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零六章 赤焰(第一更)
    这些北魏军士不可谓不壮烈,他们前赴后继的踩踏着同僚的尸身,依旧奋不顾身的朝着林意冲杀过去。

    然而没有丝毫用处,在亮起的刀光和剑光面前,他们的生命显得太过脆弱。

    林意丝毫没有感到自己气力不继,他只是杀得有些心软。

    随着他的每一次出刀出剑,刀招和剑招更为熟练,力量的控制也更为巧妙,带来的结果便是他出刀的力量更为霸烈,出剑的速度更为迅捷。

    杀死这些北魏军士,对于他此时而言,就像是在建康城的家中,他那间破落小院之中切菜一般简单。

    切菜当然用不了太多的力气,即便是切半天的菜,也不会疲惫到何种程度。

    林意此时终于体会到了那些强大的修行者在战阵之中的感受。

    他自己也曾很多次听到过这样的战例,当两支军队相遇,一支军队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对方军中的一名强大修行者尽数杀光。

    他不知道那些军中的强大修行者在完成这样的杀戮时是何等的感受,然而对于他而言,这种感觉并不美妙。

    鲜血已经浸过了他的鞋面。

    那些原本滚烫的鲜血很快的冷却,他的双脚站在这些粘稠而将凝未凝的鲜血中,这种感觉极不舒服。

    即便他提醒自己这样做的意义,不去看那些北魏军士临死时的眼神,他都知道这些是活生生的人,并非是菜园里的菜。

    “你们北魏的修行者是妈生的,难道他们不是吗?你们只知道躲着,让他们来送死?”

    林意抬起头来,他开始离开斜靠着的狼牙棍,拖着受伤的脚朝着前方的尸堆上行走,同时看着远处那些发令的将领所在的地方,发出了一声厉喝。

    他直抒胸臆,这一声厉喝十分响亮,如同惊雷。

    当他的背部脱离那具吞天狼铠甲的依靠,走上前方的尸堆数步,站在略高处这一刹那,他身体周围的那些北魏军士直觉有了绝佳的机会,震天般的一声喝杀,四面八方无数的兵器朝着他的身体刺了过去。

    只是林意的面色没有任何的改变。

    其实他很清楚自己往前走出这样数步就会迎来这样的结果。

    但这也是他想配合他喝出的那句话,留给所有人眼中的画面。

    他挥刀,出剑。

    刀光亮起。

    他身前所有涌来的北魏军士全部被一刀两段,断裂的身体受刀力所激,或往后,或往两侧横飞出去。

    剑光如一片月光泼洒在他的身周。

    他身侧和后方的那些北魏军士依旧保持着进击的姿态,很多人手中的兵器甚至真正的刺到了林意的身上,然而这些人手中的兵器再无后力。

    他们的咽喉、心脉等致命的部位,都在往外喷着血泉。

    这些北魏军士身影在空气里凝固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然后纷纷无力的往下滑落,坠倒。

    林意站立不动。

    只是他身旁这些北魏军士全部都倒了下去,一时间他身体周围显得很空,让他显得站得更高。

    一声凄厉的军令声在此时响起。

    残余的数十名北魏军士原本也已经僵立当场,听着让他们退却的军令声,这些北魏军士之中很多人甚至心神太过激荡,脚下发软而在往后撤退时立足不稳摔倒在血泊里。

    那名发令的北魏将领面上毫无血色,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向那支北魏援军的所在。

    他知道自己也不可能是林意的对手,在那道刀光的面前,他恐怕也是和这些寻常军士一样的结局。

    那三具吞天狼重铠之中的北魏将领,无论是修为还是官阶都在他之上。

    此时在他看来,能够改变这里所有北魏军士命运的,便只有那支援军里,那名身穿赤羽重铠的大人。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那名大人还不动,他还在等什么?

    即便是同一个人,站在不同高度的山上,看到的风景也是不同。

    所处的地位不同,对待一件事的态度自然也有很大不同。

    在林意一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击倒那三具吞天狼重铠时,身披着赤羽重铠的这名北魏将领原本已经准备出手。

    然而当那声军令发出,当两百余名悍不畏死的北魏军士开始围攻林意时,他却反而改变了主意。

    他开始发觉林意的不同。

    对于他而言,这两百余名北魏军士的生死不算什么,至少对于这场战役而言,是可以随意承受的损失。

    即便是此时,他已经确定林意根本不是在依靠真元战斗,他已经确定林意的力量和耐力都十分惊人,他都很想看看到底林意的气力到底绵长到何种程度。

    到底要连续战斗多久,林意的气力才会开始衰竭。

    和罗烈侑一样,他已经对林意修行的功法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和兴趣,所以即便他身后的随从之中,还有不少人手中拥有赤罗丸,但在他的默示之下,这些人都没有出手。

    ……

    当远处那名脸上毫无血色的北魏将领投来求助和不解的目光时,这名身穿赤羽重铠的将领对着身旁两名修行者点了点头,然后他才终于动了。

    一道赤焰在这片战场上无比夺目的亮起。

    当他体内喷涌出来的真元灌入这具真元重铠的符文之中,这尊原本无比沉重的重铠,似乎骤然变得毫无分量,变得如同在草叶上飘过的燃烧着的羽毛。

    他此时对林意有无比的兴趣,心中直想着亲手试试林意,然后生擒这名修炼古怪功法的南朝年轻修行者,所以他甚至没有将容意和元燕放在眼中。

    这倒并非绝对的狂妄。

    除非是那种半圣以上的修行者,否则任何的修行者都很难摧毁他身上的这件赤羽重铠。

    只是依靠这件赤羽重铠,他都可以无视敌军的攻击,然后直接出现在林意的面前。

    然而就在此时,一直在死死盯着他的容意挥出了手中的剑。

    他的其余八柄剑全部震动着,飞了起来,变成了八道流光,落在了赤羽重铠上。

    有两柄剑甚至已经被这支北魏援军之中两名军士握在手中,当这些剑有异动飞出时,其中一名军士甚至下意识的伸手去抓脱手飞出的这柄剑。

    然而他的手根本未触及剑身和剑柄,细长的剑身上流淌出来的剑气,就将他这只伸出的手割成了碎片。

    一阵清脆的声音在这具赤羽重铠的甲身上响起。

    这八柄飞来的剑斩在铠甲上,只留下极为轻淡的剑痕。

    这名赤羽重铠之中的修行者根本就不在意,他在铠甲之中都甚至没有感到这些剑上的力量的冲击,都甚至没有什么独特的震荡力传达到铠甲内里。

    他甚至都并未转头去看容意。

    然而当他继续前行,他却骤然觉得身上的铠甲重了一些。

    (有不少人说我理由多,还有说我是最会找理由和说废话的,我也很无奈啊,以前觉得很多人越来越难说话,你和他真心说事情和创作遇到的问题,状态不好等等,他就觉得你是诸多借口,所以剑王朝的一段时间我就不说,请假也不多废话,但是又被很多人批评耍大牌,断更也不说了。其实我在作为新人作者时开始,在我写流氓高手的时候,我就挺喜欢和大家在篇末交流,回答些问题,说些自己的心里话的,但是是什么改变了呢?真诚的交谈真的很难吗。剑王朝有一段时间之后我就反省,还是希望回到以往的那个状态,还是希望和书友有很好的交流和互动,将心比心,事实是,我的很多朋友都来自于书友。所以无论是基本的交流,还是更新,我都是在尽力做着,我也是解释过了,生活状态,身体状态,决定了不可能像很多快手一样一天写一万两万,而且文字风格和架构也决定了只能这样尽力。依旧还是很多人不能理解,但我还是要尽力,还是要解释和交流。所幸很多书友都是和以前的书友一样的可爱,恩,捏你们jj,感谢你们的关心,胸不那么闷了。接下来还有一章,时间还会晚一些。你们可以早点睡觉,其实每天早上看就不用等更新,而且两章一起看会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