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你坑我来我坑你(两章合一)
    下看见智海立在那里,不闪不避,仅是显露“不动明王身”,似乎等待着与自己碰撞一下,楼成心里霍然有热血奔腾,不再考虑变化,将之前勾勒的“斗”字清晰呈现,未局限于精神和意志方面的影响。

    你要战,那便战!

    砰!楼成如同“火箭”,背后有焰流推动,瞬息之间就抹平了双方中央的空白,一拳轰打而出。

    伴随着这一拳,他块块肌肉鼓胀,仿佛全部衍化成了筋膜结缔组织,勾勒出一条又一条的狰狞蛇蟒,将皮肤尽数衬得青黑,高大粗壮了何止几分!

    智海眼神平静,快撑裂僧袍的右臂抬起,向前送出了拳头,似缓实急。

    当!

    一声清脆之音响彻云霄,无形气浪显白,向着四周翻滚,楼成只觉手臂发麻,身体摇晃,险些无法保持平衡,被那磅礴之力“推”得硬生生倒退了两步。

    一个用了“斗”字诀,一个催发了不动明王身,在纯粹的力量方面,他要逊色半筹!

    嗡嗡嗡!智海的右拳悬停不动,从指关节到肱二头肌,泛着琉璃色泽的青黑都在轻微颤抖,就像被铁锤重重敲打了一下的钢板。

    楼成在运转“斗”字诀的最后关头,附加了“震禅”!

    啪!他后退之中,体内火劲一凝一爆,拖动身形强制变向,诡异地闪到了智海右侧,左腿肌肉绷紧,即将抽出。

    就在智海要无声撤踢,抢先攻击之时,刚才只爆了表面的火劲又一次炸开,仿佛无形之举手,狠狠推了楼成一把,让他拖着左脚,转折至敌人的背后。

    二段变向!

    智海身体往后半侧,左肘晕开青黑佛光,猛地撞向楼成,应对不慌不乱。

    可这个时候,那团火劲还有残余,彻底爆发,化作凶猛气流,轻微伤害楼成筋脉肌肉的同时,让他循着刚才的轨迹又闪了回去,再次出现于对手的右侧。

    三段变向!

    这是“火部”劲力的高端应用,源于“正神金火”,楼成以“炎帝”代替,以外罡强大的精神和对身体的掌控,亦只能完成三重“喷射”,除非达到龙王那种层次,才有希望做到四段变向。

    智海的“不动明王身”防御强,力量大,速度快,能修炼劲力使用佛光,几乎没有缺点,它唯一但称不上短板的问题,是稍显“笨拙”,闪转腾挪不够灵活,当然,这只是相对有身法擅长的外罡而言。

    楼成在裁判喊“开始”之前,就已经想好用“三段变向”来对付智海,如今根本没做思考,自然而然便用了出来,使得智海的他心通暂无用武之地。

    ——智海也修行了他心通,但不像方丈法远和“活佛”世善,仅得小成境界,但如此近距离下,楼成还是担心被他捕捉到蛛丝马迹,所以预先就想好了开场的变化!

    啪!

    清脆短促的破空声,楼成奇诡地返回了对手右侧,左拳一沉,直轰而出。

    左肘落空的智海强提一口气,握紧还有些许颤栗的右拳,霍然往下锤击,虽慢了半拍,但属于内线作战,还是勉强来得及。

    眼见双方拳头即将碰撞在一起,楼成重心忽荡,就像拖着一杆长枪般,强拽着左臂移动,再一次改变了位置,再一次来到敌人背后。

    四段变向!

    这一次的变向他力有未逮,没依靠“火部”劲力,用的是炼体和丹境技巧。

    在外罡境界,这属于被淘汰的东西,因为征兆太明显,变向太“缓慢”,几乎等同于自己挖坑埋自己。

    但现在,智海被楼成完全调动开来,且难以预想到楼成会用如此简单的东西,毫无心理准备,等察觉问题,已是来之不及。

    于招式而言,没有普通不普通,只有合适不合适!

    三段变向之后,再这么接上一次,刚刚好!

    楼成眼中浮现出黄色的僧袍,块垒的肌肉,以及被夹在中间的“骨龙”,早有准备地重心一降,肩膀摆动,右拳前冲,化作一枚炮弹,轰向了智海的脊椎。

    经过连续四次变向,他也是一口气接近尾声,短暂用不出大威力的招式,又不愿放弃这个机会,所以用了简化外罡。

    不过这一记简化外罡或许比真正的外罡绝学还要管用,因为“不动明王身”的强度只比“金刚不坏”等功法稍逊,硬抗攻击乃家常便饭之事,最好避开强点,攻其薄弱,比如“内爆”。

    楼成轰出的是“内爆”之拳!

    这在透体而入时,虽然也会被“不动明王身”消减,但残余的“炎帝劲”在内部爆开,也够智海喝上一壶了,而且拳头所向是脊椎位置!

    楼成拳面淡紫紧贴,智海背后空洞大开,看得不少解说停下了言语,等待结果。

    突然,明亮纯净的青黑光芒闪耀,于智海肩胛骨下长出了一条既虚幻又真实的手臂,其上有着诸多佛家印记,似能喝退魔障,击溃妖邪。

    “明王降世”!

    这是智海从“明王化形”升华出的绝学!

    砰!虚幻手臂急速下挥,正正击中了楼成的右拳。

    无声无息间,它前段四分五裂,化作片片虚幻琉璃,萤火虫般飞舞于周围,但也使得致命之拳偏转。

    观众们还没来得及反应,它残余的后半段忽然拉伸,化作青黑宝索,反向缠绕住楼成的拳头、小臂和胳膊。

    不动明王者,一手提索,一手持剑!

    楼成心湖如冻,不见沮丧和失望,吸了口气,猛然一扯,将那根“宝索”强行扯断,并顺势往后退走。

    喀嚓喀嚓!“宝索”刚断,瞬间裂开,自行燃烧了起来。

    这火焰呈青黑之色,似虚似幻,仿佛没有温度,以楼成控火之能竟也无法遏制它们的蔓延!

    不过它们并不点燃衣物,烧灼皮肤,而是一朵朵浸润往内。

    “不动明王”自带的“降魔宝火”!

    等它们“燃烧”至五脏六腑,结果可想而知!

    见此情状,楼成瞳孔一缩,不敢怠慢,右臂刹那覆盖起晶莹冰壁,将“降魔火”冻结于内。

    这番耽搁之下,智海已缓了过来,侧身摆臂,反抡右拳,青黑浮动地抽向楼成。

    与此同时,他肩膀上再次长出了两条青黑光芒所凝的虚幻手臂,一只持剑,一只拿索,半点也不在意消耗地全力进攻。

    这样的形态和他俊俏的脸庞构成了一副诡异画面。

    砰砰砰!智海“四臂”抡开,“疯魔”般连续不断地捶打抽击对手,毫无间隙,拳拳神力,打得楼成气血浮动,拳臂酸麻,险些跟不上节奏,扛不住压迫。

    他好几次主动求变,想摆脱这个局面,可“四条手臂”的智海完全不给他机会,总是强行乱断,接着便是新一轮的扑头盖脸,而不管炎帝劲的灼热和高温,还是冰魄劲的迟缓与冻结,都未能撼动“不动明王身”,那朵朵紫炎附着中,青黑皮肤琉璃光转,没有丝毫焦痕,冰霜则碎了又结,结了又碎。

    青石崩裂纷飞,楼成完全落入下风,进入了“明王”的节奏。

    但冰心牢固,杂念不起的他未有半点慌乱,稳守之间,逐渐明白自己脱困的尝试总是失败的原因。

    “他心通”!

    智海用“他心通”提前察觉到蛛丝马迹!

    如果说“头顶三尺有神明”与“外通天地”的糅合让楼成在对手发招前的准备瞬间便能判断后续,那“他心通”则是在准备之前就已明了!

    要对付这门堪称神通的绝学,要么拉开距离,想好再接近,要么无法无念,发在意先。

    前者是楼成想做却总被智海阻止的事情,只能依靠“无法无念”了!

    在一次次锤炼后,楼成演绎招式时,可以做到本能应用,发在意先,但战斗时,他必须根据敌人的情况做出判断,所想化为所得。

    就当这是晨练,就当这是晨练……不断催眠着自己的楼成并不担心被智海“听见”,因为对方不可能知晓自己晨练时的状态和套路。

    砰!他手臂上架,抵住了两条虚幻手臂的齐齐下砸。

    接着,他完全没去想智海的后续和本身的应对,身体自然而然一缩,半蹲下来,左拳自腰间崩出,斜斜往上,轰向敌人要害,有种玄妙的味道。

    智海眼神微动,双掌齐齐下探,一手挡向裆部,一手拍往楼成的脑袋。

    可楼成蹲得更深了,左拳刚与对方手掌接触,便猛然发劲,借势反弹,一颗炮弹般贴着地面射了出去,险险避过了对方后续的攻击。

    半途之上,他缩成一团的身体舒展,手掌于地面一按,横移变向,连做变向,试图拉开距离,凝出“五火”。

    这时,智海双手结印,宝相庄严地开口:

    “呢!”

    佛音入耳,神秘天降,楼成眼前一花,发现智海重又出现在了自己身前,一切的躲避似乎都是为了靠拢!

    呢字音?精神影响?干扰了我对方向的判断?以至于兜个圈子又回来了?

    楼成知道“呢”字音是精神方面的秘法,但没想到在“明王”智海手中,它有如此别具一格的应用,给人一种逃不出五指山的感觉!

    咫尺天涯,天涯咫尺,让你靠近,你就得靠近,让你远离,你不得不远离!

    念头闪现间,楼成猛地吸了口气,顿住奔向智海的脚步,抱气血、劲力和精神于下腹,勾勒一个古老复杂由九个篆文组成的符号在微缩宇宙中。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他精神一振,只觉四周有什么事物被撕开,眼前再无可以干扰自身判断的暗流。

    眼见智海逼近,他没趁此状态重新拉开距离,而是喷薄丹劲,结出手印,朗声喊道:

    “兵”!

    伴随着这道古音,楼成仿佛回想起了秀山初次生死战的场景,想起了三五招一条命的惊险,想起了被自己双掌拍中太阳穴七窍流血神采散去的暗部职九,想起了地下车库那场命悬一线的战斗,想起了被自己抽爆脑袋红白飞溅的葛辉,想起了在“宇宙幻影”下烟消云散的木乃伊,想起了诡异手段众多却依旧被自己打碎头颅的“黑夜蝙蝠”,想起了化成一滩烂泥的巫王一脉外罡他林……

    这一场场生死战所熏染的煞气,这一次次激烈搏斗所打磨的刀锋,尽数融入“兵”字诀,笼罩向了“明王”智海。

    作为现代和尚,这是他所缺乏的经历!

    在之前那几天里,楼成和“洛后”,和吕严,和郭洁,和严喆珂,和彭乐云,和任莉等人都讨论过“明王”的短板,认真推敲了有什么可趁之机,除了身法不够灵动,这是他所能想到的唯一,也为此准备了惊喜,将过往的场景重现,再衍“兵”字诀,极大提高了它的威能。

    “兵”!

    智海刚有接近,身体霍然一凉,只觉无形寒意入骨,鼻端闻到了血腥和危险的味道,脑袋似乎即将被人打爆。

    这是如此清晰,如此深刻,他禅心高深,不会失态,却难免有颤栗之感,有防御格挡之意,动作为之一顿。

    楼成要的就是这个停顿,他借着丹气喷薄之势,向前迈出左脚,身体呈现一种全部反拧的状态,像是上紧了的发条。

    他的右臂提了起来,五指虚握,掌心幽暗,深邃得仿佛宇宙,有点点璀璨点缀。

    “天倾西北,地陷东南”!

    啪!

    他手掌盖落,四周先昏后暗,似乎成为了一片混混沌沌的沸粥。

    智海眸光一凝,已是来不及闪避,体表青黑光芒大亮,双拳连同两条虚幻的明王手臂齐齐上架。

    轰隆!

    “沸粥”狂卷,青黑崩散,那虚幻的事物瞬间化为无形,填充入短暂的真空,智海两条手臂出现了明显裂纹,就像皮肤肌肉都属于金属一样。

    这是“不动明王身”的特点。

    一拳得手,楼成飞快还劲抱力,左掌探出,五指张开,抓向智海面门,丝毫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就像对付“斩神刀”路永远那样。

    智海强提右臂,架于脸前,无论眼睛,还是太阳穴,都是金刚不坏的僧人也要防御的弱点。

    啪!那五根指头抓住了智海的手臂,却没有发出撕扯之力,而是蔓延出白霜,蔓延出晶莹。

    楼成在“天倾西北,地陷东南”之后,迅速借助“平衡成丹”,收缩了火劲,让“星空”边缘出现极端寒冷。

    自创绝学,“冰后之叹息”!

    眼见自身即将被冰封,智海眼皮半垂,体表燃烧起了淡金色的琉璃火焰,它们伸缩吞吐,化作八条“天龙”,破碎融化着晶莹。

    “护法琉璃火”!

    楼成一招未能得手,当即缩回了左掌,右臂后拉,拳头电射而出,身后因“冰后之叹息”“多余”的火劲自然凝出球形,赤色翻滚,淡紫暗藏。

    他顾不得去规整模样,能快一点是一点,绝不能让智海调整过来!

    智海腰部微沉,左拳应击,佛光比之前黯淡了不少。

    轰隆!

    拳头与火球齐中,焰浪翻滚崩腾,智海左臂裂痕更深,却未见鲜血,蹬蹬蹬连退了三步。

    楼成“行”字一转,抢上前去,左脚一踩一犁,晃荡了地面,飞溅起几十上百块碎石,强弩硬弓般射向对手的下身,要逼他狼狈躲闪或防御。

    谁知智海竟没做多余动作,仅仅内转了大腿。

    砰!砰!砰!那一颗颗碎石打中了智海的小腿、大腿,仅是破裂裤子,未能突破青黑。

    砰砰!有两颗幸运儿闯过艰难险阻,崩在了智海的裆部,可自身的粉碎并未换来对方的痛哼。

    这是自带铁裆功效果?楼成诧异念头一闪,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慢,借着跺脚之力,腰背前挺,双拳如毒龙出海,覆盖着沉重淡紫,打向摇晃中的对手两边太阳穴。

    双臂皆有损伤,各自还未调息的状态下,智海只能半蹲下来,缩了脑袋,避过这一击。

    砰!一拳打爆气流后,楼成双脚飞起,连环踢出,于接连不断的脆响声里幻化出紫炎燃烧的重重腿影。

    智海挡了几下,向后一翻,以双腿为剃刀,强行上抽。

    砰!

    双方的腿脚碰撞之后,楼成顺势跃高,缩起身体,化作球形,接着舒展开来,右手伸出,往下一按。

    天地变得漆黑,又有数不清的光芒点缀,仿佛“星空”倒影在了此间。

    根本绝学,“宇宙幻影”!

    智海刚双脚落地,四周已冰封而来,他念头一动,抢先摆出了手印。

    无声无息间,他成为琥珀里的虫豸,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轮轮恒星前仆后继轰至。

    “叭!”

    庄重肃穆的佛音自冰层里传出,智海的气息陡然蹿高。

    “叭”字音,能短暂提升自家实力,但无法实现大层次的跃迁!

    本就处于外罡顶峰的“明王”使用后,岂不是接近了禁忌领域,如同“龙王”“武圣”那样……而“不动明王身”接近禁忌领域,岂不是会演绎出……楼成思绪刚动,眼前变化已生。

    那被“恒星”打碎融化的冰层里,无边无际的灿烂光芒爆发了,它们没有乱蹿,而是凸显出一尊给人宏伟巨大感觉的纯光佛像。

    佛像伸出右手,掌心似有无量光芒,那一轮轮“恒星”被牵引过去,前仆后继投入。

    “大日如来”降世!

    佛掌一合,炽白消散,天地重又恢复色彩,楼成本以为那短暂提升而来的“大日如来身”会很快散去,却发现四周浮屠塔所营造的琉璃境在汇集于智海,让他勉强维持了下来。

    嘶,主场优势……楼成鹞子翻身,刚刚落地,眼前便出现了头顶苍穹的纯光佛像,那手掌笼罩着一切,按压而来,无处可避。

    楼成知道这是精神受到强大影响所产生的真实幻觉,忙观想出完整的“九”字诀,以组合而成的复杂篆文增强自己,削弱敌人,对抗这一切。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所有古字大亮,他眸中佛光淡去,终于看见了智海,他身体颤抖,神情疲惫,勉强让右手拍了过来,无量光芒内蕴于掌心。

    此时此刻,用过“九字诀”的楼成没法再施展复杂招式,直接疯转了体内全部“炎帝”和“冰魄”,让它们一从右拳,一自左拳奔涌而出。

    砰砰两声,拳头齐伸,一个覆盖着恐怖紫炎,一个让周围凝出冰霜。

    就在它们即将格挡住“大日如来身”那一掌时,忽然自身靠拢,紧紧贴住。

    冰火平衡,反冲成漩,一团幽暗浮现了出来。

    噗!

    佛掌拍中,光芒与幽暗齐泯,以楼成为圆心的方圆十几米地面霍然塌陷,形成坑洞,拳掌碰撞处对应的位置深有两米。

    楼成双腿抖动,就像年少时在寒冬腊月逞英雄没穿秋裤那样,嘴角有鲜血溢出,气息降至低点,体内劲力只存少许。

    他什么也没想,自然而然就结出手印,勾动神秘,庄严开口:

    “皆”!

    皆字一出,楼成的精神和体力瞬间恢复了原状,又是一条好汉。

    而对面的“明王”智海也在此时肃穆低喊:

    “吽”!

    神秘降临,他疲惫消失,状态也得到刷新。

    “这两人还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啊。”“毒奶教主”贺小伟评论道,“一个先打了‘半局’,一个受主场优势影响,彼此彼此,接下来还有番龙争虎斗。”

    PS:只差一点到六千字,就不写满了,多余的字送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