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一百四十章 焚身
    这是一颗龙血丹。

    世上有很多强行逼迫力量的灵药,但南朝的“龙血丹”和北魏的“灯枯丹”为最。

    龙血丹和灯枯丹这两种顶级虎狼药,甚至都能让武者血脉近乎爆裂,气力瞬间增大一倍,在他看来,若是连自己的力量都能增大一倍,那便或许能够和对方抗衡。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颗龙血丹一入喉,就像是有一条真正的火线,沿着他的咽喉入腹,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嚎叫。

    他体内有无数火线烧了起来。

    这火线并非是从腹部燃起,而是从他内腑和骨髓的深处燃起。

    那些最新鲜的元气,刚刚从他的内腑和骨髓深处生成的元气,在这一刹那便被药气引燃,然后更多新鲜的元气从他的内腑深处和骨髓深处涌了出来,再被点燃。

    他的身体表面瞬间布满了红线,一道道红线都是他的血脉。

    他前方的北魏中年男子第一时间发现了他身上的气息变化,然后看到了这一条条红线浮现在他身上的全过程。

    这名北魏中年男子的眉头顿时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直觉危险,同时感到诡异。

    血脉浮现并不算奇特,不要说是灵药,就算是有些真元功法都可以催动气血疯狂的运行,让血脉鼓胀欲裂。

    然而他清晰的看到,林意的血脉在不断鼓胀之时,从内里还开始发亮。

    这一刹那的画面给他的感觉,林意的血脉里面流淌的不是血肉,而是炽烈的岩浆。

    ……

    林意痛苦的嚎叫起来。

    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这种药力就像是一个火油桶的火引,最终能够燃起什么样的火焰,其实并不在这火引的大小和持续燃烧的时间,而在于火油桶的大小,在于这火油桶里有多少火油。

    所以寻常的武者服用这种虎狼丹只是气力倍增,然而对于他而言,却并非如此。

    他肉身的潜能,此时比起一般的修行者和武者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当这些潜能被逼迫着超出极限的激发出来时,首先他的身体便无法容纳这种力量。

    唯有一种方法能够让他活下来,那便是尽可能快的将这样的力量宣泄出去。

    距离身前的那名北魏修行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者太远,扑上前去战斗对于他此时的境况而言太慢。

    他跺地。

    在惨嚎声中,他双脚跺地,用尽浑身的力量般跺地。

    一种并不响亮,但沉闷得令人感到心悸的声音在这片战场上响起。

    所有的修行者都感到地面微微的震颤起来。

    林意双脚下的地面有浮尘和碎石往上飘起,然而他脚下的石砾地却是迅速的凹陷了下去。

    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浪,如同涟漪一般在他的双脚落处荡漾开来。

    在下一刹那,他跳了起来,到了前方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身前。

    这样的力量发泄并不能彻底解决他此时身体的困境,但至少为他赢得了一些时间,他直觉要想活下来,就必须依靠对方的真元。

    他朝着这名北魏修行者挥出了拳头。

    这名北魏中年男子叫做张念平,他并没有说谎,他以前真的是一名农夫。

    即便是家园在战火中被毁,他被北魏的某名大将救起,从而成为军中修行者之后,他依旧不喜欢杀戮。

    他甚至不太喜欢见到那种过分残暴的画面,所以他即便是杀人,也不会喜欢弄得骨折肉碎,血肉横飞。

    若是能够一剑刺死对方,他绝对不会选择将对方切成残肢碎块。

    然而此时,面对林意的这一拳,他没有丝毫的犹豫,挥剑便朝着林意斩了过去。

    因为先前的交手,他就感知到了林意穿着极佳的内甲,而且此时林意的拳上金属光芒闪动,手臂上也有震响。

    他感知到了林意握着一个沉重的手镯,双手手臂上都有着坚韧的护臂。

    最为关键的是,即便他爱才,他也绝对不想自己就此被杀死。

    林意的这一击,也让他感到了极度的威胁。

    他的剑斩了出去。

    在局促的空间里,因为他体内真元的第一次真正狂暴的喷涌,竟是绽放出令战场上所有人感到悚然的气息!

    当的一声剧烈震响。

    他的剑身和林意手上紧握着的手镯相撞。

    他的剑身剧烈的震颤起来,强烈的反冲力让他的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

    然而与此同时,最令他感到疑惑的是,对方的手镯似乎有种奇异的魔力,不只是牵引了自己的剑身,而且就像是一片

    (本章未完,请翻页)

    海,一口枯井,似乎让自己的许多真元落入其中,便瞬间消失无形。

    许多真元只是推动着前方流淌出去的真元,在他这种修为的修行者的掌控下,并不会随之消失。

    然而这一剑,却让他莫名的损失了许多真元。

    唯有林意真正知道此时发生了什么。

    令他体内大量真元消失的,并非是他手上的手镯,而是他的肉身本身。

    就和他以往修行时感受到的一样,强劲的真元冲入他的身体,便迅速消融。

    他整个身体内里原本就如一片火海燃烧了起来,而此时,却如骤然下了一场雪。

    雪化为水,熄灭火焰,给他的身体里带来丝丝的凉意。

    他的身体原本在急剧的升温,真实的热度让他的脑海都变得不太清醒。

    然而此时,他的脑海之中一清。

    最先清晰的出现在他感知里的,并非是强大的力量震荡感,也并非自己手上骨裂的剧痛,而是一丝丝他有些难以捕捉的气流迅速的冲入他的腹部丹田之中。

    似乎有什么东西生成了,他感知到了,但是沉入丹田之后,却是又无法捕捉。

    “吃的是什么丹药?”

    他身后的元燕无比震惊。

    她距离林意最近,所以清晰的感觉到了林意身上的热意缭绕,在接下来的一刹那,她感到了可怕的力量,一股甚至足以杀死她的力量。

    ……

    林意能够站稳。

    他体内的火焰虽然没有彻底熄灭,然而却已经不至于让他的身体无法承受。

    但他很干脆的往前方倒了下去。

    张念平的眉头跳了跳。

    他心中甚至略松了一口气。

    这样一名可怕的南朝年轻人,终于力尽了么?

    然而也就在此时,眼见已经跌在地上的林意,却是骤然弹起!

    林意看似已经虚弱的身体里,却是再次迸发出可怕的力量!

    张念平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然而此时他的感知,却是落在了不远处那名老人的身上。

    他感应到了,那名老人在此时看了他一眼。

    (今天有个饭局,所以没有时间码字,只码了一章出来,所以按照惯例,明天三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