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十四章 一场聚会
    七月十二日,晚上六点,河西市丝绸之路大酒店。

    楼成站在镜子前方,微笑看着严喆珂帮自己整理衣领,抚平褶皱。

    “好啦!多帅气呀~”女孩上下端详了几眼,双手一拍,满意点头。

    楼成望向镜中的自己,只见武道服白色为底,透出年轻的气息,黑色做边,稳重暗藏,与本身的气质相得益彰,让不算英俊的脸庞也显得颇为耐看。

    他哑然失笑道:“不要昧着良心夸我,我从来是以内涵取胜,不靠肤浅的长相。”

    噗……严喆珂被他逗笑,皱了皱挺俏可爱的鼻子道:

    “没听说过情人眼里出西施吗?还是说不相信你媳妇的眼光?”

    没等楼成回答,她轻推了自家老公肩膀一下:

    “你该出发了,去九问馆好好调整状态!叔叔阿姨那边有我呢,不用担心。”

    “武圣战”是最早的头衔赛,保留了不少古代的决斗习俗,比如最终战就是一场定胜负!

    基于这个原因,手握着好几个贵宾包厢名额的楼成“组建”了亲友团,包来回和食宿。

    “嗯。”楼成一边走向门口,一边轻笑道,“叔叔阿姨?又忘记该叫什么了吗?等‘武圣战’结束,趁两家人聚在一起,正好可以讨论讨论婚礼的事情。”

    “怎么有种你在立Flag的感觉……”严喆珂横眸看他,打趣了一句。

    “仿佛那戏台上的老将军,浑身插满了旗子……债多了也就不愁了。”楼成自我调侃道。

    就在他拉开房门,准备出去时,忽地被女孩拉住。

    严喆珂凑了上来,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轻吻了一下,然后重新站好,凝望着他笑道:

    “加油!”

    说到这里,她故意活泼了语气:

    “等着你回来商量婚礼哟~”

    “充满动力!”楼成含笑挥拳道。

    随即,他踏出了房门,如同远征的将军,刚走两步,突然又回过头来,调侃笑道:

    “记得叫爸妈啊!”

    “哼!”严喆珂微扬脑袋,望向了旁边。

    一秒钟后,她又转了回来,梨涡浅现地目送楼成进入电梯。

    等待了一阵,严喆珂收拾好别的物品,来到酒店大堂,没过多久,就看见楼家两口子在齐云菲陈筱晓等小一辈陪伴下走了过来,穿着隆重得像是要去参加婚礼。

    等我和橙子办酒席,也差不多是这样了吧……严喆珂明眸上转,思绪飘飞。

    胡思乱想间,她迎了上去,脱口而出道:

    “爸,妈……”

    话音未落,她已然呆住。

    经过四年的留学生涯,她早不是那个动辄害羞的小姑娘,可此时此刻依旧瞬间涨红了一张俏脸。

    完了,被橙子带沟里去了!

    丢死个人!

    我不要待这里,我要回去!

    看见楼志胜和齐芳等人错愕里透着好笑的表情,严喆珂只恨地上没裂开一道缝隙供自己躲藏。

    她连忙回想做高峰论坛演讲时的感受,强行稳定下来,观想出“临”字诀,然后装作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微笑道:

    “叔叔,阿姨,车就在外面,我们出去吧。”

    楼志胜和齐芳互相看了一眼,皆露出慈和的笑意,叠声回答道:

    “好好好!”

    上了车,严喆珂颇有王顾左右而言他的风采,拉着齐云菲陈筱晓马汐聊个没完,时不时借助她们的话题让楼家两口子能够插嘴,不会产生被忽视的感觉。

    二十来分钟后,九问馆抵达,女孩领着他们从贵宾通道进入,来到包厢。

    看着周围来往的、脸熟的外罡强者们,齐芳忽地拉了下楼志胜:

    “帮我看看衣领弄好没有?背后有没有线头出来?”

    “真是的,紧张什么?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楼志胜笑了一声,故作寻常地打量道,“没问题。”

    这时,他瞄了眼外面,指了指自己道:“我是全部扣着好,还是敞开一点好?”

    “你不是不紧张吗?”齐芳笑骂出声。

    “这是礼貌,礼貌!”楼志胜强撑着回答,接着压低嗓音道,“等下喆珂她爸妈也要过来,我们得给成子长面子啊。”

    “就你行!”齐芳说归说,却又一次审视起自己老公,甚至不放心地拉过齐云菲陈筱晓等人,让她们提供客观意见。

    严喆珂已是丹境,目明又耳聪,哪会听不到公公婆婆的低语,她忍着笑,刻意去外面迎接自己的亲戚,将包厢的空间留给了他们。

    吹着晚风,等了几分钟,她便看见老爸严开和太后纪明玉手挽着手过来,恩爱得仿佛新婚未久。

    “外公姥姥呢?”严喆珂疑惑问道。

    “去找老朋友们聊天了。”纪明玉笑吟吟回答,“他们怕小楼爸妈太局促太有压力。”

    “也是。”严喆珂松了口气,眉眼舒展开来。

    “你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先是支使我们从康城提前回来,自己偷偷摸摸就直飞小楼那里,好几天也不见着家,这还没结婚呢!”见女儿浮现笑容,纪明玉脸色一变,嗔骂了几句,换来一阵撒娇。

    而在旁边的包厢内,蔡宗明含笑看着前室友赵强、张敬业、邱志高,前队友李懋、孙剑、何紫,以及编外成员闫小玲等人道:

    “这哪里像是来看比赛,简直就是老友聚会嘛,就跟在参加场盛宴一样。”

    就在这时,门口又进来几人,为首者一个胖乎乎的,长相“和蔼”,一个身量极高,气息内敛,有几分收的味道,正是蒋飞和秦锐,剩下两位看样子则是他们的女朋友。

    望着一房间的陌生人,蒋飞忽地有些局促,虽然他认得出来蔡宗明等武道社成员。

    声音一下消失,气氛变得安静,隐有几分尴尬,但有的人天生就适合这种场合,蔡宗明靠拢过去,笑容阳光地说道:

    “蒋飞吧?秦锐?我常听橙子提起你们,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蔡宗明,可以叫我‘嘴王’。”

    隔阂就此被打破,有楼成做联系的纽带,有小明同学当中间的润滑剂,大家年龄又相仿,很快就聊得不错,让气氛重又热烈。

    门外的过道上,林缺白衣黑裤,双手插兜,气质清冷地行来,他看了眼两边亲戚所在的包厢,又望了望有蔡宗明等人声音传出的地方,毫不犹豫地推开后边的房门,安静坐到角落里,似乎依旧是松大武道社的一员。

    天色渐黑,观众们加快了寻找各自座位的步伐,施建国同志亦来到了老友们所在的贵宾包厢外。

    他停顿下来,拿出手机,看了眼相册里的照片,无声点头道:

    “嗯,无光长这个样子,不能忘记了。”

    确认完毕,他悠然从容一笑,推门而入。

    …………

    “龙王!”

    “楼成!”

    随着观众们越来越多,一声声呐喊开始暖场,让比赛不像决战,倒如同一个万众齐乐的节日。

    当然,记者可不这么认为,他们用各种手段渲染着大赛将至的紧张与期待。

    “会是龙虎权柄的交接吗?”

    “楼成距离‘龙王’还有多远?”

    “据调查,认为楼成能赢的人不超过百分之十!”

    “楼成会是将来的‘武圣’,但绝对不会是今天的赢家!”

    “希望为零!”

    ……

    蔡宗明边引导着话题,边浏览着这些内容,做资料的收集,眼见时间将至,他微笑对李懋蒋飞等人道:

    “我要开始工作了!”

    他从背包里翻出笔记本电脑,弄好各种外设,经过一定的缓冲,开始了直播:

    “各位,是时候让你们见识下九问馆的贵宾包厢了!”

    …………

    专属休息室内,楼成睁开眼睛,缓缓起身,走向了门边。

    哐当!

    他推开大门,迎着流淌的光辉,一步步向那盛大的舞台行去。

    刚入场地,欢呼更烈,楼成挥了挥手,转头望了眼属于自己的那几个贵宾包厢。

    那里有着自己生命中的一点点光芒……他沉下心神,收回视线,转而看向擂台正中。

    “龙王”陈其焘已然站在了那里,身着藏青,腰背挺得笔直,显得巍峨而高大,仿佛一座行将喷发的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