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一百十二章 逆风飞翔
    宝胜王是她真正的兄长,然而她并不怎么在意宝胜王的生死。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样的兄长她宁愿多死几个。

    然而却不能死在这里。

    因为这事关她的能力。

    宝胜王的所有军情,所有行军路线都是她所提供。

    对外人而言,宝胜王在这种时候进眉山简直是儿戏,是皇太后太过宠溺宝胜王,甚至将两朝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修行者之间的战争都带上了一名跳梁小丑似的人物。

    然而她很清楚北魏皇太后的可怕。

    这本身也是对她的考验。

    保护宝胜王在这里面“打猎”,和行军打仗时,规划一支运送粮草的重要军队没有什么区别。

    若是掌控着这样的力量,宝胜王却依旧出了问题,那北魏密枢处对她的评价便不会像以前那么高。

    评价的原因可能会觉得她疏忽,可能会觉得她已经开始骄傲自满。

    然而她的军情和规划明明没有任何的问题。

    那种数十人的铁策军,而且沿途没有被发现,便说明不存在厉害的修行者,这样的军队也能让宝胜王被俘。

    那这宝胜王不堪到何种程度?

    她低垂着头,在林间的阴影里,心中震怒不可遏制。

    她知道南朝陈家的那名少女,此时已经被逼到无路可走。

    然而她知道自己也是一样。

    若是这件事再出问题,那她很多年的付出和努力将会尽复流水,她恐怕再难掌握兵权。

    ......

    雨终于停了,只是天空并未透亮。

    一层如铅的乌云依旧压在山林之上,乌云的下端甚至给人一种会压弯树尖的错觉。

    陈宝菀停了下来。

    她前方的山林地势迅速往下,变成了一片陡坡。

    陡坡里有许多细小的水声,但这水意甚寒,不是雨水,应该是山体深处流淌出来的泉水。

    因为寒意不散,所以这片陡坡里生长着的并非外面随处可见的那种阔叶植物,而是一种很像芦苇的芦竹。

    这片芦竹林里毒虫应该很多,她听到了很多细微的声音,在白色的寒雾之中,她看到有黄绿色的瘴气沉积不散。

    只是让她停住脚步的却并非是这些毒虫的声音,也并非是这并不算浓烈的瘴气,而是一个人稳定而清晰的脚步声。

    她的眉头微微蹙起,警惕着看着前方。

    那脚步声没有任何的改变,然而她前方这片芦竹林中的雾气突然扰动起来,有十条雾气透了出来,拉长。

    这雾气很粘稠,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床棉被的后方,有十道尖锐物正在刺出。

    她的双眼依旧无法看清雾气里的东西是什么,然而感知里她却已经准确的捕捉到了这些东西竟然是某种活物!

    她没有任何的迟疑,拔剑。

    她的剑唯有三尺长,通体黑色,剑身也不平整,有些像某种根本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未打磨的黑色山石。

    然而陈家是此时南朝除了皇室之外手握兵权最重的权贵,她的剑自然也不可能是凡物。

    当她体内的真元朝着此件涌动,这柄剑的内里骤然变得灼热起来,黑色的剑身上出现了暗红色的纹理。

    这暗红色的纹理瞬间越来越艳丽,给人的感觉便是这柄黑剑内里是一座火山,此时骤然复苏,往外开始流淌灼热的岩浆。

    然后她这柄剑的剑身上,便真的顺着那些纹理,流淌出真正的火焰。

    轰的一声闷响。

    她身前潮湿的空气被尽数迫开,那一道道迎面而来的白色雾气中的水汽被急剧的蒸发干净,露出了内里之物的真容。

    这十道流星般袭来的活物,是一条条碧绿细鳞的小蛇。

    她美丽的眼瞳微缩,手中的剑光绽放,她前方的空气里瞬间出现了数十道真正的流火。

    这十条碧绿的小蛇尽数被她挡下,斩为两段。

    被斩为两段的小蛇在空中发出嘶哑难听的惨叫,身体都开始燃为灰烬,然而依旧有一蓬惨绿色的薄雾,从它们身上的鳞甲往外流淌出来。

    陈宝菀面色不变,她往后退出数步,左手掩住耳鼻的同时,一颗丹药已经顺势纳入口中。

    有掌声在她前方的那片坡地中响起。

    “好一柄黑岩山火剑,好一招烈火流星。”

    伴随着这样的声音,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她的心蓦然下沉。

    这样的对手她并不陌生。

    她和追随她的那些修行者们之前遭遇的对手也都是这样身穿黑甲的北魏修行者。

    对手能够在这里堵住她的路,这便说明她的猜测是正确的。

    这些北魏修行者的确有可以追踪她行踪的手段,或者说有可以追踪所有修行者的手段。

    她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握住了手中的剑柄。

    也就在这一刹那,她四周的山林里,已经同时响起了数道急剧的破空声。

    那些原本死寂的山林陡然被这一股股的力量震动,那些树冠如同波浪一般波动起来,溅起一蓬蓬白色的云烟。

    没有任何的迟疑,她朝着前方坡地里刚刚出现的那名修行者冲了过去。

    她身上仅存的祛毒药恐怕不足以应付她前方的那片瘴气,但是她很清楚哪怕是困兽犹斗,那里也是她唯一可能的出路。

    她体内的真元疯狂的涌入这柄剑身。

    轰的一声巨响,她的整个面容被照亮。

    她手中握着的这柄剑,变成了一团岩浆般的火球,随之猛烈的溅射出去,就像是一道道燃烧着的石箭刺向那名北魏修行者。

    这名北魏修行者只是做了一个异常简单的动作。

    他只是蹲下身体,打开了一柄伞。

    这柄伞和那名北魏少女,或者说北魏的长公主殿下所持的黑伞完全一致。

    金属的伞面上,布满黑色的繁花。

    (本章未完,请翻页)

    当这些夹带着真元力量和火焰的剑气落在他这柄伞的伞面上时,火焰和剑气只是顺着伞面上那些繁杂的花纹流散,朝着伞面的边缘宣泄而去。

    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脚底下有细微的响声响起。

    然而他的身体稳稳不动。

    在下一刹那,他的双手直接放开了这柄伞的伞柄,站直了身体,拔出了腰间的长刀。

    他的身影在还在流淌着火焰的黑伞后出现,然后从伞面的上方,斩出了一刀。

    火光夺目,但是他不在意火光。

    因为他原本就是个瞎子。

    此时陈宝菀在暴烈的一剑之后,已经剑势轻灵,随着急速的冲刺,剑光从一个刁钻的角度破开流火,挑向他的一侧脖颈。

    然而他很轻易的捕捉到了这一剑的来势,一刀斩在了剑上。

    当的一声震鸣。

    陈宝菀一声厉喝,她握不住这柄剑,脱手飞出。

    这柄北魏修行者的面色没有任何的改变,他的刀在手中旋转,刀身横拍向依旧从身侧冲过的陈宝菀后背。

    这样的围杀已经经过了北魏长公主殿下的许多次推算,甚至刚才发生的许多细节,对方战斗的方式,都甚至和长公主殿下推算的几乎完全一致,就算是他自己,也觉得这种细腻是几乎所有北魏将领所欠缺的。他也很佩服长公主殿下。

    啪!

    刀背落在了陈宝菀的背心。

    杀死不是目的,他们需要这名陈家的少女好好的活着。

    所以这一击的力量并不沉重,只是真元深入肺腑,让她不可能剧烈的呼吸,不可能再跑多远。

    陈宝菀的口鼻之中流出些鲜血。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完全出乎了这名盲人修行者的预料。

    在他的感知里,陈宝菀的双手张了开来。

    她的双臂上响起了许多声音。

    有数十片薄翼弹出,她的双臂就像是变成了两片翅膀,竟是逆风飘飞了出去,瞬间落向数十丈外的那片瘴气笼罩的林地里。

    这名北魏盲修的眉头深深的皱起。

    只是他并不惊慌。

    因为在那附近,依旧有人在等着她。

    一声惨呼声骤然响起。

    这名北魏盲修的面色骤变,双手也微微的震颤起来。

    那声惨呼来自他的同僚,他的耳力远超正常人,所以他甚至听得出惨叫声中震惊和不信的意味。

    与此同时,在他的感知里,骤然出现了许多股非同寻常的灵气波动。

    那绝对不是陈宝菀一个人的灵气波动。

    在那其中,他甚至感知到了一种神圣的味道。

    然而那里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气息!

    (下面开始是大戏,今天写的比较慢,接下来这一章估计深夜前写不完,所以放在明天更,明天三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