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又是一年四月初
    一“这主场优势太强了吧……”

    听见裁判的宣告,楼成忍不住无声嘀咕了一句。

    若非如此,智海的“大日如来身”撑不了那么久,以“大日如来身”推动的完整版“六字真言”也不会有那么夸张的效果。

    更为重要的是,由于安置舍利的浮屠塔位于擂台之外,有高僧守护,客场作战的武者根本没办法进行破坏,只能期待对手耗尽影响。

    杂念纷呈间,楼成吸了口气,将这种埋怨和不甘压了回去。

    失败以后不从自身找问题,非得赖在环境赖在别的因素上,不是真正武者的心态!

    而且顶级职业赛有主场优势是传统,再正常不过,上一轮自己打败“斩神刀”路永远,不也占了这方面的便宜?

    大行寺的浮屠舍利情况又不是临时添加,摆在这里已经好多年,自己没能从视频集锦和经验总结里透过现象看清本质,推断出可能存在的异常变化,本来就属于自身的问题!

    呼……楼成吐了口气,对收回拳脚重新站立的“明王”智海拱手行礼。

    就在这时,他心头一凛,想起了对方的“他心通”:

    虽然只是小成,但我刚才也没有刻意掩饰,他会不会“听”见了我的想法?

    完蛋,他会不会觉得我输不起……

    太TM丢脸了!

    视线抬起,楼成望向了智海的眼眸,试图从他心灵的窗户分析他有没有“听”见自己的心声。

    那双眼睛纯净如同孩子,看不到丝毫杂意,专心致一。

    看来不在战斗中,他不会用“他心通”……楼成松了口气,转过身体,走向青石广场边缘,智海则抓紧时间,吞吐残余的琉璃光泽,能恢复多少是多少。

    一步一步,楼成难以遏制地复盘起这场战斗,对智海能拿到“王者”和“超品”头衔有了更深刻的明悟。

    和他交手,真是远攻不行,近战也不行!

    如果凝出“五火”,发挥“炮台”优势,远程轰击,智海几乎不用躲避,只需挡住罩门,凭“不动明王身”就能硬抗下来,至少“三火合一”才有希望伤到他,但他又不是瞎子,没有精神感应,面对类似的情况怎么可能不提前避开锋芒,而自己再是精神充沛体力变态,不断“三火合一”“五火合一”也难支撑太久。

    要是近身激战,“他心通”会克制“洞敌冰心”与“头顶神明”的糅合,除了对危险的感觉,预判之上,自己稍落下风,闪转腾挪容易被识破,至于其他的力量、速度、防御和忍受负面影响能力,更是智海的强项,他可以硬冲硬打,不断以伤换胜,自己则必须微小谨慎。

    “内爆”这种简化外罡必须打在重要位置,才能于透体而入后产生一定伤害,它的高级版本“正神金火”效果更好,但准备也更多,智海又不是木头桩子,等着被轰击,“他心通”提前感应后,自能做出正确应对,比如暗藏佛光,消解“浸体”之火。

    真是接近无解啊……楼成暗叹一声,知道对付“明王”只有一种打法最为有效。

    那就是远近结合,先行拉开距离,寻找机会,提前想好“套路”,化为本能反应,接着抢到近前,以发在意先的办法疯狂进攻一轮。

    若是没能得手,则重复这个过程,耐住性子磨到天荒地老。

    当然,这是正常外罡的最好办法,变态不在此列,“龙王”赢智海的几场战斗就是堵着他“怼”,以“正神金火”的透体打击和本身的恐怖威能,推动“侵略如火”的进攻,不给他使用“六字真言”的机会,让他即使“听”得见,也脱离不了,找不到反扑的办法,强轰至“死”。

    不过嘛,以“龙王”的层次,小成的“他心通”应该没有多大效果了。

    可惜,我还没到这个境界……楼成微不可见摇头,踏出了青石广场,看见吕严迎面走来。

    此时此刻,网上各种议论也是甚嚣尘上:

    “还是有差距啊,楼成两年内拿到头衔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这就是他和头衔者的距离,我指的是最近几年拿过头衔的强者,不包括半残的‘武圣’,也不包括习惯性阴沟翻船的‘斩神刀’。”

    “毒奶教主看好楼成两三年内拿到头衔的……好一口毒奶……”

    “他不是能反弹诅咒吗?”

    “玄学的事情,怎么说得清楚?”

    “举手,我觉得差距并不大。”

    “是啊,往常‘明王’的‘大日如来身’哪维持得了那么久,消耗也会更大,主场优势明显啊!”

    “可唐长老之前还和‘洛后’打了一局,即使是状态低谷的‘洛后’。”

    “那算扯平,楼成这场输得也不算太脆吧?都快把‘明王’耗到油尽灯枯了,双方有差距,但肯定不大了!”

    “口说无凭,光靠键盘谁也说服不了谁,还是等他们单对单再打一场吧,五月份就是新一届‘武圣战’的正赛了!”

    “唔,我正绞尽脑汁帮楼成想王者称号,看来不用急于一时了。”

    ……

    吵吵闹闹中,第四局比赛开始,吕严趁“明王”智海接近强弩之末,模仿“龙王”,采用了强攻疯打不留余地的战术。

    可智海的“不动明王身”再次刷新了大家的认知,他在很多方面下降严重完全被动的情况下,硬生生撑了三分多钟,期间挨了五记“正神金火”,十六记“内爆”,才轰然倒地,甚至还反伤了吕严一下,让不少人发出“真TM刚”的感慨。

    “不愧是‘超品’强者……”楼成拿着手机,感叹出声。

    第五局,吕严面对“活佛”世善,交手的场景看似平淡普通,但楼成知道他们的精神交锋绝对异常精彩,可惜反映于现实者不足十分之一,仅存少许特效。

    这个过程里,吕严几次落于下风,几次呈现翻盘之势,最终还是无奈落败。

    单论经验丰富,继承了不知多少世“智慧”的“活佛”不是针对谁。

    比赛落下帷幕,试图卫冕“天下第一”的龙虎俱乐部在第二轮就收获了败仗。

    电视屏幕前,已离开医院返回家中的“龙王”陈其焘板着脸放下遥控板,线条如同刀削斧砍。

    …………

    回到俱乐部后,楼成收敛心情,重新投入了锤炼。

    翌日,他用完早餐,来到大会议室,打算与“洛后”、教练、郭洁他们复盘大行寺之战,总结经验教训,寻找自身问题。

    还未推门而入,他便感觉空气低沉严肃,有某种威压隐隐摇动心灵。

    嘶……吸了口凉气,楼成推门而入,看见久违的“龙王”站在会议室上首,衣物藏青,气势逼人。

    此时,除了“龙王”,只有楼成和郭洁抵达。

    陈其焘负手点头,平淡说道:

    “你们还需要更多的淬打。”

    “呃……”楼成忽然觉得嘴角有些疼。

    …………

    陈其焘复出以后,龙虎俱乐部连续拿下胜利,吕严淡出主力,让楼成有了更多的上场机会。

    三月底四月初,“王者战”决赛如约开始,这一次,“龙王”卫冕成功!

    除此之外,四月份职业比赛不多,将关注留给了“全国大学武道会”决赛圈,今年是在松城举办。

    而主办方打算邀请那支从谷底爬出,飞快蹿升,拿到冠军的队伍,也是最能代表松城形象的队伍作为嘉宾参加开幕式,为此,楼成接到了电话。

    “好气哦,为什么不能和春假重叠!”严喆珂“委屈咬嘴”道,“橙子,你现在可是三个人的代表了。”

    “啊?”楼成“一脸懵逼”,“什么三个人啊?”

    春假的时候难道买了伪劣产品?

    “代表你自己,我,还有我哥啊。”严喆珂“理直气壮”地回答。

    “你哥不去?”楼成抹了把额头道。

    “他应该不喜欢这种热闹活动吧……我没问过,要不你去核实下?”严喆珂突然有些不够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