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纠缠(第三更)
    容意的眼睛里尽是震惊。

    他初到眉山时是命宫境巅峰,在眉山之中他破境踏入如意境,此时又已经到了如意境巅峰。

    他在眉山已经月余,自然是找寻到了一些灵药炼化,但是其间他也遭遇了许多凶险。

    他自然很清楚获得灵药的数量和所经的区域多少,遭遇的敌人多少有关。

    现在林意随随便便拿出两株培元朱果出来回礼,而且他也是和元燕一样,看得出林意的身上这种灵药似乎还有很多。

    这林意是如何做到的?

    而且在他这种修行者的潜意识里,那种提升肉身的灵药,自然不可能和这种提灵灵药相提并论。

    林意现在随手拿出两串回礼,这便更让他确信对方太不寻常。

    “大概还是有些不够,若是再多一串,便应该够了。”他回过神来,估算了一下,实话实说道。

    林意这种培元朱果是一共得了五串,此时听容意这一说,他又取了一串出来,心中却是又一阵肉痛。

    “这培元朱果你一共有几串?”

    元燕的心情都极为复杂,她看着林意鼓鼓的行囊,忍不住都问了这一句。

    她心中倒是并不贪婪。

    对于她这样身份的修行者而言,回到北魏自然有足够的灵药修行,而且一名修行者在修行过程中,灵药服用数量也有一定的限制,否则便有各种危急今后修行和性命的问题,最常见的便是对自己的真元把控力不足,运行真元时,一个不留神便错误估计真元力量,将自己的经脉都撑爆,很容易爆体而亡。

    她只是觉得林意这身上的东西多得有些莫名其妙。

    “我不只是精神感知比一般的修行者强。”

    林意心中已经将她认定为生死之交,想了想也没有太多可以隐瞒的地方,于是他如实道:“我的目力,嗅觉等等,也都比一般的修行者强出许多倍,哪怕隔着很远的距离,我也嗅得出一些独特的气味,这些灵药大多有特殊气味,而且我身上有一份地图,地图上有一些采药客推测的灵药分布。”

    “只有宁家有可能有这样的地图,你和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家有关?”元燕皱了皱眉头,她现在对林意也心中没有多少防备,说话也没有多少顾忌。

    “宁家有人是我师姐。”林意想到了当时和天监五年对战时的宁凝,顿时忍不住笑道:“她人很好。”

    “我倒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元燕看着他的笑意,莫名有些不爽,冷哼了一句。

    “你的嗅觉分外灵敏,那在这灵山之中寻药岂不是如虎添翼!”此时容意的眼睛却是比夜晚的星辰还要发亮,“我便知道许多地方的采药客都是训了犬类,利用它们的嗅觉寻药,只是大多数灵药滋生之地太过险恶,凶兽太多,那些犬类在里面稍微嗅到些猛兽的气息便都吓得魂飞魄散,屎尿横流,根本起不到作用。”

    林意瞪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把我和狗相比,我倒是要问你,你和厉末笑在这里比斗之前发生了什么,我来这里是想要寻觅陈家的修行者,这里原先是驻营地,为何此时一个人都没有?”

    容意欲言又止,但还是决定先回答林意的问题,他看着林意道:“此地原先修行者和军队是不少,我在附近山林行走,也是察觉厉害的北魏修行者太多,才暂避到了这里,只是在此处遇到厉末笑之后不久,便听闻南天院大批教习到来,反而开始围剿北魏修行者,据说那些北魏修行者手中有寻觅隐匿修行者气息的独特阵盘,只是其实南天院早就知道,反而设计引他们入局。之后那些修行者和军队应是在南天院的调动下围杀北魏修行者去了,这里便空了下来。”

    “南天院?”

    林意愣住。

    他又是吃惊,但又是欣喜和松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说,那陈宝菀应该便是安全了?

    “那你有没有听陈家修行者提及陈宝菀?”但他依旧有些不放心,又急着问了一句。

    容意奇道:“陈宝菀是?”

    林意道:“陈家千金,我听闻她也来了眉山。”

    容意恍然大悟,道:“你认识她?我不知晓她名字,但是之前有批陈家修行者撤到此处,我倒是听他们话语对陈家千金极为感激,说是她为了引开追军,单独一人逃亡,所幸已有南天院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安排,否则若是出事,他们心中难安。”

    元燕面色没有改变,但是她的眉梢却是微微的颤动。

    这是南朝的胜利,但却是她的失败。

    她心中有些悲哀,有些遗憾。

    真是只差一线。

    她很清楚自己的能力和战局的确切走向,即便有着南天院的设局,但是她的那些部下和她的调度,依旧让她拥有成功的机会。

    若是那名陈家千金的性格懦弱一些,贪生怕死一些,或许她便能成功。

    “陈宝菀...”

    她的心中反复响起这个名字,再想到林意一路以来都是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却一定要来设法通知陈宝菀,她心中莫名的烦闷便更盛。

    她莫名觉得,这一次她是败给了陈宝菀。

    她也清晰的知道,陈宝菀这个名字,在今后一定会纠缠她很久。

    “那便是真的没有事情了。”

    林意是真正的又惊又喜,这紧绷的心情瞬间松懈下来,他倒是也不知道什么心情,直接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陈宝菀没有事情,比他得到许多灵药还要令他开心。

    将军难免阵上亡,到了这战场上,他便真正能体会,最怕的就是听到某个熟悉的人战死的消息。

    “你们真是寻常的同窗关系?”

    元燕看着林意如此样子,秀眉不自觉的深深皱起,冷讽了一句,“真的没有私定终生?”

    “好友也未必私定终生的关系,不过连陈家都有误会。”林意心情很好,随口便道:“对我有误会和刻意想要对付我的人太多,否则我也不会一出学院便被配给铁策军,偏偏容意还要跟着我。”

    “那或许便说明我的选择更不错。”容意倒是没有觉得好笑,他认真的思索了一下,道:“能和陈家千金都有此种关系,今后肯定大有助力。”

    “你倒是实在。”林意觉得容意什么都可以和前途联系在一起。

    “看来你此间事已了,那便说些实际的。”容意按耐住心中的激动,道:“我知道有一处地方出产灵药,你这嗅觉正好有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