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蜡丸
    战场无比纷乱,然而林意的心中无比安静。

    虽然心中并不认为林意是和自己一个等级的修行者,只是如同在田野间锄田,恰好遇到一株从未见过的奇妙花苞,只是想看看将来盛开的模样,但是这名连自己姓名都未说,也并未问林意姓名的北魏农夫,却是也同样郑重而认真。

    他也清楚这里的战局随时有可能改变,所以他也不愿意花太多的时间在林意这里。

    “请。”

    他抬起了手中的剑,同样对着林意说了一个字,然后他便出手。

    战场上没有前后辈之分。

    既然他认为林意已经准备好了,那他便不会有任何的留手。

    空气里陡然响起一声爆鸣。

    林意的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

    他从未想到,对方手中看似寻常的一柄剑,竟然能在瞬间迸发出这样可怕的力量。

    对方平直的剑身在一挥之间,被可怕的力量挥弯,犹如弯月。

    他只是下意识的举剑,发力。

    他右手的剑就已经和这柄被挥成弯月的长剑相遇。

    他右手的剑就像是撞在了一座山上。

    一股可怕的力量从对方的剑身上震来,然后他的五指和掌心急剧的发力,握不住这柄剑。

    “啪”的一声脆响。

    对方的这柄剑依旧前行,弯月般的剑身在抖直的刹那,拍在了他的胸口。

    他的胸膛微微的凹陷下去,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后飞出。

    ……

    一片惊呼声响起。

    这声音大多数来自这片战场上南朝的修行者。

    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也没有想到这名北魏修行者的剑上竟然可以蕴含如此可怕的力量。

    “承天境?”

    元燕有些错愕。

    所有人都似乎低估了这名北魏修行者的修为。

    他并非如意境中阶或者如意境巅峰,就从这一刹那随手用出的力量,便已足够说明他已经真正的迈入了承天境。

    远处,那名使着飞剑的老人嘴角流淌着一丝苦笑。

    唯有他十分清楚这名北魏修行者的修为。

    若非这名承天境的修行者牵引了他太多的注意力,他也不至于被对方的剑师所伤。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元燕第一时间错愕,然后她看到林意朝着自己倒飞了过来。

    她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手。

    她的双手落在了林意的背上,然后发出了一声她佯装的,却很真实的闷哼。

    她往后倒了下去。

    林意浑身的气血都在轰鸣,那些未完全相融的药气,胸腹之间的五谷之气,包括身体里的鲜血,都似乎在剧烈的翻腾。

    他感觉自己的意识都要随着沸腾而消失,他的身体似乎变得很轻,就要飞上天空。

    然而此时,他感觉到了一双很柔软的手如同云彩一般托住了自己。

    “噗”的一声。

    他吐出了一口血。

    接着重重落地。

    …….

    北魏中年男子平静的收剑。

    在他看来,林意自然不可能再战。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眼睛里出现了一抹惊异的神色,接着迅速扩大。

    林意站了起来。

    他的动作很快,一个翻跃,将那柄被他一击拍飞的剑重新拾起。

    又是一片抑制不住的惊呼声响起。

    这片惊呼声里,却夹杂着很多北魏人的声音,包括许多普通军士。

    即便是那些并非修行者,只是武者的军士,他们也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名北魏修行者那一剑里蕴含着的惊人力量。

    这样的一剑落在身上,即便不身前骨骼全部碎裂,也应该内腑重创而行动艰难。

    然而谁会想到,吐出了一口血的这名南朝年轻修行者,竟然依旧能够敏捷如豹?

    林意缓缓的呼吸着,他的眉头深深的皱着。

    其实他自己也很惊异。

    他的胸骨并未受太大损伤,虽然方才的一击让他口喷鲜血,然而这一口逆血出口之后,虽然胸肺之间呼吸起来隐隐生疼,然而他此刻的力量,却反而比之前似乎更强了一些。

    当他此时缓缓呼吸,凝神内观时,他反应过来其中有很多原因。

    他有天辟宝衣,所以对方的真元冲击在身上,被分散了不少。

    对方也真正留了力,并不想一击致命。

    他体内的药气和鲜血剧烈的翻腾,化解了不少冲入身体的真元,与此同时,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也让他体内的潜

    (本章未完,请翻页)

    能被强行压榨出来。

    那些药气还在起着作用。

    最后还有…他身后那名南朝少女的一双手,她手上传来的真元力量,似乎也缓冲了不少对方力量的冲击。

    “你怎么样?”

    他知道对方必定不会乘机偷袭,所以他转头看了一眼依旧跌坐在地上还未站起的元燕,问道。

    “我没有事情。”

    元燕看着他,挤出了一丝笑容。

    她的笑容并不算真挚,所以在此时的尘雾里显得有些古怪。

    只是此时的这种古怪,在林意看来却是艰难。

    “多谢。”

    他轻声说了一句,然后转身望向那名北魏中年男子。

    “再来。”

    他抬起了手中的剑,说道。

    “看来倒是要加些力气。”

    这名北魏中年男子认真的说道。

    然后他出剑。

    在他出剑的刹那,他身前的空气里响起惊雷。

    境界就是境界。

    相差太多,便不可能被逾越。

    “啪”的一声轻响。

    林意再次毫无悬念的往后倒飞出去。

    林意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这一击的力量,甚至强大到让他身体的血肉出现了痉挛。

    明明只是击飞了他右手的剑,但是他左手的剑也无法握住,同样脱手。

    他甚至听到了自己体内响起一阵噗噗噗的爆鸣。

    那是凝聚在血肉之中的力量都被震散。

    在落地的刹那,他的脑海之中才出现了这名北魏中年修行者的出手画面。

    对方异常简单,就像是教习拿戒尺打学生一样,就那样拍了过来,然后他就这样飞了出去。

    只是这样的一剑却依旧没有让他的战意消减。

    他受了伤。

    只是这名北魏中年修行者依旧低估了他。

    他的骨骼依旧没有断裂,而且内腑之间所受的创伤也不重。

    这便给了他信心。

    所以在落地的刹那,他便取了一颗藏在衣袖之中的蜡丸,在五指的麻意还没有消失的刹那,他将这颗蜡丸捏碎,然后吞了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