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二十章 你有掌我有头
    眼见宁梓潼以“浮光掠影”的身法退开,法远并未就此放弃,原地等待,他一挥红色袈裟袖袍,往大致的方向迈开了步伐。

    砰!砰!砰!他每一步迈出,脚下气流都自然凝聚,化做一朵朵映照着琉璃光芒的的“莲花”。

    它们似托似弹,让法远以不染尘埃泰然自若之态完成了超过“缩地”的身法,急速靠近着“鬼王”宁梓潼。

    金刚部,莲花印,“步步生莲”!

    看到这一幕,更衣室内的楼成颇感好笑,因为按照“龙王”的说法,这些家伙只知道卖弄,为什么非得让凝聚的气流呈现莲花形态?最原始的“铁板”状足够了,效果几乎没差。

    用更多的精力、心神去雕琢“莲花”,纯粹是浪费!

    楼成还记得当时“洛后”听到“龙王”的点评后,呆了半响,嘴角抽搐道:

    “我不和野蛮人争论……”

    嗖嗖嗖!法远快,宁梓潼快,而且变向更圆润更灵动更诡异,就像高速运动的影子,双方的距离虽然时近时远,却大部分时候取决于“洛后”要不要尝试进攻。

    追赶无效后,法远停了下来,平心静气地立在原地,仿佛过往修炼闭口禅时的状态一样,半点也不急躁。

    他脑后那轮藏着五尊佛陀虚影的圆光收缩入体,显现于左右虹膜之内,让眸子的颜色染上了一片琉璃光泽,清晰映照出所见所得的一切。

    若有人仔细观察,会震惊地发现,法远眼睛内的景象不仅仅有他视线能及的事物,还倒影出了他身后他头顶的东西,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金刚部,“智拳印”,所感便是所见!

    之前“智拳印”和“般若菩萨身”、“他心通”综合显现的“佛光”,对法远这个级数的神僧来说,也是负担极大的那种,没法一直维持,顶多持续十秒,然后就得缓一阵子才能再用。

    蹬蹬蹬!似虚似幻的脚步声里宁梓潼霍然拉近,如要抢攻,她眼神收敛,不见任何波澜,专心如一地慑服内心种种念头,免得被对手“听”到。

    眼见法远即将拍出大金刚掌,宁梓潼忽地回拉身体,重又闪出了他心通范围,像是机器人按照预定的程序在走。

    可是,法远泛着淡金色泽的双掌却刹那变得柔和,十指齐弹,如莲花绽放般打出了十道灿烂明净的琉璃神光

    嗖嗖嗖!这十道光线纵横交错,没直接射向“洛后”,而是封锁了她往左右和上方闪避的空间。

    紧跟着,法远双掌一合一开一推,喧嚣炽烈的无量佛光爆发而出,奔涌向宁梓潼,似要将她淹没。

    “佛说大光明经”,“佛光普照”!

    这时,宁梓潼竟没有选择闪避,去对抗力量分散成十股的神光之一或之几,反倒沉下腰部,扎出马步,还劲抱力,往前打出了右拳,硬撼佛光。

    她的拳头洁白如玉,四周却昏沉黯淡,黑暗瞬间浓厚,像是一只潜藏于宇宙深处的怪物,张开巨口,吞向光明。

    兹兹兹,佛光远没有它所呈现的那么强大,不断分散,不断消弭于暗夜,节节败退。

    看到这里,因不在战场无法感应细微预知危险的楼成才霍然明白,法远的“佛光普照”是幌子是陷阱,那十道“神光”或者预备于此的后续变化才是本体,一旦“洛后”避“难”就“易”,往旁边闪躲,抗住一个方向最多四道的射线,就会遭遇危险,落于被动,失去身法上的优势。

    这与过往那么多次“佛光普照”的变化皆有所不同,是法远新近才完成的技巧,谁知竟没能瞒过宁梓潼。

    不仅如此,还被对方抓住了“佛光”的虚弱,趁势来袭。

    兹兹兹!

    黑暗急速扩展,佛光接连熄灭,宁梓潼的身形不断分散,最终化作铺天盖地的幽影攻向法远,就如同黑暗山洞里被惊醒而飞舞的无数蝙蝠,似幻似实,难辨真假。

    “暗部”第八式,“四分五裂.黑暗重聚”!

    这既是防御的大招,也能用于进攻!

    每一道黑影都蕴藏着“洛后”一份力量,半真不虚!

    龙虎俱乐部的“暗部”功法和关外盟的“暗部”功法同源而出,皆是当初的“黑天无量经”,但双方各自外罡一代又一代完善和新创之后(包括这门功法落入军方手中之前的传承),风格、特点、细节和部分招式都有了不小差别,并且前者缺了第九式“暗噬大日.永夜降临”。

    双方距离飞快拉近,法远已来不及去凝结“智慧佛光”,他枯瘦的身材突然鼓起了一块又一块肌肉,表面皆流转着淡金光芒。

    他的脸庞色泽暗金,宝相庄严,眸中那两轮“圆光”愈发剔透。

    这一刻,法远用出了自身根本之学,“般若菩萨身”,并以此将“智拳印”催发到极点!

    看到这一幕,楼成莫名想笑,不是觉得法远方丈的应对有问题,只是单纯地从他现在的形象想起了网上火过一阵的“肌肉唐僧图”!

    “悟空,躲开,让为师来!”

    无声无息间,法远身周燃起了一层呈现淡金的琉璃火焰,它环绕吞吐,神圣而庄严。

    宁梓潼分化出的那一道道“力量黑影”刚有扑中,立刻被点燃,很快消弭于无形。

    胎藏部,“护法琉璃火”!

    兹兹兹!数不清的“蝙蝠”被烧灼之中,法远琉璃色的眼眸仿佛发现了什么,双拳急伸,打向了身前看似虚假的“黑影”。

    砰!

    一声爆响升腾,“鬼王”宁梓潼身影缓缓勾勒了出来,她“浮”于半空,双腿疯狂旋转着“钻”向了法远,却被对方的般若拳正正命中,出现停滞。

    就在这时,剩余幽影一收,聚居于宁梓潼身上,她借势“无中生有”,弹动脊椎,挺直了腰背,从“半躺”变成了“坐立”,双掌黑暗浮动,急拍对手两边太阳穴,并暗藏往下之势,预防对手缩脖子屈膝盖。

    前面都是铺垫,这才是准备已久的杀招!

    此时此刻,法远身绕护法琉璃火,双拳格挡着敌人双腿,其势已老,似乎已来不及防御和躲避这普普通通没有花哨的拍击。

    当此危急关头,他脖子青筋暴露,吹气球般胀大,仿佛一条吞咽了庞大猎物的淡金巨蟒。

    啪!他脑袋低下,脖子一甩,狂猛发力,不躲不架,只是进攻!

    当!

    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回荡,法远用天灵盖“捶”中了宁梓潼的右掌,将对方撞了回去,让左侧的拍击落了个空。

    他点着戒疤的脑袋淡金深沉,竟显黝黑铁色。

    大行绝学,铁头功!

    这属于烂大街的东西,法远当年随手练过,想不到现在却发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当然,没有那“蟒吞”之势的发力,单凭“铁头功”,也是无法挡住“鬼王”拍击的。

    就算如此,当色泽褪去后,法远的头顶侧方亦出现了一个线条优美的手掌印,内里暗色沉淀,似青非青,有毒蕴藏。

    砰!法远脚踩“莲花”,主动拉开了距离,眼神略有晕乎。

    宁梓潼一击不中,立刻收敛了急躁,重新沉下情绪,再次游走缠斗。

    双方你来我往,足足打了近半小时,广场遍布印痕,黑暗与佛光交替。

    这是宁梓潼最擅长的局面,缓慢但坚决地消耗着法远。

    但受到四周浮屠塔内舍利子的精神影响,她一举一动都比平时吃力,而法远能不开口地默使简化“吽”字音,恢复部分状态,胜负的天平开始往他倾斜。

    就在一切快无法挽回时,游走于远处的宁梓潼忽然拉扯嘴角,嫣然一笑,双手结印,低沉开口:

    “皆”!

    楼成的“九字诀”是和军方共同搜集的,彼此互补差漏,而宁梓潼积累了那么多“功勋”,当然会挑选一些秘法修炼!

    “皆”字诀一出,宁梓潼立刻精神抖擞,不见丝毫疲惫。

    这一次,她不再游走,抢近法远周围,展开了“腥风血雨”的连续攻击。

    啪啪啪!砰砰砰!轰隆轰隆!一次次的碰撞之后,法远体内长久积累未能完全消除的“暗部”劲力越来越多,让他逐渐胸闷气短,呼吸不畅,发力艰难。

    啪!

    宁梓潼抓住这个机会,连续转折,鬼魅般闪现于法远身后,一掌悬停于他的脑后。

    法远脑袋晕沉之间,听到了对方清越如水带着成熟韵味的传音:

    “大和尚,你输了。”

    宁梓潼仿佛回到了当初,叫的不是符合现实的老和尚,而是大和尚。

    这时,裁判举起右手,宣布了结果:

    “第一局,宁梓潼胜!”

    他话音刚落,主队更衣室内的“明王”智海便站了起来,推门而出。

    大行寺禁忌领域的功法核心是“大日如来身”,法远修持的是它所衍化的正法之身,“般若菩萨身”,而智海练的是“大日如来”的教令轮身,降妖伏魔之身,“不动明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