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五十五章 皆由皇命
    在军中,单膝跪地是大礼,但若不是阵前交战,肃杀战阵之中,平时哪怕汇报军情,也不会如此严肃,哪怕进入中军营帐,汇报军情的低阶将领也不过躬身进,躬身出而已。

    林意心中才生出不详预感,那名左脸有狰狞刀疤的将领已经缓缓抬起头来,冷漠的看了一眼陈平罗,“临阵脱逃,该当死罪,斩了!”

    “什么?”

    包括林意在内,这天监六年所有新生听到前面八字还未有什么特别反应,陡然听到最后两字,顿时都身体一震,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

    然而寒光一闪,甚至连陈平罗都只是身体一僵,还未来得及有什么反应,他的头颅已经随着一蓬鲜血冲起。

    “这…怎么可能?”

    即便心中已有预感,然而亲眼看到这样的画面,林意还是兀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们!”

    绝大多数学生惊骇至极,等到陈平罗的头颅落地,他们甚至被那声音骇得浑身一跳,然而也有数人尖叫厉喝出声。

    “你们竟然直接杀人!”

    “你是何人,如此猖狂!”

    “你知道刚刚杀死的是谁吗?”

    这数人中有些平时和陈平罗是好友,有些却是家中权势极重。

    这陈平罗的父亲是陈雪年,官拜射声校尉,也是军中实权将领。

    “是谁?”

    左脸有狰狞刀疤的将领无比漠然的看着这几名惊怒交加的学生,“难道朝中还有谁比皇命还重吗?”

    一片死寂。

    无论他身上荡漾而出的杀气,还是此刻他所说的话语,都让人心寒。

    “离院集结是皇命,违而不遵,便是违抗皇命,既将你们交与游击管辖,从受命开始,你们便和军士无异,阵前斩脱逃之士,原本便是杀鸡骇你们这群还不成器的猴子。若是还骇不住,那便多杀几个也无妨。”

    这名将领漠然的将头抬得更高一些,天光落在他的脸上,照的那条刀疤显得更为可怖,“萧复迢贻误军机,鞭笞三十,杜羽缴、王轩夕同队未尽督责,连坐鞭笞二十。”

    “什么?”

    一群人学生已经面色雪白,然而听到这几句话,却还是有人忍不住发出了声来,“还需连坐?”

    “你们这些年在建康锦衣玉食,却不知道这锦衣玉食是谁打下来的?”这名将领的脸面上全是浓浓的讽意,“在战地,哪怕有些军队已经死战,却依旧无法完成军命,被全部处斩的也不在少数,军令如山,大过人情,你们在建康歌舞升平,却不知边疆每日有多少军士洒血?”

    无人可以回应。

    那另两名学生也被带到一边执刑,鞭笞声和惨呼声顿时此起彼落。

    许多学生求助般看着一旁的教习,都心想南天院教习何等人物,为何放任这些军中人物肆虐?

    然而这些南天院教习却都只是平静看着,脸上的神色都未有变化。

    林意沉默不语。

    直接处斩一名脱逃的学生,这对他而言也太过残忍。

    然而他知道这名将领所说的皆是事实。

    如此雷厉狠辣的手段,只是让他明白,不管是哪个学院的学生,对于这已然掀起的整个倾朝大战而言,都是渺小如蚁。

    而对于这些见惯了生死和战阵残酷的将领而言,杀死这些未成气候的学生,远不如将一队跟随自己多年的精兵送入绞杀之地来得心痛。

    然而这名将领却似乎觉得犹未够,他缓缓垂下头来,声音寒冷的接着说道:“皇命令我们率队,而不是令朝中修行者带队,便是很清楚你们在我们眼中和寻常军士没有任何区别,那些修行者或许会看重你们将来的潜质,或许会认为你们将来有大用,然而对于我们而言,每日都是生死,只有当用,没有将来能用。”

    “你们要变成足以和一队精兵匹敌的修行者需要多久,三年五载?”

    “然而对于我们而言,战事能持续多久?或许今日起,明日便已结束,又抑或战事持续很久,但我们却都已经战死。朝夕而已,何来将来?自视不足,便死得快。那种废物,斩便斩了,害群之马而已,否则到了阵中,陡然脱逃,不知如何影响士气,反而累死的人多。”

    “不要想着你们家中会如何,你们在军中的表现,反而会累及你们父辈。你们应该听说了之前的一些皇命,应该知道皇帝的决心。”

    这名将领最后几句的时候,声音虽然寒冷,但杀机已经消隐。

    只是对于这些学生而言,却大多觉得有大锤敲打在心间,很多人都是身体发颤,一身冷汗。

    “既入院便要离院,那我们进这南天院还有何意义?”

    等到那三名学生行刑完毕,背上都是血肉模糊,根本站立不稳,有数名学生情绪终于失控,对着那几名南天院的教习大叫出声。

    “这倒是令人有同感,若不是家中安排,否则我倒是也觉得进入南天院反而就像是中了毒计。”齐珠玑的声音轻轻的传入林意和萧素心的耳廓。

    这名将领微讽一笑,看了一眼吴姑织等人,却不言语,意思便很清楚,这不是军方需要回答的事情,而是你们自己家中和这南天院的事情。

    “此一时彼一时。”

    吴姑织平和的声音响起,“又岂止南天院,各地所有适龄男子全部都要投军,相比其中绝大多数人,你们便已经算是幸运,作为南天院学生,你们到了军中自然略为优待,而且你们定期便会有南天院配给,南天院受皇命而立,一切所得也都是皇命所赐,你们已经受特殊恩宠,难道还有不满?南天院出去便是我南梁国学,你们倒是切记出去不要败了我南天院和南朝的名声。”

    这番话林意倒是最没意见。

    这一切都是皇命所给,现在皇帝改了主意,又有什么话说?

    现在只不过就像是实修提前,而且自己没有什么机会选择而已。

    这些同窗此时的失落惶恐,便如当年改换新朝时的自己一样。

    他们现在还只不过是料想自己没有以前的特殊优待,但当年的自己,却直接从权贵豪门变成了罪臣。

    “这倒也好,大家都是一样。”

    萧素心心中也十分平静,她和林意同样的想法,甚至有着一丝说不出的快意。

    “走。”

    “全部上马。”

    那名左脸有可怖疤痕的将领并不再说话,身旁一名副将却是喝令所有这些南天院新生列队,离院上马。

    “他们三人如何安置?”

    几名学生忍不住叫出声来,“他们如何能骑马?”

    “那是你们的事情。”

    那名副将也是冷冷的一笑,“你们身为同窗,这么多人照料不好三人,难道还需特别照料?现在他们只是背部鞭伤而已,若是在战场上,你们这些人之中伤者更多,伤得更重,那又如何?”

    “你们!”

    一名学生忍不住发怒。

    然而那名副将骤然变了脸色,眼睛一眯之间,杀气腾腾,竟是直接将那名学生吓得脸色苍白,后退一步。

    “你们什么身份,也敢如此和我说话?”

    这名副将冷冷的扫过所有学生,“今后若再无军纪,顶撞上峰,便立时按军律处罚。”

    “这些人也真是矫情,到现在还看不清形势,分不清自己身份。”齐珠玑忍不住摇了摇头,在林意和萧素心耳侧轻声道:“说实话我宁愿和一群不知气感、黄芽为何物的老军一起,也不愿和这些人同军作战,很有可能被拖累。”

    林意也是摇了摇头。

    既然对方纯粹把他们当成新军,他们再自持身份,便是自找不快。

    他倒是想上前帮那三人治伤,但已有一名学生快步上前,示意那些人不要再开口,同时从袖中取出丹瓶帮那三人治伤。

    这人林意等人倒是熟悉,是时常跟在谢随春身侧的骊道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