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沉淀下来的“斩神刀”
    唐泽薰擂台赛经验不少,虽然听不懂裁判的话语,但眼前的场景是怎样的结果却一清二楚。

    她松开还没来得及爆发的肌肉和筋膜,让凝聚的自身之气散去,弓起腰背,庄重行礼道:

    “多谢楼君指教。”

    说完,没管对方有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她已提着藏于鞘中的太刀,往关外盟更衣室方向行去,脑海思绪纷呈,略显凌乱。

    对一位以剑术闻名的武士来说,被人打断必杀,将长刀直接按回鞘中,是绝对的耻辱,尤其这样的事情还发生在同层次之间!

    换做几十几百年前,剖腹自杀将是理所当然的选择之一。

    心斋流不会追求这种极端,但少不了佛前枯坐,远离享受,以自虐的方式苦修身心,期望洗刷。

    最近这几十年,类似的精神早已淡去,只残存影响,可这不是心安理得接受的借口!

    刚才被楼成按住刀柄,无法拔出,主要是犯了两个错误:

    第一,他之前从未将“行”字诀和自创的喷射绝技叠加使用,无人能想到他能快至这种程度,与自己为隐蔽杀意,掩藏前兆,刻意放慢的“飞龙取”准备形成了鲜明对比,不过这不是绝对的原因,因为根据他掌握了“行”字诀,自创了喷射身法的事实,能够合理假设,提前戒备!

    第二,他的“临”字诀确实让自己散去了战意,丢掉了急躁,仿佛回到了修炼心眼的佛堂,进入师父才具备的“心斋”境界,有了减少“飞龙取”征兆给对方惊喜的能力,但现在想想,楼成不是出现失误,给了自己机会,而是已然预想到类似的情况,故意如此。

    也就是说,自己被对方影响后,以为在陷阱里发现了敌人的疏漏,找到了反击获胜的办法,其实是掉入了他精心准备的第二重陷阱!

    正是由于“胜利即将来临”的感觉充塞,自己才忘记了提防楼成双重叠加的速度!

    如果不是这样,即使输,也不会那么快,不会被人将河豚丸按回刀鞘中!

    我真笨……唐泽薰想明白之后,忍不住自责了一句。

    她心里泛起了浓浓的莫名的委屈,但都被强大的精神和压制,没怎么表现在外,只是嘴巴紧紧抿了起来。

    “哇,薰酱委屈的样子超级卡哇伊!”

    在日本各大论坛上,瞬间出现了诸多类似的话语。

    “我的心好疼,想安慰她呢!”

    “可惜啊,薰酱不像以前那样了,我记得她十几岁的时候,如果输了,会试图忍住却无法忍住地哭鼻子。”

    “毕竟已经是神鬼境界的强者了。”

    “我记得有卖过薰酱的眼泪这种东西……”

    “她的对手真厉害,竟然能把薰酱的刀按回去!”

    “给人一种上击下的感觉!”

    “我已经提醒过你们,楼君的成长幅度超过你们的想象!”

    “太变态了,太可怕了!”

    “这样的变态和可怕的强者,华国不止他一个。”

    “我们已经落后了很多,而那些保守顽固的老头子却看不到!”

    “天诛老贼!”

    ……

    华国的网络上,相近的讨论满坑满谷,但他们表达喜爱的词汇更加直接,处处能见类似“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字样。

    龙虎俱乐部的更衣室内,“洛后”宁梓潼站在玻璃窗户前,听着现场观众们的惊叹和欢呼声,轻吸了一口气道:

    “确实擅长战斗!”

    “他跃过龙门才六七个月,这个节点下,最近二三十年,恐怕只有‘武圣’比他做得更好,‘龙王’都顶多和他相差仿佛。”吕严语气波澜不惊,评价却相当得高。

    “……”宁梓潼缓慢转头,笑了出声,“还好‘龙王’在养伤,要是被他听见了你刚才的话语,以后我们就很难看见楼成这小子每周都被揍一次的事情了。”

    “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我在想,他会不会像龙真,主动挑战。”吕严嘴角微动,难得开了句玩笑。

    宁梓潼揉了揉太阳穴,叹气道:

    “我们当初为什么要以‘龙虎’命名?每当现在这种时候,我就想到一山难容二虎这句话。”

    她旁边的郭洁凝望着外面,神情略显复杂,眸中多有奋进追赶之意。

    楼成赢唐泽薰是能够发预料的结果,但以这样的方式拿下,谁也想不到!

    客队更衣室里,“蜃龙”朱小韵和李平凹、郑世铎等人一片沉默,无人开口,唯有路永远眉头微动,提着那口逆斩过绝代双骄的“斩神刀”站了起来。

    他神情平和,透出几分自得其乐的味道,就像昨晚看见第一场春雨落下时的样子,丝毫没有因为唐泽薰的失败出现凝重、沮丧、震惊等表现。

    脚步不快不慢迈开,路永远推门而出,看见了脸色沉重嘴巴紧抿的东瀛女孩。

    他微笑颔首,没有一点责怪,接着越过对方,走向了火焰地狱中央。

    唐泽薰的视线随着他的身影怔怔移动,一时之间有种自己才是获胜者的错觉。

    路前辈的心境比之前又有提升啊……

    楼成立在原地,脚下赤色岩浆在裂缝里缓慢流淌,周围一股股地火向上喷发,眼眸锁定了悠然行来的路永远。

    和去年宗师战遭遇时相比,这位“斩神刀”气势完完全全不同了,不再有那种吸纳天地光线,让黄昏提前到来的感觉,也不再有神兵利器的锋芒抵住自身额头,让人毛骨悚然的味道。

    他就像一位满载过来的樵夫,或是边钓鱼边静思的老者,与天地有着说不尽的和谐,仿佛这幅画卷里不可缺少的部分。

    越是内敛,越是自然,长刀出鞘后的锋芒越是恐怖……路永远已洗去了“尘埃”,找到了“自我”……一个个念头在楼成心里闪过,明白对手又强大了几分。

    宗师战时,路永远是走出自己道路,迫不及待试刀的状态,显得锋芒毕露,浮躁相随,而现在,他彻底沉淀了下去,已然返璞归真。

    只有这样的“斩神刀”,才能触及“炼化”头部的领域!

    路永远停了下来,刚好是唐泽薰最初站立的位置。

    他看向楼成,立体深刻的五官轻动,露出一抹微笑道:

    “这一次,不止九刀了。”

    PS:打斗没理顺,只能断在这里,字数比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