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主场优势
    楼成胳膊抬起,五指虚握,似拳非拳,掌心幽幽暗暗,璀璨点缀,像是抓摄着一片星空一方宇宙,深邃,恢弘,浩瀚,悠远,囊括无穷。

    啪!

    他肩膀拉扯,手掌盖落,四周那无光无声的黑暗随之坍塌,寸寸破碎,道道裂缝间更是放射出映照着火光的灿烂辉芒,“夜晚”的天空似乎破了无数口子,连女娲都补不上来!

    那口黝黑沉重的“斩神刀”眼见就要落于楼成身上,比宗师战快了至少一倍,可却被对方掌心那片幽暗所“吸引”,凭空上移,与之碰撞,就像陷入了漩涡,靠近了黑洞的事物。

    这就是楼成参悟“禁部.玉清篇”后,以自身“宇宙星空流”为“土壤”,“生长”出来的东西。

    自创绝学,“天倾西北,地陷东南”!

    精神攻击和肉身力量的出色糅合,蕴藏着“大破灭”之意,正好克制“自成天地”类招式,比如路永远的“方圆”,比如更胜方圆更需要精神灌注的“永寂”!

    轰隆!

    楼成的手掌重重拍在长刀之上,却没有发出金铁交鸣之声,虚空气浪翻滚开来,喧嚣震耳,彻底破灭了黑暗。

    嗡嗡嗡!斩神刀先是柔性弯曲,接着猛地弹直,高速震颤,疯狂抖动,像是受伤野兽般发出阵阵“哀鸣”。

    这样剧烈的反应让精神受到波及,脑袋出现眩晕的路永远险些握不住刀柄,他黑天之劲一冲,五指用力,总算强行稳住,但虎口位置已然裂开,鲜血染红了把手,并且腕部、小臂和胳膊的骨头、筋膜、肌肉皆一阵酸软疼痛,短暂影响着动作。

    这局比赛开始以来,他第一次出现损伤!

    楼成哪会放过这个等待已久的机会,实际和脑海里演练过不知多少次的后续连招一下化为了本能。

    他左脚诡异前跨,落于“斩神刀”平齐的位置,整个人的肌肉、筋膜和形态都给人反拧到极点的感觉,如同上紧的发条。

    砰!反拧回旋,“发条”疯转,楼成左臂一抖,手掌抬起,内接力量的爆发和精神的奔涌,外承天地的加持与惯性的带动。

    轰隆!

    他左掌翻天盖落,掌心又是一片点缀灿烂的幽暗。

    “天倾西北,地陷东南”!

    两连击!

    当然,为抓住稍纵即逝的时机,楼成没像刚才那么完整观想,而是借助步法和肉身技巧,刚猛发力,弥补威能,效果要差上一些。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对阵路永远这种级数的强者,哪怕一个刹那的耽搁,他都可能扭转局势或脱出险境。

    所以,一旦有机会,必须疯狂连招,若是连到连不下去还未获胜,还未重创对手,那预先打过一场又实力有差的自己就基本可以认输了!

    眼前光芒昏暗,气流纷纷炸裂,右手一时难以挥刀的路永远看见敌人的手掌崩塌天地般天地,以他的心境修为,以他的精神意志,都难免出现自身渺小,有所晃动的感觉。

    还好,他还有左臂,还有刀鞘。

    啪!

    路永远握着刀柄上端,反斩出去,不差分毫地劈中了楼成的左掌。

    以攻代守!

    轰隆!墨绿色的刀鞘出现了蜘蛛网般的细小裂缝,路永远肌肉颤动,顺势回拉了手臂,右脚霍然绷紧,要向前向上抽出,绝不被动防守。

    这时,楼成重心一沉,将反弹之力导入了右脚,踩裂了地面。

    砰!

    路永远立脚之处,火山陡地爆发,焰流疯狂喷薄,若非他提前察觉到深处动静,强提一口气将抽出的鞭腿改为了后踢,顺势跃了开来,恐怕会被笼罩其中,遭受创伤。

    楼成连招第三击,主场优势!

    这一退,路永远当即展开了“暗部”身法,似乎化作口长刀,抖出无数虚影,暗藏诸多变化,时左时右时前时后时跃时伏地避过追击,试图拉开距离。

    楼成怎么可能任由他重振旗鼓,“风”借火势,席卷而去,依靠“洞敌冰心”的锁定,勉强跟上了转折,只是不如对方流畅如意,距离缓慢但坚定地变大。

    就在这时,飞奔的他右掌“抓”出一团淡紫,向着预判的路永远下一步“发射”了出去。

    “帝君紫炎”!

    轰隆!轰隆!轰隆!

    楼成左右开弓,时而轰出炮弹,时而贴地焚烧,不怕判断失误,以数量来弥补。

    至于这样会消耗极大,以他目前的状况难以维持太久的事情,他毫不在意,如果这套连招都搞不定路永远,那还剩多少火劲都无济于事!

    当然,这也是在为后续做准备。

    轰隆!轰隆!轰隆!

    路永远周围烟尘弥漫,火光飞腾,他虽未被直接击中,但身法的转折却受到了影响,强提的那口气即将散去,脚步开始变缓。

    某个念头一闪而过,路永远吸了口气,做出“还劲抱力”的样子,似乎要以此消解之前收到的酸软疼痛和脏腑震荡。

    见他停顿,楼成没有客气,背后淡蓝色火焰股股喷薄,瞬息之间便冲到了对手近前。

    可与此同时,路永远身形刹那黯淡,仿佛变成了影子,被“风”一吹,没有重量般荡了开来。

    楼成突击落空,手臂急挥,抽出一团紫炎,打向了那团“影子”。

    轰隆!

    一个坑洞当即浮现,路永远以诡异的姿态勉强又做出闪避,黯淡飞速褪去。

    他终于顿了一步,忙还抱气血、劲力、精神和种种负面影响于丹田,最大程度地恢复着双臂的动作。

    呼,差点连不下去……楼成思绪一转,气血直接刺激了身体某个部位,施展出简化的“行”字诀。

    砰!他背后脚下再次喷薄股股淡蓝火焰,推动着他飞驰过双方之间的距离,“闪现”于路永远身前,一拳轰了出去。

    路永远眼眸一下漆黑,丹气鼓胀了他的躯体,斩神刀以玄妙迅捷之势上撩,劈向了楼成的拳头,锋芒幽暗内敛,不见外露,却更加恐怖。

    楼成的动作没有迟缓,眸中也未现丝毫犹豫,没覆盖紫炎的左拳直直对着刀锋打了过去。

    噗哧!钝刀入肉的声音响起,斩神刀破开了他的皮肤、肌肉和筋膜,斩入了白生生的指骨,但随之出现明显停顿,似乎被卡在了那里。

    不,不是被卡住,是其势已尽,因为它先斩破了坚实冰壁,因为刀身覆盖起了厚厚晶莹,因为冻结瞬息蔓延,冰封了路永远!

    自创绝学,“冰后之叹息”!

    楼成刚才那么挥霍火劲,就是为了营造短暂的、极端的冰火不平衡,模拟出没有恒星的宇宙区域,模拟出那种恐怖的超低温。

    无需另行准备,也无需五火环绕,这样也能施展!

    运用巧妙,存乎一心!

    喀嚓!封住路永远的冰棺连一秒都未坚持住,便处处凸显出裂缝,像是遭遇了无数刀芒的切割。

    而连招没有中断的楼成收回了覆盖血色冰霜的左拳,体内如有火药引爆,右拳化身炮弹,轰向了敌人。

    这还没止,他根本没管左拳和左臂的伤势,将它们当做兵器,以肩膀为驱动,紧跟着打出。

    砰!砰!砰!

    楼成以“炎帝劲”的内部爆发提升着拳速,在其他外罡三四招的空隙里疯狂轰出了八拳,快得现场和屏幕前方的观众们以为他有四条胳膊。

    如果我的“八岐”能做到这种程度……目不转睛看着的唐泽薰油然想道。

    能将路前辈逼到这种程度,楼君真是把我甩开了不少……

    砰!砰!砰!冰棺彻底破碎,还残余寒冷的路永远面对了楼成的疯狂攻击,他斩神刀和刀鞘时横时斜,时上时下,在速度慢了一筹的情况下,纯粹以刀法技巧和眼光判断硬生生挡住了那连环八拳。

    砰!

    楼成忽然弯曲膝盖,弓下腰背,发疯般将双拳擂于地面。

    路永远压力一松,正想顺势劈斩,以“天矛”之招转守为攻,可脸色突地一变,察觉到了地底的疯狂。

    这一击,楼成是要引爆周围几十米的“火焰地狱”,将主场优势在此时此刻消耗掉绝大部分!

    往左往右,往前往后,都会被岩浆喷中,即使我以“黑天”护体,也只能挡得住短暂,难免受到重创……接下来还要面对“洛后”……脑海念头闪过,路永远跳了起来,跳得很高,双腿幽暗覆盖,深邃难见。

    轰隆

    除了楼成所在的位置,方圆三十米内地面塌陷,火焰、岩浆与灰尘高喷,天空先是赤红,继而灰暗。

    那“喷泉”冲了不知多少米,终于势尽,转而洒落往下,未能吞没路永远,仅仅“撕扯”了他脚踝及以下位置两秒。

    幽暗褪去,鞋袜成灰。

    路永远正要斩出刀气,劈向岩浆,借此“横渡”火山,四周忽然变暗,暗得仿佛宇宙深处,冰冷至极。

    而远处,一轮又一轮恒星移动,维持着平衡。

    楼成刚才那一下,既是引爆地底积蓄的力量,也是在准备后续连招。

    “宇宙幻影”!

    他腰背一挺,双手上抬,猛地站直。

    路永远先是变成了透明“琥珀”里的“虫豸”,接着看见一轮轮恒星前仆后继打来。

    这下赢了吧?楼成连招到现在,几乎筋疲力尽,仰望着半空,等待着结果。

    轰隆!轰隆!轰隆!

    “冰棺”被炸碎,更多的“恒星”以天罗地网之势打向了路永远。

    眼见激烈的爆炸会此起彼伏,一道幽芒斩出,一片黑暗奔涌,将点点璀璨完全笼罩。

    没有声音传出,没有光芒四散,“暗部”第九式,“暗噬大日.永夜降临”!

    这也是路永远斩神九刀最后一招“永寂”的母系蓝本!

    但比起还没经过千锤百炼的“永寂”,这“暗部”杀招明显更加完善!

    嘶……楼成倒吸了口凉气,没想到路永远能不用准备,直接用出这一招!

    早这样的话,他不是早赢了?

    看来不是那么轻易直接用的,会付出不小代价……

    呼吸之间,黑暗如同帷幕,被撕了开来,一道道微弱流光四落,被岩浆吞没。

    路永远身影浮现出来,头发还是一丝不苟,但衣物已破破烂烂,斩神刀震颤个不停。

    他似乎短暂乏力,直线坠落,而下方没有地面,只有起伏不定缓慢流淌的赤红岩浆。

    楼成目光一缩,艰难抬起了右手。

    这时,路永远缓了过来,身形黯淡,又化影子,下坠之势明显变缓,接着,他要往楼成所在位置劈出刀光,借反冲之力变向。

    他似乎还残存着不少实力!

    可是,他的眸中却浮现出堂皇威严的紫色,看见楼成的右掌前方凝聚了一团沉重恐怖的火球。

    若是这样轰击过来,半空来不及变向的我只能硬抗,而硬抗的结果就是失去劈出刀光,反冲变向,横渡岩浆“湖泊”的机会,将掉入其中。

    哪怕我能用“黑天”护体,那种情况下,也会有五成可能尸骨无存,五成可能重伤脱离,勉强爬到旁边地面。

    思绪一转,路永远眸光变冷,收刀归鞘,然后脚背一提,向楼成所在的“孤岛”抽出了一道幽暗弧光,劈在岩壁之上。

    借此反冲之力,他轻飘飘后荡,就像风筝般落于二三十米外的“湖畔”。

    这个过程里,楼成没有轰出“帝君紫炎”,榨干了自身的“帝君紫炎”,因为斩神刀归鞘是路永远的答案。

    裁判没有迟疑,举起右手,高声喊道:

    “第二局,楼成胜!”

    楼成松了紧绷的那口气,感觉到了自身的油尽灯枯,没等路永远开口,拱了拱手,微笑道:

    “前辈承让了。”

    说完,他当即转身,洒然离开,脚步虚浮地走向了龙虎俱乐部更衣室,一如当初路永远九刀之后,飘然而去。

    PS:这章接近四千,所以迟了,算是把昨天字数少的那章补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