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十五章 齐珠玑
    先前的齐天学院侧重的倒并非是培养上阵杀敌的将领。

    能够进入齐天学院学习的,不是当朝权贵便是当朝巨富。

    前朝末代皇帝萧宝卷昏庸无道,用人也是任人唯亲,圣上如此,下自然仿之。

    当朝的权贵和巨富,如何舍得自己的子侄冲在前面,上阵杀敌?

    所以齐天学院虽然也是倾尽全力的培养修行者,但更多是想让这些修行者变成朝中官员,或者是得知更多道理,变成各地学院的教习。

    现在的南朝梁,却并非如此。

    梁武帝登基之后,非但政令清明,一改旧观,就连他自身也是做了许多令人觉得钦佩之事。

    他登基之后,不仅是遣散了前朝的两千嫔妃,更是大量缩减皇宫中费用,他自身都是节俭到了极点。

    林意虽然因为他的兵变登基而家道中落,处境变得艰难,但对这名皇帝的作为,却是也有些佩服。

    现在加上灵荒来临,南天院都明显已经一视同仁,将这些权贵子弟都要培养成上阵杀敌的修行者,各地的学院的改变,自然也可见一斑。

    “要是石憧也能进南天学院学习,那便好了。”

    一想到石憧,林意却还是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这种上阵杀敌,何止是要平时训练纯熟,感情意义相同,能够心心相印,生死与共,对敌起来便自然更强。

    石憧在齐天学院时和他联手对敌,双方往往不需要说话,一个眼神便知道对方想的是什么。

    但梁武帝虽然已经算是明君,但为了坐稳皇位,自然还是要有所权衡。

    石憧不能进南天院,只不过就是因为家世不够。

    而相反例如陈宝宝、萧淑霏等人,却是家世已经太过显赫,根本不需要进入南天院来获取将来的功名利禄了。

    若要说是公平,却自然没有任何公平可言。

    “林意,我和你住一处。”萧素心回转过身来,说了这一句,她没有什么犹豫。

    这些人里面,她相熟的也只有林意,更何况她能够进南天院,也都是拜林意所赐。

    “你怎么会进南天院的?”林意听女教习吴姑织所说,便知道挑选同伴没有什么男女限制,他点了点头,便马上忍不住问道。

    “我用你那黄芽丹换了保荐书。”

    萧素心深吸了一口气,此时想起来,她还是有些情绪难平,“我用黄芽丹换了宣王家的保荐书。”

    林意听她这句话,倒是怔了怔。

    “黄芽丹虽然应该可让我凝出黄芽,但我想或许只能帮我一时。”萧素心咬了咬牙,轻声说道:“我当日拿了你的黄芽丹左思右想,索性拼一拼,我便让我母亲托了人,和宣王见了一面,”

    “萧畅居然用保荐书换了你的黄芽丹?他居然肯?”林意有些不敢置信。

    宣王萧畅是梁武帝的兄长,在他看来,若是萧畅可以随意拿出保荐书,又岂会缺黄芽丹?

    “宣王和我父亲有旧。”萧素心也看出了林意的不解,轻声解释道:“宣王在建康也不太如意,即将封地衡阳,他手中正巧有一封保荐书,但他三个儿子都还未凝出黄芽,到了衡阳之后,以他的身份,要再得保荐书不难,但今后黄芽丹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所以我觉得他应该会愿意接受我用黄芽丹换他一封保荐书。一试之下,果然成功。”

    “你这是行了险招,不过若是我知道宣王这些事,我也会如此做。”林意大为佩服。

    萧素心毕竟是前朝皇室,自幼所见不同,能够用一颗黄芽丹做成这样的事情,实在超出他的预料。

    “看来也没有人主动和你们一起,林意,我们都是齐天学院的学生,也算是有旧情,加我正好三人。”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在他们身旁响起。

    “你?”林意大皱眉头。

    说话的这人,竟然是齐珠玑。

    他似乎没有和其余任何人交谈,直接走到了林意和萧素心身旁。

    “我已经凝结黄芽,应该不会拖你们后腿。”看着林意的神色,齐珠玑笑了笑。

    “我们和你好像也不熟。”林意觉得他笑得很奸诈,“你的处境和我们有天壤之别,要加入我们是什么原因?”

    他的个性就是这样,觉得不对就要直说,绝对不会掩饰。

    “现在人多,坦诚心迹反而容易被人听了去。我选择你们自然有我的理由,但能否我们三人独处时说?”齐珠玑的面色骄傲了起来,“林意你该不会忘记了我当年,我当年在齐天学院呼风唤雨,可并非只是因为我的家世,我在这里公然选择你们,自然是和你们绑一起,你们不会吃亏。”

    萧素心看向林意。

    如果让她选择,她当然不会拒绝。

    在她看来,已经凝结黄芽的齐珠玑比这里面的大多数人都要聪明和厉害得多。南天院不比当年的齐天学院,她来前就听宣王说过,南天院将会有不少实修。

    现在学院的实修都会有一定的风险,她后来想来,这恐怕也是宣王宁愿用保荐书换她黄芽丹的重要原因。

    同伴越是厉害,将来就越是安全。

    但不管如何,她都会听从林意的意见。

    “我倒是无所谓。”林意淡淡的一笑,“我当年和石憧也是起先打过几架,后来反而成了好友。以你现在的身份,和我们在一起,不怕被其余人排挤,那我也是乐得捡便宜。但若是你到时说的理由让我们不相信,便不要怪我和萧素心今后故意对付你。”

    “还是当年的风范。”齐珠玑笑道:“我就欣赏你如此真诚。”

    “你笑得还是和当年一样,让人觉得你很欠揍。”林意看着他说道。

    齐珠玑只是耸了耸肩,也不和林意争辩。

    就在此时,突然一人从前方走来,冷冷看了林意一眼,便对着齐珠玑说道:“齐珠玑,我和任尚真,骊道源在一起,你要不要和我们一处?”

    林意静静的看着这人。

    这人就是先前他站在外面时,坐在第一排冷冷看他的那名蓝衫少年。

    刚刚这名蓝衫少年看他的时候也是一样,隐含敌意。

    “我们三人都是旧识,既已决定,便不改了,多谢美意。” 齐珠玑有礼的回绝。

    这名蓝衫少年面容微僵,旋即眉头大皱,似乎根本想不到齐珠玑会这样选择。

    但他也不多话,一句话都不说,直接便转身离开。

    “这人是谁?”林意实话实说,“比齐珠玑你看上去还欠揍。”

    齐珠玑只是笑了笑,还未来得及开口,萧素心却是已经轻声说道:“是谢家的子弟,谢随春。”

    “谢脁的儿子?”

    林意反应了过来,但是却更加想不明白,自己和此人有什么过节?

    谢脁是当世著名的大学士,并不在朝中为官,但关键在于,他和梁武帝萧衍是至交好友,在萧衍还未兵变登基之前,他就和萧衍等人一起,并称为“竟陵八友”。

    到了此时,他虽不为官,但能和皇帝做兄弟的,是什么权势?

    可是在此之前,林意可以确定,无论是自己还是父亲林望北,都和这谢家没有任何交集。

    “我看他也是未必真看得起我。是看到我和你在一起,才直接过来相邀。”齐珠玑看出了林意的脸色变化,狡黠的一笑,“林意你倒是厉害,我看你才刚刚到这第一天,就已经树敌。”

    “是么?”

    林意摇了摇头,此时他又忍不住怀念石憧。

    他自认还是比石憧温和,否则若是换了石憧在场,恐怕就比自己反应快,刚刚就要直接喊住谢随春,问他到底和林意有什么不对,是不是想要上来找打。

    “我们尚缺一人,还有谁想和我们一处?”齐珠玑淡淡的一笑,却是公然出声,对着周围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