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零一章 三人行(第二更)
    在王平央的潜意识里,这名北魏少女受他惊扰而导致伤势恶化而死,这便和他杀死没有什么区别。

    对于一名常年在边军之中服役的南朝修行者而言,杀死这样一名身为修行者的北魏少女也不会在心中留下多少波澜,然而他并非那些心肠足够冷硬的军中修行者。

    他只是一名从南天院而来的年轻学生。

    他只觉得北魏和南朝征战,出自灵荒,出自两朝之间的争雄,两朝的修行者只不过是被迫而行,他和这名北魏少女之间,原本就没有什么仇怨。

    越是如此想,他便越是觉得,若是利用这刚刚死去的少女的身体修行,是十分残忍和对她十分亵渎的事情。

    只是身体里的那种渴望,就如两个不同的人在他的身体里挣扎,让他发抖得厉害。

    那种从心中生出的欲望,让此时飘散到他口鼻之中的血腥味,都有了种香甜的味道。

    这名北魏少女至少是如意境巅峰的修行者。

    按照那魔宗大人的功法所述,修行者的品阶越高,在死之后,遗留在体内的真元自然更加强大,而用此种功法能够汲取到的精纯灵气自然更多。

    一名如意境巅峰的修行者,她身体内的真元散失,被他汲取的灵气,恐怕足以让他现在的修为提升至如意境巅峰,甚至直接突破到承天境。

    即便是对于他这种天才,那相当于是多少年的苦修?

    而且他需要印证,需要更精纯更足够多数量的真元瓦解产生的灵气,来印证魔宗的这门功法是否真的那样强大和可怕,是否真的不会有任何不利的后果。

    这名刚刚凋零的少女的遗体,在他的眼中,在他的生命里,却是无比鲜美的果实。

    其实一切在他的手紧握剑柄又松开之时便已经注定。

    身为南朝的修行者,身为有可能改变整个战局的人物,他在下意识的握住剑柄之后,却已松开。

    他身体依旧在剧烈颤抖着,但已经朝着这名少女跨出了一步。

    一步之后便是数步。

    他的手指落在了这名少女微温的肌肤上。

    有一种令人心悸的声音在这名少女的体内响起。

    空气里令人迷醉的味道如同瞬间充斥整个天地。

    王平央将目光硬生生的从这名少女的身上移开,他感知到了充沛和凝聚到异常可怕,世间任何灵药都无法与之相比的蓬勃灵气大量的升腾起来。

    他贪婪的吸纳起来。

    从少女身体里释放出来的灵气,疯狂的涌入他体内的经络之中。

    这一刹那,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灌满了气的羊皮筏子,在下一刹那就要彻底炸开。

    只是极度的贪婪,让他甚至暂时忘记了少女的存在,他闭上眼睛,就像是第一口吃奶的孩子,拼命的汲取着这种精纯的灵气。

    ......

    阳光洒落在林意的身上。

    林意看着坡上那些已经显得慌乱的宁州兵,对着身侧的元燕和容意说道,“先对付那三具吞天狼重铠。”

    没有人有异议。

    容意此时并没有去想怎么打,对于他而言,既然做林意的近侍,林意冲去哪里,他就去哪里。

    对于元燕而言,若是真正的设身处地,她若是身为南朝修行者,也一定会和林意做同样的决定。

    以他们三人的实力,一时之间不可能对付得了那具赤羽重铠。

    若是和那赤羽重铠缠斗,一时收拾不下不说,恐怕他们三人都会负伤。

    就如修行者永远要依赖修行者对付,真元重铠也最好用真元重铠来牵制。

    只要能够迅速解决那三具吞天狼重铠,那些南朝的真元重铠缠住赤羽重铠,那他们便有取胜的机会。

    “你背我?”

    林意见两人没有异议,他卸下了身上的鹿皮袋,只是将两柄长剑提在手中,然后对着容意轻声问了句。

    “你帮我带狼牙棍过去?”

    他又转头对着元燕说了一句,然后道:“我们不和这些援军冲杀,我们从侧翼直接接近吞天狼重铠。”

    “你这一袋行军口粮背了多久?现在你那南天院红颜知己师姐的人都没见着,就舍得丢在这里轻装冲阵?”元燕心中自然冒出这样一句,只是看着林意肃杀的面容,她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伸手过去接住林意手中的狼牙棍。

    她心中很清楚林意为什么一定要带着这样沉重的狼牙棍过去。

    对付那些真元重铠和寻常重铠,这样的沉重的武器才能取到最佳的效果。

    “来!”

    容意没有废话,一俯身,背起林意。

    三个人就这样冲了下去。

    对于天蜈岭的这片战场而言,这并未发出任何豪言壮语和呐喊冲下来的三个人显得太过微小,而且他们又是避开那支援军,在山坡上斜斜冲下,所以这片山坡即便向阳,即便山坡上都是荒草,并没有大的树木,但一开始也并没有多少人在意。

    只是修行者催动真元发力的速度太快。

    而且这三人之中有一人,还由人背着。

    所以只是数十个呼吸的时间,绝大多数人便看到了他们的存在。

    一名提着剑在数名南朝重铠军士的护卫下在阵中冲杀的少女脸上尽是鲜血和灰尘,她的眼眉处甚至有一道刀伤,所幸只是浅浅的割伤。

    这名少女便是林意口中那名对他很好的南天院师姐宁凝。

    她抬起头来,疲惫之中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她有些恍惚,觉得那被背着的人有些眼熟。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她突然看清了这人的面部轮廓,突然想到了这人是谁。

    “林意!”

    她失声轻呼。

    一声军令在混乱的战场中发出。

    一道疾如风的身影身后跟着数道浑身散发着森冷光泽的身影迎向林意等人。

    此时这片战场上的北魏将领也已经察觉出林意等人的用意。

    一名北魏修行者和侧翼的数名重铠军士,已经迎向了林意三人。

    元燕的眉头再次紧紧蹙起。

    这名快得就像是在草尖上飞掠而来的北魏修行者带着一个猩红的面具,身上穿着的也只是普通的黄布袍,只是这名北魏修行者手中握着的不是刀,而是一柄笔直的,长约九尺的长剑。

    她认得这种剑,这是北魏天水郡天一剑门的修行者所用的长剑。

    天一剑门的修行者,大多为天水郡望族秦氏所用。

    按她所知,秦氏门阀的大多数军队,此时已经被抽调至豫州。

    “狼牙棍!”

    就在此时,一声极其简单而粗暴的喝声在她身边响起。

    没有任何迟疑,先前几场战斗培养出来的默契,让她不假思索的将手中提着的狼牙棍朝着身侧的林意递出。

    嗤!嗤!

    两声急促的破空声响起。

    林意还未从容意的背上下来,就已经将手中的两柄剑直接朝着这名北魏修行者投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