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线
    林意忍不住大翻白眼,“那也要看这灵药对我有用无用。”

    此人号称跟随自己做自己的近侍,现在却是将自己当成嗅觉灵敏的猎犬帮助找灵药?

    “有用,怎会无用。”

    容意毫不犹豫,道:“那可是火璧虫。”

    “火璧虫?”

    林意和元燕互相望了一眼,异口同声,“这眉山一带有火璧虫?你在开玩笑吧。”

    火璧虫不同于一般灵药,它是一种活的虫豸,不过晾干磨粉之后便可入药,它的功效也是十分惊人,能大大增强经络韧性,而且服用之后再也不惧寒冷。

    对于修行者而言,不惧寒冷只是可有可无的特性,即便是如意境的修行者,在隆冬也可以直穿单衣而不惧严寒,但是增强经络韧性,这便极为有用。

    修行者的肉身和真元相比,总是显得脆弱,超过极限的真元流动,直接就会令修行者经络受损,真元如流水,经络如河道,若是经络强韧,河道宽阔能够承受更猛烈的真元喷涌,那必定可以用一些非同寻常的手段。

    火璧虫在整个修行界都很有名气,便是因为它可能是起劲为止,修行者世界发现的唯一一种可以令经络强韧许多的灵药。

    但也正是因为有名,所以林意和元燕都很清楚,这种异虫只有在北地那些常年封冻之地才有少量出产。

    这种异虫常年生活在冻土之中,靠一些冻土刺木的根系为食。

    这眉山之中怎么可能会有出产。

    “当然并未玩笑,我都亲眼见了。”

    容意面对林意和元燕质疑的目光,却是反而有些得色,道:“就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山中有些山裂洞窟,其中阴冷不堪,有寒泉形成的小天地,其中甚至有小型冰川洞窟,我还在里面采集到了一株冰雾草,我亲眼见了几只火璧虫,只是那火璧虫动作迅速,往冰缝之中乱钻,顷刻不见踪影,我也无法可想。但你说你嗅觉特异,便或许就能将它们从冰层之中找出。那火璧虫身上有淡淡的辛辣异香。”

    “你说的是真的?”元燕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若真是如此,那她都要设法去寻那火璧虫。

    她回到北魏之后,寻常提灵药物根本不缺,即

    (本章未完,请翻页)

    便灵荒到来,她也根本不需担心自己真元修炼问题,只是这种火璧虫却是绝品,即便是北魏皇宫的库藏之中也是没有。

    北地常年封冻之地都是连修行者都很少踏足的不毛之地,以往修行者世界发现火璧虫,也只是因为一些巧合,而非刻意所能获得。

    “怎么可能有假。”容意都有些头疼,“若是再有疑虑,移步跟我过去看了就知道了。”

    “那便过去看看。”

    林意也颇为心动,这种火璧虫可是连眉山采药经上都没有提及,若是真能在眉山找到,那也真是一番奇遇。

    “随我来。”

    容意大喜,他一边开始吞服林意给他回礼的培元朱果,一边转身大步往南而行。

    他从罗州而来,来时不过命宫境,此时吞服这些培元朱果,铁定已经晋升承天境,在以往各代,他这个年纪也已经算是修行者之中的佼佼者。

    若是再得火璧虫,那便真是历代修行者之中得天独厚的神子一流。

    “这灵仰草药力烈不烈,你吞服一株有没有问题。”

    看着容意吞服培元朱果,林意也不客气,拿着那株可以提升感知的灵仰草便问道。

    “药性并不烈。”容意示意林意可以直接服用。

    “居然有点咸。”

    林意将灵仰草放入口中大嚼吞下,瞬间只觉得一股清气在腹中升腾起来,直冲天灵,但是口中却咸涩不堪,感觉就像是吞了一把粗盐一样。

    “口味如此。”容意笑了笑,培元朱果产生的灵气也在他体内开始化开,他心中抑郁倒是也化开了不少,至少从目前来看,这林意虽然有些难缠,脾气有些古怪,但至少算是性情中人,非常直爽。

    此时元燕其实也是彻底放松了下来。

    先前她来这里时,心中依旧想着要设法获取陈宝菀的信任,觅机将陈宝菀掳走,但若是真按她希望的发生,那到时林意如何处理,林意发现她真正身份时,对她此种行为又是如何看法...这便让她心中沉重。

    然而这里注定已经见不到陈宝菀,她便已经不需要再考虑这些事情。

    从一开始进入眉山开始,她身上便担着无数事情,到这里才算是真正的放了下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跟在林意身侧的她,脚步便真正的轻了起来。

    她踩踏着长草往南行,看着平静的草原,感觉便像是在踏青。

    ......

    三名年轻修行者心中各自满意,皆感觉最危险的时候都已经过去,在这行走之中,也并未刻意的去隐匿行迹。

    他们三人走过这片草原,形成一条清晰的线。

    被他们踩踏在地上的荒草也依旧是青色,然而从高处往下,这条线却如同黑色。

    在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这片荒原之中后不久,一些修行者来到了先前厉末笑布阵的山坡。

    这些修行者都是南朝的修行者。

    他们的身上都穿着精致的衣衫,其中数人身上的青色衣衫上,甚至用金丝和银丝镶边和刺绣。

    为首的一名修行者偏偏身穿着很寻常的布衣,青色的布衣洗的已经有些月白,袖口和领口甚至已经微微磨破。

    他的年纪也并不大,看上去最多不过三十余岁年纪,只是他的黑色发丝里,却是有星星点点的白色,如同秋霜。

    修行者在修行的过程里,体质都有脱胎换骨的改变,即便有一些先天缺陷,后天也能补足,所以在修行者的世界里,白发早生,往往只是因为忧思太重,日夜需要思考的东西太多。

    这名修行者很像一名文臣,他的身上没有特别的冷血气息,面容很温和,不算太过俊秀,但是很清秀,给人容易接近的感觉。

    他的目光也很温和,但给任何人都有分外睿智之感。

    他安静的看着林意等人留下的那条线,他原本来此处和林意也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在来到这里之前,他却听到了许多和林意有关的事情。

    尤其在踏上这片山坡之时,他又接到了部属回报的林意和厉末笑之间的事情。

    如此一来,他便觉得林意今后对于整个南朝都意义非凡。

    他很自然的将很多线牵在了一起,他所计算的事里,便多了林意这一件。

    “你去杀这林意。”

    他对着身侧一名修行者温和的轻声说了一句,“但当然不是真的杀死,只是要让他信,你是萧家的人。”

    (晚些时候还有一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