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一百十一章 私生女
    “有什么方法,可以迅速获得军情,或是迅速传递军情?”

    当又一场雨来临时,林意轻声的问身边的薛九。

    他的心情很沉重。

    只是这些铁策军军士很难理解他的心情。

    因为对于这些铁策军而言,领着军饷,守卫自己王朝的疆域而死战,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事关做人的本分。

    更何况北蛮和南方征伐多年,抛开世仇不算,他们这些人从军到现在,身边便不知有多少人死在北蛮的手中。

    即便战死,多砍几个北蛮,也是划算。

    然而那些针对贵人的阴谋,那便应该是贵人所需考虑的事情,和他们并没有什么关系。

    “能有什么办法?”

    薛九抹了把脸,甩掉捞了一手的雨珠,眯缝着眼睛说道:“我们铁策军要是能享有那宝胜王的待遇,便不是铁策军了,先前你那重要军情,也不至于要贺白晨他们依靠自己的两条腿跑出去。”

    他这说话的口吻不像是下阶将领对话上阶将领。

    但少了那些虚伪客气的对话方式,却更是意味着他们这些铁策军已经真正将这名从建康城里来的年轻学生当成了自己的头。

    林意微苦的笑了笑。

    如此说来,便只有真正赶到地图上那个铁策军的接头点,才有可能知道更多的军情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前方远处密林深处的团团浓雾,有些无奈。

    ……

    在山的另外一端,在他凝视着的那片山林的西侧,距离他也不过数十里的地方,此时正出现在他脑海里的陈宝菀正孤身行走。

    雨很大,淋湿了她的衣衫。

    她从袖中拿出了一方锦帕,擦了擦脸。

    然后她在崖间找到了一处可以避雨的地方,坐了下来,然后吞下了两颗黄庭丹。

    黄庭丹的作用和回气丹一样,都是迅速的补充真元,只是黄庭丹的等阶却比回气丹不知道高出多少。

    一颗黄庭丹,便能直接补充近两千转黄芽真元。

    因为药性太过猛烈,当这两颗黄庭丹刚刚入腹时,她的眉头便深深的皱了起来。

    那些大量在她经脉中瞬间凝成的黄芽真元疯狂的瞬间将她的一些经络撕裂。

    这自然会带来伤势。

    只是她别无选择。

    她此时已经十分清楚。

    相比那些灵药,她才是北魏最重要的目标。

    雨水在她的身上悄然蒸干。

    她的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

    一半是因为伤势和寒冷,一半却是因为害怕。

    “原来我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本章未完,请翻页)

    陈宝菀摇了摇头,她也无奈的苦笑了起来。

    很多人害怕的时候,都会想起自己的父母,她也不例外。

    只是此时清晰的出现在她脑海里的,并非是她的父亲,而是她那个连修行者都不是的母亲。

    她很清楚,自己今日显得如此重要,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己的母亲。

    并非是得之宠爱。

    在她年幼时,她因为有一名侍女弄坏了她心爱的风筝,她便责罚那名侍女在烈日下罚站,不许喝水。

    然而当她母亲到来时,她母亲也同样用这种方法责罚她的过失。

    当天受罚之后她母亲说的很多话,她始终铭记。

    其中有一句便是,“你真心待人,人才真心待你,你要成为他们心中真正的大小姐,而不是口中喊喊的大小姐。”

    她听进去了,也是如此做了。

    所以现在的陈家,很多人可以为她而死。

    她才比陈家的其余子侄更重要。

    黄芽真元在她体内的经络中迅速奔涌,她体内的经络就如干涸的土地经受甘霖,迅速充盈起来。

    外面的雨未停。

    她体内痛苦的感觉还未消散,然而她却是站了起来。

    按照先前几次的经验,那些北魏修行者的追兵很快就要到了。

    她穿入雨帘。

    当冰冷的雨点落在她头顶,落在她脸颊上时,她有些疲惫的面容瞬间变得坚毅起来。

    ……

    在附近的几片山林里,分别有数名身穿黑甲的北魏修行者凝立在各处。

    他们手中都有一块石盘。

    这石盘的石质很细腻,但不坚硬,很像某些砚台所用的材质。

    在这块石盘的上方,有一柄细长的银色小勺。

    若非这银色小勺上布满玄奥的花纹,又镶嵌有一种奇异的黑色晶石,恐怕所有人都会觉得它只是一件寻常的挖耳勺。

    这些北魏修行者耐心的守候着。

    当陈宝菀干涸的经络渐渐充盈起来,她走进雨帘的刹那间,这些北魏修行者手上石盘内的这柄银色小勺便转动起来,转向同一处方位。

    ……

    雨伞在这种山林里,也应属于很不协调的事物。

    然而也就在这几片山林中的一片崖下,却出现了一柄黑色雨伞。

    这柄雨伞通体是金属质地,伞面上也尽是黑色的繁花,但伞面的边缘却是极为锋利,持伞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北魏修行者。

    当伞面边缘轻易的切断沿途的树枝时,他持伞的手稳定得如同箭师扣住弓弦的手,一丝震动都没有。

    伞下便是那名身穿黑甲的北魏少女。

    她便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连宝胜王都不知道的这支修行者军队的统领。

    她是皇族。

    但并非是皇帝或是任何一名亲王的女儿。

    她是北魏先皇的末女。

    北魏先皇在五十岁时秋猎,经过一片牧场时,见到了一名牧羊女,兴致大发临幸,她便是那次临幸的产物。

    牧羊女的身份太过低微。

    而且秋猎时不尊祖宗教训的偶尔猎艳的产物,使得她的出身便很不光彩,她更多时候更像是私生女。

    这便是她与生俱来的命运。

    幸而生在帝王家,但不幸的是从出生起便受歧视。

    只是她从来不相信命运。

    所以她一步步改写了自己的命运。

    即便灵荒来临,她依旧是皇族中修为进境最快的修行者。

    而且她很快体现出了惊人的统军天赋,还有许多勇武的北魏将领所欠缺的智谋。

    至少在现在的北魏皇帝眼里,她已经是真正的皇室一员。

    只是这便够了吗?

    若是北魏的那些皇室,那些王里面,有人的追随者比她多,拥有的精锐军队比她多,这在她看来,便是不够。

    “你的命很好,但在遇到我时开始,你的命便变得不好。”

    当山林的雨线中亮起磷箭的火光,知道陈家那名大小姐已经再次被锁定气息时,她在心中缓缓的对着那名素未谋面的南朝少女说道。

    一只精瘦却矫健的飞鹰在几乎紧贴着树巅飞行,掠了下来。

    一名沉默的走在她伞后的修行者伸出了左臂,让这只飞鹰落脚,接着这名修行者从它脚上捆缚着的竹管里取出了一卷密笺,递到伞下。

    这名北魏少女先看到了一些阵亡的名字,她的神色没有任何的波动,只是心中有些感慨。

    南梁毕竟是南梁。

    在这种情形下,竟然还能让她折损这么多的修行者。

    然而在接下来的一刹那,她的感慨消失,面色变得极为难看。

    “宝胜王被擒了,而且被斩断了双足。”

    她沉默了数个呼吸的时间,然后缓缓抬头,神情重新变得漠然,她伸手握住了那名身材高大的修行者持着的雨伞,然后对着这名修行者说道:“先前我和你说过万一出现这种意外…你应该知道如何处置了?”

    这名身材高大的修行者没有说任何的话语,只是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

    “一支铁策军…只是一支数十人的铁策军就让你如此,你还能更不堪些吗?”

    这名少女沉默继续前行,她的手也异常的稳,只是嘴唇却是微微的颤抖起来,心中的愤怒无法言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