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九章 过去之种,今天之获(四千字大章)
    一时之间,楼成身外幽暗如云,天小地窄,竟无法闪躲,无处可去,而生了又灭,灭了又生的无数雷霆行将爆发,覆盖方圆。

    这既属虚幻,又是真实,伴随这一切的还将有“武圣”钱东楼的双手,收割胜利的双手!

    倒飞刚顿的楼成知道此时此刻使用完整“九字诀”只来得及破除精神压制,不被绝大部分幻觉影响,可其中真正的闪电和攻击就不得不靠普通拳脚来抵御了。

    那样会非常危险!

    电光石火之间,他克制住了这本能的反应,向心底酝酿的情绪挖掘的意境索求力量!

    父母憔悴较少不算苍老的面孔和严喆珂蜷缩熟睡时的纯净恬然,一下出现于楼成脑海,那种想要保护想要守住的悸动充满心怀。

    这个瞬间,他就像个男人一样挺直了腰背,父母妻子都在身后,岂能做出退避,唯有知难而上,明知不可为而为!

    有的东西比活着更重要!

    啪!楼成前踏半步,意志轰然勃发,喷薄如同火山,坚定像是金石,四周幽暗顿时褪去,被独立出来的那方天地重归了自然。

    精神交锋的同时,他的微妙预感把握住了危险的源头,右臂做出了后拉的动作。

    轰隆!

    一道道闪电闪耀,照亮了整片场地,它们以洗地之势铺天而来,“武圣”的双手隐于其中,作为最强之点!

    砰!雷霆爆发之前的刹那,楼成轰出了右拳,前方淡紫急速膨胀,体表厚厚晶莹层叠,仿佛在制造冰雕!

    这一年来,他在“宇宙星空流”上的造诣愈发精深,已经能完成之前不能完成之事,比如:

    一拳之间,冰火两分,攻防一体!

    这再结合那贯穿了他几乎整个武道生涯的意志、感受和情绪,便是自创的杀招!

    “宇宙星空流”,“守护”!

    轰隆!

    地震般的摇晃里,噼里啪啦之声作响,楼成体表银蛇乱蹿,冰层飞快粉碎,而他的拳头前方,火焰化云,膨胀开来,抵住了钱东楼双手抓住的“雷霆紫章”。

    蹬蹬蹬!失去先手,身体有所麻痹的楼成被反弹开来,脚步略显凌乱。

    这个瞬间,他想起了当初用“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弄得路永远出现类似反应,然后一套恐怖连招将对方“带走”的场景,对自身的处境一下有了深刻认识。

    可就在他要引爆体内火劲,诡异横移时,一道身影闪现抵达,直直撞了过来,快得超过了声音!

    “武圣”之“迅雷不及掩耳”

    砰!楼成搁在身前的双手交叉格挡,被磅礴夸张的冲击力强行“推”着后撞。

    喀嚓!

    他胸口好几根骨头断开,忙放弃稳住身形的打算,顺势向后飞出。

    若不这样,他的双臂也会骨折!

    那就没法打了!

    轰隆!

    音爆之云膨胀,狂暴的风浪吹得钱东楼白袍猎猎飞舞,竟有几分说不出的悠然高远。

    好风凭借力,他身影飘飘,飞快追向楼成,一步迈出,双掌已然合拢,做出拍击。

    轰隆!

    一声霹雳刺破了残余的爆炸声,震得楼成脑海嗡了一下,“冰心”再次破碎,预备的二段变向、三段变向仿佛汽车轮胎被钢钉狠狠扎中了一样,自然瘪了下来。

    蹬!他跌落踩地,匆忙后仰,一道薄如蝉翼的紫色雷刀瞬息而至,劈在了他胸腹之间,险些蔓延至他的喉咙和头部。

    兹啦一声,楼成身前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赤红鲜血未有流淌,只有碳化焦黑之相!

    他通体一阵麻痹,缓了一息才有余力“抱丹”下腹,而这时钱东楼已施施然赶至,左腿绷紧,银白缭绕,横抽了过来,攻势连环不绝!

    啪啪啪!砰砰砰!钱东楼拳打脚踢,电光频闪,演绎九劫齐下、“九霄合瑟”之事,似乎要将楼成连到死!

    这样岌岌可危的处境下,楼成仿佛回到了年前,回到了“超品战”半决赛。

    那次自己遭遇的是身体状态比今天更好的“武圣”,刚开始还能有攻有守,但很快便落入了类似的局面,再那一波又一波一浪又一浪的连招下,没能支撑太久,惨遭失败。

    今天难道也要重复之前的故事?

    念头一闪,楼成咬紧牙关,以“求活”和“守护”参杂之心坚毅格挡,不慌不乱。

    砰砰砰!啪啪啪!他拳拳“冰魄”,脚脚“冻劲”,在迟缓对方的同时,蓄积着“炎帝”,预备着来一个恐怖爆炸,以摆脱困境。

    噼里啪啦!钱东楼拳脚银白腾跃,击碎着覆盖而来的冰霜,动作则以肉眼难察的速度一点一点迟钝。

    楼成“冰心”又成,“神明”高照,敏锐察觉到了这点。

    就是现在!他不再驱使“冰魄”,任由体内的炎帝之劲顺着拳头疯狂外涌。

    钱东楼神情未变,占据着主动的他猛地闪到了侧方,双掌又一次合击。

    楼成身体一震,来不及侧挥拳头,“紫炎”已是崩散,似乎放了一个哑炮,只能燃烧气流,燎原大地。

    啪!“无云雷刀”劈来,楼成已是提前闪开,但钱东楼重又展开了攻势,“九霄合瑟”,雷劫连下!

    砰砰砰!轰隆轰隆轰隆!

    银白纵横,霜花飘零,两人越打越是激烈,楼成受创不轻,几乎遍体鳞伤,但他依靠着“冰火平衡,用一样蓄积一样”的特殊,总是让“武圣”的势头无法攀至最高,每当达到一定程度,就不得不以各种办法破坏“蓄气之招”。

    正因为如此,已经丧失了对时间准确判断的楼成才能在这一轮又一轮的疯狂进攻下苦苦支撑,虽然狼狈,却未露败相。

    可钱东楼的攻势仿佛没有尽头,他的麻痹越积越多,伤势也是越来越重。

    砰!

    终于,一拳两崩,楼成肌肉筋膜不受控制地剧烈颤抖起来,并不由自主地踉跄退步,脑袋一阵发空,短暂失去了还手之力。

    他知道“武圣”若趁机而来,自己只能束手待毙,接受失败的结局了。

    然而,预料之中的进攻并未出现,楼成缓了过来,看见白袍洒然的钱东楼在做“还劲抱力”。

    他的连招终于到了尽头?他承受的冰冻终于超过了限度?他之前几场激战累积的隐患终于显现?

    机会来了!思绪纷呈间,楼成毫不犹豫跟着“还劲抱力”,回收气血劲力和麻痹颤抖等种种感觉于下腹丹田,并移动星辰,勾勒出九个古字: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砰!

    他迎着已一记电拳轰来的钱东楼推出了双掌。

    他的精神陡地疯涨,意志贯穿其中,钱东楼脑海忽有些微眩晕,只觉四周漆黑降临,深邃得仿佛没有边际,那浸入骨髓的感受既像寒冷,又是孤独。

    这就是楼成的“宇宙”意境!

    孤独,寂寞,怅然,冰冷,痛苦等感受涌入钱东楼心头,他再是“武圣”,也品尝过类似的情绪,不由怔了一下,打出的拳头随之放缓

    而楼成抓住这短暂的迟钝,弓下了腰背,既避开了攻击,又做出了准备。

    那片黑暗无垠的宇宙内,一颗颗“星辰”升起,各自发出纯白光芒,从四面八方奔向了钱东楼,而虚幻的寒冷化为了实质,让这位“武圣”的身体如被冰封。

    自创之杀招,糅合了精神意境的“宇宙幻影”!

    嗖嗖嗖!一个个“恒星”拖着焰尾,前仆后继地轰向了“武圣”。

    钱东楼眼睛一眯,体表顿时跳跃出或银白或纯青或明紫的电光,它们击碎着冰层,击向了“火球”。

    轰隆!轰隆!轰隆!

    爆炸之声此起彼伏,弄得地动山摇,钱东楼强行挡下了杀招,但脸色已是发白,气血出现衰落。

    这时,楼成挺直了腰背,前踏半步,抬起手臂,掌心虚握,凝出了一片藏着璀璨的幽暗。

    “天倾西北,地陷东南”!

    砰!他翻打盖落,让残余的电光、火焰和风浪尽数平息,如遭镇压,或是破灭!

    钱东楼吸了口气,整个身体霍然膨胀,化为了雷霆巨人,在古朴玄奥的雷篆花纹衬托下,一拳高冲,迎了上去。

    轰隆!

    几乎爆炸的响声里,他手臂后甩,身体倒退,每一步都留下了深深脚印,似乎在卸除难以化解的力量。

    楼成丹劲一抱,勾勒“斗”字,大步追上,一拳下捶!

    砰!砰!砰!

    他连续使用了三次丹劲爆发加完整“斗字诀”,以狂暴恐怖的力量打得钱东楼摇摇晃晃,口鼻溢血,步步坑洞。

    但对方还是撑了下来,靠着各种精妙出奇的手段撑了下来!

    楼成气势一缓,只能中止杀招的连续,转用普通拳脚,掀起狂风暴雪般的攻击,牢牢压制着“武圣”,不让他拉开距离。

    这样的进攻里,他拳拳冰魄,在身周缓慢凝出炽白、淡紫等火球,蓄积“五火九转”之大招,就像“龙王”之外的“火部”外罡那样。

    兹兹兹,钱东楼竭力摆脱,电光乱舞,遍布大地,却未能得逞。

    等到“五火”成形,楼成向前一欺,让身周环绕的火球飞快聚合为一。

    就在这时,钱东楼体表电光一闪,与地面游走的雷蛇形成了鲜明对比。

    他整个人随之漂浮起半寸,就像受到了大地的排斥,然后以几乎没摩擦的速度向后滑开,险之又险避过了楼成的拳头。

    被动之中,“武圣”还能考虑长远,预留如此布置!楼成震动之中,忙稳住“五火”,不让聚合发生,免得大招空掷。

    突然,他眸光一凝,看见钱东楼于后退之中,腹部蠕动,喉咙放开,发出了一声震动三界的雷鸣!

    他在悬浮后退中没有余力施展“晴天霹雳.无云雷刀”,但可以用别的方式干扰对手。

    轰隆!

    楼成脑海一震,冰心裂开,身周的“五火”行将失控。

    关键时刻,他稳住冰心,以绝强的控制能力,重新掌握住了“五火”的平衡。

    这不是冰火之道,来源于“五火九转.大日降临”本身的技巧!

    这个瞬间,楼成想起了“龙王”曾经的指点。

    在自己得意于依靠“宇宙星空流”,可以轻松施展“五火九转”,他专门说道:

    “这段时间把‘五火九转’重新练一遍。”

    “你依靠修真技巧,省略了‘五火九转’里复杂的掌控法门,这些东西不能帮助你更好地使用‘五火九转’,但却可以提高你对各种火焰的把握,是基础的基础。”

    “有的捷径可以走,有的东西不能省。”

    画面闪现,楼成暗转气血,刺激身体,施展出简化“行”字诀,然后纵身一扑,拖着残影,追上了其势已尽的“武圣”钱东楼。

    啪!

    他右手握拳,轰了过去,金黄、淡紫、浅蓝等火球聚合为一,而钱东楼脸色微变,身体极其扭曲,无中生有般打出一拳。

    轰隆隆!

    炽白一闪,如同大日降临,映照在了诸多墨镜之上,场馆猛然摇晃,有蘑菇云腾起。

    在火焰与冲击波疯狂肆掠时,后退几步楼成腰背一挺,凝出冰层,冲向了预计的钱东楼位置。

    砰砰砰!他硬扛着伤害,来到近处,看见了气息虚弱,短暂无神的“武圣”!

    要是等到“大日降临”的威能过去再发动进攻,“武圣”多半就调整过来,又能再支撑一阵了,到时候,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楼成牙关一咬,左手探出,抓向钱东楼的手臂,可刚有触及,却发现对方如同灵蛇,虚不受力,难以拿住。

    然而,这本就是楼成分“武圣”残力的尝试,趁此机会,他左手顿住,脚下一踩,整个人侧了过来,靠撞而去,仿佛发射的炮弹。

    啪!

    空当大开的钱东楼被他用肩膀抵住了胸口,而右肘关节随之一弹,手臂向下甩出,停于要害之前。

    一切安静了下来,风浪开始平息,裁判透过墨镜,遥遥看到了这凝固般的一幕,忙举起右手,高声喊道:

    “楼成……胜!”

    PS:四千字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