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闭口禅
    “楼先生?”端了一笼笼早点过来的欧曼看见楼成脸色古怪,忐忑地轻喊了一句。

    楼成猛地回神,放下手机,挤出笑容道:

    “放下就行了,你去拿你想吃的吧。”

    欧曼秉持着不该问的事情绝不开口的职业信条,微笑点头,转身离开。

    楼成夹起一个流沙包,咬了半口,正打算单手翻动页面,瞅瞅头条消息下面的评论,却看见“洛后”宁梓潼一身白色运动服,脖子挂着毛巾,精神抖擞地进来。

    “才吃啊?”宁梓潼笑吟吟打了声招呼,旋即想起某事道,“‘龙王’得下周才能回归,做恢复性锤炼,第二轮的比赛依旧得靠我们。”

    “龙王”得过段时间才能返回俱乐部?楼成莫名松了口气,下意识摸了摸还隐隐发痛的嘴角,语气轻快道:

    “宁姐,我没问题!”

    “真没问题?那可是北上照峰,挑战大行寺!”宁梓潼似笑非笑反问,随手拉了张椅子坐下。

    我擦,都忘记下轮对手是大行寺了,而且是他们主场!楼成怔了几秒,故作淡然道:

    “我期待很久了。”

    大行寺属于有能力争夺“天下第一”的强劲势力,虽然在外界评价里要稍逊龙虎俱乐部和上清宗,但也不可小觑,方丈神僧法远是自家师父一辈,如今五十有七,修炼“闭口禅”,他心通大成,以往拿过两个头衔,年纪虽大,可根基雄厚,“明王”智海是新一代武者最出类拔萃的代表,不到二十八岁,已经拿到“超品”和“王者”头衔,有望开创属于本身的时代,“活佛”世善掌握“转世之谜”,代代积累,精神恐怖,是最不好对付的没头衔一品。

    这几乎是两个“超一流”加强势一品的主力阵容,当初“龙王”、“洛后”和“擎天柱”的组合尚能胜过他们半筹,龙真出走后,不管教练吕严还是自己递补上去,终究差了一点,双方算是处于同一水平线上了,而现在“龙王”养伤,对方主场,难度可想而知!

    “心态不错嘛。”宁梓潼从助理手中接过一个正常碗装的面条,轻笑出声道,“到时候,你可以尽情发挥,反正不是我们主场,你想怎么拆就怎么拆,想怎么破坏就怎么破坏。”

    这个梗要玩到什么时候?楼成腹诽了一句,故意岔开话题道,“宁姐,你怎么吃这么一小碗面?”

    正常人饭碗大小,还不够我塞牙缝!

    “后面还有好几碗。”宁梓潼没发出刺溜声地吃了不少面条,指了指等待于面条窗口前的助理。

    “为什么不弄一起?用那种盆子,多省事啊。”楼成漫不经心地随口接了一句。

    宁梓潼白了他一眼:

    “面条放太久就不够好吃了,而且你觉得我像是那种捧着大盆吃东西的人?”

    形象,明白吗?形象!

    我就是用大盆吃东西的人……楼成一时竟无言以对。

    …………

    照峰市,菩提山,大行寺内。

    知客僧智净踏入方丈禅院内,对端坐蒲团的法远神僧合十行礼道:

    “方丈,有一事禀告。”

    法远身穿黄色僧衣,披大红袈裟,形容枯槁,眼角、嘴角、鼻角皆是下垂,但脸上不见丝毫皱纹,他眸光慈和平静,深邃内藏,每一个人望去,只能看见自己的身影。

    智净话音刚落,他伸手从旁边摆放的一叠叠纸制牌子里准确抽出一张,横于胸前。

    其上书写了两个墨色大字和一个极尽舒展能事的问号:

    “何事?”

    智净早已习惯这种模式,谁叫自家方丈修炼的是“闭口禅”呢,他斟酌了下语言道:

    “方丈,今天来的记者强烈要求采访您,他们可是直通海子里的。”

    那些家伙什么毛病,不知道什么叫闭口禅吗?

    法远没有半点奇怪的神色,像是早已知晓,眸光流露几分悲天悯人之色,拿过一张空白牌子,刷刷写了几个字:

    “让世善和智海过去,老衲还有功课要做。”

    “是,方丈,我立刻去找智海和世善师弟。”智净细看几眼,双手合十。

    法远嘴角微勾,从那叠叠牌子里又抽出一张,上面写道:

    “我要夜宵我要夜宵我要夜宵。”

    智净看得两眼圆睁,呆愣在了原地。

    法远眉头一展,仿佛明白了什么,忙把这个牌子一扔,重新抽了一张,其上有云:

    “老衲之前有让世善帮忙整理。”

    难怪……方丈提前写好了这条内容,对世善师弟的秉性还是很了解嘛……智净恍然大悟。

    法远轻轻点头,从原来的位置抽出新的牌子:

    “善哉善哉。”

    这字略丑,仿佛小孩涂鸦,和刚才不是一个风格。

    “那弟子就先行离开了。”智净忍住笑意行礼。

    法远拿起最上面的牌子,用结构严谨大气磅礴的六个字道:

    “南无阿弥陀佛。”

    等到智净退出禅房,关上大门,法远忙一挥袖袍,卷起牌子,让它们分别落下,呈现各自的内容。

    一眼扫过,他看见了打印出来的“滑稽”表情,看见了颜文字“(???_??)”等,嘴唇翕动了几下,险些张开。

    …………

    出了方丈禅房,智净看了下天色,轻车熟路地绕到了厨房外面,果不其然看见肥壮高大的“活佛”世善正盯着里面,吞咽口水,仿佛已迫不及待。

    “世善师弟,方丈有事吩咐。”智净笑眯眯说道。

    “什么事?”世善没有转头。

    “让你去接受采访,对了,你帮忙通知智海师弟一声。”智净直奔主题。

    “没空。”世善闻着快出笼馒头的香味,大手一摆道。

    智净背着手,走了两步,呵呵笑道:

    “这次记者来头很大,我们准备了不少茶果点心招待,都是上上之选。”

    “在哪里?”世善猛地转身。

    “明心院。”智净忍着没笑出声,“他们最先想采访方丈,这都什么人嘛,不知道方丈修炼闭口禅吗?对了,世善师弟,为什么练他心通,非得修闭口禅?哈哈,当然,你不算,你可是前辈前辈前前辈。”

    世善满是横肉又略显“肿胀”的脸庞泛出几分感叹之色道:

    “有得必有失,嗯,他心通大成,还是有闭口禅比较好。”

    “为什么?”智净一脸好奇。

    不管方丈,还是世善,从未在同门面前使用过他心通。

    “你真想知道?”世善表情古怪地反问。

    “想!”智净连忙点头。

    世善嗓音变得低沉道:

    “这种事情肯定想知道啊,有什么不敢的,这个贪吃鬼故弄什么玄虚嘛。”

    智净脸色一变,慌乱摆手道:

    “我,我没这么想!”

    世善嘴角微抽,继续开口:

    “阿弥陀佛,他真能,真能听到我心里的话……这还得了,我暗中骂了他那么多次贪吃鬼,说他一点也不像活佛。”

    智净嘴巴张了张,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没能开口。

    世善好心帮他补充道:

    “我滚!我自己滚!”

    话音未落,智净提起袖袍,掩住脸孔,急急离去。

    “你看,这种时候,你是不是万分希望我修了‘闭口禅’?”望着智净的背影,世善摇头笑道,半点没因对方常常心里诋毁自己而生气。

    他一摇僧袍,转去菩提院,刚进大门,就看见立于两株菩提树下的“明王”智海。

    这位名震天下的年轻和尚穿着白色僧袍,有一张俊朗的娃娃脸,嘴角经常含笑,给人阳光开朗礼貌亲近的感觉。

    此时,他正望着菩提树顶端,神思深陷,不知在想些什么。

    世善没试图去听对方心里的话语,这不仅仅是本身的克制,能放能收,不去沉迷,而且还在于对方的心灵和精神修为。

    “他心通”初成那会,残余着年轻人好玩心态的自己曾经听过智海师兄的“想法”,发现他属于那种心志合一的人,练功的时候练功,吃饭的时候吃饭,几乎没有杂念。

    当然,他也会有想很多的时候,比如现在,但碍于强横的心灵精神修为,自己只能听个大概,缺乏细节。

    感应到世善的进来,智海收回视线,转过头来,露出一抹阳光照破云雾般的笑容道:

    “刚才忽然对自己生出几分厌弃情绪。”

    “厌弃什么?”世善配合反问。

    “我能勘破利,勘破色,勘破种种,唯独还在乎名,一时很是惭愧。”智海摇头笑道,像在说着别人的事情。

    “既已身陷其中,不如尽情体验。”世善语带机锋地回答。

    “为何?”智海微皱眉头。

    “勘破勘破,不立哪来的破?”世善状似随口说了一句,转而道,“方丈让我们去明心院接受采访。”

    智海若有所思点头,跟着世善去了明心院。

    等到结束,他们先去了方丈禅房,禀报经过。

    “你来说吧,方便一点。”智海微笑对世善道。

    “好吧。”世善走到法远神僧身旁,随意找了蒲团坐下。

    禅房顿时一片清净,双方大眼瞪小眼几分钟后,世善拍拍僧袍,站起胖大身体,打破沉默,对智海道:

    “禀报完了。”

    而且还被教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