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五十章 前辈与后生
    吴姑织点了点头,“寻常的兵器你可以去百武库挑选,但任何学生离院实修时都可以去百武库挑选两件兵器,所以不需急,至于像你们身上天辟宝衣、乱红萤之类的奇兵,学院却不容你们挑选第二次,学院的奇兵库也已经在数日前北迁,交于边军分割。藏书楼你们可以随时进,成品丹药现时也已交于军方造册,南天院也无权私自配给。”

    林意愣了愣,他说的直接,却没有想到吴姑织竟然也如此直接。

    他敏锐的听出了吴姑织话语中隐含的意思:“成品丹药不成,那是否可以带些未炼制的药材?”

    吴姑织看了他一眼,“那些尚且未登记造册。”

    林意顿时明白,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们也带不走多少,属于正常耗损。”

    吴姑织不置可否,只道:“那些药材现在都在丹坊,很快就会入药。”

    “学生懂得。”林意心中暗乐,旋即又是心中一动,看着吴姑织接着问道:“那我们南天院一些用于炼制奇兵的独特材料是否也还没有交由军方造册?”

    “南天院所有炼制兵器的原材,都属于尚书省管辖,但平时多用于试制极一些教习之研究。”吴姑织看了林意一眼,似乎也不愿意多打哑谜,直接道:“那些原材此时都在灵宝库。”

    “那我现在能否直接过去,能否带上齐珠玑和萧素心一起?”林意觉得这吴教习太过善解人意。

    “他们和你不同,今日课授比较重要。”吴姑织递出一片黑色木牌,“你去丹坊或是灵宝库,便只要告知是天监六年巡狩割。”

    “天监六年巡狩割,那意思便是我们三人,我便可以帮他们挑选了?”

    林意心中一动,只是还未等他再出口问询,吴姑织便已和他错身而过,走入课堂。

    他目光落在手中木牌,这木牌是某种阴沉木,也十分沉重,黑色之中有墨绿色泽泛出,散发着一股好闻的幽香。正面有南天两字,翻过来背面却是一个“割”字。

    “这割字是什么意思,难道本身便是代表巡狩割?或者教习之间也有不同分割?”林意有些不解,但此时他已经感觉到课堂内那些同窗纷纷投来的诧异眼神,他自然不可能在这课堂门外杵着。

    他悄然的对齐珠玑和萧素心使了个眼色,便直接往松林外走。

    “这一对手镯原来叫红龙银鲨,倒是的确有气势。”

    林意双手手腕上这一对手镯重量惊人,双手摆动间互相吸引,走动更是困难,落在那些同窗眼里,倒的确是重伤未痊愈,行走都很艰难。

    此刻林意离开,除了齐珠玑和萧素心之外,其余所有人倒是都信他这是向吴姑织讨取伤药成功,现在是取伤药去了。

    “听吴教习的意思,军方对丹药催促得紧,药材消耗甚快。那些炼器的精金、矿石,却是不可能消耗得快,还是先去丹坊。”

    丹坊和灵宝库相对于这个松林课堂而言,是灵宝库相对更近一些,但是林意几乎瞬间定下主意,先去丹坊。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对于军方的需求,林意十分清楚。

    绝大多数边军都有趁手兵器,多一件兵器和少一件兵器并不紧要,但一些特效灵药,却是任何队伍都想要多一些。

    尤其现在战事已启,有时一颗功效不错的止血疗伤丹药便能救一名得力部将之命,军方自然想要原材不要堆积,尽可能快的炼制成丹药,分配到各部。

    炼丹需要最洁净场所,气、水都有要求,南天院的丹坊便是单独占了半山之上的一处山谷。

    这山谷里有一口涌泉,泉水清醇无比,在鸣鼓山未全归南天院之前,建康城里便有不少权贵日夜差遣奴仆过来打水,在前朝有一名官员甚至觉得这取水处也需要雅致,还特意差遣了不少家中奴仆移植了大量丹桂到这谷中。现时这些丹桂都已经百年之上的树龄。

    此时虽然才是深春,不如深秋丹桂开放时满谷芬芳,但是顺着一条溪流拾阶而上,嗅着各种药气在幽谷深处不断飘来,倒是也别有一番情趣。

    石阶未至尽头,丹坊也只是在幽谷间露出半角,偶尔见到一些药气随着蒸腾的白气往上方天空飘散。然而林意的前方,一名中年教习却是已悄然现身,就静静的站在一株丹桂树的阴影里看他。

    这是一名中年男子,不甚修边幅,身上一身袍服本身是月白色,但大多数地方却已经被药气熏黄。

    他面容瘦削,眼睛便显得分外的大。

    “天监六年巡狩割,想进丹坊挑选些药材备用,学生林意。”林意躬身行礼,递上黑色木牌。

    和军中的将领和修行者不同,军中的将领和修行者越是强大,越是有种咄咄逼人的森寒气势,想必在战场上,是光凭杀气和悍勇威风便要先压敌人一头,但这南天院的修行者却和他以往常见的军中修行者截然不同。

    就如吴姑织和这名尚且不知姓名的中年教习,自然有一种不屑于与一般人为伍的脱尘气质,又不轻易和人置气,有一种特殊的沉静气质。

    “天监六年,刚入院不久的新生。”这丹坊药庐所在的幽谷对于一般学生而言是禁地,但这名中年教习在感知到林意时,便知道林意并非是无意闯入,或者无视院规,只是听到林意这一句,这名中年教习还是略微吃惊,“天监六年的新生便已经能带了红龙银鲨行走,看来这年的巡狩割,却并非像传闻中的那般不堪。”

    林意无奈的笑笑。

    这些教习恐怕都是到了第四境之上的修行者,感知太过强大,身上这些东西根本藏不住。

    “不知先生名讳?”他看出对方并未拒绝,便又问了一句。就如上次挑选天辟宝衣时便遇到顾牵机,这名中年教习的气度似乎还在吴姑织之上,或许也是那种异常出名的修行者。

    “关牵黄。”

    这名中年教习并未接林意手中的黑色木牌,只是点了点头示意他收好,便转身在前带路。他的名字很独特,但林意之前却并无听闻。

    “关教习,我们恐怕会去眉山一带。按我所知,眉山一带气候多变,毒虫滋生,我们想带些药材备用,不知您是否可以提供些建议?”

    林意跟了上去,认真的轻声问道。

    他现在已经摸清了这些教习的脾气。

    这些教习即便没有显赫的名声,也应该都是各有所长的强大修行者,所有南天院的学生,在他们的眼中里,便等于修行者世界里那些蹒跚学步的孩子。

    似乎这些药材、炼制兵器的精金、矿石,在他们的眼中,只要合乎规矩,给军方分配和给学院学生也都没有什么区别。

    或者说他们还更愿意给自己院中的学生。

    “眉山一带寻常毒虫不足为惧,寻常雄黄、石灰、硫磺等物炼成的丹粉便能令他们远避,只是有数种蝎类、毒蛭却是不惧此类,你可以多选地福苓、女贞子磨油涂抹,至于湿热毒瘴,丹坊中光是金厥草一味便足以应付。”关牵黄没有转头看他,却是慢慢说道。

    “行军最好不露痕迹。”林意道:“金厥草不成问题,但驱毒虫,无论雄黄硫磺等物,还是女贞子等物都有明显气味和痕迹,能否有别物替代?”

    关牵黄倒是有些惊讶他如此心细,转头看了他一眼,也并不犹豫,道:“那便取七星花、灵竺葵等物。”

    “那止血生肌,调理内伤的药材呢?”林意接着问道。

    “仙栖草,黑茅根,白灵蓟。”关牵黄道:“亦是不留明显气味和痕迹,甚至能中和血腥味的灵药。”

    (今天一天在火车上,这会儿才到无锡。一会晚上马不停蹄的码字,晚上争取晚些时候再更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