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真诚
    能让她有这种感觉的人,便意味着危险。

    然而这种感觉也只是一瞬。

    她自己甚至在心中自嘲的笑了笑。

    战场上令人心颤的猛将太多,然而对于整个王朝和她的将来而言,她应该看重的敌人要么是那种对于整个修行者世界而言的巅峰存在,譬如南方三圣,要么便是那种令人尊敬到极点,甚至一句言语便能令许多人追随的精神领袖,要么便是那种无论智谋和统军能力都能够深刻的改变一个王朝实力的人物,譬如魔宗大人,譬如现在的南朝南天院的几个人。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像你这样的人没有靠山,又如何能够成为那样的人物?”

    她看着林意的背影,却是觉得,林意这样的人其实更适合在北魏,因为若是在北魏,至少有足够赏识他的大人物,那便是自己。

    ……

    即便是在这样的战场上,林意的表现都太过耀眼。

    这样的画面太过直接,甚至比起那些飞剑更加令人印象深刻。

    那名沉默的北魏修行者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

    他注意到了林意的存在。

    而且他也瞬间感觉出来了林意的用意,于是他此时的目标便不再是那名老人,而是变成了林意。

    于是他没有再向那名老人走去,而是沉默的朝着林意走了过来。

    那名老人身边所有侍卫的压力顿时一松,看着这名北魏的中年男子走开,其中有数人的意志为之一松,竟是再也坚持不住,直接跌坐在地。

    这名看似很寻常的北魏修行者,是他们之中许多人这一生遇到的最可怕对手。

    这名北魏修行者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华丽的招式,但是所有人都感觉到他就像是一件冰冷的武器,他只是用最简单,最省力和最迅捷的方式,对拦在他面前的人进行杀伤。

    唯有对于周围战局有着绝对掌控力和判断力的人,才有可能做到如此。

    最令他们心颤的,即便是这名老剑师弹出的剑片…那也依旧是承天境的修行者的一剑。

    然而那些剑片没有对这名北魏修行者造成任何的杀伤,只是间或的化解了一些他的杀招。

    (本章未完,请翻页)

    锃的一声清鸣!

    一柄雪亮的短剑自行脱鞘而出,落向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腰间。

    出手的是沿途一名南朝的将领。

    就如林意在这片战场里行走,也会有人出手对付一样,当这名北魏修行者走向林意时,也自然会有南朝的修行者不想林意单独面对这样可怕的对手。

    这名南朝将领身穿着很坚厚的重铠,他的胸铠和后背上都有玄雀的图案。

    这是玄雀甲,南朝最优秀的战铠之一。

    这种战铠的坚韧程度连林意手中的两柄名剑都难以切开,最多留下浅浅的伤痕,唯一的缺陷只是太过沉重,必须是修行者方能穿戴,行走和战斗都需要消耗一些真元。

    然而这名南朝将领的剑依旧很快,快得如同清晨里的一抹晨光。

    然而这名沉默前行的北魏修行者却更快。

    他手中的长剑如同铁尺一般横着敲出,落在了这名南朝将领的胸上。

    和他这一剑相比,这名南朝将领的剑似乎骤然慢了下来。

    一声并不剧烈的震响在这名南朝将领的胸口响起。

    这名南朝将领后退一步。

    只是后退一步,他手中的短剑剑势已尽,只差一尺却不能落在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身上。

    这名南朝将领感到有些震惊。

    震惊的是对方的剑势太快,但是让他有些不解的是,对方这一剑的力量并不太强,他铠甲内的身体都甚至并没有感到任何的真元冲击。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身体骤然僵硬。

    僵硬来自于极度的惊恐。

    这名北魏修行者的剑已经再度落在了他的身上。

    依旧不算有力量,然而却恰到好处。

    恰到好处在于,他这一剑的落点,正好在这名南朝将领手中短剑回撤也难以触及到的铠甲一处。

    而且这名南朝将领身上的这件玄雀铠甲因为先前他那一击,有数片甲片微微错位。

    原先没有任何缝隙的地方,便出现了一些缝隙。

    他这柄剑便贴着其中的一道缝隙,刺了进去。

    噗的一声轻响。

    这柄剑的剑尖深入这名南朝将领的腰间,然后如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同灵巧的毒蛇迅速的又在这几片铠甲的缝隙消失前游了出来,伴随着大量的鲜血喷涌。

    这名南朝将领不可置信的往后跌坐下去。

    他左手捂着伤处,依旧难以相信对方就用这样的方式战胜了自己。

    ……

    林意也停了下来。

    他看到了这一切。

    这名北魏中年修行者的外貌衣着依旧普通到了极点,然而在他的眼睛里,这名中年修行者却似乎变成了一个恶魔。

    有尘嚣和狂风在他的身前不安的躁动。

    时间的流逝或许很快,也或许很短。

    这名北魏修行者给了林意前所未有的压力,他沉默的来到林意的身前。

    不知为何,他并没有抢先出手,而是认真的看了林意一眼。

    “你修的功法很独特,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年轻的修行者,能够拥有这样惊人的肉身力量,而且后力如此绵长。”这名北魏的中年男子用着很浓厚的魏都口音,对着林意说了这一句。

    林意有些意外,他听出了这名北魏修行者的意思,道:“看来你并不好杀。”

    “没有谁天生喜欢杀戮,更何况多杀一人和少杀一人,恐怕也未必能够改变整个王朝的战果。”这名北魏的中年男子看着林意,道:“若非战火蔓延,我在北魏只是一名农夫。”

    “你不好杀,所以你觉得杀了我可惜。”林意第一次感觉到了对敌人惺惺相惜的感觉,他认真的看着这名北魏中年男子,说道:“所以我们若是交手,你败在我手上,我也不杀你,你可以逃。”

    这名一直很沉默的北魏中年男子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很朴实,真的和建康乡下的庄稼人没有太多差别。

    “好。”

    他也看着林意认真的说道:“若是你不敌,我也不杀你,但你若是受伤太重,你可以逃,不要留在这里。”

    “成交。”

    林意点了点头。

    他感到有些荒谬,他难以想象战场上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然而这一切却是无比的真实。

    “请。”

    他抬起了手中的一柄剑,对着这名北魏修行者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