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八十章 极限
    林意很震惊。

    更加精准的说,那是一根长针,完全由黄芽真元凝成的长针。

    按理而言,只有到如意境之上,修行者的真元才能离体之后凝成实物暂时不散,像这种黄芽境、命宫境的修行者,真元一冲入敌人体内,除了一开始冲击时凝聚,接着便迅速溃散。

    所以这必定是一种凝练压缩真元的手段。

    林意看的书多,知道有些独门的功法,可以让真元在一定的经络和窍位之中流转,凝真元为针,甚至凝真元为刃。

    “这样的手段对于一般的修行者而言极为难办,但对我却没有什么大用。”

    但也就在转瞬之间,林意便觉得那根真元凝成的长针被他体内的气血一冲,就在迅速的消散。

    他体内的五谷之气和这天地灵气凝成的真元天生相冲,两者相遇,就像是冰雪遇到热水的感觉。

    林意目光闪烁之间,试着将体内的五谷之气凝成一束,往那根真元长针上一冲,这根真元长针顿时四分五裂,在他的经络之中化为碎屑飞散开来,接着又迅速气化,和他的气血相融。

    这种感觉很奇妙,甚至还有些舒服。

    他第一次清晰的感觉出来,真元和五谷之气不能并存,只是因为五谷之气可以令凝聚的真元迅速气化,但这真元和五谷之气产生的元气却并没有坏处,也会如同五谷之气一样,迅速被血肉吸收。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蚕食别人的真元,来喂养自己的血肉。

    “怪不得那些笔记都说,大俱罗以战养战,越战越强。”林意忍不住摇了摇头。他现在还是身体不够强韧,最多只能承受这种低阶修行者的拳脚,若是到了能刀剑都能肉体硬接的地步,连对方兵刃临体都能瓦解和吸收真元,这种修为,才是真正的恐怖。

    林意是在思索自己的修为,但是他此时的神气落在别人的眼中,却是十分古怪。

    绝大多数老生都是十分振奋,这是林意第一次在原地迟疑,“不敢”进击。所有人都看得出他的整条手臂似乎陷入麻痹之中,一时无法动弹。

    廖玉微笑,身影又如风到了林意的面前。

    空气里不断发出鹤鸣般的尖利风声,她的掌指不断落在林意的身上。

    “好舒服!”

    林意感动得几乎落泪。

    廖玉的这种武技,完全不是那种蛮力的击倒,而是不断以真元刺击封窍,对于寻常的修行者而言,浑身窍位被刺上十余次,恐怕浑身气血和真元流通不畅,整个身体都会僵住,变得毫无战力。

    但是对于他而言,这种真元凝针刺穴更能深入他体内窍位,就像是在引导着他体内的五谷之气向这些关键窍位行走,帮他在深度壮大这些窍位。

    只是十数个呼吸之间,他周身很多重要窍位都被廖玉击中,内里真元长针被冲溃的瞬间,那些窍位和周围的经络都似乎被瞬间扩大,内里暖流涌动,他都明显能够感到影响周围的气血壮大,而且这些窍位都牵动着内腑,他的五脏六腑都前所未有的舒服。

    一片片惊呼声响起。

    在所有人的眼中,林意一开始还用手脚阻挡,但接下来却是只能干站着挨打。

    廖玉停下手来,微笑着看着站着不动的林意。

    在她看来,林意周身数十个重要窍位被她封住,一盏茶的时间内都恐怕浑身麻痹,动弹不得。

    她伸出一根手指,想一指点在额头,将林意点得摔倒在地,以这样的画面结束。

    “师姐,你做啥?”

    但是她的手指落在林意额头上,林意却是笑出了声,然后挥了挥拳,作势要打:“师姐你用这一根手指做什么,你是累了?”

    “啊!”

    廖玉吓得花容失色,忍不住一声尖叫。

    她下意识的像受惊的兔子一般往后跳去,用看着怪物的目光看着林意,“你......”

    她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

    她失魂落魄的呆了片刻之后才终于回过神来,惊骇的看着林意问道:“你怎么可能冲破我的鹤鸣针?”

    “应该是师姐体恤师弟,没有下狠手。”林意摇了摇头,他用这种回答搪塞过去。

    “我认输。”

    廖玉的傲气已经完全消失,她实在没有信心和林意继续交手,她甚至觉得就算自己浑身的真元消耗干净,也不可能将林意击倒。

    “连这样被廖玉浑身重要窍位击打都无恙?”

    所有天监五年的老生都浑身发麻,就像是他们被廖玉击倒了一样。

    “陈师兄,请。”

    林意看向陈宝蕴,这已经是十名老生中最后一名,而且他和陈宝蕴有着私怨,之前他便一直以陈宝蕴为假想敌,此时战意更加燃烧。

    陈宝蕴脸色难看起来。

    此时他骑虎难下。

    战恐怕真不是林意的对手,但不战就如同当着所有人的面显示自己惧怕林意。

    “我和你做个交易如何?”

    林意等他出列,却是轻声对着他说道。

    “什么交易?”陈宝蕴的眼睛顿时微亮。

    “今日我和你一战,我只防守,绝不还手,但是我若是输了,你今后也不要再管我和陈宝宝的事情,我和陈宝宝是好友,但我绝对不存在利用她攀龙附凤的想法。”林意平和而直接的说道。

    陈宝蕴抬起头来,他沉默了片刻。

    然后点了点头,道:“可以。”

    林意笑了笑,他的耳畔似乎响起了萧淑霏说他幼稚的声音,于是他在心中悄然回应,“我可是已经成熟了不少。”

    “如此便请师兄出手。”他躬身对着陈宝蕴行了一礼。

    陈宝蕴颔首回礼。

    他原先最为担心的,便是被林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倒在地,颜面尽失。

    现在在他看来,只要林意不还手,哪怕他像廖玉一样对林意无可奈何,他到时认输,也并不算丢人。

    然而他并不知道林意的真正想法。

    林意是想用他试试自身所能承受的极限。

    陈宝蕴是这些人之中,最接近命宫境的修行者。

    林意想要知道,若是在战场之上自己若是反应不及,被命宫境的修行者击中,自己最多能承受几击。

    陈宝蕴动步,他骤然发力,双拳齐出,带出许多拳影。

    “咚!”

    他的一拳正中林意胸口,直接将林意打得身体弓起,往后横飞坠地。

    “怎么可能?”

    所有人瞪大眼睛,很多人惊呼出声。

    在此之前,林意都已经给人一种无敌的感觉,但是现在陈宝蕴一出手,林意竟然毫无阻挡能力般倒地。

    “难道有什么隐情?”

    所有人都开始联想之前林意和陈宝蕴的对话。

    陈宝蕴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

    他当然很清楚自己这一拳有多大的力量,一般黄芽境的修行者被他这样直接一拳击中,必定骨折。

    他知道林意不会还手,但却没有想到林意根本不闪不避。

    但与此同时,他也感觉到林意的血肉似乎比一般的修行者更为凝练,他这一拳轰上去,并没有让林意骨折的感觉。

    林意重重坠地。

    他的脸上写满痛苦,面色有些苍白。

    陈宝蕴和其余这些人的力量果然相差很多,而且他此次并没有提前引动内气,只是完全模仿自己在战场上被猝不及防击中。这一拳的力量虽然不至于令他直接骨折,但是却让他整个胸前一片针刺般剧痛。

    他甚至可以肯定,这一拳若是击中在腹部脆弱部位,势必会令内腑受创。

    “看来除了天辟宝衣之外,最好还要一块腹甲,否则一击就失去战力。”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不顾体内气血翻腾,强行站了起来。

    在战场上若是中招,也不可能有时间喘息。

    他不顾胸口剧痛,也不顾喘息不匀,直接便朝着陈宝蕴扑去。

    陈宝蕴倒是被他这来势吓得倒退半步,只是林意也并不出拳,只是冲向他。

    陈宝蕴一脚踢出,正中林意的肋部。

    林意再次横摔出去,重重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