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二十四章 升迁(第一更)
    洛水城是连接南朝益州和戎州的要塞,一条连接戎州、益州、东益州,潼州的官道就经过洛水城。

    这洛水城旁边一条大河就是洛水,这在南朝和北魏没有开战之前,则是连接南朝西部和北魏的重要水道。

    只是先前南朝西部一侧和党项接壤,另外一侧和吐谷浑接壤,因为地势的原因,从前朝开始,偏安一隅的党项和吐谷浑便可以说一直是和南方王朝井水不犯河水。

    所以和南朝北部和北魏接壤的众多边城要塞的屯兵极重相比,洛水城这种要塞之前的职能完全就不是屯兵,更多的只是起到检查过往商队和征查税收的功用。

    党项和吐谷浑和南朝之间原本也并无多少贸易往来,洛水城之中之前只有些药商往来,所以即便是和一些有特别出产的边镇相比,都要显得冷清得多。

    林意坐在洛水城南边的城墙上。

    说是城墙,其实也不过是两人多高的土墙,只是用就近的黄土拌和了搅碎的禾木夯实,不过数人并排着走的宽度,连马车都行不得,估计前朝末年开始就已经无人修缮,此时这土墙边缘都已经到处崩落,长着长草。

    他的身旁不远处,容意低垂着头摩挲着一柄细剑的剑柄,不知在想些什么事情。

    靠近这段城墙有一片营区,这营区也只是先前一些大户人家的粮仓,同样,随着改朝换代,估计那些大户人家的家境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粮仓也早已变得破落。

    但现在这些粮仓却是铁策军大军的主营地。

    铁策军的待遇,由此可见一斑。

    两人从眉山之中走出,辗转到这里也有了数日,宁凝早就被家中人接走,这几日虽然铁策军中人也见了不少,但军功提报的过程两人是一概不知。

    往来铁策军都各有军务在身,除了两人是修行者的身份还能遭受些另眼相看和寒暄之外,其余大多时候便是无人搭理和管束,这数日倒是清闲得好像完全被人遗弃在了这座城里,被人彻底遗忘了一般。

    “该不会是萧家真出了这样卑鄙手段,让军方把我当阵亡人员处理了,然后便一直好吃好喝的放在这城里?”

    林意不免生出这样的想法。

    他觉得要是换了自己,说不定自己要对付某人的时候,还真会用这样的方法。

    只是这样的想法很快被一个熟人的脚步声打断。

    林意从城墙上看着从那片铁策军营区走出的一人,只是看了一眼,便认出那是眉山之中跟过自己的薛九。

    “薛九,你怎么也变成个瘸子了?”

    林意远远的看着这个铁策军的老油头,便看到他的脚也有些一瘸一拐。

    “倒不像大人必定是在战斗中英勇负伤,我是时运不济,眼见快出眉山,还在溪水之中踩了一枚流矢。”薛九哈哈一笑,对着林意行了一礼,却也不上城墙,只是对着林意招了招手,示意林意和容意下去说话。

    “兄弟们如何?”林意下了城墙,轻声问了一句。

    “托头儿的福气,我们无一人伤亡。”隔得近了,薛九和林意说话便不如方才寒暄时那么客套。

    听着这铁策军“头儿” 的称呼,又想着在眉山之中这些铁策军的义气和痞气,林意就不免有种当了马贼头目的感觉。

    林意是觉得有些好笑,但薛九的眼中却是说不出的尊敬和感慨。

    这些时日友军的情况也陆续传入耳中,除了他们这一支铁策军之外,其余那些友军,都是伤亡颇为惨重,而且来时的路上,他也听说了林意在眉山和他们分别之后的一些事情,对于他们而言,简直是无法想象。

    “说正事。”

    薛九脸色一肃,认真道:“我是接常大人令谕,现在带你过去兵部主事处述职。”

    “兵部主事处述职?”

    林意虽然不知道这洛水城中兵部主事处是在何处,但他出身将门,知道兵部主事处掌管的便是武将的升迁。

    “要升官了?看来萧家倒是没有用那样的手段。”

    他心中不由得咕嘟了一句。

    “只是我不知道常大人特意将我派来是什么意思。我之前在资阳城,接了军令马不停蹄赶来的。”薛九解释了一句,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接着道:“常大人便是我们铁策军的天左将军常深俞。”

    林意轻哦了一声,这军中称谓他倒也是清楚。

    这铁策军的天左将军便相当于游击骑中的左将军,是整支军队的副统领了。按他所知,这铁策军一共也才四名副统领。

    “应该是也要升你的官?”林意随口便说了一句。

    薛九心中一动,先前他也是想过这种可能,但铁策军之中的升迁,最多也便是一纸盖章文书调令,之前即便是他上阶将领的升迁,也未有这一本正经的要去述职的。

    “那兵部主事处在哪里,去了就知道了。”林意最怕麻烦。

    “就在城南普慈军的营区,按官制,这洛水城是普慈郡所辖。之前这里也没有兵部设地,只是眉山之中战事起了,才从普慈郡调了人过来,我来时打听了,兵部这令史官姓夏,单名一个震字。”薛九却兀自有些不安,像他这样的老军是打仗的时候听天由命,知道越是害怕反而却是可能死,所以悍勇无比,但是官场之中的事,对于他而言却是比战场上更难琢磨,更为凶险。

    ……

    城南营区。

    兵部主事处的一间厅堂内。

    啪!

    一名满脸络腮胡,身穿青色锦衣官府的中年官员冷冷的一笑,用力将一份文书拍在案头。

    “大人,你这是?”

    看着他这副样子,他身边一名身穿玄色轻铠的年轻将领剑眉微皱,忍不住轻声问道。

    “林意这事你也知道了,但你有没有想过他先前是怎么到铁策军的?”中年官员看了他一眼,声音微寒道。

    “难道是主家的意思?”这名年轻将领顿时一怔。

    “不知中书处和军监处如何办的事情,但这提迁文书已经下来,却是木已成舟,非我等能够使力。只是不借机敲打他一番,给他找些麻烦,却显得我们太过无能。”这名中年官员重重冷笑起来。

    (这过度章节写的太短我也没有感觉,所以下一章决定要长一些,但是时间可能会晚。)