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修行谈(第一更)
    /p>    看着元燕灿烂的笑容,林意便觉得她真正的高兴了起来。

    他决定等到出了眉山之后便设法给三清老人写封信,像她这样精通药理,而且极为擅长用毒疗伤的人,对于军方而言便有大用,理应不需要像他这种“莽夫”一样冲锋陷阵,游走在生死边缘。

    在他看来,像元燕这样的少女最好便不用陷入这样残酷的杀戮中来。

    相对于男子,这样的少女万一落入敌手,下场恐怕更加凄凉。

    一股灼热的药力就在此时从他的腹内燃起,很奇妙的是,这股药力并未迅速和他身体的血肉相融,而是十分均匀如涓涓细流的顺着经络行走。

    就像是一个冬日里饮了烈酒的人血脉贲张一般,他体内那些经络内的通道变得宽阔起来。经络变得宽阔,运行内里的气血就骤然如流淌入平静大河的水流一样,变得缓慢起来。

    然而他此刻修行造成的身体运行机理却是不喜欢这种方式,一种酥麻发痒的感觉渐渐在他的骨骼内里生成,就如有汩汩的泉水在崖壁中渗出,汇聚成流,流入大河。

    林意又感到了饥饿。

    不顾元燕和容意惊异的眼神,他开始从背上的鹿皮袋中取出行军口粮,慢慢的吃了起来。

    一种言语用言语形容的奇痒在他受伤的右脚内里生成。

    他先前修炼时自然也受过伤,伤口结痂新肉生长时便是这样的感觉。

    只是他此时感知不比以往,他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血肉在生长。

    当流淌在体内的气血流淌到那伤口处,他甚至可以清晰的感知到无数细小的血肉和经络受损不通的情形,而那些血肉和经络,甚至给他一种可以按照他所希望的方式生长和贯通的感觉。

    伤口复原的速度很快,不只是因为元燕的精妙手段和那些疗伤药物,更多的来自于他的身体本身。

    林意有些感慨。

    不同的道路便有不同的妙处,即便大俱罗的修炼法抛弃了真元的妙用,然而肉身强大带来的诸多好处却是修炼真元功法的修行者无法体会。

    他知道此时自己的肉身和寻常修行者的肉身相比,也已经是宽阔河流和涓涓细流的差距。一开始想修行事,思绪便无法停止,之前交手的罗烈侑和这名不知名的青衫修行者,都是可以清晰照出他诸多不足的镜子。

    “在想什么?”

    他的突然沉默反而让元燕不太习惯。

    她微蹙着眉头看着林意,不自觉的想千万不要是那些有关火璧虫的记载有误,或是自己有哪些地方有疏忽,火璧虫的药力和林意之前服食的灵药有冲突,或是和她为林意敷的伤药相冲。

    “我在想,若是今后遇到这样的对手,首先我接近对方便是问题。”林意道:“而且若是对方有些特殊的真元手段,恐怕我接近不到对方时,便要受创很重。”

    原来只是在思索之后的修行问题,元燕心中略松了一口气,只是微蹙着眉头却没有松开。

    以力破道这种说法亘古有之,然而从荒古时代进化至今,人皆以天地元气或是采天地精金对敌,所有对敌手段往往皆走轻灵为先的路子。

    战胜不了也可以逃,而飞剑此类,则更是永远不想和对方贴身肉搏的手段。

    “若是你的气力还可以继续增长,在我看来,至少有两种方法可以让你今后单独面对这样的对手。”元燕沉默的想了片刻,道,“一是身穿重铠,反正你气力绵长,不像一般的修行者身穿重铠走动还需要消耗真元,另外一种方法便是守住周身天地,若是远攻,便靠一些独特兵器,反正以你的气力,哪怕只是投掷,你投掷出的东西,威力也不亚于飞剑,只是线路平直,缺少变化而已。”

    “若是身穿重铠,岂不是反而成了容意的近侍?”

    林意顿时觉得这种不可取,简直变成了铁龟,更是不可能接近强大修行者的身侧,完全被动挨打,虽然能够保命,但不符合他的性情。

    守住周身天地而用投掷或是独特兵器远攻,这似乎和他更加相合。

    “要守住周身天地,说到底还是要刀法剑法精湛,你的意思是冷刀狂剑?”他看着元燕,轻声说道。

    元燕漠然的点了点头。

    冷刀狂剑这样的典籍原本对于整个北魏而言都是国之重宝,上面记载的刀剑招数,应该精妙得难以想象,在她看来,林意只要能够领悟其中的精妙招数,哪怕是神出鬼没的飞剑近身,恐怕也可护住周身。

    冷刀狂剑这样的典籍简直就是一座宝山,身怀这样的宝山不挖,在她看来简直便是和白痴无异。

    更何况这样的典籍也是落在林意的手中,若是换了落在任何一名南朝修行者的手中,她恐怕都会不惜一切手段将之杀死,然后带回北魏。

    “我身穿天辟宝衣,但脚部却是难防,等我伤好,我设法拿副重铠足具,这样便不惧脚底袭来的东西了。”林意想着那神出鬼没骤然从脚底袭来的飞剑,他还是觉得有些心寒,最为关键的是,脚底袭来之物,他的刀剑也难直接斩落,而身体一跃起,在空中更难变幻身位,十分被动。

    “投掷之物也未必直来直去啊。”一直在听着的容意此时也出声。

    林意的气力之大令他难以想象,而且之前林意投掷的威力也让他记忆犹新。

    他看着林意,忍不住轻声说道:“就我所知,不算奇门兵器,至少谁也有数种暗器丢出之后,飞行轨迹也未必是直线,有些飞行路线也诡异难防,甚至还能飞回手中。”

    “我就要直来直去的,等出了眉山,我就让人设法打造一些短矛随身带着,只是比军中的投掷短矛要更锋利沉重一些。”然而林意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目瞪口呆。

    “这是为何?”容意不能理解。直来直去虽然很适合之前林意的战法,但是这也的确太蛮笨了一些。

    “因为快。”

    然而林意的回答却再次让他怔住。

    “高阶修行者的感知本来便强,越多花巧,他们便越有可以喘息的时间,直来直去虽然缺少变化,但可以做到最快。”

    听着林意接下来的这句话,容意觉得原来很有道理。

    林意想着对付的,始终是那些承天境的强大修行者,他想着的,始终是用这样的投掷造成威胁,然后给他不断赢取近身的时间。

    (今天依旧看了we的比赛,说实话很失望,但继续努力,化悲愤为力量,今天三更一定要完成的,吹出的牛逼含着泪也要完成。不过今天可能接下来两更出的比较晚,大家等不及可以明天早上看。我继续码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