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十五章 大破灭中大生机
    在过去半年里,楼成没和“龙王”有正式的战斗,但私下的切磋从来未曾停止,到了最近两个月,十次中,他大概只能赢那么一两回,而且还属于双方同等克制的情况。

    这意味着在关键的大场面下,事情还会更糟。

    外面希望为零的话语确实太过绝对太过偏颇,可百分之十的获胜概率还是相当贴近事实的……这是顶级强者们的共识,也是楼成的认知。

    但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他就不会沮丧,不会畏惧,将迸发全部的热情全部的勇气去追逐,去把握,坚定不移,直至最终!

    这是他本身一路行来所形成的特质,也是在“战王”董霸先那里受到的影响。

    可以失败,但绝不能认输!

    一步,两步,三步,楼成心里的情感如同平缓的潮水般静静流淌,意志愈加沉凝,气势含而不发。

    当他走到预定的位置后,终于抬起目光,直视向对面,以挑战者的身份。

    那是一张轮廓分明,英俊阳刚的脸庞,那是一张让天下强者十年不敢侧目的脸庞!

    “龙王”陈其焘!

    此时,裁判虽退至边缘,亦感受到了半空里弥漫的硝烟味道,大战一触即发。

    正像采用了古老的一场定胜负规则一样,“武圣战”最终赛还遵循着别的传统,那就是没有对话时间!

    所以,楼成还没来得及去凝聚五火,提前准备,裁判已瞄了眼高悬的电子钟,抬起右臂,重重挥下:

    “开始!”

    新一届“武圣战”最终赛开始,输家无人铭记,赢者加冕头衔!

    砰!

    陈其焘蓄积的势头爆发,如同横向喷薄的火山,以覆盖浓重淡紫的右拳为车头,强行拖着身体越过三十来米的距离,轰向了楼成的面门。

    既快又猛!

    这不比董霸先的“瞬步”和钱东楼的“迅雷不及掩耳”差太多,在气势之上,犹有胜过,四周气流急速泛红,仿佛在映照着火海。

    这一抢一轰,与裁判的话音、环境的变迁和时光的流逝似乎融为了一体,再难分出彼此,以至于楼成明明有时间有能力避开,却莫名慢了半拍,像是注定如此。

    但在陈其焘的这种牵引下,他精神颤栗,身体仿佛受到了刺激,涌现出前所未有的力量,状态突破以往,攀至新的巅峰!

    这就是顶尖交锋带来的砥砺相长?真奇妙啊……高手过招,瞬息必争,楼成这么一慢,已是失去了闪躲的最好时机,只能平抑念头,沉下腰部,绞动全身肌肉和筋膜,抖出右臂,炮弹般打出拳头,以攻对攻!

    因为在“火部”绝学的各个方面都差了龙王半筹,他没有以彼之短攻敌之长,而是催化冰魄,形相克之事,然后于一拳拳里累积“炎帝”,蓄气开大。

    电光石火之间,他已是确立了后续的策略。

    砰!

    拳头碰撞,火光四溅,但绝大部分的淡紫遭遇了冰封,在融合或撕碎这一切时,耗尽了自身,黯淡熄灭,甚至有几片泛着紫色的剔透雪花在半空飘荡。

    啪!陈其焘腰背舒展,以极其霸道极有侵略性的姿态再次轰出一拳,仿佛火焰的燎原。

    啪啪啪!砰砰砰!

    一连串的狂攻里,楼成脱身不得,只能被动防御,但他半点不显惊慌,冰心自凝,神意沉淀,以一拳又一拳的“冰魄”回敬,冷热相冲之下,薄雾弥漫,宛若仙境。

    啪啪啪!砰砰砰!

    在四周火光越来越盛时,楼成忽地开口喝了一声,左拳在肌肉鼓胀里崩打而出。

    他的“炎帝劲”已蓄积至极限!

    一层淡紫燃起,沉重覆盖,看似只得少许,却是数不清的“炎帝”压缩而出,若是直接爆开,能将方圆十米夷为平地,“挖”出坑洞!

    陈其焘脸色未有任何改变,半垂着的左臂一下绷紧,反抡了出去,周围燃烧的火焰像是受到召唤,瞬间疯狂而来,聚集于一,有炽白大亮。

    这是“五火九转”的高阶应用!

    轰隆!

    一道骤光亮起,让转播屏幕只剩一片白茫,紧接着,烟尘伴随着火焰膨胀开来,化作一朵蘑菇般的云彩腾空。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直到此时才回荡开来,让早就做好准备的观众亦出现了脑海的嗡隆,让不重要地方的普通玻璃喀嚓破碎。

    恐怖的冲击波浪还未缓和,陈其焘已承受着一定损伤,破开重重阻碍,如同行走于枪林弹雨中的士兵,再次欺近楼成,又是一番“侵略如火”。

    他就那样挡下了楼成的蓄势大招!

    啪啪啪!砰砰砰!

    楼成接连变化了几种手段,依旧未能摆脱,不管是“炎帝”“冰魄”的蓄势,还是妙至毫巅的短打变化,亦或“五火”的初步凝聚,都被“龙王”陈其焘以本身的“火部”狂猛进攻强势破掉,充分展现了什么叫一力降十会!

    眼见局势越来越不利,在一次肘击对拳头的碰撞里,楼成忽地失去重量,像是断线的风筝,主动倒飞了出去,身还在半空,暗藏炎帝的已三次爆发,助他连续三次变向,以求摆脱。

    然而“龙王”陈其焘也是火部外罡,类似的手段精纯犹胜楼成,跟着前扑变向,游刃有余地锁定着对手,未被拉开距离。

    就在这时,楼成体表冰晶乍现,有所覆盖,而他藉此压榨出新的火劲,再做爆发。

    砰!

    他体内有微小声音传出,身躯在其势已尽的强弩之末情况下又一次诡异转折,斜斜弹开。

    四段变向!

    这是楼成以本身“宇宙星空流”特点糅合火部功法的成果,打破了外罡只能三段变向的天花板!

    这也是他今天的底牌之一!

    眼见“龙王”似乎已无能为力,楼成的眸光忽地凝固,因为陈其焘周围的点点火光不知什么时候已凝聚成团。

    砰!这团火球爆开,给了“龙王”新的变向推动,让呼啸着扑了过来。

    这……他距离禁忌真地不远了……否则不可能也做到四段变向……楼成似有明悟,因紧跟着的“风雪迷踪”步法被打断,不得不再次落入“龙王”压制,再次面对了那千百拳千百腿。

    啪啪啪!砰砰砰!

    他用尽了底牌,依旧未能扳回局势,渐渐只能苦撑待变。

    看台上,包厢里,严喆珂、齐芳、纪明玉和蒋飞等人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双手或紧紧交握,或捏成了拳头。

    虽然他们的理智都很清楚楼成今天赢的可能确实很低,主要是来见证他的第一场头衔决赛,享受这份热闹,可当战斗正式打响后,难免还是有点侥幸和期待之心,期待着一个奇迹。

    然而,百分之百状态的“龙王”再次昭示了什么是“绝代双骄”,什么是“龙王”和“武圣”的时代。

    看起来,要不了多久,楼成就会吞下失败的苦果了,而他的手段已明显用尽。

    就像在听着倒数之声,观众们的呼喊已安静了下来。

    砰砰砰!啪啪啪!

    随着精神被灼痛,随着火焰的侵蚀,楼成应激而发,身周变得幽暗,有无垠、冰冷、寂静、孤单等感觉凝如实质。

    这片幽暗深处,喜爱、怜惜、守护、活下去的执念等情绪化作一轮轮恒星,照亮了周围的寒冷、黑暗与寂寞。

    这是楼成愈发完善的“意境”,用以抵御“龙王”那“燎原大火”的蔓延。

    巅峰状态的“龙王”,一拳一脚间都能带上些许意境!

    啪啪啪!砰砰砰!

    霸道、蛮横、炽烈、恐怖等感觉熊熊燃烧,随着陈其焘侵略如火般拳脚攻击缓慢而坚定地吞噬着楼成的“宇宙”。

    幽暗开始倒卷,璀璨被积压得越来越近,楼成的精神意境慢慢收缩至只得身外半寸,之后再来两三下,就会被打回原形。

    砰!

    “火山”喷薄,火焰伴随着拳头汹涌而至,楼成身体略显摇晃地勉强架住了“龙王”的拳头,但本身的“意境”却彻底往内坍塌蜷缩。

    璀璨连成一体,越发凝缩,黑暗反卷包裹,要将它们吞噬吸收,同归于无。

    “宇宙”的末日来临了!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楼成似乎受到该副“画面”的牵引,忽地想到了帝都那四合小院,想到了梅老厢房内悬挂的那张图卷,想到了那尊元始天尊相,想到了禁部.玉清篇,想到了那洁白如玉的手掌按落而来,星空宇宙越来越小,越来越凝固,“恒星”随之一轮轮破灭,黑暗更是急速收缩,归于一点,然后喷薄开来,四分五裂!

    这和现在是多么的像啊!

    楼成忽地领悟出了什么,没再去管倒卷归一的黑暗,劲力、心神等霍然内缩,加入了那点点凝聚的璀璨,加入了那热爱、喜悦、怜惜、守护、愿意为此付出生命的感觉。

    刹那之后,黑暗吞没了璀璨,凝为了一点,但那一点里却有刺目的光华爆发。

    砰!

    随着光芒的迸发,楼成打出了人生最巅峰的一拳。

    这不仅是破灭的一拳,也是开辟的一拳!

    大破灭中大生机!

    这才是禁部.玉清篇的神髓!

    一切破灭,新物诞生,“龙王”陈其焘的眸子完全被那洁白如玉的拳头占据满了,但他没有惊讶,反倒借助这个刺激这种牵扯,燃烧起了本身的精神。

    霍然之间,他从一座座火山化为了一轮“真实”的大日,沉重,高温,恐怖。

    砰!大日坠落,拳击虚空!

    两个拳头撞在了一起,天地仿佛有了刹那的凝固。

    轰隆隆!

    九问馆仿佛遭遇了地震,剧烈摇晃了几下,这一次,没有蘑菇云腾起,没有风浪和火光席卷,但楼成和龙王却同时矮了一米。

    以拳头为圆心,场地塌陷出了一米深二十来米直径的坑洞。

    楼成毛细血管破碎了很多,身上衣物撕裂出诸多破口,体无完肤。

    他身体一阵空乏,既欣喜于自己能打出那样惊天动地的一拳,也沮丧于本身衰落严重,“龙王”若是再攻,怕是挡住几拳了。

    就在这时,他却看见陈其焘立在那里,气息深藏,生机微弱,而与此相对,他的四周虚幻火焰滚滚,赤红与淡紫灼人。

    机会!念头一闪,楼成没去想为什么,猛地回缩气血,勾勒出最后一次的斗字,接着喷薄丹劲,跨前一步,抢到陈其焘身前,一拳轰向了对方的脑袋。

    层层无形的火焰自发凝聚,楼成的拳头越是靠近“龙王”,越能感受到强大的阻力,但这一切与斗字诀相比还显得较为弱小,仅能延缓速度。

    一秒钟后,楼成的拳头落在了陈其焘的脑袋旁,停在了那里,没再受到别的阻碍。

    他愕然抬头,望了过去,只见“龙王”的眼眸里“失”去了瞳孔,只剩一片火海,让人感觉异常真实的“火海”。

    火海映照于外,淡紫、赤红、淡蓝、金黄等纷飞化云。

    刹那之间,楼成莫名了然了“龙王”的状态:

    他借助我那一拳的刺激与催化,燃烧自我,超出限度,终于踏破了真正的人神之别,打开了禁忌领域的大门!

    因为突破是过程,不是节点,所以他输了……

    这个时候,火云忽地扩散,将整片场地都化作了燃烧的海洋,但楼成却没感受到一点高温和灼烤,它们是如此真实,又是如此虚假,就像梅老那座永远如春的院子。

    看着一幕,某处包厢内的“武圣”钱东楼脸色忽然变差,似乎某个笃定的胜利被出乎意料地夺走了。

    陈其焘抬起头,望向那里,嘴角勾了起来,接着回看楼成,轻轻点头道:

    “做得不错。”

    这是楼成第一次看见他如此明显的笑容。

    说完,陈其焘转过身,甩掉破碎的鞋子,赤着双脚,挺着腰背,一步一步走出了九问馆。

    一片安静里,裁判终于回过神来,半叹半慨举起右臂,高声喊道:

    “楼成,胜!”

    观众亦醒悟过来,纷纷鼓掌,既为龙王,也为楼成。

    片刻之后,聚光灯照在了楼成身上,组委会负责人用话筒喊道:

    “先别管其他事情,让我们欢迎新一年的‘武圣’!”

    “‘武圣’楼成!”

    “武圣”者,武中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