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七十四章 步声重
    “我们这样会不会显得太过小心,他毕竟只是一名新生,要连战十人。”一名女生有些不忍,看了一眼林意:“或者说,会不会显得我们有些无耻?”

    “好像是有些。”这些天监五年生都有些心虚,心中都是如此声音。

    然而口上却是自然嘴硬,“教习常对我们言,凡事谨慎,即便是鹰击兔,也必尽全力。”

    “既然如此,那便领教了。”

    冯洗念走了出来,对着林意颔首为礼。

    越擅久战,便越是不容易心急,性格本身便沉稳。

    他是所有天监五年生瞬间想到的人选,便自然有些不同。

    林意微躬身回礼,他也已经有些感觉到了。

    冯洗念身材不高,但是脚步分外的稳,整个身体给人有一种厚实之感。

    林意昔日在自己父亲的部将中,见过不少有类似这种感觉的人,这往往意味着,这种人除了真元修行之外,在一些基础的武技上,也下过很长时间的苦功。

    “请赐教。”

    冯洗念平和的握拳,端起拳架,他面色凝重,语气也谦和。

    “师兄稍等。”

    林意想了想,叮的一声,他将手上的红龙银鲨手镯取了下来,合在一起,然后放在脚下地上。

    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力量远超这些天监五年生,而且气力恢复极快,连战十人并非是疯狂之事,即便戴着这对手镯也不会体力不支,但是身体太过沉重,追击不便,而且这对手镯也算兵刃,既是拳脚战斗,带着手镯便是不公。

    “这是倪师姐的红龙银鲨星辰钢手镯,怎么会在他身上。”

    “他竟然这么大气力,随身带着这一对手镯?”

    这些天监五年生中毕竟有见识不凡者,虽然只是黑夜火光之中,但还是有人马上认了出来,惊呼出声。

    “难道他前面和我对敌,也一直是在装,隐藏实力?”元狩也是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林意。

    “好了。”

    双手手镯一除,林意顿时觉得浑身轻灵起来。

    “好,我出手,你小心。”

    冯洗念也没有废话,他对着林意扬了扬手,便随即出手。

    他的脚步十分轻灵,行动间整个人影飘忽不定,又如同狸猫一般迅捷。

    “是灵狸九步!”

    在场的天监六年新生也都瞬间认了出来,这是吴姑织传授给他们的第二种步法,他们才刚刚练会,此时的冯洗念用这步法,简直就是完美的示范。

    冯洗念根本就不和林意正面力敌,一闪一缩身,就已经到了林意的身后。

    林意一侧身,似要躲闪,然而在下一刹那,所有人都是一愣,连冯洗念都是目光一凝。

    林意竟然并不是躲闪,竟是双膝微弯,将下盘扎得更稳一些,他根本不避冯洗念拍向自己腰侧的一掌,反而用自己的身体迎了上去。

    冯洗念明白了林意的用意,然而他在这一刹那十分不解,即便林意想要尽快的解决战斗,即便用这种方式击败自己,他身体负伤,又如何能连续战斗?

    只是这样的念头也只是在他脑海之中电闪而过。

    当一名明显也是在武技上下过苦功,算准了时间,决定用这种方式来分出胜负的修行者如此做时,他便也没有了选择。

    他只有发力。

    尽可能的发力。

    他体内的真元以最快的速度汇聚在他的指掌上,然后砰的一声,拍在林意的腰腹之间。

    林意的身体微微弓了起来,他的拳头却是已经稳定的落下。

    落在冯洗念的胸口。

    一声沉闷的声音在他胸口响起。

    在下一刻,冯洗念觉得自己的身体会飞出去,因为他很清楚方才林意那种一拳有什么样的力量。

    然而这样的事情却没有发生。

    冯洗念觉得一股大力涌来,只是砸得他胸闷难言,无法呼吸,然而他只是连退了数步,便稳住了身形。

    他还未能调匀呼吸,然而却已忍不住惊诧的看向林意。

    林意也站着。

    脸色也有些发白。

    “抱歉。”

    然而林意却是又苦笑了一下,道:“方才用这样的战法时,却忘记了我身上穿着天辟宝衣,这对师兄不公。”

    说完这一句,他直接开始脱衣。

    有数名女生轻声惊呼,都别转过身去。

    林意飞快脱下内里的天辟宝衣,又将外衣穿上。

    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冯洗念认真道:“这下可以开始了。”

    冯洗念点了点头,他的面容变得更为庄重。

    他知道方才那一击,是林意临时收了力。

    先前他只是惊诧于这名师弟的实力,并未觉得人品如何,然而现在,他在心中却是已经重新评价。

    两人的身形再动。

    冯洗念的身影依旧快得如同清风,然而他已经又换了一种步法。

    他的脚尖点地,快得如同一只水蜘蛛在水上飘行。

    他不断逼近林意的身体,然后又撤开,又迅速接近。

    风声不断在林意的周围萦绕,夜色里,他的身影却显得越来越模糊。

    林意一直在应对,他的身体也转动着,然而始终没有出手。

    这样的对决,似乎只有冯洗念在不断消耗体力,然而即便是刚刚凝结黄芽的萧素心,都知道其实并非如此。

    冯洗念的每一次近身,林意都必须判断袭来的方位,以及是否的要真正出招。

    这就像是冯洗念在给他不断做着选择题,只要他一次判断错误,冯洗念便会抓住破绽。

    随着冯洗念体内的真元越来越流转如意,冯洗念的动作会更快。

    然而没有人知道,此时林意虽然眯起了眼睛,然而他却并没有再认真看。

    他突然动了。

    这山崖上惊呼之声大作。

    他拧身,一拳朝着冯洗念轰了过去。

    在所有人看来,以冯洗念的身法,他这一拳绝对不可能击中。

    然而空中发出了一声沉闷嗡响。

    他的拳头和冯洗念的手掌相交。

    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流在拳掌相交处泛开。

    冯洗念的这条手臂陡然震荡起来,在下一刻,咔擦一声从他的肩部响起。

    就如林意和黑蛇王交手时脱臼一样,他这条手臂脱臼。

    林意毫无停顿的发力,瞬间到了他的面前。

    然后却又突然收手,停了下来。

    许多人还处在那一拳的震惊之中,还不明白林意此时的意思,然而冯洗念却已经明白了。

    “我败了。”

    冯洗念也停了下来,缓缓的说道。

    林意和他的力量差距相差太大,方才跟进这一拳,即便他再阻挡,也已经没有意义。

    “只是我不明白。”

    嚓的一声轻响,他自己将脱臼的手臂归位,因为吃痛和不解,他的眉头深深的皱起:“你方才如何能够判断出来我是真的要进击?”

    “发力不同。”

    林意呼出了一口气,回应道:“你这步法纯粹追求速度,浮光掠影,你真正用力时,脚步声便重。我一直在听你的脚步声。”

    “下次看来我对敌,脚步声也要故意变幻。”

    冯洗念若有所思,却是又笑了笑,对林意躬身行了一礼。

    “连冯洗念都这么快败了?”

    “这林意这么难缠?”

    一群老生心中都有些发毛,他们都有种莫名的感觉,似乎林意刚刚那一拳也并没有尽全力。

    “师姐,你放心,我不会下狠手。”

    这时林意却是突然出声,他对着那名取出天萝盾的女生笑道:“看来师姐你的面子上,我都会手下留情。”

    “真是又开始故意招人恨了。”

    齐珠玑也有点牙痒,他都恨不得站到老生那一边去打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