龙王他们都有委托她帮忙加油。”

    楼成恍然大悟:“我都忘了小馄饨在这边读书的事情了……”

    忘得好~严喆珂暗赞一声,“捂嘴偷笑”:“你要不要为他们专门设计个庆祝动作?”

    “作为一名外罡强者,深沉内敛,注重形象才是王道。”楼成玩笑回应。

    “……我不想和你聊天了!大叔橙~!”严喆珂“冷漠上看”。

    楼成顺势调侃打趣了几句,这时,吕严实在看不下去了,踱步过来,斟酌着说道:

    “还有十来分钟就要开始了,你是打头阵的,最好调节下状态。”

    我预定的是还剩十分钟的时候进行这件事情……楼成干笑两声道:

    “好的。”

    回答完毕,他立刻低下脑袋,向自家媳妇“哭诉”道:

    “被教练鄙视了!我要专心准备比赛了!”

    “哈哈,本教练也认真鄙视你五分钟~”严喆珂毫无同情心地回复。

    收起手机,楼成悠然站起,先左右活动了下脖子,然后慢吞吞打了套练法,动作舒展,节奏迟缓,像是晨练的老者。

    可是,他一拳一脚皆韵味十足,给人连绵不绝,自然出尘之感。

    一套练法完毕,楼成念头沉淀,冰心自结,周身气血仿佛化冻之后的河流,逐渐淌开,汇成洪潮。

    “这小子参悟‘玉清篇’之后,有些不一样了啊。”宁梓潼若有所思看着,传音吕严,感慨了一句。

    吕严不动神色回答:“当初我们参悟完,不也差不多?”

    这时,外面鼓噪加油之声更甚,新一届顶级职业赛的帷幕掀开在即。

    过了一阵,吕严看向睁开双眼的郭洁和调息完毕的楼成,背负双手,走向更衣室外道:

    “出去吧!”

    与往常不同,作为开幕战,双方武者会有个简短的仪式。

    楼成弹了下藏青色武道服,跟在吕严背后,走向了“擂台”,脚下地火喷发,温驯有加,耳畔“龙虎”的呼喊震动山冈。

    极目四眺,他看到了娇小个矮的“小馄饨”,她戴着副橘框眼镜,依旧青春正盛。

    一见楼成往来,她激动地挥舞起手掌,完全忘记了坛友们的叮嘱。

    等到楼成颔首致意,收回视线,小馄饨才想起了重点。

    她忙从背包里拿出不长的藏青横幅,双手拉扯分开,举于头顶,上面没有名讳,只得几个大字:

    “你在我们就在!”

    眼角余光一扫,楼成顿时想起了去年的那次“应援”,在自己“最低谷”的时刻,他们依旧不离不弃。

    他的心中瞬间温漾一片。

    而电脑屏幕前的闫小玲则捂脸长叹,在直播贴里回复道:

    “不该让小馄饨做这件事情了,她太矮了,不够显眼,被挡了一半!”

    “盖世龙王”当即“滑稽”道:

    “她再矮,也比你高那么几厘米,究竟谁给你的信心说刚才那句话的?”

    “……内增高……”闫小玲习惯性自黑。

    简单的仪式后,吕严路永远等人分别退回了各自更衣室,只留下楼成和唐泽薰站在擂台中央。

    “请楼君指教。”唐泽薰礼貌地鞠了个躬,华国语非常生疏。

    知道对手是楼成后,她让翻译给出了这五个字的发音,然后强行记忆,机械重复。

    楼成拱了拱手,微笑回应:

    “一直期待着能有机会和你再战一场。”

    唐泽薰有听没有懂,眼眸圆睁,颇显迷茫。

    双方就此拉开距离,往裁判预定的位置退去。

    此时此刻,东瀛最大的宅男论坛上,讨论贴已出现了好多个,回复皆是不少,热度赶超了别的事件:

    “薰酱这样穿也很卡哇伊呢!”

    “她为什么抛弃我们,前往华国?”

    “为了剑道!认真的薰酱最迷人了!”

    “她的对手是谁?感觉有点熟悉。”

    “我记起来了,上届四国赛的时候,他输给了薰酱……他也进入神鬼的境界了?不可思议!”

    除了真正的、狂热的武道爱好者,大部分东瀛人也就对本国的强者有所了解,别国谁晋升了外罡,谁踏入了恐怖领域,他们没兴趣也没空闲知道。

    这是所有国家的正常状态,在关注此事重视此事的人眼里,每一位外罡级的强者自是声名显赫,但若是去问非同国的一般人,他们只会满脸疑惑地反问“他是谁”。

    眼见绝大部分人对楼成没什么了解,有爱好者出来科普道:

    “你们可不能小看了他,当初四国赛的冠军都被他赶超了半个身位,他以前弱,只是因为练功晚,还没来得及变强。”

    “这是真正的强者,从内心到身体都是!”

    “薰酱如果没有超过预期的提高,这场比赛输得可能性更大。”

    ……

    看完科普,不少人回复道:

    “看他的样子不太像呢。”

    “笨蛋,这是电视转播的原因,无法体现出那种气质。”

    “我又想薰酱赢,又想看她委屈得眼泪巴巴的样子,好矛盾啊。”

    “变态!”

    ……

    论坛的气氛迅速往欢快方向发展,即使有人提醒,他们对楼成的实力依旧缺乏直观认识。

    …………

    三分钟的对话时间于有沟通障碍的两人而言,成为了纯粹的气机争锋过程。

    唐泽薰神情恬然,立在一股股喷薄的地火之中,就仿佛置身心斋流道场深处的古老禅堂内,脚下地板光滑陈旧,窗外树木枝条横生,月色清冷洒落,四周空无一人,唯有佛像。

    庄严的佛像屹立,俯视着人间的幽静,自己盘膝而坐,闭目与它“对视”,身心皆虚。

    没有了阻碍,没有了隔阂,周围的一切跃入了唐泽薰的脑海内,某些不可描述无法看见的感觉也有呈现。

    “心之眼”!

    这是心斋流剑道根本之一,类似于“洞敌冰心”与预判能力的糅合,只是两方面都有短板。

    唐泽薰“看见”了地下蓄势待发的岩浆,“看见”了楼成,也“看见”了一颗几面皆如同镜子的晶莹心灵,看见了上面倒影的自己,纤毫毕露,清晰异常!

    精神一震,她险些脱离“心眼”之境。

    稍作收敛了少许,唐泽薰维持住状态,平静睁开眼眸,与楼成的视线接触,腰背自然下弓,右手握住了河豚丸的刀柄,就像一口锋芒被藏于匣中的神兵利刃,等待着光耀天地的一天。

    不知过了多久,退至边缘的裁判举起右手,朗声喊道:

    “开始!”

    新一届的顶级职业赛正式揭开了帷幕!

    唐泽薰忽地迈步,身形水波般浮动,竟一下闪现于楼成近前。

    铮!

    一道明净白光乍亮,快得让人看不见轨迹!

    缩地!拔刀!

    两门绝招的糅合,对唐泽薰而言,就像呼吸吃饭那样轻松容易。

    她快,楼成也快,唐泽薰缩地的同时,楼成也向前踏出步伐,缩短了两人距离,右拳沉重下捶,正好击向长刀的侧面,阻挡那锋芒划破天地。

    若非唐泽薰缩地之速惊人,他能直接按住对方的手掌,将长刀按回鞘内!

    面对于此,唐泽薰不见惊慌,反倒像是回了禅堂,看见了佛像。

    铮!

    她左手的空刀鞘刺了出去,撞向楼成下腹,堪比刚才的拔刀。

    这才是必杀之准备!

    心斋流,“双龙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