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只是路过(第三更)
    “你和厉末笑不止比了一场?”

    元燕这时轻轻的问了一句。

    相比林意最单纯的惊讶,她的心中便凝重得多,南梁那些边远的州郡,同样也被她和北魏忽略,若是那些边缘的边州和所有北魏人的固定认知其实并不一样,那就意味着很危险。

    “我和厉末笑比了三场。”黑衣年轻人容意心情很沉重,他虽然听到了元燕的问题,也并非故意轻慢,但是却依旧呆滞了片刻,这才开始收拾心情缓缓说道:“一场纯粹的交手,比试武技和修为,一场比试耐力、意志、领悟,一场便是比试这法阵。”

    元燕皱了皱眉头。

    这是很全面的比试。

    除去一些天赋,后天形成的意志、学习能力和领悟能力,是对修行者的修行而言最至关重要的东西,而法阵炼器之类,便是博学,便是除去自身战力之外,能够对于军队和整个王朝起到更大作用的能力。

    哪怕是北魏的殿试,如果有两人在这样的三场交锋之中,最终胜出,那任何人,包括北魏皇帝和北魏皇太后,包括她自己,都会觉得这胜出者比败者肯定优秀。

    “所以呢?”元燕看着他,接着问道:“前面是战成了一胜一负,所以你们在这里比第三场?”

    容意嘴角泛出些苦意,他点了点头,“武技和修为切磋,我败了一场,接着我胜了第二场,然后在这里比第三场。”

    “很厉害。”

    林意忍不住赞叹。

    他是真的觉得这名来自南朝边缘的年轻修行者厉害。

    厉末笑到底有多厉害他已经亲身经历过,他胜了厉末笑,也是有取巧成分,战法得当而已,若是这样一场场的认真比试,他肯定输给厉末笑。

    当然在战斗方面,他觉得今后自己应该也不会输给厉末笑,只是其它方面,他却应该也没有胜出的可能。

    比如有些人看繁杂的符文图解,恐怕看一眼就能理解,但他却是头疼,看都不想看,这种便是不同的天赋,不可能改变。

    最为关键的是,在修为和武技方面,这名边地的年轻修行者恐怕也和厉末笑十分接近,否则厉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末笑这种人怎么可能答应和他三场比拼。

    两人之间,争的已经是名声。

    “你...”

    容意心情十分低落,听到林意赞叹,以为林意是故意取笑,自然便要发怒,但瞬间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你别误会,我可真不是嘲讽你。”林意看出了他的想法,解释道:“就如这阵法我也是一窍不通,若是我和他这样三场比拼,肯定输。”

    “你们都是南天院的学生,你又是如何会在这里和他战了一场?”

    容意看着林意苦笑了片刻,“你还在武技和修行方面战胜了他。”

    “我便是依靠蛮力,他有些大意。”林意将两人战斗发生的经过粗略的讲述了一遍,最后忍不住又补充了一句,“我只是路过,未想到你们之间还有这样的赌斗。”

    “只是路过?”

    容意胸口气闷,这句话虽然不是嘲讽,但是落在他耳中,却比嘲讽还不是滋味。

    “他居然早就完成了,只是不发动这个法阵...他是算准了以我的实力,距离完成手中的法阵还早,如此托大...”当他的目光再次落在这山坡上法阵时,他便更加觉得呼吸不畅。

    输已经足够让他难受,但更加难受的是,在输之前便已经被对手看低,而且还的确如此。

    “如此看来,我厉末笑师兄还真是有些讨厌,他在布置这法阵的同时,还在炼器。”林意又补了一句。

    容意一口气上不来,差点吐出一口血。

    元燕看着这两人,一时想笑,却又有些笑不出来。

    她从未和齐珠玑见过,但此时却是和齐珠玑有同样想法,这个林意有时真的很招人恨,只是有时他说的话,还偏偏是实情。

    容意很需要时间平复心情。

    只是元燕却有太多了解的事情,对于她而言,越是心境不稳,便越是容易问出实情。

    “你和厉末笑三场赌斗,那到底赌的是什么?”她看着他问道。

    容意缓缓的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胜,便赢得他手中的一颗介晶,他胜,我便作为他的近侍追随他。”

    “一颗介晶?

    (本章未完,请翻页)

    ”林意和元燕异口同声。

    容意错愕的看着反应如此激烈的两人,不知道为何。

    林意自己有些闷气,他忍不住道:“这样的赌约,你赢了只是一颗介晶,但输了却要追随他,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吃亏?”

    容意一时无法回答,片刻之后,他才艰涩的说道:“我原以为我绝对不会输,尤其这最后一场,我最得意的,便是布置法阵,在这方面,我研究过很多古籍,花在这些事情上的时间,远远超过我花在武技修行上的时间。”

    “可是他有两颗介晶,就算输了也只输你一颗。你这输了...”林意一阵摇头,这太过自傲,到头来便往往太过吃亏。

    “两颗?”容意顿时又觉得胸痛。

    林意实在同情,他所幸将刚刚收好的那三颗晶石全部拿了出来作证,“之前他便是在这边炼这三颗晶石,边布阵。”

    容意的面色有些发白,他说不出话来。

    之前他觉得已经胜券在握,然而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厉末笑在和他交手过两场之后,已经是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已经要用这样的方法进行羞辱。

    “这法阵炼器方面,应该也是厉末笑最强处,甚至超过他对自己武技的信心,所以他才会如此。”元燕能够理解容意此时的心情,她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气温和,谨慎的问道:“罗州一带,修行者很多?按理而言,灵荒由南向北,越是南边,灵气枯竭应该越早,越难出现优秀的年轻修行者。”

    “并不多。”容意心情糟糕到极点,丝毫便未注意元燕的神色,随口便轻声道:“只是我师尊是来自建康,在他察觉灵荒时,我便离开罗州,前往眉山这一带。”

    “那罗州一带的修行者,应该比南朝别的州郡少许多了?”元燕不放心,又追问一句。

    容意点了点头。

    他看了一眼林意,低下头来,“这三颗晶石又怎么在你手中。”

    林意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打法蛮笨了一点,他身上摔出来了。”

    要输得如何失魂落魄,才会连这样的东西摔出来都不知道?

    容意看着林意,一时无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