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久违的“相声”
    吃饱喝足,遥想当年,直到九点出头,原松大武道社一行人才沿着大街小巷返回所住酒店,沿途之中,已然醉成狗的李懋孙剑等人时而引项高歌,亢奋莫名,时而一脸傻笑,抓住人就絮絮叨叨个没完。

    “这酒品……”林桦没好气地踹了孙剑小腿一脚。

    蔡宗明也喝了不少酒,嘴角含笑地回头打量,发现巷子异常冷清,零零星星的行人都被几个醉鬼吓得加快脚步,迅速消失于了两头。

    他心中一动,眸子闪现些许兴奋,舌头打结地对楼成道:

    “橙子,来,来,咱俩练练,让我,让我见识下外罡的实力。”

    “……”楼成瞬间竟然无言,好半天才笑道,“嘴王,你这是二两马尿下肚,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啊?喝酒是能壮胆,可也不至于飞天吧?”

    “你丫,你丫就不能等我把话说完吗?难得身边有活生生,活蹦乱跳的外罡,我,我想见识下外罡究竟,究竟比我们强多少。”小明同学头脑还是颇为清醒地解释,“说好啊,不能用火,不用冰,不能用劲力,不,不用绝学,还有,还有,不准打脸!”

    “哟,你顾头不顾腚啊?”楼成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明天,明天可是要参加开幕式,被直播的!”蔡宗明伸手抹了下头发。

    楼成郑重点头:“也是,脸上如果有淤青有血肿,被直播得千千万万人看见就不好了,不过嘛,光顾脸也不行,坐轮椅被推上去好像也不是个事,对吧?”

    “你,你丫是不是想打我很久了?”蔡宗明倒吸了口凉气。

    “嗯!”回答的不是楼成,是或清醒或酒醉的单身狗们。

    久违的相声表演……何紫默默自语道。

    笑闹了一阵,在林桦等人一致的期待下,楼成“勉为其难”站到了巷子中央,蔡宗明吸了口气,压下酒意,让脚步扎得更稳。

    何紫充当着临时裁判,吹了声口哨道:

    “开始!”

    蔡宗明腰背伏下,脚步交错前行,重心晃来荡去,让人难以判断他的攻击将落到哪个位置。

    就在他脊椎弹动,行将扑击出拳时,却发现楼成右脚抬起,斜伸出去,悬停等待。

    如果按照预期的想法,那我会直接被绊倒,摔个狗啃屎……蔡宗明眼神一凛,慌忙止住了前扑之势。

    这时,楼成右脚收回,左拳摆于腰间。

    强行变向还未来得及换气的蔡宗明只觉对方的拳头即将崩出,在自己迟缓停滞的刹那,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他没有偶像包袱,当即团身滚向侧方,楼成笑眯眯看着,没去追赶。

    砰!蔡宗明滚得太急,撞中了一辆共享单车。

    “神经病啊!”路过的骑车行人险些没能保持住平衡,边摇摇晃晃前蹬,边骂骂咧咧了一句。

    几岁了啊,还玩地上打滚的游戏!

    骂完后,他发现周围有几个明显喝高了的家伙,不敢再吭声,哼哧哼哧踩着踏板,匆忙离去。

    不和醉鬼一般见识!

    “输了吧?”楼成双手插兜,微笑望向小明同学。

    蔡宗明本就有些酒意,一时撞得晕晕乎乎,但受了惊吓后,说话却恢复了流利,输人不输嘴地回道:

    “你丫不能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啊!谁规定比武的时候撞到自行车算输的?”

    “身为武者,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是最基本的。”楼成一脸云淡风轻。

    蔡宗明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忽然嘶了一声道:

    “你丫从头到尾都没移动过!”

    摆摆姿势就把自己赢了?

    “两三个动作的事情,哪来什么从头到尾?”楼成“不屑”撇嘴。

    蔡宗明没去在意他的“鄙视”,好奇问道:

    “这是‘洞敌冰心’和‘头顶神明’糅合的预判之能?”

    “挺了解嘛。”楼成略感诧异地点头。

    “废话!作为未来的武道比赛解说之王,基础功课还是要做的,这叫干一行爱一行。”蔡宗明啧啧道。

    这时,王大力在旁边冷幽幽地问道:

    “一行是谁?”

    众人顿时哄笑,只得林缺没什么反应,也不知是觉得笑话太老,还是没有听懂。

    笑完之后,脚步虚浮、醉意明显的李懋站了出来,眼睛发亮道:

    “我,我也来试,试下。”

    “我也要我也要!”何紫王大力等人纷纷举手。

    “那就轮流吧。”楼成好笑摇头。

    以逼得他移动一步为目标,李懋、孙剑和林桦等人兴致勃勃地轮番上场,但都可耻地失败了。

    砰!

    何紫闪到侧方,“还劲抱力”,一拳轰向楼成脑袋。

    霍然,她眼前一空,楼成恰到好处矮身,蹲了个马步,拳头则不知什么时候伸了出去,停在了她的腹部前方。

    “攻势能猛,意不能断,得随时有变化的余地。”楼成慢悠悠站起,指点了一句。

    身为丹境武者的何紫最后登场。

    何紫若有所思收式,斟酌着想要发问,却看见又一个人站了出来,是依旧没什么表情的林缺。

    我擦,大舅哥你也来?楼成半是诧异半是期待地想道。

    有好戏看了……何紫退至边缘,只恨手中缺少一包爆米花,李懋等人亦是类似的表情。

    喂,市政管理局吗,这里有两个人要拆街……如果对面不是林缺,蔡宗明已经把这句吐槽说出口了,如今却只能在心里默默念叨。

    林缺没有说什么,身体微微弓起,四周的气流一下变得沉重。

    “开始!”何紫差点忘记了自己的职责。

    砰!林缺脚下水泥路面剧烈晃动,整个人仿佛流星划破天际,瞬间闪到了楼成身前,背后有罡风炸响。

    楼成右掌提前拍出,五指一握,稳稳扣住了大舅哥的拳头。

    他正要发劲一抖,抖散林缺蓄积的力量,却感觉那拳头的细小肌肉诡异蠕动,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竟强行脱出了擒拿。

    砰砰砰!林缺脚步迈开,炮拳连发,周围路灯的光芒隐现扭曲,似乎有一只只无形之手在拉扯它们,楼成则仿佛进入水下,身体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

    不过这种程度的影响对他几乎没什么作用,腰背转动手臂摆开间,撕掉了一层又一层的“不干胶”。

    砰砰砰!林缺衔接紧凑,一拳一脚都像是精准测量过一样,但不管他怎么努力,在不直接动用异能的情况下,楼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半步不移地守了下来。

    几十秒后,林缺收起拳头,退了开来,地面裂痕不多,双方都有控制。

    “虚空遇神,照见自我?”楼成念头一转,欣喜问道。

    大舅哥这么快到这个层次了?

    这就是因祸得福?

    林缺微微点头,做了肯定答复。

    “以你身体的状况看,有非人顶峰了……接下来就是寻觅外罡之路。”楼成替大舅哥高兴地说道。

    林缺眸光未变,似自言自语般道:

    “我下个月回战乱地区。”

    “借生死磨砺?”楼成缓缓点头,确认般反问了一句。

    林缺摇了下头,双手插入兜中,往巷子出口行去,然后语气低沉而平缓地回答:

    “那里有我要的答案。”

    …………

    回到酒店,进入电梯,还在思索大舅哥那句话真正含义的楼成打算放弃,准备询问自家媳妇,这时,何紫凑了过来,微笑说道:

    “学长,小玲有转发一封邮件给你,是关于什么采访节目的。”

    长夜将至?楼成想了几秒道:

    “她去电视台实习了?”

    “嗯,她学编导专业的,舒记者介绍她去省台实习,她和舒记者关系很好,这个采访节目也是舒记者弄得。”何紫解释道。

    “那行,我回头看下邮件,不过我怎么不记得她有转发给我。”楼成回忆不久前才看过的邮箱道。

    “……”何紫一下沉默,然后拉扯嘴角道,“以她的智商,也许真转发错人了……你再确认一下。”

    此时,电梯到达,楼成边踏将出去,边登进了邮箱,确实看见有封新邮件,但转发者的名字完全不像闫小玲,叫做:

    “Liu:↑青GK”

    “是这个吗?”楼成不敢确定地展示给何紫看。

    何紫愣了片刻,直接打电话给闫小玲,劈头盖脸问道:

    “你邮箱的签名是什么?”

    “是……”闫小玲忽地沉默,接着拨浪鼓般摇头道,“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完了完了,中二时期的乡非签名忘了改,被学长看见了,看见了……

    “……不是你,那封邮件谁发的?”何紫脸庞明显抽动。

    “不知道!”闫小玲斩钉截铁回答。

    PS:下午有事,晚上那章会比较迟,大概九点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