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九章 修行的开端
    书楼里的光线很昏暗,然而这名老人却似乎对这座书楼的任何一处地方熟悉到了极点,他走动起来的感觉和在花园里散步没有什么区别。

    林意已经站了起来,他已经开始从三层楼开始翻找南溪斋主人其它的笔记,正在这时,他听到了老人的脚步声。

    他以为又是那名看门人,然而当他转过身去,看到是一名异常瘦高的老人时,他不由得怔住。

    这名老人的袍服也很老旧,至少不是建康这几年来流行的款式。

    而且老人的神容很平静,带着一种雅气,有种古的味道。

    这种气息,他在以前齐天书院的一些老修士的身上才能感觉得到。

    那些老修士的学问很高,修行境界也很高。

    只是当齐天学院被废,那些老修士或是保皇一族在别处战死,或者云游、或者隐居不知所踪,据林意所知,没有能够继续留在齐天学院里的。

    而眼下这名老人,他也从未在齐天学院见过。

    毕竟这名老人特别瘦高,比一般壮汉都足足高出半个头,以前只要看过,就绝对会有印象。

    虽未见过,但长者为尊,而且对方绝对不是凡者,所以在一瞬的惊愕之后,林意先行躬身行了一礼。

    “你叫林意,你的父亲是林望北?”身穿旧布袍的老人平和的轻声问了一句。

    他的目光落在林意身侧的那两堆古书上,又轻易的看到了林意特意挑出来放在一边的几本笔记,他平静温和的眼眸深处,也渐渐泛出异彩。

    “正是。”林意抬起头来看着这名老人,“不知前辈是?”

    老人却并未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反问道:“你特意托人让你进来看书,是来查有关灵荒时代修行的记载?”

    林意微微蹙眉,他不知这老人的用意,但直觉对方没有什么恶意,于是他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老人平静无波的接着问道:“你查到了什么?”

    林意听着老人这一句问话,心中对着老人却也好奇了起来,他也没有犹豫,道:“灵荒到来,天命既已如此,我自然不能坐以待毙,想从这些古籍里看看,有没有可取的修行经验,但无论在外查古书,还是到这里来查,有用的经验没有查到多少,但却是被一名叫‘大俱罗’的北方修行者的事迹吸引。”

    老人点了点头,“对我而言,能查到‘大俱罗’便说明你是真的用心,即便在我看来,这‘大俱罗’自然便是最关键所在。”

    林意在说话时,一直看着这名老人的脸色。

    此时老人脸色如常,就像平时对着一件不紧要的事情闲谈,老人说话的语气也很平淡,但落在林意的耳中,却是让林意的心脏都不由得跳得剧烈起来。

    “为何说‘大俱罗’便是关键所在,请前辈解惑。”林意镇定心神,问道。

    老人依旧没有回答,只是又反问道:“你现在对这大俱罗了解了多少?”

    “所知不多。”林意认真的说道:“而且这些记载似乎有互相矛盾之处,北境有书说大俱罗是修炼了某种独特吐纳之术,炼出了迥异于其它修行者的真元,但南境有书却记载他是大量饮食,炼化五谷之气为真元。”

    老人接着问道:“你倾向于何种记载。”

    林意道:“我倾向于南境南溪斋主人的记载,倒不是我对北方记载有歧视,而是我认得南溪斋主人的笔迹,而且南溪斋主人之前的笔记皆有口碑,很少有误。”

    老人看着林意,眼中的赞许和惊艳越来越浓,以至于他都不想太过掩饰。

    他的眼睛亮了起来。

    林意却是呆住。

    他有种错觉,这间光线晦暗的楼阁,似乎突然变得明亮起来。

    “你有没有想过。”

    老人缓缓侧过身去,“其实两种说法未必相冲,北人说自创吐纳法,南人说炼食导气,但会不会是用了独特的吐纳法,令肉身极为强健,可以大量消化食物,从而气血分外壮大。”

    老人这几句话也并非是肯定的教导,像是在探究,但这声音落在林意的耳中,却是也有如惊雷,和陈宝宝告诉他灵荒确定到来时一样。

    “极有道理。”他有些失声,“但气血分外壮大,自然可以解释肉身力量惊人,受伤也恢复极快,但记载里说他的真元迥异常人又作何解释?肉身强健,似乎也影响不到真元修为进境,更不可能使得真元产生诸多迥异其他修行者的变化。”

    老人再次反问:“灵气化为真元,是何道理?”

    林意一怔,但知道其中必有用意,便立即答道:“吸纳灵气入体,融合气血内气,化为真元。”

    老人淡淡的说道:“那除了灵气之外,能不能纳其他元气入体?”

    林意呼吸骤顿。

    他潜意识里自然是回答不能。

    按他先前任何所学,或者说是整个修行者世界都遵循的道理,灵气之所以称为灵气,便是普天之下无数种元气之中,只有这一种专称为“天地灵气”之物,能够被修行者接纳、融合。

    灵气转化为真元,能够滋养、壮大肉身,修行者的力量才节节增强,陷入一个良性的循环。

    但其余之气,按照他的所知,就算能够强纳在体内,难道不是修行者为了保持肉身洁净而必须排除在外的“浊气”?

    这些元气,别说无法滋润壮养肉身,对身体反而是有害。

    但他此时脑海之中却又有一个另外的声音。

    这个声音不断的提醒他,似乎最关键的症结,就在这里。

    “修行者世界最早的开端,是想延年益寿,以冥想保持清净,心境豁达开朗,无拘无束,便自然身体康健,活得长久。”老人的声音又在这个死寂的藏书楼中响起,“但在这冥想静观的过程中,最早的修士渐渐发现了天地元气中,对肉身有用的灵气,这才开始真正修行,以灵气滋润肉身,强身健体,后来更是揣摩出大量吞食灵气的方法,最早古籍上所谓的餐霞食云,便是因此而来。”

    “但你有没有想过,若是吃普通的食物,便足以滋润肉身,让肉身变得很强大,那灵气能不能壮养肉身,又有什么关系?”老人顿了顿之后,又接着缓缓说道:“若这大俱罗只需找出大量吃寻常食物就能让他肉身分外强健,甚至肉身恢复能力远超强大修行者,那他哪怕吸纳一些有害元气进入身体,也尽能承受,那到时候任何元气在他眼中岂非一样,关键只在于,那些元气能够更好的和他体内内气融合,哪些元气转化的真元,能够比灵气转化的真元更加强横。”

    林意的身体微微震颤起来。

    只是这一刹那的时间,他就已经想明白,这绝对有可能。

    老人没有转头看他。

    在此时,老人缓步走向他所视的前方。

    他的前方有一个书架,当他的手落在这书架上时,这书架便毫无分量的被他移动。

    这书架之后,墙壁上有一个天生的格子,似乎是以前放固定的油灯所用。

    但现在这个格子里,也放着几本古书、笔记。

    “但所有的这些推断,可能也只是可能。”老人取出了这些书籍,递给了林意,“就如你看到的这些笔记一样,猜测大俱罗的记载有不少,但大多只是当奇怪志异,当做故事讲述一下而已,却没有人真的去追根究底,没有人敢去真的尝试的。”

    “这些书和笔记你可以带走。你在这里等我片刻,你得了南天院的保荐书,要去南天院报道,正巧我有信,你帮我带去南天院。”

    说完这几句,林意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名老人便已经转身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