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低姿态
    间隔一天后,“武圣战”重燃战火,九问馆迎来了十六进八的比赛。

    第一场,“龙王”和智海就打了个火星撞地球,没什么伤势在身的前者展现了恐怖的统治力,又一次向世人证明绝代双骄的时代远未结束!

    不过,能在晋升外罡五年内拿到两个头衔,智海也非欺世盗名之辈,靠着“不动明王身”的强横和苦行僧般的坚毅,让“龙王”陈其焘付出了一定代价,看得观众们直呼过瘾,看得楼成暗自咋舌。

    接下来的三场比赛里,“麒麟”董霸先不让“龙王”专美于前,一番激战后,险胜了玄武派掌门,同为头衔强者的“护海长堤”马兴宏。

    路永远刀法臻至化境,没辜负本身遇强则强的名声,击败了前头衔记录保持者“意后”费丹(目前头衔数量的前三名分别是“武圣”钱东楼、“意后”费丹、“道剑”吴谯,“龙王”陈其焘暂时仅能位列第四,不过彼此间的差距只有那么一个两个,对后者而言,追上两位前辈只是早晚的问题,他的目标只在钱东楼身上)。

    任莉在一品强者罗仙面前未能延续好运,实力终究还是有着不小差距,从赌约来说,哪怕楼成之后也输了比赛,同样算坚持得更久。

    前八诞生了四位后,端坐休息室沙发上的楼成活动了下脖子,缓缓站起。

    啪啪啪的骨骼筋膜齐鸣声里,严喆珂回复了消息,“双手抱胸地点头”道:

    “你的专属加油员已经就位!”

    今天恰逢周末,又没什么别的事情,她可以待在家里,无需顾忌自身表现地收看直播。

    怎么有种补魔的感觉……楼成轻笑出声,调侃着回了珂小珂同学一句,接着锁上屏幕,走向门外。

    欧曼已经等在那里,从他掌中接过了手机钱包等物。

    迈开步伐,楼成不快不慢地靠近出口,那里没有大门,仅是支出了华丽的棚子,仿佛在昭示着每一位走出者的身份。

    临到边缘位置,楼成停了下来,闭上眼睛,让心神尽数降入体内

    那是一种微妙难言的感觉,他似乎看到了一个个根髓,它们是组成内脏、血肉等事物的最小最基本单位,密密麻麻,无有不在。

    当楼成看到这幅画面的那一刻,它们瞬间“活”了过来,舒展彰显着本身的存在,那是数不清的一粒又一粒“萤火”,内里自成天地,藏着幽暗深邃繁星点点的微缩宇宙。

    它们“轻鸣”着,“摇曳”着,互相激荡,汇出了生命的潮汐。

    若有似无的奔涌声传入楼成的精神,蓬勃,强劲,隐秘,绵厚!

    与宁梓潼探讨过火候问题后,楼成又请教了自家师父,有了初步的理解,但想真正掌握这点,转化为本身实力,没有几个月乃至一年半载的摸索,是不可能办到的,所以,他没急于求成,仅仅消化了前面比赛所得,调整了心境与状态。

    再借助连胜强敌累积的气势,这一刻,他只觉精神完满,内外无暇,自然便看到听到了根髓的“共鸣”。

    除了伤势还有些许残留,身体不够巅峰,其他都没法更好了……楼成吸了口气,闻到了战斗的气息。

    他眼睛一点点睁开,脚步迈出,脱离出口,穿过棚子,踏入比赛场地。

    “楼成!”

    欢呼之声涌动,仿佛在迎接着新的王者。

    “楼成!”

    同样停顿于棚子靠内位置的黄克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山呼海啸,木讷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的起伏。

    与年轻时相比,现在的他脾气好了很多,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那种破坏的冲动了。

    从小开始,黄克就属于那种“不叫但会咬人的狗”,平日沉默呆板,拙于言辞,似乎是老实人,好好先生,可一旦被人招惹,怒气积累至一定程度,他会无法自控地爆发出来,真把人往死里打,真把东西往无法修复破坏,要不是开始练武后就辍学入门,有实力强大的师长看管着,他坟头的草或许已有三尺高。

    这也影响了他境界的提升,等到一点点控制住脾气,才大器晚成地蜕变为非人,从此走上一代枪王之路。

    外面的欢呼声有所回落时,黄克缓步走了出去,刚好踩在气机变化的关口,让为楼成加油的观众莫名停顿,胸口发闷。

    他仔细琢磨过对手过去三十场的比赛,总结出来的第一点是,那些实力高过楼成却输给他的家伙们最大问题是姿态没摆对,重视归重视,全力以赴归全力以赴,依然是以强势的表现去战斗,还是将敌人视为较弱一方,于是没留下余地,一旦出现意外,或是犯了错误,很容易落入翻盘艰难的局面,不提心态不对的龙真,“斩神刀”路永远是典型代表。

    打楼成就得放低姿态,将他当做同层次甚至更强一点的敌人来对待,“齐天剑”冯智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要不是太自信于“飞行”,犯了疏忽大意的致命之错,结局肯定会不一样,“空战”前的走势已充分证明了这点。

    审视自身,确认没类似问题后,黄克倒提着“冰螭枪”,将杆子背在身后,慢慢来到预定位置,抬眼望向对面的敌人。

    利落干净的寸头,精光暗藏的眼眸,线条分明的轮廓,深邃幽暗的藏青色武道服,与外界融洽和谐却似乎自成天地的感觉,共同勾勒出了一位永不弯折永不服输的武者。

    而在楼成眼里,木讷普通的黄克显然不如那口长度惊人的“冰螭枪”更夺人眼球,它等于甚至超过两个人的身高,杆子由特殊的银白合金铸造,枪尖闪烁着冰冷而晶莹的光芒,整体在风中微微颤动,给人一呼一吸交错进行的感觉,仿佛那不是兵器,是一条沉睡的蛟龙,有着属于自己的生命!

    裁判适时开启了对话,向来木然的黄克少有地开口,低沉说道:

    “我想过这一天,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楼成晋升外罡后,与他遭遇只是什么时候的问题,没人会因此奇怪,但谁能想到,不足一年,对方就以“超一流”的身份站在了对面!

    听闻此言,心湖轻而凝的楼成微微一笑道:

    “我也是。”

    黄克没再发言,似乎变成了一尊冰雕,但四周的气温却飞快降低,雾气浅薄,雪花渐落,在五月的初夏营造出森寒肃杀之感。

    换做实力逊色一筹的旁人,此时已忍不住冷颤,失去战斗的意志。

    楼成身边忽现幽暗,朦朦胧胧,入者无声,不见涟漪。

    接着,这片氤氲里有寒风打旋吹出,呜咽回荡,苦寒弥漫,让正要远去的裁判只觉片片雪花皆暗藏锋芒,似乎随时会刺在自己身上。

    这是“冰螭”之冷与“星空”之寒的较量!

    面对黄克的气势压制,楼成没用相克的“火部”来应对,没凝聚“五火”,制造“炎境”。

    这是因为他审视最近比赛,回味过去战斗时发现,一旦面对强敌,自己已习惯于先弄出五火,靠“宇宙星空流”的特异来平衡维持,做提前的准备。

    这属于本身的优势,当然要尽量发挥,但问题在于,如果变成了习惯,变成了一点不改的起手,那很容易被人针对,被他们用自己事前没想到的办法来破除,先前与龙真之战就因此吃了个亏,如果不是对手太心急太自信,“非”得比“九字诀”,事情会完全不一样。

    所以得主动求变,不留规律!

    当然,也不能为变而变,那又是更加严重的错误,得因时因势而改,与“寒冷”交锋,“宇宙”的黑暗同样合适!

    一片片鹅毛飘零,越来越急,就在它们萧瑟冰冷之意达到顶峰时,远处的裁判高声喊道:

    “开始!”

    砰!黄克率先动了,没直扑楼成,而是荡开身形,卷起风雪,做游走伺机之相,姿态摆得很低。

    呜呜呜!风声呼啸,白茫迷茫间,楼成腰背一转,也展开了步法,不原地困守,以求把握主动。

    砰砰砰!罡风凛冽,寒冷摄人,黄克和楼成就仿佛战列舰时代的海军,不断改变位置,寻求最佳的攻击角度和机会。

    砰!

    多次转折间,一大片白茫茫的暴雪忽地兜头盖向了楼成,刚有临近,其中霍然钻出了一道“极光”。

    快,准,狠!

    光,冷,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