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空战(两章合一)
    两天之后,河西市九问馆。

    这是专为“武圣战”修建的场馆,已有好几十年的历史,前些日子才做过改建和翻新,增加了四周观众席位的数量,并在原有的基础上多了一重防护。

    青石铺就的擂台长宽皆超过三百米,因常常破损严重需要整修,看不到什么斑驳的痕迹,唯有左侧武者通道的“出口”,屹立着一块石碑,留有当初号召建立职业赛的林中训林老爷子的墨宝:

    “武中圣者”!

    当“武圣战”进入前三十二强阶段,当单轮场次减少至无需另外场地分担时,所有的比赛都回到了这里,回到了晚上!

    作为首日八场比赛的最末,楼成没怎么关注之前的战斗,将观看冯智视频的收获和想法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一遍,时而审视,时而推敲,专注而认真。

    等到倒数第二场开始,他才停止了这一切,让心绪得到舒缓,不至于绷得太紧。

    视线停留于休息室内的大屏幕,他看见彭乐云被“麒麟”董霸先死死压制着,始终处于被动,好几次竭力反扑,或以身法周旋,都像滚滚江流里的些许浪花,转瞬即逝。

    “不愧是‘当世前三’……”楼成半笑半慨地无声自语了一句。

    换做自己,若是落至“道士”现在的处境,也不会比他做得更好!

    一边欣赏着战斗,他一边拿起手机,随意翻了下新闻,接着“瑟瑟颤抖”地将标题和链接发给了严喆珂:

    “试金之战”!

    “想站到最后的舞台不是靠说的!”

    “楼成的考验来了!”

    “是超一流就闯过去!”

    ……

    严喆珂很快回应,“掀翻桌子”道:

    “你没事看这些找刺激吗?我之前都忍着没和你讲!”

    她怕因此干扰了楼成的心境。

    楼成“窃笑”道:“就是找刺激啊,增加点破釜沉舟的感觉!”

    “这也行……”女孩“目瞪狗呆”。

    她联想到心意纯一之事,大致明白了缘由,没有再问,转而打气道:

    “不要只是置诸死地而后生,还得从战略上藐视对手,觉得他比不上自己,有必胜的信念!”

    “除了头发这块,我一时还真想不到他哪里比我差的……”楼成故意开玩笑道。

    “谁说的!”严喆珂“怒目呵斥”道,“你有媳妇,他没有!”

    “……有道理!”楼成险些失笑出声,继而想起某个八卦,于是兴致勃勃地分享给珂小珂同学,“我昨天听洛后提到一件事情,说冯智还是职九那会,第一次和同门里几个狐朋狗友出去鬼混,找了家不正经的会所,喊了一溜的那啥,到了最后,别人带走了位姑娘,而他带走了妈妈桑。”

    这事发生的时候,谁也不知道冯智最后会成为超一流的强者,他的狐朋狗友们压根儿没有帮他掩饰的意思,反而当做笑谈,流传了出去,从此之后,他喜好的特殊,随着实力的一步步提升,越传越广。

    严喆珂“汗颜”道:“看他的样子真看不出来……真.人不可貌相!”

    冯智长相憨厚,气质淳朴,加上少年早秃,就像崆峒山上开荒种树的老农。

    闲聊之间,彭乐云和董霸先的比赛步入了尾声,前者虽然一次又一次从失败的边缘挣扎回来,让人刮目相看,但最终还是没能创造奇迹。

    可怜的“道士”……楼成感叹完对方的签运,对严喆珂说道:

    “我去调整状态,做最后准备了。”

    “嗯嗯,加油!”女孩当即回复,接着咬了咬嘴唇,补了一句,“要是这次你能完成目标,我,我就拿一天,拿一天,emmmm,我什么都听你的!”

    楼成脑海里似乎能够勾勒出小仙女此时的表情和模样,嘴角不自觉勾起地想了几秒,半开玩笑地回了个“鼻孔喷气”的表情:

    “我如果输了,肯定是因为这个加油让我无法平静……”

    “怪我咯?”严喆珂好气又好笑。

    小两口没有多扯,楼成放下手机,闭上眼眸,让思绪缓缓沉凝,结出冰心,一点一滴地调整着自己的身体状态。

    …………

    另外一边的某间休息室内,冯智立在镜子前方,拿着发胶,涂抹所剩无几的头发,将它们摆弄至最适合的位置。

    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目光专注,神情严肃,就如同古代剑客与人决斗前,总要焚香斋戒,洗浴净衣一样。

    对剑虔诚,对敌重视!

    做好这一切,冯智弹了下米白色的武道服,腰背霍然挺直,缓慢向平放着那口“齐天剑”的长桌行去。

    右掌伸出,握住鞘身,郑重拿起,四周顿时有风轻绕,他转过身体,望向门口,一步又一步地走了过去。

    …………

    十五分钟之后,三十二进十六的第八场比赛拉开了帷幕,灯光照出的明净“道路”两头,一身藏青的楼成和白袍微荡的冯智几乎同时现身。

    他们收敛着气势,目光平淡交触,在紧急更换修补过青石的场地内如常前行,来到了裁判两侧的预定位置。

    没什么耽搁,“对话时间”开始。

    冯智抬起握鞘的左手,行了一礼,动作标准得没有丝毫瑕疵,似乎对他而言,比赛出剑乃神圣之事。

    及至对方还礼,他木讷着没有开口,仿佛拙于言辞,但楼成很清楚,私人场合里的冯智思绪敏捷,善于交流。

    他不说话,仅仅因为这对剑不尊重!

    一切的心灵交锋,言语刺激,都是对剑的不尊重!

    楼成也没有拿黑历史刺激敌人的打算,说不定冯智还以此为傲,他同样保持着沉默,内藏着气势,让赤红、淡紫等火焰平衡凝出,环绕盘旋。

    三分钟很快举起,已退至边缘的裁判举起右手,猛然挥下道:

    “开始!”

    铮!

    清越的金铁交鸣之声悠长回荡,冯智拔出了宛若一汪秋泓的长剑,向着前方连斩了两下,就像在以虚空为白纸画一个叉!

    嗖嗖两声,薄如蝉翼又高度凝缩的青色月牙呈现,一前一后,交叉着层叠着撕裂气流。

    楼成未做躲避,背后金黄火球一转,轰了出去。

    月牙般的剑光临近,如同真实利器一样将它分成了平等的四瓣,本身穿透过去,其势仅是稍减。

    就在这时,那团金黄色火球忽地提前失衡,原地炸开,浪潮将剑光吞没了入内,像是依旧受到操纵。

    试应手之后,冯智脚下一蹬,呼啸着扑向对手,手中长剑或斩或划,激发出一道又一道快若奔雷的“青色月牙”,让半空之中气光纵横。

    楼成转腰迈步,荡起罡风,或闪或挡,或避或打,稳中有序,不见忙乱。

    这一片青色月牙之中,忽有光芒一闪,冯智的长剑突兀而至,背后留下了一道卷起尘土的龙形飓风和紧追慢赶的声音。

    楼成有所预感,手臂早已抖出,斜斜捶向了那口“齐天剑”,背后“五火”旋转变快,似要凝聚。

    但到了最后,他又按捺住了毕其功于一役的冲动,相信身为超一流强者的冯智不可能留下这么大破绽,不可能硬拼“五火九转.大日降临”。

    他这一剑必定暗藏后手,为的就是激我凝聚“五火”……心念一转间,楼成稳住平衡,将体内弥漫的冰劲尽数灌入了拳头,欲要以“冰后之叹息”格挡长剑。

    眼见两者即将碰撞,那道剑光突地散开,化做席卷方圆的狂风,冯智的身影藏在其中,让人难以发现。

    “风部”第三式,“无根浮萍”!

    这既是卸力的绝学,又是躲避之秘法!

    呜!风声灌耳,割面如刀,楼成眉心陡然一跳,猛地拉扯肩膀,化右拳为爪,拿向了脸前。

    那股股狂风里,一截闪烁金属光芒缠绕着细小青色的剑尖无声无息透出,点往他的额头,但在预判之下,就像在自投罗网。

    啪!楼成泛着青黑之色的五根指头抓破了对手剑尖环绕的细小青色。

    这青色乃劲力所化之风,维持着长剑的平衡,它们甫一崩开,剑尖立刻颤抖,被推动着略微改变了方向,贴着楼成的手背刺向他的面门,冰凉冷酷的感觉让鸡皮疙瘩瞬间浮现。

    “不定之剑”!

    崆峒院历代强者根据“风部”演绎而出的一路剑法,号称神鬼莫测!

    这路剑法的精髓在于附带的“风劲”不是为了伤人,而是簇拥剑身,保持平衡,一旦与人接触,有强大外力加入,“风劲”会立刻失衡,带着长剑变向,出乎敌人的预料。

    至于最后会刺往哪里,使用者自己在此之前也没法判断,所以叫“不定之剑”!

    皮肤之上像有毒蛇游过,楼成根根汗毛炸起,但他没有急切着躲避长剑,仅是偏过脑袋,绷紧肌肉,甩动膝盖,飞起左脚,让小腿化作鞭子抽向前方。

    砰!

    他踢中了不知什么时候急戳小腹而来的剑鞘!

    这才是冯智真正的杀招!

    上用“不定之剑”逼得敌人手忙脚乱,下握鞘壳,给予致命一击!

    当对方有所了解,提前做好应对准备时,则能化虚为实,化实为虚,让“不定之剑”成为主攻!

    当然,世上没有完美无缺的招式,“不定之剑”维持困难,冯智没办法在驾驭它的同时分心刺出剑鞘,只能等到平衡被打破,失控的“风劲”自动推着剑尖变向时,才可以腾出手去做下一步。

    这就有了前后之别,留下了一定空隙!

    楼成飞腿抽中剑鞘的同时,手掌四周刹那弥漫出白雾,让气流无声冻结,闪烁晶莹。

    他让“冰后之叹息”以虚空为目标爆发!

    冰晶层叠,惯性犹存又得风劲推动的剑尖速度逐渐放缓,越行越是艰难,被楼成及时偏头闪过。

    呜!

    一招未能得手,冯智再次“散开”,化成了渲染着黑色的龙卷之风,上接灯光闪烁的

    “苍穹”,下连裂痕密布的青砖,如同纪录片里的风灾!

    楼成身处核心位置,只觉构成龙卷的股股黑色之风皆有锋芒锐利之感,似乎都是冯智的剑光所衍,不能等闲视之。

    若是被这龙卷收缩笼罩,必将遭受万刃割体四分五裂的攻击……楼成明白这是对手强大精神和招式的糅合,先乱其神,后斩其身,

    “风部”第八式,“黑色灾难.飓风席卷”!

    更为恐怖的是,还有淡淡的腥甜气味飘散于风中,缓慢腐蚀着楼成的身体。

    此时此刻,最好的应对就是轰出“五火”,以纯粹的爆炸风浪破坏龙卷,让冯智旋转切割的长剑显形。

    楼成也是这么做的,但他刻意留下了金黄与浅蓝,仅是“三火”合一。

    砰!他左拳劈打而出,淡紫等色聚合为一,膨胀开来。

    耀眼的光芒撕裂了黑色,让场地白茫一片,翻滚的烟云瓦解了龙卷风,制造出无数乱流,巨大的爆炸声震得大地颤抖不已,“挖掘”了一个明显而宽阔的坑洼!

    这样的环境里,楼成衣衫乱舞,对四周的感官降到了最低点,但他想都没想就半转身体,挥舞右臂,向后抽出!

    当!

    他的拳头准确命中了自火浪乱风里刺来的长剑,将它打退了回去。

    这半是对危险的预感半是提前的判断,当“三火聚合”后,不受太大影响,还能发动进攻的位置,只有被他身体遮掩的后方!

    偷袭未成,冯智踢膝后迈,借着风势,失去重量般飘了起来,然后身绕“青风”地悬浮于半空!

    “风部”绝学修炼至他这个层次,已能飞行一段时间,这也是他相对绝大多数外罡的优势所在!

    呜呜呜!

    冯智仿佛一只雄鹰,以狂风为翼,扑击下落,掌中长剑劈出道道青芒,时而高悬旋转切割,时而封锁四周。

    这个过程里,哪怕没有碰撞,他亦能借风再升,无有滞涩。

    嗖嗖嗖!楼成或硬挡,或闪避,或以残余的金黄和浅蓝为根本,快速凝聚火球,高射轰击。

    然而,他的反击都被冯智轻巧避开,对方行动之如意,转折之灵活,犹胜鸟类。

    噗!楼成轰出一团浅蓝火球后,闪避慢了少许,背后遭两道剑光划中,破开了冰层,撕出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噗噗噗!整整三分钟之内,没有“制空权”的他就如同困兽,怎么都打破不了局面,身上伤口越来越多,失败似乎只是时间的问题!

    又是二十几秒过去,半空的冯智忽地头下脚上颠倒,以长剑为钻头,荡起了高度凝聚的恐怖龙卷。

    当龙卷落向楼成的刹那,他剑身一弯,重又弹起,往着远方飘去。

    他的飞行是靠“风部”劲力和绝学强行模拟,没法长久维持,必须缓一阵子才能继续。

    当然,冯智也不是白痴,要等到强弩之末才“换气”,他会留出余量,以防意外,免得身在半空,动作停滞,必将下落,任人宰割!

    当此关头,楼成眸中精光一下汇聚,无视了席卷而来的龙卷飓风,猛地回抱气血,将“丹劲”导向了双腿。

    砰!一弯一撑之间,地面破碎之中,他腾空而起,缠绕着金黄、淡紫和浅蓝,像是一枚炮弹,扑向了冯智!

    他苦苦支撑,等待许久,等的就是现在!

    冯智飞行难以持久之事,外罡人尽皆知,但除了修炼“斗部”绝学的蜀山斋强者,没谁去抓这一点,因为对方不会陷入最虚弱的状态,且那是属于他的领域,如果去把握类似的机会,很容易偷鸡不成反倒蚀把米,让自身落到失败的边缘!

    楼成在分析对手的战斗集锦时,敏锐察觉这或许将是自己唯一的机会,否则根本没办法战胜正处于巅峰且优势变态的敌人!

    这不是说冯智会大意,会疏忽,而是“承平日久”后,面对蜀山斋之外的敌人时,他多半不会更加谨慎,更加小心,因对手的不同做不同的保留。

    反正没谁会去尝试不是?

    这就是自己的机会!

    短暂“飞行”,我也会!

    不成功便成仁!

    “火箭”发射,楼成呼啸着拉近了与对手的距离。

    看到这一幕,冯智眸光闪烁,身周缭绕的狂风横吹,让他漂移开来,掌中之剑竖起,劈斩急“飞”而来的敌人。

    砰!楼成体内炎帝一炸,凭空转折,避开了青色剑光。

    呜呜呜!冯智神情不变,尤有余力地连续转折,鹰击长空。

    砰砰两声!楼成跟着变向,将距离又拉近了一点。

    风声大作,冯智向上飞起,如被威亚吊着,手中“齐天剑”大亮,要追斩其势已尽,即将下落的敌人。

    就在这个时候,楼成脚下股股淡蓝火焰喷薄,穿透焚化了鞋子,托着他再做攀升!

    “喷射反击”,火箭腾空!

    冯智眸光一凛,周围青风瓦解了一半,呼啸着飞向侧下方。

    轰隆!

    一声爆炸突响,楼成之前没舍得用的金黄火球炸开,化作狂猛的风浪,击伤了他的背部,也推着他急追而至。

    冯智瞳孔猛地一缩,让剩下青风全部瓦解,横移开来,斩出剑光。

    轰隆!轰隆!

    淡蓝和淡紫相继爆开,一个阻挡剑光,一个助推变向!

    翻滚的云雾裂开,楼成“迈步”而出,终于临近了冯智。

    危机关头,冯智的武道服突地鼓胀,就像内部自生了狂风,瞬息间又一次拔高!

    就在观众们为手段尽出的楼成叹息时,他身体忽然轻飘,仿佛失去了重量,脚下火焰不要钱般燃烧着气流,让它们冷沉热升!

    他的体内“冰魄”黑暗虚无,象征着宇宙的寒冷,那是没什么物质的寂静!

    轻踩一脚,楼成跟随腾起,左臂抖开,一拳打向了冯智。

    冯智终于没再变向,没再转折,掌中长剑光芒一闪,凌厉劈斩。

    他的“飞行”已到极限!

    楼成关节啪啪弹动,五指陡然张开,一下抓住了对手的剑身,将体内积蓄的“冰魄”灌注入内。

    一层晶莹凝出,蔓延向冯智,与此同时,楼成的右掌,也抓住了敌人抽来的剑鞘。

    啪啪啪,砰砰砰!

    两人双腿或抽或踢,或踹或点,不断碰撞,齐齐下降!

    坠落的过程里,楼成和冯智同时用简化“兵”字诀和“自然哀鸣”攻击着对手的精神,眼眸都有眩晕色彩浮现,谁也腾不出手来进行调整,准备“大招”。

    但对楼成来说,这再好不过!

    因为随着“冰魄”之力的倾泻,一方面影响了冯智的动作,抵销着他体内的风劲,另外一方面,也由于“冰火”的平衡,让楼成体内的火劲逐渐凝聚,越积愈多!

    砰砰砰!

    两人即将落地时,楼成分别抓住对手长剑和鞘壳的双掌忽地松开,钻出了两团沉重的淡紫火球。

    轰隆!

    火球爆开,让冯智身体遭创,被颠簸着甩高少许,而及时收手蜷缩成团的楼成借助反冲,抢先落地,顾不得调息,直接手结印法,吐气开声道:

    “阵!”

    气流瞬间收缩,一下禁锢住了不能“飞行”的冯智,强弩之末的他也没来得及在第一时间挣开。

    砰!楼成回抱气血,再次腾空,抓住刚裂开牢笼的冯智,灌入冰魄,带着他撞向地面。

    轰隆!

    烟尘四起之中,一个坑洞浮现出来,冯智七晕八素地躺在中央,被强提一口气的楼成横倒下来,用肘关节抵住了喉咙。

    当!

    他的“齐天剑”落于坑洞边缘,发出一声清脆之音。

    裁判举起右手,沉声喊道:

    “楼成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