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拆家能手
    和楼成互相点了下头后,郭洁在丛丛地火簇拥下,向着“岩浆湖泊”边缘行去,心里的些许紧张早已荡然无存,甚至不如参与头衔战的时候,更接近于往常被安排打无关紧要的场次。

    不过这不影响她对比赛的向往,挑战不同的对手,见识不同的绝学,体验不同的风格,本就是她痴迷的爱好之一。

    “武痴”绰号绝不是别人杜撰!空穴来风,岂能无因?

    而关外盟所在的更衣室内,皮肤呈健康小麦色,个头中等却给人修长之感的朱小韵拉扯嘴角,叹了口气,缓缓站了起来。

    “小韵姐,不要有心理压力。”个头两米左右的郑世铎苦笑宽慰了一句。

    路老大出人意料输掉比赛的事情,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们也没奢望你能一穿二,尤其后面还有以身法闻名当世的“洛后”……

    朱小韵用手指抵了下嘴角,做出一抹笑容道:

    “我没心理压力啊,我只是在感叹,‘武痴’不愧是‘武痴’,除了练武、比赛、吃饭、睡觉,还是练武、比赛、吃饭、睡觉,我竟然没搜集到她任何黑历史,等下还真不好办。”

    她搜集别人黑历史,一是为了满足本身的八卦爱好,二是作为幻术绝学的素材,通过针对性的布置提升效果,以假乱真。

    而郭洁这种人单调乏味到让她无奈。

    不等郑世铎再说,朱小韵活动了下脖子,往更衣室大门走去。

    她握住把手的同时,回头望了眼皮肤略微闪烁金属光泽,低着脑袋不知在想什么的李平凹,心里默默说道:

    我出战了,你可要尽快走出来啊……

    你是我们之中最有希望成为一品,加入头衔争夺的人……

    …………

    郭洁和朱小韵靠拢“岩浆湖泊”的时候,楼成从旁边玻璃房间过来的欧曼那里接过了手机和特制营养液,一边咕噜喝着,一边推门而入。

    宁梓潼双手低垂,立在窗户旁边,瞄了他一眼,没好气道:

    “你这是想我们今年就换主场?龙王是这样,你也是这样,好的不学学坏的!”

    楼成回头望向那方圆足有几十米的“岩浆湖泊”,干笑了两声道:

    “太忘我了,太忘我了……”

    不这样根本赢不了“斩神刀”!

    当然,宁姐说得也没错,类似程度的“引爆”再来几次,这片场地就会变成点缀着“石柱”的“真.岩浆湖泊”,到时候,更有利于身法出众或者能凭空虚度的武者,而非“火部”高手,并且危险系数直线上升。

    到了这样的地步,就必须另外寻觅主战场了,花城周围相仿的自然环境可不多!

    嗯,五年前,上一任主场就是被“龙王”玩坏的……

    宁梓潼听完楼成的回答,啐了口道:

    “你们两个啊,都那么擅长拆家!以后你要是拿了王者头衔,我建议叫‘拆王’!”

    楼成经验丰富,没有试图和“洛后”讲道理,辩驳外号,只哈哈笑了两声,缩回了座位。

    他将空的营养液瓶子放在一旁,点亮手机,看向小仙女发来的赞叹,一边愉悦又自得地露出笑容,一边“捂脸叹息”道:

    “刚回更衣室就被洛后批评了,说我是拆家能手。”

    因为左拳受伤严重,他将手机置于膝上,单手按动。

    严喆珂正沉浸于自家老公击败了巅峰状态“斩神刀”的激动情绪里,忽地看到这么一句,顿时明显愣住。

    接着,她嘴巴紧抿,脸颊的酒窝深深勾勒,“大笑捶地”道:

    “没毛病!”

    咦,这个笑话这么好笑?楼成略感疑惑,但迅速就将念头抛诸了脑后,和珂小珂同学交流起之前的战斗,并趁中间的空隙,掌控细微,修复伤口,进行包扎。

    此时,郭洁和朱小韵分别立在了“岩浆湖泊”边缘,但没有“隔水相望”,都处于湖泊一侧。

    裁判没让工作人员清扫战场,也根本没法清扫,于是未做耽搁,举起右手道:

    “开始!”

    郭洁正待前扑,展开凶猛攻击(她修炼的是“火部”,而非“洛后”所擅长的“暗部”),眼前忽地一花,竟看见对面女子身材婀娜,美艳绝伦,步法更是飘渺玄奇。

    师父?她念头一闪,略显愕然。

    这是她的师父,“洛后”宁梓潼。

    刹那的呆愣后,之前未和朱小韵有过交手的郭洁迅速明白过来,这是对方所制造的幻觉,她伪装成师父,以影响自己的发挥。

    思绪沉淀,郭洁周围的地火猛然大涨,有狂风刮起,助她身法愈发迅猛。

    覆盖着火焰的拳头轰出,正中朱小韵所化之“宁梓潼”手爪。

    砰!气流炸开,这道身影荡起层层涟漪,很快支离破碎,就像被丢入了巨石的湖心明月。

    假的?

    是假的!

    双重陷阱!

    郭洁侧面一寒,霍然屈肘,撞中了一只无声无息打来的小麦色拳头。

    外罡级的“有激必应”!

    之后的比赛里,郭洁始终有种眼耳口鼻和精神心灵都时不时欺骗自己的感觉,但她稳守不乱,以防御为主,夹杂范围性攻击,竟硬生生坚持了十几分钟,甚至好几回弄得朱小韵狼狈不堪。

    可惜,朱小韵在幻术功法上确实能称得上天才横溢,苦战许久后,抓住一个机会,用“以真为假”瞒过了对手的感官,及至近身发难,郭洁反应是反应过来了,可动作已然跟不上,遗憾败北。

    更衣室内的宁梓潼吐了口气,嘟囔道:

    “真不喜欢和她比赛,总是让人想起无奈、尴尬、不愿意回忆的事情。”

    “换做古代,她这种揭人伤疤的风格,早被围攻打死了。”吕严脸色一沉,附和说道,“她唯一的优点是,仅限于自己知道。”

    呃,所以,宁姐你有什么黑历史?楼成满心好奇,可不敢发问,看着“洛后”身姿摇曳地出了大门。

    他念头转动,忽然闪过一个想法,饶有兴致地侧头问道:

    “教练,你让郭洁上场,是因为不想面对朱小韵?”

    她掌握了你什么黑历史?

    吕严表情一滞,沉声回答:

    “我会怕她?”

    说完,他站起身,走到窗边,眺望“擂台”。

    不怕她,但怕面对自己啊……楼成暗笑一声,看向大屏幕画面,分心修复起内在伤势。

    最后一局的战斗没有悬念,消耗极大的朱小韵没支撑太久,就被身法飘渺的“洛后”所拿下,龙虎俱乐部迎来了新一届顶级职业赛的开门红。

    当然,宁梓潼返回更衣室时,脸色略显难看。

    …………

    一夜休整后,心情极佳的楼成不顾伤势,一大早便返回俱乐部,进行了恢复性锤炼。

    八点出头,他进入外罡餐厅,一边由俭入奢易地吩咐欧曼去拿早点,一边刷着门户网站对应板块和微博消息,看媒体的报道与评论。

    目光扫过间,他发现了今日头条消息:

    “长江后浪推前浪,龙虎‘新王’预定!”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龙虎俱乐部下个十年的领军者已经出现!”

    ……

    长江后浪推前浪……下个十年的领军者……楼成看得嘴角抽搐,脑海里一个又一个念头闪过:

    这帮家伙是要搞事情啊!

    弄得我想“谋朝篡位”似的……

    我TM怎么想到了一句话:是你楼成飘了,还是我“龙王”提不动刀了……

    他下意识环视四周,忽然生出庆幸之情:

    还好还好,“龙王”还在医院养伤!

    …………

    龙虎附属医院内,“龙王”陈其焘穿着病号服,于阳台上缓慢打了趟拳。

    隔着落地窗的房间内,手机、报纸等物放于桌上,或正在显现或翻到了龙虎俱乐部与关外盟一战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