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七十八章 进步
    若是平时切磋也就罢了,然而林意这是挑战十名天监五年老生,事关整个南天院天监五年生的颜面,罗姬涟也肯暗中留手,这便真是让林意刮目相看。

    不过身体越是剧烈疼痛,精神下意识便彻底向那痛处集中,平时林意很难在这样极短的时间内汇聚大量的气血和五谷之气通达某处。

    现在连续胸口吃痛,对于林意来说反而就像是重复的练习。

    连续这几次下来,他调用内气的速度已经越来越快。

    他暗中又试了一下,瞬间调集全身五谷之气涌向胸口,他的胸口顿时觉得肿胀,低头看时血肉真的微微往外鼓起。

    “宁凝,不要客气。”

    “用尽全力,绝对不要留情。这事关我们天监五年生的颜面。”

    “对的,不要怕将他击伤,我们有的是好伤药,赢了再说。”

    “你顶替章昊出场,一定要尽情发力,他站定了让你打,你用最能发力的拳招,打出的力量一定可以超过章昊。”

    一群天监五年生给宁凝打气,许多老生担心宁凝于心不忍,反复叮咛。

    林意连续鼓荡内气,他只觉得胸口血肉之中的淤血都被冲散,他决定这次毫不卸力,完全硬抗这一击,他想要站稳,不再倒地。

    低阶修行者和高阶修行者无法战斗,招数的惊奇都无法弥补劣势,因为往往身体或是兵刃一接触,力量的差距就让低阶修行者震退或是摔出,而高阶修行者丝毫不受影响,接下来自然随意一击就可以重创或是击杀低阶修行者。

    战阵之中,修行者最忌自己控制不身形,到时候随便数名军士刀剑乱斩,拿枪乱捅,这名修行者来不及躲闪,便顿时死于非命。

    按照林意所想,最好在战阵之中,别人打他一拳,他根本不倒,但他随手一击,别人便倒下,这样他才能在战阵之中遭遇多名实力相近的修行者而不死。

    “师姐,你先前十分关心我,想必一定会手下留情。”林意不想这名师姐再有留手,故意又大声道。

    “我一定会手下留情!”

    这名名为宁凝的女生恨得牙痒,体内的真元开始疯狂的流淌。

    “你站好了,不许乱动,我要出手了。”

    宁凝深吸了一口气,她的身影瞬间加速,如同离弦之箭,嗖的一声裂响已到林意身前,一拳便击在林意胸口。

    林意看着她脚步动起时,已经开始有节奏的呼吸吐纳,他大量激起体内的五谷之气,在这一拳临身时,他体内的五谷之气已经凝为两股,一股鼓胀聚集在胸口,一股顺着身后脊椎大龙,冲向足底,死死扎根。

    “咚!”

    林意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仿佛被尖锥狠狠刺击了一记。

    宁凝的这一拳很像当天他和齐珠玑、萧素心三人对敌元狩时,萧素心所用的家传武技,这种拳力将力量凝于一点,分外的具有穿透力。

    林意只觉得一股精纯的真元如刺,深深的刺入自己的体内,甚至渗透过自己的骨骼,刺击了自己的内腑。

    他的喉间顿时微甜,涌出一股血腥气。

    这真元和他聚集在胸口的五谷之气一冲击挤压,顿时让他有种恶心欲呕的感觉。

    与此同时,他的双脚也是抓不住地,忍不住便往后退去。

    他身体剧烈晃动,连退两步,但是终于站稳。

    也就是这一刹那,冲入他体内的真元也碎裂消融,那股渗透性的力量,反而将更多的五谷之气深入内腑之中。

    林意瞬间就觉得胸口一松,他呼出了一口气,整个胸膛就像是燃烧了起来,接着一股灼热的暖流,也是从足底顺着脊椎大龙燃到颈部,接着直冲天灵,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满足感,充斥在他的脑海之中。

    他没有倒地。

    而且从之前的每一击都觉得剧痛无比,到现在他甚至开始变得有些习惯和享受这种感觉。

    “什么!竟然....”

    “他竟然能够站稳?这是拙石剑,是以拳拟剑的拳法,真元刺入极深,他不吐血都已经很不错,竟然还能站稳!”

    这一刹那,一片抑制不住的惊呼声响起。

    尤其是所有老生,他们都在心中忐忑这次林意能不能像往次一样站起,然而谁都没有想到,他根本就连倒都没有倒下。

    不远处的那些游击军也是面面相觑,他们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宁凝愣在当地,她的身体都不自觉的微微颤抖。

    林意此时还对着她笑了笑,道:“师姐你果然手下留情。”

    “我没有...”宁凝下意识的摇头,一时竟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就剩最后三人了。”一群新生的心中都有些麻木,他们觉得这一战若是传出,并非是天监五年的老生会颜面扫地,而是林意将会成为南天院继倪云珊等人之后的另一个传奇。

    “我们都说了他这人十分难缠,狡诈如狐,你们还不相信。”

    元狩和叶清薇也是面色有些发白,但是又愤愤不平。

    “还未结束,难道一定就输?”

    一名身体颀长,面如冠玉的老生越众而出,示意宁凝无须自责,他神情平静,双目神光闪烁,气势远超之前出战的任何一名老生。

    “这是徐末雪,原本是一名孤儿,婴儿时候父母被狼群所杀,父母将他用大石堆起,放在雪中,上又压了重石,他在雪中被埋数日居然未死,后来被山中猎户所救,后来又被徐将军收为义子,他的天资极佳,是天监五年生中公认最厉害的数人之一。”这人一出来,大多数新生都是认识,有几人便直接轻声对林意说这人来历。

    “徐末雪,原来是右军司马徐将军家的...”林意瞬间反应过来。

    他也是听说过这人。

    “还以为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

    他有些意外。

    相传这徐将军家的义子幼年便是冰天雪地都只穿贴身衣物,不惧寒冷,七岁时凭武技便可敌得过一般武师,也是个奇才。

    在他的想象之中,这人应该是那种粗壮蛮汉,却没有想到却是这样的一名英俊年轻人。

    “徐末雪领教师弟高招。”

    徐末雪也分外干脆,只是对着林意微躬身行礼,便已身影如风,飘然而行。

    “这人是真的武技极高。”

    林意瞬间就感觉出来,这徐末雪拥有常人不能及的反应,他似乎心念一动,身体动作还未起,徐末雪就已经似乎知道他将如何出手。

    当年他父亲的一些部将就和他说过,武技到了一定境界的武者,可以通过对方身体血肉细微变化,就能提前感觉出对方准备如何发力,如何出招。

    徐末雪步法灵动,两人身影晃动之间,虽然还未正式出招,但是林意就已经感觉出来,对方就是那种秋风未至蝉先知的武者。

    “若是不能骗过他的这种感知,我便只可能挨打,一些致命部位被击,也是必败无疑。但我鼓动气血,应该可以骗得过他。”

    林意此时对于身体血肉、肌肤的控制已经可达控皮肉境界,一念至此,他心中微动,顿时内气往右肩处冲去。

    他的右肩顿时血脉微微鼓胀。

    “嗯?”

    徐末雪顿时有所感应,他直觉林意即将动右拳轰来,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他的目光一凝,林意的左拳闪电般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