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十二章 镜子
    沿着焦土的边缘,林意和宁凝和那名妇人走在最前,进入了未被破坏的山林。

    元燕沉默的跟在身后,她看着不断落在自己脚尖的树叶阴影,嗅到了很浓厚的阴谋的味道。

    这两支不知道出自何人之手的北魏军队让她直觉危险。

    不仅是超出了她掌控的范围,而且似乎牵扯到党项的王族,这种未知带来的恐惧,是她决定冒险的原因之一。

    另外促进她决定冒险的原因,是按照林意此时的形成,他们将很快和南天院的那些教习们遇见。

    南天院的那些教习都是南朝最危险的人物,他们绝对不会像这些初出茅庐的修行者一样稚嫩,他们也并非军方的将领,恐怕对于她的所学和真元产生更多的疑问。

    所以她必须在遇见那几名南天院的教习之前离开,在离开之前,她想要从黄秋棠的口中问出她离开北魏的原因…若是运气好,她便能借此推断出那两支北魏军队背后的主使者,以及背后牵扯的阴谋。

    若是运气不好,她并不能从黄秋棠的口中得到足够的讯息,她也会尽可能在离开时杀死这名妇人。

    既然不能为北魏所用,自然也不能留给南朝。

    更何况在她看来,调动那样的两支北魏军队前来抢夺黄秋棠,不管背后的主使者是谁,这人做这样的事情,也是十分的冒险。

    既然能让这样的人物冒险,那黄秋棠这人肯定牵扯有大的隐秘。

    那直接将黄秋棠杀死,在她看来,便至少会解决不少麻烦,至少可以让那人的不少计划彻底落空。

    出于战略目的,杀死这样的一名妇人对于她而言并没有多少心理负担,此时让她情绪变得古怪起来的,也并非她决定的冒险,而是前方随着光线的变化而不断变化,时而拉长,时而变短的林意的背影。

    离别是必然的事情。

    她和这名南朝小贼之间不可能有更多的故事。

    然而她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按她原先所想,她不会有冒险,她会和他一起出眉山,然后在眉山之外,才会离别。

    只是人世间的事,谁说得清楚呢?

    她忍不住微嘲的笑笑,觉得终究是自己想象得太过完美。

    ……

    王平央一直没有动。

    即便他面前那名北魏少女的遗体的气味变得越来越难闻,他都没有动作。

    他的脸色都甚至没有太大的变化,就如同死人。

    他一直看着那片战场上阳光里的林意,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看到他重新背起显得十分沉重的行囊…直到林意带着宁凝和那名妇人走进林间,他的面色才有些改变。

    一个弹指之间,一个人就可以想很多事情。

    王平央在战斗结束到林意离开这片战场的时间里,他想了无数事情。

    他此时想明白了,为什么等到战斗结束,他还是一直看着林意的身影。

    其实直到此时,他都不知道林意的姓名,不知道林意的身份。

    然而他明白,林意就像是他的一面镜子。

    在之前忘却下方战场而贪婪的吞噬这名少女的灵气时,他已经沉沦,而且此时回想那种感觉,他越发清醒的认识到,若是没有林意的出现,他会永远这样不断沉沦下去。

    修行的许多关键阶段,也如同农夫的播种,需要恰巧的时节。

    林意便在他修行最关键的时刻出现,便是一种难言的契机,在他看来便代表着拯救。

    这名暴戾而强大的年轻修行者,不只是救了下方的宁州军,还救了他。

    林意的战意和战场上的表现,那种光明,变成了照出他沉沦时丑陋的镜子。

    ……

    王平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的眉头缓缓往上挑起,看着消失在密林之中的林意的身影,他无比确定在今后自己的很多时刻,他依旧需要这样的一面镜子。

    北魏那神秘的魔宗大人,的确是如同神魔一样的存在。

    即便自己已经无比清醒的认识到,这种功法在提升他力量的同时,在蚕食着他的自我,但那种美妙的滋味,却依旧让他无法抗拒。

    尤其是在已经尝到了这种滋味之后。

    看着那些战场上的北魏军士和南朝军士的尸体,即便是此刻,已经痛定思痛的他,都依旧有着冲下去吸纳那些人元气的冲动。

    今后当他杀死一名敌手之后,他应该不能抗拒这种美妙而邪恶,让他沉沦的滋味。

    除非他的身前,始终有这样一面照出他不堪的镜子。

    林意的身影已经脱离他的视线,然而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他会始终跟随在林意的身边。

    他需要以林意为镜。

    只是他明白,自己已然成为魔宗特地下的一枚棋子,只要自己依旧是王平央,只要让人知道自己跟随在林意的身边,那即便魔宗不敲碎这面镜子,也绝对不会让他如此轻易的战胜,必定会有其它的手段。

    所以他不能再是王平央。

    那名曾经名满建康的天才,应该消失在世间。

    他的目光落在那名已经布满可怖尸斑的北魏少女的遗体之上,然后他伸出了手,抚向自己的脸庞。

    他体内的真元顺着指甲流出,化为锋利之意,很轻易的在他脸上割裂出许多道可怖的伤口。

    鲜血在他的脸上滴落,然而他在丢下自己所配的剑,丢下自己的一切所带之物,甚至让那只苍鹰也不要跟随,让它飞走之时,他却是笑了起来。

    因为他明白了那名神秘而强大的魔宗大人的所想,明白那人留下这功法便觉得他一定会按照那人所想走下去的自傲。

    但是那名魔宗大人失算了。

    他胜了。

    而按他所知,北魏那名传说中的魔宗大人料事如神,战无不胜,从来没有人战胜过他。

    他对着面前的这北魏少女的遗体躬身为礼,然后抬起头来,毫无畏惧的朝着前方掠了下去。

    他掠向林意前行的方位。

    ……

    林意在山林之中行走。

    突然之间,他的感知里出现了一名修行者的气息。

    这人只是一味飞掠而来,似乎并没有任何的杀意,因为在他的感知里,这人的真元输出极为平缓,即便明显也感知到了他的存在,真元的输出都没有任何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