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三十七章 奇异气感
    他只是刚刚入静内观,就感觉到了异样的内气流动。

    这内气不是来自于他身体血液之中,此时他也没有修真元功法,没有吸纳天地灵气,自然也不是灵气在他体内流动。

    这异样的内气感,来自于他的腹中,是来自他吃下食物的五谷之气!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内气感越来越清晰,他甚至可以感觉到一丝丝微弱但精纯的元气,从他的肠胃中不断流淌出来,沁入他的气血之中。

    “这怎么可能!”

    林意脑海之中全是荒谬绝伦之感。

    这确确实实是“大俱罗”修行法追求的感悟五谷之气。

    但无论从任何一本古籍和不同朝代修行者的笔记,甚至是齐天学院遇到的那名神惑之上的瘦高老人的笔记推论上看,这个阶段比没有学会修行的人把握到气感还难。

    他甚至清晰的记得一名叫“莫音生”的修行者的笔记记载,当时那名叫“莫音生”的修行者,甚至说动了六名好友一起来试,但连带他在内,这七名修行者最低第四境,最高第六境,却是在试了数月时间之后全部放弃,甚至有些人根本不赞同他的推断。

    因为那些人里面有很多是天赋很高的修炼奇才,但是数月下来,却根本没有一人能够感到五谷之气的气感。

    这“莫音生”自己在笔记里哀叹,应该是五谷之气和天地灵气相比太过微弱,而且人本身自幼以五谷为食,身体早已习以为常,就更不容易感觉到里面的异样。

    林意自己认识很清,他当然不会觉得自己天赋绝伦,比当年那些前辈修行者的天赋都高出一截。

    但既然是那些感知念力都远超他的修行者都不可能这么快感觉到五谷之气的存在,自己为什么能够这么快做到?

    难道就是因为这“无漏金身修行法”之助?

    但想想依旧不可能。

    这“无漏金身修行法”按理而言是大幅度提升生机,提升肉身力量,但感悟内气,却是需要依靠感知内力。

    无漏金身修行法除了壮大肉身之外,最关键的是生机越旺盛,消化越快,能够更多吃东西,量一大,五谷之气越多,才能够容易被感知。

    这就像是灵荒时期到来,那些拥有修行天赋的人更难把握到灵气,所以能够拥有气感,凝结黄芽的修行者不如平常时代的十分之一。

    但若是有些人正巧遇到那种天地灵气浓郁到了极点的特别区域,在里面自然就更容易把握到灵气。

    有些古籍所记载的福地,仙山,便正是此类灵气过分浓郁的地方。

    按照林意所知,现在的北魏和南梁疆域之中,也应该有些这种灵气郁积的特殊地方,有些已然被发现利用,有些却是处在人迹罕至的未知之地。

    先前陈宝宝就对他说过,今后北魏和南梁恐怕将会不惜一切代价争夺这种地方,将来只要是有这样的区域被发现,恐怕围绕着这种区域,就是一场无法想象的旷世大战。

    林意脑海中思绪万分,诸多可能又一一被他推翻,但他毕竟是将相之家出身,受父亲和家中那些部将熏陶,自然有些将才之风,他此时还是迅速分清了主次。

    这种五谷之气的感觉一被他捕捉,就如同修行者开始捕捉到天地灵气的存在之后,这种感觉就不可能消失。

    但刚刚叶清薇帮助他“分寒暑”修行之中的“寒”意,他却必须加紧巩固。

    于是他强行收敛了心神,连连深呼吸,用了盏茶时间,终于彻底平静下来,脑海之中只是不断回想刚刚那种寒意入穴的感觉。

    有过昨日的修行经验,他很快就进入了状态,成功的意动观想,让自己的身体觉得那些窍位在发寒,接着他又同时观想昨日的那些窍位发热,不知过去了多久,他体内寒热交汇成功,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分寒暑”。

    他忘我内观之中,肉身似乎不存在,那些发热的窍位之中如有一朵朵梵花不断盛开,绽放强大活力,而周围其余地方,却是不断如新的星辰绽放,不断朝着周围溅射出新生的元气。

    “当”“当”“当”……

    当晨钟响起,林意从忘我内观中醒来,在他的感知里,身体先有骨骼,后有血肉,再有毛发肌肤,就像是在虚空之中重新形成。

    当他睁开眼睛时,他不自觉的大口大口呼吸起来,一种前所未有的透支感充斥他的心头。

    吃,要吃很多东西补充。

    这是随即无比强烈的出现在他脑海中的意识,就像是身体直觉给他的反应。

    在接下来一刹那,他发现连自己身下坐着的垫子、席子都已经湿透,他身上一层汗浆,和第一次不同的是,他这次身上的那种汗臭味道并不浓,但血腥味却是更浓。

    粘结在身上的汗水里面,甚至隐约可以见到那种暗紫红色或是暗黑色的血丝。

    “这是活血,一些体内练功留下的淤血、暗伤都好了?”

    林意站了起来。

    他虽然感到体虚,但是瞬间可以明显感觉到,身体很多部位前所未有的轻松,有种通透之感。而且更为神奇的是,似乎连浑身筋肉的韧性都有所增强,他一弯腰,双掌拍地十分轻松,而且这一下就似乎把浑身的筋肉全部拉伸开了,浑身懒洋洋的舒服。

    林意再一直身,跨出一步,他只觉得浑身骨骼都一阵轻响,但是体态又十分轻盈,这一瞬间,他都不由得有种自己变成了一只猫的感觉。

    “你这太古怪了,难道每夜都不睡,苦练什么?”齐珠玑刚一出门,就看到林意已经在院中井前打水冲洗身体,他一下子就看到林意浑身汗湿的体虚模样,顿时也是大皱眉头,“林意,大量发汗损耗元气,不管你炼什么,这样练法终究伤身,不得持久。”

    “恩。”林意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是无漏金身修行法没有做到最后一步“控皮肉”。

    这控皮肉字面上说只是控制体表肌肤,其实是整个肉身的玄妙表现,是让血肉肌肤锁住有用的气,但将不利的杂质、废物排出体内。

    昨夜这修行是大耗元气,但将无漏金身修行法第二阶段都差不多修成,再加上给身体带来的好处,这种元气损耗,却是值得。

    “也不知道你搞什么鬼,但萧素心觉得你不会乱来,我暂且也不烦你。”齐珠玑沉吟片刻,道:“但有件事我不得不提醒你,按照南天院以往惯例,入院三十日之后就应该有一场新生试炼,以往几届都是胜出者有特殊奖励,但是保不准我们这届特殊,末尾又会被淘汰出院.”

    “三十日左右?”林意微微蹙眉,心中盘算了一下。

    若是以这几天的进境,若是三十日为限,恐怕光是肉身气力的增长就很惊人,更不用说肉身恢复能力说不定也会有大幅增强。

    “没有问题,若是以组战,包在我身上。”

    他也不谦虚,看着齐珠玑实话实说。

    “那我便拭目以待。”齐珠玑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

    “齐珠玑。”林意突然喊了已经开始快速洗漱的他一声。

    “什么?”齐珠玑不明所以的看着林意。

    林意灿烂一笑,“最近有没有多读点书?”

    “你!”齐珠玑额上血脉直跳,一桶水就朝着林意冲了过去。

    “哈哈,多读点书真的很有好处。”林意被冲一身,但也不停留,抄起屋檐下放着凉面馍的竹筐便掠入自己精舍之中。

    待得齐珠玑和萧素心离开时,林意已经心静。

    他将所有剩余面馍和团子一扫而光,他闭上双目内观时,此次五气之感更为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