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十六章 迟来的专访(尾声)
    小清新布置的直播间内,一袭知性及膝裙的舒蕤看着对面的楼成,嫣然笑道:

    “我总算等到这个专访了。”

    她本来想说“你拖得实在太久了”,但“武圣”两个字映入心头,又下意识改用了更加委婉的说法。

    楼成没像一般武者那样坐姿如钟,而是舒适地往后微靠道:

    “没办法,得专心准备‘武圣战’。”

    “好吧,嗯……今天我们是网络直播,没有延迟,没有剪辑,你如果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大家立刻就能听到,再也收不回去了,所以,考虑清楚哦。”舒蕤半是打趣半是提醒地说道。

    楼成含笑点头:

    “那我要三思而后行了。”

    舒蕤手中拿着一叠纸,似乎是采访提纲,但她看都没看一眼,只当那是装饰。

    “首先,恭喜你成为‘武圣’!”她笑容阳光地说道,“那一战后,网上和线下对你的评价又有拔高,充满了溢美之词,什么未来将是一超多强的格局,什么已达到‘龙王’和‘武圣’的层次,什么众神时代之王,什么日后的最多头衔者,对此,你有什么想表达的?”

    楼成想了几秒,坦然回答:

    “刚开始看到,确实蛮得意的。”

    见舒蕤失笑,他摇头感叹:

    “这是人之常情嘛。”

    “不过,这确实将我拔高得太厉害,我至少还得好几年才能达到‘龙王’和‘武圣’之前的层次,现在与别的超一流属于同类,我不怕他们,他们也不会怕我,而等到好几年后,别人也可能接近‘龙王’和‘武圣’之前的层次,比如那时还未到半百的‘麒麟’和‘斩神刀’,比如三十左右的‘明王’,比如有着自己想法自身道路的彭乐云和任莉他们。”

    舒蕤眼眸转了下,没吝啬赞美道:

    “但我相信,你会是其中最闪亮最耀眼的那个。”

    “谢谢。”楼成只能如此回答。

    舒蕤思索了几秒,就着刚才那个话题往下深挖道:

    “我可不是空口说白话,你打败‘龙王’,呃,助‘龙王’突破的那一拳,真的是石破天惊,惊世骇俗,无与伦比,我想,除了‘武圣’之外,现在的超一流强者们,没谁能正面挡下这一拳。”

    楼成摇头失笑:

    “首先,再强的招式打不中人也是白搭,挡不住可以躲嘛,其次,我也不是随随便便能用出这一拳的,必须天时地利人和皆备。”

    他说得较为含糊,没具体去讲其中的因素,毕竟压箱底的手段还是不能让别人了解太多。

    能打出那一拳,更多在于“龙王”恐怖的压迫,他从精神到拳脚,以外在之力“助”自己彻底完成了凝缩,模拟出真正归于一点的场景,没有这个,光靠自身,怕是得五六年后才能主动完成。

    另外,“龙王”能“配合”得这么好,一是他对自身的“宇宙星空流”相当了解,二是他参悟“禁部.玉清篇”已久,换做“武圣”,估计得更麻烦更多周折才可以办到,甚至未必能行。

    而别的超一流怎么可能苦心积虑寻求失败,只会刻意避免类似事情!

    “也只有这天时地利人和皆备的一拳才能打败那样的‘龙王’。”舒蕤附和赞同,没再多问,转而笑道,“经过这两年的见证,大家都对你的‘宇宙星空流’武道很感兴趣,非常向往,听说你也有开宗立派的心思,嗯,不是自立门户那种,我代表所有的观众,用句台词来表达心情:那么,在哪里可以‘买’到呢?”

    楼成沉吟了下道:

    “我会把基础部分给予冰神宗和龙虎俱乐部的武校,等有好的苗子冒出,或许,或许我会收徒。”

    “唔,真是让人期待啊!”舒蕤感慨道,“可惜,我年纪大了,没法再去练武。”

    “也不算啊。”楼成客气了一句,顺手推广着自家媳妇的盘算,“而且‘宇宙星空流’改一改能用来养身美颜。”

    “真的?”舒蕤脱口而出。

    楼成笑了笑道:“咱们不看广告看疗效,到时候会有类似的东西出来,嗯,这主要是我媳妇改的。”

    舒蕤眼睛都要红了,只想问成果什么时候能出来。

    她就此调侃了几句,说广大女性同胞翘首以待,接着笑吟吟道:

    “媳妇?叫得可真亲热啊,都不称女朋友,改叫媳妇了?快结婚了?”

    “对,结婚证都领了,就差办婚礼了,在十月份。”楼成将自己的喜悦分享了出来。

    双方家长商定婚期后,楼成和严喆珂隔了几天便告诉他们已将结婚证领了。

    当然,他们没说是什么时候领的,齐芳等人只以为是婚事谈妥后做的。

    “恭喜恭喜,大登科加小登科啊。”舒蕤将白纸放于大腿上,用武者的礼节致意。

    不等楼成回答,她饶有兴致地问道:

    “你们想办什么样的婚礼,更现代还是更古典的?”

    “相对更古典一些,但没有什么红盖头之类的。”楼成坦然回答。

    “非常期待那时的场景!”舒蕤一拍双手道。

    闲聊般的访谈持续了一阵,舒蕤想起一事,笑意盈盈道:

    “你一直说‘龙王’是你的偶像,打败偶像的感觉怎么样?”

    “很复杂,有点宿命感,我师父曾经说过,对偶像最大的致敬和尊重,就是挑战他,击败他。”楼成斟酌着回答。

    “那除了‘龙王’,还有谁是你曾经崇拜过的武者?”舒蕤好奇问道。

    楼成没有隐瞒:“‘晚灯’梁一凡,当时就想着像他一样大器晚成。”

    “可惜,你英雄出少年。”舒蕤打趣了一句,思索着道,“梁一凡曾经说过,很遗憾去了松大却没见到刚开始练武的你。”

    楼成轻笑一声道:

    “其实他见过。”

    “咦?真的?”舒蕤的眼睛一下睁大。

    楼成笑了笑道:

    “当时他来松大,我就负责宾馆正门的安保,呵,其实不能叫安保,保安才对,后来,我还找他要了签名,但那时候,我非常不起眼,他应该不记得了。”

    待在家里,边逗孩子边听直播的梁一凡顿时愕然抬头。

    “哦哦哦!”舒蕤更是兴奋,“听起来很有传奇感啊!当时的小保安,只能熬夜仰望对方的小保安,最终跻身于了对方那个层次,还打败了他!”

    网上亦是激烈讨论起来,大家都相当的亢奋。

    谁不曾幻想过类似的事情?

    说完梁一凡之事,舒蕤缓了口气,打算找点别的话题平抑一下:

    “楼成,不,武圣阁下,我上次做‘走进外罡’节目时,发现你更多的爱好在网上,会不会逛自己的粉丝论坛?”

    “会。”楼成言简意赅。

    舒蕤笑吟吟再问:“那作为龙虎的一员,曾经的粉丝,会不会逛龙虎俱乐部和‘龙王’的粉丝论坛?”

    “会。”楼成没做隐瞒。

    论坛上,“卖呀卖馄饨”“握拳击掌”道:

    “我就说嘛,他们会经常来看的!”

    “完了……我曾经黑过他,会不会被一拳归西?”有人半开玩笑道。

    “我怕是要被火葬了……”

    众人议论纷纷间,舒蕤追问道:

    “那你有注册账号吗?昵称什么?能告诉我们吗?”

    “呃……”楼成低笑一声,回答道,“薛定谔的虎。”

    “啥?”论坛内,“卖呀卖馄饨”姑娘惊愕出声。

    “蛤?”

    “呱?”

    “什么鬼?”

    一片片震惊至呆愣的话语冒了出来。

    …………

    专访结束,楼成坐上自己的商务车,返回了位于霞帔湖畔的自家别墅。

    他通过扫描,按上指纹,打开了大门,甫一进入,就听见严喆珂问道:

    “橙子,这一身怎么样?我打算婚礼的时候穿它!”

    楼成抬眼望去,只见自家媳妇穿的是黑底红边、大气典雅的汉朝服饰,在明净光芒照耀下,美得仿佛画卷里走出来的人儿。

    霍然之间,他仿佛回到了大一那年,在武道场馆远处,遥望着身披阳光,一袭红白汉服的对方。

    楼成嘴角上勾,低笑回答道:

    “仙女!”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