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帮理不帮亲
    它“不动明王”号称诸明王之王,擅能降妖伏魔,又被当做“大日如来”的忿怒相,以它命名的功法自然非同小可,既有金刚不坏的弱化效果,又能修炼劲力,凝聚佛光,没明显短板!

    它是如此强横,能练成者少之又少,大行寺历代以来,身现“不动明王”者寥寥无几,“明王”智海就是其中之一。

    智海没披红色袈裟,仅着一身宽松的黄色僧袍,面容俊俏,气质阳光,一步一步往“擂台”中央走去,引得不少观众疯狂打call,宣称要舔屏。

    路遇方丈法远之时,他平静合十,行了一礼,清净自守。

    法远又重归了枯槁状态,默然还礼,微微点头。

    此时,楼成回味着刚才那局比赛,若有所思道:

    “宁姐是在进入他心通范围前,就想好了接下来要怎么做,将念头变成本能反应,以避过‘窥听’……”

    吕严侧头看了他一眼,板着脸孔道:

    “这就是常说的手比脑子快。”

    教练,做人要有文化,按我读过的那么多本小说,这叫无法无天,不,无法无念……楼成暗自吐槽道。

    呃,要是教练会他心通,迟早会提刀砍死我……

    不过,哎,如果对面是嘴王,我那句话就能毫不客气地说出来,彼此互怼,娱乐身心……楼成一时之间有些想念小明同学。

    这个时候,“明王”智海已经站到了预定的位置,裁判宣布第二局比赛开始,吕严等人的视线纷纷移回了“擂台”。

    宁梓潼虽然忍到胜负即将分出的关头才使用了“皆”字诀,但这门秘法乃刺激身体,压榨潜力之举,来得快,消耗得也快,后面那几轮腥风血雨的狂攻还是让她折损不小,加上苦战积累的伤势和周围浮屠塔的压制,状态已不足顶峰一半,所以她未像对阵法远那样,抢一下开局,而是直接施展身法,进入熟悉且擅长的游斗环节。

    ——之前那一局,她能和法远激战半个多小时,一是外罡比起非人,“续航”能力已大大提升,二是大部分阶段在游走,缠斗碰撞的时候较少,消耗自然不大,并且对以身法闻名的“洛后”来说,只要不进行全力奔跑与转折,负担其实很小很小。

    战局接下来的发展让观众们产生了某种幻觉,似乎还是“洛后”在打方丈,因为“明王”智海同样稳守不动,不骄不躁,专注如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它们若是不来,我就原地“打望”。

    当然,智海也不是纯粹的消极,他时而凝聚佛芒,打出激光般的射线,时而掌含琉璃光团,横推迸发。

    他时机把握得总是那样恰当,仿佛对变化趋势有着天赋判断,“射日之芒”的速度又绝对恐怖,好几次弄得宁梓潼狼狈闪避,险些中招。

    如此一来,她渐渐接近强弩之末,到达了“一拼之力”的警戒线。

    是温吞水般失败,还是奋起尝试,“鬼王”宁梓潼选择了后者。

    无声无息间,她高速转折,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切近了对手,而四周天色迅速变暗,就像有一丛丛黑色帷幕降下,制造出没星光,没月亮,狂风大作,恐惧浸人的场景。

    在这样的环境里,宁梓潼的速度再有提升,劲力也得到催发。

    “暗部”第七式,“月黑风高”!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这是一门提升自己削弱敌人的绝学,用游戏的术语来说,属于对自身的增益BUFF,对敌人的负面BUFF!

    砰砰砰!“明王”智海迎来了正面交锋,他体表泛着纯净金色,抵御着环境的各方面侵蚀,以大开大合的大金刚拳连续震退敌人,当真不动如山,沉稳似地。

    一番激烈的交手后,宁梓潼油尽灯枯,被开山断流的“金刚印”一拳击飞,倒退回去,险些站立不稳。

    智海没有追赶,反而收起拳头,平和望去。

    宁梓潼轻甩手臂,对裁判摇头示意。

    “第二局,‘超品’智海胜!”裁判宣布了结果,并喊出了智海目前的头衔。

    一品之上的“超品”强者!

    虽然洛后已鏖战一场,但能没一点烟火气地将她击败,足见智海的实力。

    他货真价实地站在了董霸先、路永远等头衔争夺者的行列,而他还未满二十八岁!

    拱手行礼后,宁梓潼转过身体,飘然离去,武道服的少许破烂和染血伤口不减她半点风采,反而让她有种区别于其他女子的魅力。

    楼成早已站了起来,吸了口气后,推开更衣室的大门,迎着“洛后”走了过去。

    相遇之时,他竖了下拇指,以示敬佩。

    “不需要这么夸张地称赞。”宁梓潼没好气地道。

    她说是这么说,脸上的笑容却止不住绽开,嫣然动人。

    我要是真信你客套的话,就枉费小仙女这几年的教导了……楼成暗笑一声,将视线投向了青石广场中央。

    “明王”智海立在那里,五官俊秀,面若敷粉,唇似凃脂,但半点不显娘气,阳光自然。

    他除了脑袋光秃秃一片,形象上委实没有别的缺点了。

    帅的人剃光头也帅……楼成无奈失笑,摇了摇头,收敛了种种思绪,踏入青石广场。

    他刚置身其中,立刻便发现心底的战意和身体的颤栗都在平复,四周清净安宁,似乎不该有任何争端。

    就像“临”字诀的效果……楼成眯了下眼睛,真切感受到了四周浮屠塔内诸多舍利子交织出的影响。

    这必须时时刻刻分出一定心神去对抗!

    念头闪烁间,楼成平心静气走到预定位置,藉此轻松进入观想状态,一笔一划地勾勒出古老的篆文:

    “斗”!

    此字一成,他气血当即奔腾,意志凝如实质,直直冲向天际,一种永不服输永不妥协的壮烈感油然而出。

    对面是闻名许久缘悭一面的“明王”,目前最强的当世天骄!

    对面是战胜过“武圣”和“龙王”的真正顶尖强者!

    对面是别人拿来衡量我的标杆,给我树立的目标!

    今日一战,期待已久!

    …………

    某不知名主播的“房间”内。

    蔡宗明唏嘘感叹道:

    “终于,楼成和‘明王’相遇了,虽然后者打了‘半局’,有一定消耗,双方不是在最巅峰的状态一分高下,但这场比赛依然有着很强的象征意义。”

    “具体什么意义,大家打开网站,放狗搜索,我就不多说了,不过需要提醒大家的是,不能以一场成败论英雄,这又不是古代,‘龙王’输过,‘武圣’输过,谁没输过?等下不管是谁失败,也别急着做判定,结果很重要,但并不唯一,比赛具体内容所反映的东西才是实际情况。”

    他刚说完,便看见有些人用弹幕道:

    “总感觉你在维护楼成,提前帮他说话。”

    “是啊是啊,你们是松大武道社的队友,同一个寝室的室友。”

    “不够客观!”

    蔡宗明做出夸张表情,嗤之以鼻道:

    “我像那种人吗?你们看我的长相,多正直啊!我的座右铭是‘帮理不帮亲’!”

    说完,他提起一块纸板,上面写着“楼成”二字。

    “来,小葵花课堂开始了,大家跟着我念。”蔡宗明指着这两个字说,“dao,li,道理!”

    弹幕先是一静,接着涌出好多条:

    “楼成=道理……”

    “我就喜欢你这厚颜无耻的小模样!”

    “不错,解说风格非常清新!”

    ……

    看着这些“回复”,蔡宗明嘴角上勾,暗叹了一声:

    如果橙子在这里配合,我还有很多骚话可以说,但现在,找不到由头啊……

    看来得苦练单口技能了……

    …………

    初春的四点,太阳偏西,光芒开始黯淡。

    楼成刚调节好身心,将“明王”智海的身影纳入瞳孔,裁判便举手高喝道:

    “开始!”

    砰!楼成身后和脚下一股股淡蓝色火焰喷出,让他“发射”了出去,拳头直奔智海面门。

    他没做周转,开场就渴望已久般做出正面强攻。

    不先具体称量一下怎么行?

    智海不闪不避,猛地吸了口气,肌肉一块块垒起,鼓胀了僧袍,皮肤则呈现青黑之色,不妖异不邪恶,既神圣又威严,与俊俏的脸庞形成奇怪对比。

    “不动明王身”!

    直播网站内,一条条弹幕激动刷出:

    “唐长老出现了!”

    “单手打服孙悟空的至强唐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