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八十二章 语中
    “好。”

    林意点了点头,跟了上去。

    廖玉走到这片营地的外围,这地方不太避风,山风吹过,她的衣袂飘舞。

    “为什么我的真气凝针对你不起作用?”

    她没有回头看林意,但是语气有些萧索,“林师弟,我无意窥探你的功法秘密,但是我想知道一些原因,我师尊早在九年前推测出灵荒将至,但当时极少有修行者相信,但我信我师尊,所以我修行了一些特别的功法,走了不寻常的修行道路,若非在有些方面花了许多时间,否则我此时早过命宫境。包括我师尊和师叔看来,这是我将来在灵荒时代立足的根本,利用这样的手段,我将来可以抗衡一些修为更高的修行者,但今日和你交手,却让我心绪难平。因为我感觉得出来,你真的只是那种黄芽境的修行者。”

    “九年前就敢推测灵荒将至?”林意苦笑起来,果然是名师高徒,他知道就在三年前,建康城里许多修行者还根本无法确定灵荒将至。

    “所以其实你是在九年前就已经开始为灵荒做准备,你应该是刻意修炼了一些经络,所以能够将真元凝练到那种程度,如此一来,你在命宫境后期,说不定真元便能凝聚得如同如意境的修行者,到时便诸多妙用。”他没有先回答这名师姐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不错。”廖玉点了点头,她也不隐瞒,只是道:“但你知道便好,我不想引起太多人注意。”

    “其实我也是因为灵荒到来,有所准备,所以我便没有继续修行真元功法,而是在修炼一些特殊的炼体法。”林意也没有说假话,只是没有提及大俱罗修行法,“我的气血强横,所以能够硬生生将你的真元凝针冲散。”

    “你身为可以吸纳天地灵气的修行者,你竟然直接舍弃凝练真元?”廖玉震惊的转过身来,山风吹乱了她的发丝,甚至让她看起来有些惊慌失措,“走那些武者之路,这值得么?”

    “有失必有得,我和你们不同,你们能够进入南天院,这是因为你们家中的权势,即便灵荒到来,你们也能得到许多灵药支持,但我不同,我父亲已经归为罪臣一类,未被株连已经是幸运。我不可能得到灵药,在灵荒时代和你们的差距,反而会越来越大。”林意平静的看着她,道:“这只是迫于无奈,不同形势下的不同选择。师姐你也尽可以放心,并非是你这功法有什么缺陷,或者外面有什么直接能够克制你这真元凝针的手段。究其理,你是将真元凝练得更强,但消耗的量会更多,没有什么能够改变这根本。”

    廖玉目光闪烁,她不知不觉想到了林意和她们对战时的那些画面,想到这名新生师弟为了获胜那么用力的去拼,她心中陡然开始同情林意。

    “你现在也只是修为不够,就比如今日,若是你到了命宫境中期的修为,想必凝出的真元针我肯定无法冲破。”林意看着她,又补充了一句。

    “原来是这样,谢谢你,林意,解除了我心中疑惑。”廖玉微微的笑了起来,若是在场有天监五年的同窗看到,必定会很惊奇。

    因为廖玉极少有笑颜,在同窗看来甚至有些古板。

    “按师姐所知,像师姐你一样提早确定灵荒到来的修行者会不会多,会有很多人应对灵荒而修炼特殊的手段么?”林意问道。

    “不知道。”廖玉摇了摇头,道:“想来至少不会只有你我。”

    林意有些不死心,看着她道:“那按师姐所知,我们南天院中,有没有谁和师姐你一样比较特殊,提前修炼了一些应对灵荒到来的手段或是功法?”

    廖玉摇了摇头,“以我所知,似乎并没有。”

    “那毕竟还是极少数。”林意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才是真正的异类。

    “你表现太出挑,而且现在家中失势,若不出意外,你会被编入铁策军。”廖玉沉默了片刻,说道。

    “若无法避免,便只有安然受之。”林意抬起头来,看着夜色里的天空,似乎要将天空的乌云都看穿。

    边地的铁策军属于救援军和接应军,唯有出色的精锐军士才能进入铁策军,但救援和接应,一般都是会去最危险之地。尤其是去接应一些刺探了重要军情回来的探子,营救一些重要的军中人物,那往往要被救者先走,自己却要留下来牵制追敌。

    “你是修炼肉身,那应该能用一些暂时气力剧增的虎狼药物。”廖玉犹豫了一下,道:“若是需要,我会设法让家里送去眉山。”

    “是类似燃血丹之类的药物?”林意一愣,那种药物都是有一些刺激肉身的轻微毒素,可以在很短的时间类激发肉身潜力,但是药性一过就会虚弱。“若是那种,我倒是需要。”他马上点头。一般的武者用这种药物恐怕很长时间都恢复不过来,一般都是拼命或是极限情况下逃命所用,但是以他的情形,应该恢复更快。

    “我会尽快令人送去。”廖玉点了点头。

    “齐狐狸。”

    林意返回扎营区,远远的便喊齐珠玑。他得到启发,觉得以齐珠玑家的实力,应该也能给他带来一些此种药物。

    他知道南朝有“龙血丹”,北魏有“灯枯丹”,这两种丹药都是用药物刺激肉身,强行逼迫力量的顶级丹药,甚至都能让武者的气力瞬间增大一倍,但是南朝的“龙血丹”还好,最多体虚数月,但北魏的“灯枯丹”却是能让人战至油尽灯枯,甚至不知痛苦,剧战过后即便能活下来,经脉甚至都会萎缩。

    只是当年大俱罗在北魏的北方,现在他对于北魏边地的许多东西便都有兴趣,都想研究一番。

    “做什么,不需要休息么?”

    齐珠玑恨不得装睡,他没有好气,觉得林意简直就是畜生,和廖玉单独约谈之后,说不定就会故意在他面前又说女人缘。

    “女人缘”“多读书”这两个词现在没事就在他耳边不断响起,让他的脑门都觉得炸裂。

    “不要担心,是正事,到时能否让你家中帮我找马帮行军口粮时,顺便帮我找一些虎狼药物,北地的尤佳。”林意厚着脸皮赔笑。

    “有事求我?”齐珠玑翻身坐起,冷笑道:“那今后还敢不敢在我面前说多读书?还敢不敢说女人缘?”

    “你记性太好,这两个词我都忘记了。”林意马上说道。

    “你要不要脸。”齐珠玑无语,“我尽力。”

    “齐狐狸你果然是好人。”林意笑颜如花,十分灿烂。

    “你快离我远点。”齐珠玑有些发毛,“你越是说人好,那人就被你欺负得惨,比如一直被你说好的那名师姐。”

    “怎么可能,那是你误解。”

    林意一本正经,“你说是宁凝?那名师姐很快就会发现我对她很好,对我彻底改观。”

    “你少在这里胡言乱语,打扰我清闲。”

    齐珠玑不想和林意胡扯,但就在他这句话刚刚出口,却已经有一名女生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林师弟,我想和你单独说几句话,不知是否方便。”

    齐珠玑的眼睛瞪得铜铃大。

    他听得出那名女生的声音,就是他和林意正在说的那名师姐宁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