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一十章 楼成的速度
    唐泽薰反握刀鞘,灌“气”入内,手腕回收,拖着道灿烂明净的光芒,半刺半撞地打向了敌人,与先前的刀光接踵而至。

    在信息大爆炸时代来临前,不知有多少武士剑豪命丧心斋流这招“双龙取”之下,可如今,只要不是仓促遭遇,提前有心理准备,对手或多或少都会防备着类似的变化。

    果不其然,楼成左臂收敛,拳头越过胸腹,横捶而来,略显别扭地带着紫炎正中刀鞘。

    砰!砰!两声连绵,明净辉芒四散,唐泽薰几乎没有间隔的双重攻击都被稳稳挡了下来。

    不过,她的心灵如古井似禅堂,未有半点波澜,不见丝毫沮丧,像是早已预料到这样的场景。

    铮!

    她右肘关节一折,旋即抡开,长刀快若奔雷地反斩了出去,锋芒刺人骨髓,所过之处的气流皆凝出水珠,隐约成云。

    这是心斋流至高奥义“飞龙取”的弱化版本“飞鸟取”,但在当前的唐泽薰使用,速度已直追与楼成初次遭遇时的“飞龙取”,几乎和声音同至。

    轰隆!

    楼成竖起胳膊,拳头沉重上击,恰到好处轰中刀身,让它蒙上了一层赤红。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楼成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轰隆!

    唐泽薰刀鞘紧随,“燕返”大地,衔接之紧凑,速度之迅捷,都呈现一种凶暴之势,与她俏美文静的形象截然不同。

    “轰隆”!“轰隆”!“轰隆”!唐泽薰“气”贯长虹,河豚丸和刀鞘交替“燕返”,掀起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斩击,看得屏幕前方的闫小玲等人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心脏砰砰乱跳。

    三燕返,四燕返,五燕返!唐泽薰不费吹灰之力便超越了以往的极限,刀芒明亮重叠,竟和残影难分彼此,“光球”越滚越大。

    楼成双臂连抬,拳头覆盖紫炎,就像一台精确设定的机器,不差分毫地连续格挡,并借用了“暴风含雪”,也就是“暴雪二十四击”外罡“祖宗”的核心技巧,越挡越快,越打越猛,四周的温度则迅速攀升。

    当初,他在“四燕返”之下败北,如今哪怕“五燕返”“六燕返”“七燕返”也没能撼动他半点。

    轰隆!轰隆!轰隆!唐泽的刀芒接连不断,“燕返”似乎永无止境,直到对手崩溃。

    “七燕返”“八燕返”“九燕返”,唐泽薰第十斩突然变向,刀鞘竖劈往她与楼成之间的虚空。

    砰!气流瞬间外散,这片区域形成了近乎真空的状态,借助不平衡产生的压力,让周围所有的事物都投向其中,楼成亦出现了前倾。

    心斋流,“真空取”!

    喀嚓!唐泽薰握刀的右手顿了一下,接着便传出微不可闻难以察觉的轻微压缩声。

    “真空取”接“飞龙取”乃心斋流的超必杀连招!

    一道白芒乍现,划破天际,后方留下了锥形的云雾,以让人无法闪避的速度直接斩在了楼成的身上。

    楼成身影刹那扭曲,镜花水月般支离破碎,唐泽薰的目光陡地凛然。

    他在“真空取”产生效果的同时已做出闪避,只留下幻影?

    他是怎么瞒过我“心眼”的?

    轰隆隆!

    到了这个时候,刀光破空的动静才传了开来,音爆荡起巨浪,向着出刀者之外的地方凶猛拍击。

    无人机镜头剧烈晃动之际,淡紫色的火丛宛若墙壁,贴着地面烧向了唐泽薰。

    唐泽薰突地发现,四周温度极高,所见皆有扭曲,仿佛海市蜃楼,单纯的呼吸已会灼烧气道,制造伤势!

    念头一闪,她瞬间明白了刚才为什么被蒙蔽。

    不知不觉中,楼成已借助主场环境,完成了“火部”第八式“海市蜃楼.窒息地狱”的布置,通过现实与精神的双重影响,让自己没能识破“幻影”。

    脚步一错,唐泽薰缩地侧闪,避开了淡紫火丛的焚烧。

    她刚稳住身形,旁边高温气流变形,勾勒出藏青色的身影,楼成肩膀回拉,拳头弹射往前,急速摩擦着虚空,腾地点燃了淡紫火焰,沉重轰向了对手的右肩。

    唐泽薰未有慌乱,左手刀鞘斜向电射,将长刀“吞没”入内,然后松开右手,让刀柄借助这势头,从下往上撞中了楼成的左拳。

    铮!

    太刀缩回了刀鞘,严丝合缝,楼成的“拳头”烟火盛放,弹了开来。

    趁此机会,唐泽薰扭过腰背,右手再次握住了刀柄。

    嗖嗖嗖!

    她拔刀出鞘,脚步变化,高速连斩了数下,八道灿烂明净的刀芒从左右前后劈向了楼成,就像一条长了八个脑袋的巨蛇在攻击,在撕咬,在疯狂。

    心斋流奥义,“八岐乱”!

    这时,楼成仿佛置身于一朵盛开的光之莲花,层层花瓣正急速合拢,而唐泽薰的攻击还没有完,施展出“八岐乱”后,她跳了起来,刀鞘锁柄,双手握刀,迎风下斩,本身之气激发出了耀眼刺目的辉煌弧光,封死了敌人闪避的最后可能,似乎能将所有阻挡之物一刀两断。

    这是东瀛剑道最基础最根本最朴实无华的招式“迎风一刀斩”,用在此处,恰到好处,天衣无缝!

    楼成面容古井无波,眸光里反倒闪烁出少许饶有兴致和跃跃欲试的色彩,他燃烧着淡紫火焰的双掌在“八岐乱”来袭时,突地合拢在一起,所有的炎流被压缩至微小一点。

    砰!

    他双掌一分,火光爆开,紫色以燎原之势向着前后左右蔓延而去,以恐怖的灼烧和自带的冲击波浪层层消磨着那八道刀芒。

    “火部”第一式,“星火燎原”!

    当!楼成借势上抬手臂,双掌又一次合拢,将唐泽薰下劈而来的太刀夹在了中央,精准得像是预演过几十上百次。

    噗噗噗!残余的八道“刀芒”落于楼成身上,已是强弩之末,堪堪斩破衣物,被筋膜肌肉和皮肤的鼓胀轻松化解。

    嗡嗡嗡!唐泽薰长刀被夹,立刻急速振动了手腕,让刀身不断颤抖,似切似隔,如同电锯!

    与此同时,她腰背用力,双脚抽出剃刀般的光芒,连环踹向了楼成的胸口。

    不过,楼成刚一夹住河豚丸,便往外一送,让半空无处着力的唐泽薰倒飞了出去,使她的“高频振动刀”只能切割气流,使她双脚抽出的“剃刀”落于空处。

    他没有紧追而去,步伐不快不慢迈开,施施然于身周凝出了赤红,凝出了淡紫,凝出了炽白。

    唐泽薰怕被突袭,半空优美翻身,强行改变了方向,飘至十几米外。

    她双脚才接触地面,楼成突然前跨,重重一踩。

    “心眼”忽生预感,唐泽薰猛地侧向翻滚。

    砰!

    她原本站立的位置,大地裂开,岩浆爆发,赤红如同喷泉,往上射出,洒落于四周。

    这是外罡沟通天地与主场优势的结合!

    眼见唐泽薰翻滚未起,楼成脚背绷紧,左腿又一次迈出,沟通了地底的岩浆。

    唐泽薰其势将尽,再难躲避,霍然将太刀往身前一插,灌注入本身之气。

    光辉闪亮,地面一阵颤动,最终平复,未有火山的喷薄。

    心斋流,“地藏取”!

    而这个时候,楼成已是来到唐泽薰近前,身周浅蓝与金黄凝就,“五火”齐备。

    他握紧拳头,向下栽打,五团不同颜色的“火球”盘旋聚集。

    唐泽薰瞳孔一缩,不敢硬接,当即做了个后空翻,顺势拔出长刀,让“气芒”从下往上撩向楼成。

    楼成腰背一挺,身体重新打直,并借助体内火劲的爆炸,往后退了两步,精确地避开了那月牙形的刀光。

    那试图聚集合一的“五火”只是虚晃,赤红、金黄和浅蓝嗖嗖飞出,轰向了后翻的唐泽薰。

    轰隆!轰隆!轰隆!

    唐泽薰使尽了浑身解数,连续施展了“缩地”,才勉强避过了这连绵不断般的“炮轰”,但亦被硝烟影响了感官,遭高温气流灼伤了呼吸道,差点咳嗽出声。

    就在这时,她听见了威严庄重的华国古音:

    “阵!”

    周围气流凝固,躲避已到极限的唐泽薰被禁锢在了无形的牢笼中,看见楼成背后和头顶的炽白、淡紫飞射而来。

    她咬紧牙关,握住刀柄的右手紧了一紧。

    喀嚓!轻微响声之后,一道白芒破开了“囚笼”,将炽白与淡紫火球一分为二,让它们落下两侧。

    轰隆隆!

    刀光没能斩中提前规避的楼成,在远处地面拖出了一道可以看见岩浆的裂痕,之后才是音爆之声。

    唐泽薰脱出险境,当即变向,可音爆之声和爆炸气浪刚落,她却发现楼成如影随形,听见了又一道神秘古老的声音:

    “临!”

    战意一消,唐泽薰仿佛回来了心斋流道场,仿佛正在插花沏茶,悠闲自得,仿佛对视着佛像,平静心灵。

    她顿住了脚步,还刀于鞘,不想拔出。

    可这样的心境却锲和了她平时的修炼,心眼的作用被增至最大,敌人清晰呈现。

    这是个机会……没有杀意,他的预感就会慢一点……唐泽薰保持着这种老僧入定般的状态,缓慢又隐蔽地压缩着“气”,压缩着肌肉和筋膜。

    她要给突袭而来的对手一记分出胜负的“飞龙取”!

    “临”字音后,楼成手印略变,古字有改,低声喊了一句:

    “行!”

    紧跟着,他背后脚下股股淡蓝色火焰喷出,整个人以近乎瞬步的姿态,闪现于了唐泽薰近前,快得让人瞠目结舌。

    “行”字诀加“喷射反击”!

    啪!楼成右手一伸,按住了唐泽薰的刀柄,硬生生把她的“飞龙取”消弭于了未发!

    啪!

    在唐泽薰略显愕然的眼神里,楼成左手一拳轰出,落在了对手匆忙松开刀柄,架起抵挡的手臂上。

    一直使用火劲后接近失衡的“寒潮”疯狂涌出,将唐泽薰冰封于了透明墙壁内。

    虽然这被周围高温环境迅速消融,但也让唐泽薰迟缓了片刻。

    外罡间,片刻便是胜负,楼成的左肘一甩,拳头弹起,落在了她的额头前。

    唐泽薰一下怔怔出神,耳畔是听不懂的话语,只有那名字似曾相识:

    “楼成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