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武馆之城
    周五晚上,照峰街头。

    戴着黑框眼镜,控制脸庞肌肉略做变化的楼成走在熙熙攘攘的来往过客中间,就仿佛换了个人,竟没谁能看破他的伪装。

    这属于以“头顶三尺有神明”境界完成的真实易容术,虽然碍于骨骼等的定型,没法“变”得像某某某,却可以与自身明显区别。

    “不是省会,也不是大城市,但这里挺热闹嘛……”楼成暗自嘀咕,左右观望,时不时拿出手机,拍下照片,分享给刚到教室的自家媳妇。

    为备战强敌,且双方距离实在遥远,龙虎俱乐部一行提前了两天抵达照峰市,留出充裕的时间调整状态。

    用过晚餐后,楼成琢磨了会对应视频,打算放松下身心,于是出来溜达一圈,做个不称职的旅行者。

    “哎,我终究不是郭洁那种武痴,还是需要休闲的……”他无声自嘲间,惊奇地发现照峰街头武馆林立,到处都是,甚至电线杆上都贴有“练武功,找某某学校”的小广告,和老中医治牛皮癣治狐臭分居上下,难分伯仲。

    呆愣几秒,楼成记起了曾经看过的一个采访节目,里面戏称照峰是“武馆之城”。

    大行寺名声在外,想来拜师学艺者比比皆是,但能被选中的只是其中很小一部分,剩余有的去上清宗、蜀山斋、龙虎相关武校等再做尝试,有的留在本地,看有没有别的途径。

    而每年离开大行寺的俗家弟子同样不少,他们或回家乡,或去大城市,或发现商机,留于照峰,开起了武校、武馆,以正宗亲传的名义招揽了大批学员。

    最初吃螃蟹的人赚得盆满钵满,武馆规模越来越大,模仿者也就越来越多,大行寺为了和国家主导的完整武校体系抗衡,默许了这种行为——如果照峰这些武馆内真有厚积薄发、后来居上的人才,以俗家弟子和师门的关系,毫无疑问会推荐给大行寺,即使最终没能看对眼,双方也难免残存香火之情。

    身处江湖,多一份人情,也就多一份保障!

    这么一年一年发展下来,照峰市武馆和武校的数量堪称惊人,而众多的外地学员,以及他们的“陪读”长辈,又带动了本地的房产交易、租房市场、零售批发、蔬菜栽种、牲畜养殖、安保人员培训、影视公司打斗团队建设等行业,贡献了大量的GDP和税收。

    照峰市政府原本还抗拒这样的变化,觉得有违国家大政方针,后来慢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乐见其成。

    在华海,在花城,在高汾,在陌上,武馆也不少,但依旧属于较小“行业”,而在照峰,这已是支柱型产业!

    挺有意思的嘛……真是不同的城市,不同的特色啊……楼成一眼望去,看见了“大悲武馆”、“大慈武校”、“大愿道场”、“大行寺下院”等牌匾,发现他们的生意都还不错,白天练学员,晚上主健身。

    喀嚓!喀嚓!喀嚓!他连拍了几张照,正想发给严喆珂,突然看见几名市容管理者过来,一脸严肃地伸手道:

    “把刚才的照片删了!”

    ……这什么跟什么啊……楼成一头雾水,两眼茫然。

    他低下脑袋,浏览刚才拍的图片,在某一张的角落发现了正执法街头小贩的市容管理者。

    这简直溅射伤害……他们是怕我发微博,搞个大新闻啊……楼成恍然失笑。

    我怎么就和红袖章老太太、市容管理者之类的拎不清呢?

    不是要删我照片,就是想罚我款!

    嘴角微抽,不等市容管理者再说,他忽地退后,身影连晃,消失在了人海。

    “……”几名市容管理者先是一愣,接着追了出去。

    “当年我在武馆,可是号称草上飞!”其中一位颇为兴奋地说道。

    他刚追了几步,突地停顿下来,因为人海茫茫,完全失去了楼成的踪迹。

    “算了,我们也没做什么嘛。”他的同伴摆手回身,“刚才那家伙一看就是哪家武馆的优秀弟子,那身法,啧啧,我都差点以为他凭空消失了。”

    身在照峰,街头卖烤串的指不定都是练家子,甚至可能会铁砂掌铁头功之类的东西,他们早已见怪不怪。

    远处的路口,楼成感应到他们未曾追来,不由得意一笑,腹中自语道:

    “还好我比西方记者跑得快。”

    他并未因之前的状况影响情绪,类似的小事要是较真,那等于自己输了。

    “刚差点又被罚款!”楼成故意夸大其词地发消息给严喆珂。

    我为什么要说又呢……

    女孩正巧下课,用“呆坐忍笑”的表情问道:

    “你又做什么坏事了!踩碎人家的地砖了?弄残可怜的行道树了?扯断拦自行车的铁链了?”

    “怎么说得我就跟破坏狂一样……我就拍了几张照片而已,你看……”楼成“无奈摊手”,把刚才的事情描述了一遍,和珂小珂同学嘻嘻哈哈了一阵。

    等女孩重新专注于学业,他继续漫无目的往前,忽然看见一家面馆非常热闹,食客多得都差点堵塞了步行道,甚至有人捧着碗蹲在街边就吃了起来,为数还不少!

    很好吃的样子……楼成兴致勃勃走了过去,顺手查了点评网站,发现这家确实名声在外,吃过的都赞不绝口。

    就在他打算挤进去点餐时,突地发现有位蹲在路边的食客好生面熟。

    凝目望去,他吓了一跳。

    我擦,这不是吕严吕教练!

    虽然他也扭曲了脸部肌肉,改变了容貌,但那种严肃的感觉,那种怎么不讨人喜欢的狂傲气质,依旧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

    他,他竟然蹲路边吃面?

    简直难以想象这是吕教练会做的事情!

    察觉注视的目光,吕严猛然回头,看见了楼成。

    他脸色一下变黑,旋即扭过脑袋,望向大碗,仿佛在说你认错人了。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啊……楼成嘴角一动,挪移脚步,顺着队伍来到了收银台前,先付款,后等餐。

    当他拿到本地特色面条,打算蹲至吕严旁边,做出大家都差不多,不用尴尬的表现时,却发现教练早不知所踪,只留下一双筷子和一个吃得干干净净不见半点剩余的碗等待服务员来收。

    我仿佛听见吕教练在怒吼,谁和你差不多了!楼成自嘲一笑,蹲了下来,边眺望对面,边吸着面条。

    对面是一排卖佛家用品的店铺,有所谓的开光佛像、各种念珠、不同法器和经书“舍利”等物,这也是照峰的特色。

    “面条真不错……”楼成肚中赞了一句,“可惜,没能碰上活佛,要不然就能报上次的请客之‘仇’了……”

    …………

    大行寺,某间禅房内。

    世善摸着肚子,看着窗外,心思似乎已直奔各种夜宵摊点。

    最终阻止他的只有一个原因:

    没钱!

    作为大行寺的高层,他响应方丈号召,“清苦自持”,没有任何薪水,反正衣食住行都有门派负责,而一个和尚,也没别的需求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喜欢参加职业赛和头衔战的原因,奖金都是实打实拿到手的!

    不过,这些奖金,他只留了很小部分,否则也不至于时常没钱。

    叹了口气,世善摩挲了下面前的“感谢信”,那是他捐助困难儿童收到的答礼。

    “我预计能撑到下个月啊,谁知过年期间嘴馋了太多次……”他摇头失笑,走出房间,敲响了“明王”智海的门。

    对于借钱,他毫无心理障碍。

    咚咚咚,有节奏的敲门声里,智海走了出来。

    世善正待开口,视线忽然一凝,因为对方手里和自己那份差不多的感谢信。

    “什么事?”智海开口发问。

    “没事没事。”世善呵呵一笑,转身便走,“回去睡觉回去睡觉!”

    “语藏机锋……不愧是转世活佛。”“明王”智海望着他的背影,一脸认真地感慨,琢磨那深含的禅意。

    …………

    周日下午,龙虎俱乐部一行踏上了那通向大行寺的层层石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