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二十六章 废寝忘食
    林意凝神看了下去。

    他越看越是震惊。

    这并不是一门真元修炼功法,严格说来,这是一门异常独特的修炼肉身的功法。

    这门功法依旧是凭呼吸吐纳法入门,但呼吸吐纳推动的却不是真元的流动,而是浑身气血的运行。

    它是依靠独特的呼吸吐纳,带动一些脏器,从而改变体内鲜血的流动速度。

    鲜血在体内某些脏器里流动快,便能激发潜能,更快的祛除体内杂质,壮大身体机能,但这门功法最深奥的部分,却是独特的“起汗闭气”。

    无论是寻常武者,还是修行者,适当的出些汗是有益处的。

    出汗能够帮助排除体内杂质和毒素,甚至有些武者和修行者会刻意的剧烈修炼,让体内深处的杂质和毒素通过出汗排出。

    但按照修行的道理,排汗同样是“泄气”,在排除体内毒素和杂质的同时,也会排出不少元气,排出许多对人身体有益处的东西。

    这门“无漏金身修炼法”的最终道理,就是要令这修行者出汗,但出汗只排污垢、毒素,有益处的元气却丝毫不漏。

    这道理说起来简单,但这门功法为了达成这最终道理所需的手段,却是匪夷所思。

    这门功法最初始是用呼吸吐纳法改变气血在人体内不同部位的流速,让鲜血在体内的某些地方流动加速,但在有些地方却是流动缓慢。

    接着甚至要改变人体内许多地方的体温,按照这“无漏金身修炼法”上的字句描述是“七暑六寒”,意思是体内有七处地方的体温会升高,而有六处地方的体温会下降。

    能够做到“七暑六寒”之后,还要再通过独特的呼吸吐纳法,让自己肉身表面的肌肤都自然形成一种独特的机制,最后做到“起汗闭气”。

    这卷帛书上除了对这功法的详细阐述之外,并无其它字迹,连个落款都没有。

    “去芜存菁,壮大生机,淬炼全身。”

    但是林意认真看完的刹那,却是心中浮现出这十二字,他脑海之中有亮光一闪,顿时想到了那名瘦高老人笔记上记载的另外一门功法“瘦身经”。

    这门叫“瘦身经”的功法名字听起来普通到了极点,但实则是一门高明的真元炼身法。

    绝大多数炼体术和真元功法都可以磨炼到肉身大多数部位,但是有些特殊脏器要么依旧无法磨炼得到,要么就是因为肉身的疲惫而负担更重。

    这门“瘦身经”是用独特的体式和吐纳,引导体内的真元运行,使得内气旺盛,大量发汗,其中同样有利用真元,让人身体体温升高发热的手段。

    若是说“无漏金身修炼法”是和真元内气无关的炼身法,这“瘦身经”就是此类炼身法的真元法门。

    只是“瘦身经”相应“无漏金身修炼法”而言,显得更简单和粗陋,没有那么玄奥。

    先前林意在笔记上看到“瘦身经”,很自然的认为,这是为了预防将来大量吞食五谷之后,身体发胖所需。

    毕竟肉身各处消耗不同,有些地方恐怕磨炼不够,肥肉都会堆积起来。

    但现在他的看法完全不同。

    他直觉这两门功法融合而用,恐怕事半功倍,效用十分惊人。

    再接下来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林意心跳加速,他彻底想通了自己为什么一开始修炼这“大俱罗”修行法时,隐约总是觉得有些地方不对。

    原来那不对之处在于,吃得越多,身体内外自然越来越粗壮,若是不想让身型变得过分粗重呆笨,便在使用“瘦身经”此种功法的同时,还需要剧烈运动,练习拳术等修身。

    这很容易炼出一身死肉不说,大量的元气反而在这种修炼过程中消耗掉了。

    这就像是好不容易从远方的井水中挑来十担水,但途中却洒掉了九担。

    “一定要先彻底看懂这门无漏金身修炼法再说!”

    林意定了定神,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这卷帛书上的功法,便是关键所在。

    “齐珠玑、萧素心,你们替我向吴教习请个假,说我有关键事情没有想通,先不去学堂听课。”

    他静神全心揣摩这门功法,天还未亮时,他便出门冲着齐珠玑和萧素心的黄藤精舍喊了一句。

    “你说什么?”

    齐珠玑先行从黄藤精舍中走出,明显才从睡梦中苏醒,但是看着林意却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林意,才第一天正式上课,会不会不好?”片刻之后萧素心也从黄藤精舍出来,她的脸色都有些为难。

    虽然林意在齐天学院时也不安分,有时也会做些心血来潮的事情,但现在不比当年,更何况第一天上课,说不定会传授一些全新的修行功法。

    “我担心你一开始的课不听,后面会吃力,甚至会跟不上。”她和林意现在的关系非同寻常,所以也不隐瞒自己心中的想法,实话实说。

    “没有问题,你就帮我向吴教习请假便是。”林意毫不担心,眼神清亮而有自信。他在决心走“大俱罗”之路时开始,就注定已经脱离了这一切正常修行的道路,其实对于他而言,南天院的任何教习的修炼法和真元功法典籍对他已经无用。他所需的只是南天院的修炼环境,提供的一些特殊条件。

    而且吴姑织知道他特殊,已经特殊对待,他有信心吴姑织会答应他的请假。

    萧素心有些犹豫,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我尽力试试看。”

    “林意你真是任性,到了南天院来不学习?难道只是想多些时间吸纳这黄藤精舍的灵气?”齐珠玑也不知道林意搞什么鬼,一阵摇头,“你不要拖我们后腿。”

    林意真诚道:“我不会,你也多读些书。”

    齐珠玑瞬间差点气晕:“林意,你再说多读些书这四字,我绝对和你拼命。”

    萧素心和齐珠玑在晨钟声响起之前便离开,赶往松林间学堂。

    林意返回精舍中继续全心钻研,到正午时分都没有人来打扰,他便知道自己所料不错,自己的请假应该是准了。

    这门功法实在玄奥,很多难点,他很快忘却了时间,等到暮鼓响起,他也没有赶去膳堂。

    “林意,吴教习准了,还有,这是今天她所教课程的笔记,我都详细记了,你可以看。”晚膳过后,萧素心到了林意门前,等到林意出来见她之后,她递给林意笔记。

    林意和她交谈了片刻,知道今日里吴姑织传了他们一门新的呼吸法,还传授了一套近身战时的步法。

    “她都没有说这呼吸法和步法的名字,但是都很厉害。”

    萧素心特别交待他道:“这门呼吸法感觉比我家中传授的呼吸法都厉害,我的气感有明显增强。”

    林意满脑子都是“无漏金身修炼法”,根本无暇去看萧素心所说的这门功法和步法,返回黄藤精舍之后,他忘乎所以的又看了一夜,只是差不多将内里三分之一的内容理通。

    “齐珠玑、萧素心,劳烦再帮我请假。”

    天未亮他稍作休憩时,便又对齐珠玑和萧素心喊道。

    “林意,你疯了吗?”

    齐珠玑冲了出来,衣冠不整,“你到底搞什么鬼。”

    “我想多读点书。”林意真诚道:“有一卷书我还没有读懂。”

    “林意,我看你想死!”齐珠玑恨得牙痒,他的叫声惊起了竹林中的一群宿鸟。

    林意很无奈,“我说我自己多读书,又没有说让你多读些书,为何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