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八十三章 趋势
    “宁师姐。”

    林意叫得很热络。

    这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在他看来,越是容易怒发冲冠冲在最前的,便往往最真诚,最可以让人看得清内心。

    而且女生越是容易羞怯,便越是真实。

    “林师弟。”听到林意叫的热络,宁凝真的有些羞怯,甚至不敢看他。

    林意反正在齐天学院时期就被人认为没皮没脸,所以他却从容自若,微笑着问:“师姐找我何事?”

    “你伤的重不重?”

    宁凝鼓足了些勇气,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声音却又不自觉的弱了些:“当时是一时置气,后来却是有些自责,本身这种对决对你已经不太公平,到我时我不该再那样用力打你。”

    “无妨,我皮糙肉厚,伤的一点都不重。”林意这才反应过来,这名师姐竟然是心中愧疚,特意来道歉的。

    “若是到了战场隐伤复发,便很难办。”

    想到一开始的确是天监五年生这边有些仗势欺人,林意只是为新生出头,他言语虽然有些调侃,但面对他们大多数时候都是在挨打,她越想便是越自责,“你不能掉以轻心。”

    “多谢师姐关心,我会小心,反正今日也得了不少灵药。”林意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猜你花了许多时间炼体,而且或许会有些独特的用药炼体手段,这份地图给你,你小心收好。”宁凝的声音迅速压低,她此时不是羞怯,而是不想让人听见,“若是进了眉山深处,有机会可以去这些地方一探。”

    “这是什么地图?”此时黑夜,这张地图上字迹极小,林意看了一眼,没有看得清楚,便忍不住直接问道。

    “我家中和边地药商有些关系,眉山一带别人不熟,我家却许多年开始便有探知出产,这张地图上标注的,是许多灵药可能产出的区域,有些是修炼真元功法的灵药,有些却是大利于炼体的药物。”宁凝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相对于修行者所需的灵药,炼体的灵药并未那么受欢迎,所以你若是行军正好经过那些区域,要寻觅起来恐怕容易,不过这地图是我家多年经营所得,目前也只有军方高层所有,用于针对性调兵遣将,不好流露在外面。”

    “我看过记住之后便销毁。”林意心中震动,这的确是一份大礼,这样的地图尤其不能流落到北魏方面的手中,否则恐怕瞬间看穿南朝的许多战略部署。“这上面是密文,一三七五,以这样的顺序看上面标注文字,而且大多数文字都是同音不同字,你记住这个,才能看出真意。”宁凝看着他认真交待。

    “我知道了。”林意心中感动,即便是有密文,但宁凝如此交图给他,也是冒了被家中严重责罚的风险。

    “那你要多加小心。”

    宁凝此时看着十分凝重的林意,突然有些不习惯,想到他今日那“调戏”自己的模样,顿时不自觉脸上有些微红,“师弟你如此出色,好好保全自己,将来必定是我朝名将。”

    “师姐你也小心。”林意认真对她躬身行了一礼。

    宁凝羞涩回礼,“那我回去休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明晨还要赶路。”

    “师姐!”

    她转身回走,忽然林意喊住了她,她回头,“怎么?”

    林意笑容可掬,道:“师姐真好。”

    “你….”宁凝又好气又好笑,她转身不再理会,越跑越快,跑回了自己的营帐。

    “真的有女人缘?”

    齐珠玑远远的看着林意,看着林意回来的样子,他都觉得林意必定哪里有占了便宜,他都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

    难道林意真的有某种自己不能发觉,天生就讨女生喜欢的气质?

    “谢随春,你睡了么?”

    谢随春正在营帐中呼吸吐纳修行,突然听到了账外传来骊道源的声音。

    “怎么?”谢随春被惊醒。

    骊道源进了营帐,看着他轻声道:“我和徐末雪徐师兄有些交情,刚刚我去和他见面聊了片刻,他们和林意交手的人都可以确定,林意的确只有黄芽境的修为。”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谢随春皱眉,他不能听出郦道源的用意。

    “即便学的是我朝最上乘的武技,例如云游窟的金刚禅,例如洗伐经中的炼体术,通观各朝,哪怕是天才,自幼修行,也不可能在林意这种年纪,修到这样强横的气力和生机。”骊道源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谢随春,眼底尽是压抑不住的贪婪之意:“徐师兄也是和我一样推断,今日林意表现的可怕,不只是他气力惊人,堪比命宫境的修行者,你想想,他和黑蛇王生死搏杀,马不停蹄的又赶到这里,甚至还带着红龙银鲨手镯,途中还背了一人,接着连战十人,这是何等的气力绵长,他连受那样重击,最后承受陈宝蕴的数击,还能逼得陈宝蕴认输,他的生机何等强横?这哪里是什么武技拳术苦练能够达到?”

    “你是觉得他必定有惊人药方?”谢随春终于明白,他深吸了一口气,声音也是压低:“你是想得到他的药方?”

    “我之前试探过齐珠玑,齐珠玑说过,林意经常修炼时药浴。我便怀疑,他一日都不来上课,便是利用齐天学院的资源,凑齐灵药沐浴炼体。”骊道源强忍着心中激动,轻声道:“既然如此,若是齐天学院能够配得齐的药物,我们自然也有可能配齐。只要他知道药方,我们就有可能得到。”

    谢随春的眼睛也彻底亮了,“你说的不错。”

    “只是我看他的性情,却是吃软不吃硬。”骊道源缓缓说道,“我们恐怕要尽量示好,让他以我们为至交。”

    谢随春点头,他回味着骊道源这些话语的意思。

    “按现时境况,家中也未必能够帮我们打点一切,我们越早能够拿到这药方越好。”骊道源说道。

    谢随春深吸了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道:“那便尽可能动用家中手段,对他示好。”

    林意的营帐里。

    林意正捧着一个行军铁锅,大口大口的吃着调成糊状的马帮行军口粮。

    这种行军口粮用沸水调和,搅成糊状,果然是香气四溢,比干吃不知道好吃了多少倍。

    这一夜的连翻大战,尤其廖玉的那种真气凝针刺穴给了他莫大好处。

    他都甚至感觉到自己的食量又有明显增长。

    而且他以前习惯了感悟寻常食物的五谷之气,现在这马帮行军口粮的五谷之气浓郁,现在他每吃一口,都只觉得有一蓬五谷之气升腾而起,冲入他体内血肉之中。

    他体会着这种内气升腾的感觉,慢慢吃饱,然后开始闭目修行。

    先从分寒暑,再到控皮肉,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今日战斗之中残留的淤血,迅速的被冲碎,最终随着汗水排出。

    他体内的伤势,以很惊人的伤势在恢复。

    而且随着他体内五谷之气的越来越浓郁,他渐渐发现了一个趋势。

    五谷之气在很自然的和他的鲜血相融,似乎渐渐要融成一体,没有差别。

    (这个月出差了两次,但是码字速度和状态还是保持的很好,下个月会尽可能的提升些速度,尽量再多更一些。所以大家多给给支持哦,明天就是九月份了,大家月票都投给老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