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四十一章 无意之得
    林意并无太多感慨。

    自从换了新朝,这六年来他独居建康城,很清楚对于整个建康城而言,他就像是沧海一粟般渺小,更不用说对于整个南梁而言。

    再加上北魏,天下何等广阔,诺大的疆域,无数的名山大川,无数的能人异士,像他这样的人,又算得了什么?

    无法想太远,唯有眼前事。

    “各自有命,师兄,师姐,这些吃食我先带走,若是还不够,我每日会让萧素心替我传话,倒是劳烦你们帮我准备了。”林意将中午剩下的面馍和干饼等物一卷而空,都放在竹筐中带回黄藤精舍,他很洒脱。

    然而看着他的背影,元狩和叶清薇却都是同样感受,他们的这名师弟,平淡之中却是有着一种傲骨。

    只是他们自己也很清楚,哪怕是他们自己,对于这个王朝和这个天下而言,也太过渺小。

    林意回到黄藤精舍,一边慢慢吃着,一边很快静下心来思索。

    修行者在战场上容易身亡,一是容易被针对,二是修行者自身的身体便是最大的弱点所在。

    修行者到了第二境命宫之上,虽然即便体内真元耗尽,肉身力量都依旧比一般武者强,但他们的身体血肉也不可能抵挡箭矢、刀剑,锐器面前,和寻常军士同等。

    所以修行者参与战阵,一般走两个极端,一是就身穿最轻便衣衫,尽可能不被对方击中,躲闪不开时便用真元硬抗,等到真元接近耗尽,那便要尽快逃离战阵。另外一个极端便是身披重甲,让对方的寻常武器根本无法穿刺,但重甲越是厚重,平时消耗的真元也越多,不耐久战。

    从方才和元狩的交手来看,大俱罗的修行法,很适合在平时锤炼肉身,将肉身变得更坚韧。

    例如一些武者用木棍拍击肉身,在瀑布下练功,都能起到一定的效果。

    但林意略一思索,还是确定现阶段壮大气机,不断提升肉身活力,才是关键所在。

    气血越是强横,人的精力越是旺盛,便越是不容易疲惫,越是容易恢复,而且他隐约觉得,只要气血强横到一定程度,应该完全可以用一些类似真元炼体法的高明炼体术,不需要用武者的那种蛮法。

    所以最简单而言,先追求力气大,再追求自己能否耐打。

    现在自己已经能够做到顺利的抽引五谷之气,不断温养那三处窍位,心脉日益壮大,平日里修炼分寒暑时,也可以鼓动更多气血令肉身激发更大潜能,但按照之前的修行来看,分寒暑大量发汗,的确是损伤元气也大。

    所以目前最重所在,倒不是一定要追求尽快吃下更多东西,抽引更多的五谷元气去灌注那三处窍位,甚至身后脊骨大龙,而是要尽快做到“控皮肉”。

    “控皮肉!”

    林意喃喃自语,重复这三字。

    在冥思修行之时,要想令自己身体血肉能够自行锁住有益元气,但却让杂质污垢随着汗水排出,这不是念力所控,而是肉身自己的直觉反应,这要达到,何等困难。

    一连五六日,他都足不出黄藤精舍,专心体悟这无漏金身修行法上“控皮肉”的门道,但却都不得法,倒是食量越渐渐增大。

    一餐需要六七十个面馍,大约是一般武者五人左右的饭量。

    “林意,我和齐珠玑巡山时割到了不少清神花,我们准备烧些热水泡一下,要不要帮你烧一桶水?”这一日暮鼓后不久,萧素心和往日一样带着食物来到他屋前,敲了敲门,却是说了这一句。

    “清神花?”林意愣了愣,出了门,他一眼就看到萧素心的手中抓着一把深紫色的花。

    他一眼萧素心的眼中神色,就顿时明白萧素心应该根本不是和齐珠玑巡山时顺便所得,而是这些时日自己不得法,恐怕有时候神情有些焦躁,落入了萧素心眼里。她是刻意去巡山找了这些花来。

    清神花不算是什么灵药,但煮水入浴,却是有很好的清心安神,不令焦躁的功用。

    “也好。”

    林意心中感激,点了点头。

    现在的萧素心和当年的林玄鱼有越来越多相似之处,对于他而言,这种好意不容推却。

    黄藤精舍里,有的是装热水或是药汤的大木桶。

    一些寻常的清淤活血的药物,南天院甚至可以直接去问教习领,只是对于他们三人,暂时却还没有用到。

    “你现在修行如何?”在和萧素心一起生火烧水时,林意想到她的修行,忍不住问道。

    “最近气感有所增强,可能是你不去晚膳,元师兄总是将你的那份分给我和齐珠玑,而且若是最后略有剩余,叶师姐也会不动声色的分给我,连齐珠玑都分得略少一些。”萧素心的面孔被火焰映得有些微红,“最近感气时,感到吸纳入体的灵气和以前有些不同,一丝丝的有些旋转。”

    “是么?”林意顿时大喜,道:“那距离凝结黄芽应该不远,我气感有这样变化之后,约莫不到半年,就凝出了气感,而且还没有这么多灵膏灵羹相助。现在天地灵气虽然衰竭,但这黄藤精舍里灵气不弱,再加上灵膏灵羹,我看至少比我节省一半时间。”

    “若真如此,也是拜你所赐。”萧素心看着他,认真说道。

    “还需如此客气?”林意笑了笑,摇了摇头。

    “的确不必。”萧素心也是笑了笑。

    两人虽都笑着,但心中却是都有些感慨。

    两人现在际遇差不多,在这学院中又是一组,今后调拨战场,恐怕也在一处,而且就算元狩不说,两人心中也很清楚,那些最危险的征战之地,南天院这些学生之中,恐怕也是他们去,而不会是那些权臣的子侄。

    既是注定要在战场上生死与共,又何必多礼。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如何了。”

    当水烧好放入木桶,放了清神花,林意在淡淡的幽香之中半躺在木桶中时,他不由得想起石憧,想起萧淑霏和陈宝宝,以及他的父母。

    他修炼了“分寒暑”之后,似乎倒是不易发汗,泡了许久,等到水温渐渐凉下来,他出了木桶时,倒也只是肌肤微微发烫,额头上都没有出什么汗珠。

    只是这清神花气味宜人,再者这也是他入了南天院以来,少有的安静瞎想时刻,他浑身倒真是放松了许久。

    他将木桶下面塞子拔掉放水,走出门时,天色已经大暗,山中淡淡的云雾上方星辰点点,春夜一阵阵微凉的山风吹来,和他微烫的肌肤一激,他的皮肤上倒是自然鼓起一个个小点,就是俗话说的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

    然而只是这一下,却让他的脚步顿在了门口。

    他便陡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既然不可能做到在修行之中,身体血肉发肤自然锁住有用的元气,那能否在修行之中,做到令身体发汗,但是最终将汗液锁在肌肤毛|囊之中,将这肌肤毛|囊视为窍位。

    等到修炼告一段落,再全神分辨,将不利杂质污垢随汗水排出,而将元气保留体内?

    这种想法,便是“分寒暑”和“控皮肉”先不同时,而是分两段来做。

    关键在于,人体有时自然变能做到闭汗,有些人生病,本来是在大量发汗,体内脏器已经排出毒素,随着汗液就要排出体外,但是在行经身体血肉经脉时,身体又受外部刺激,比如骤冷,便陡然停滞在血肉之中。这种闭汗往往引起大病,比有些时候迎面吹了寒风,染了风寒还要严重。

    但若是能够将汗水锁在肌肤之中,修行一结束马上再分好坏,祛毒存利,那便无形之中就已经做到了无漏金身修行法的控皮肉。

    林意没有丝毫的犹豫,马上快步回自己精舍,盘坐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